欧博娱乐官网 > 光照大千 > 第29节 商议

第29节 商议

  “苏仙人,我再敬您老一杯!”一名捕快端着大碗走了过来。&1t;/p>

  “不行不行喽!”苏慕云慌忙摇手:“贫道酒力实在有限,在山上只有逢年过节时才饮一点素酒——”&1t;/p>

  “今天不是高兴吗?您看不上我们这些粗人是不?”那捕快不等苏慕云再言,仰脖将酒干了。然后也不管苏慕云喝不喝,摇摇晃晃举着大碗走到别桌,叫道:“来!喝酒!谁不喝谁是王八养的!”&1t;/p>

  张重元见苏慕云苦着脸仍端着碗,拦道:“老仙人不用管他们,他们都是些粗人,只会灌酒——您别端着啊、先把这酒干了吧!”说罢半扶着苏慕云的手,将酒灌入他喉中。&1t;/p>

  “咳咳!”苏慕云被酒呛住:“真不行了!张大人——小老儿实在是不胜酒力……”缓了会气,打岔道:“呃……张大人,您这番,可是建了大功啊!”&1t;/p>

  张重元朗声道:“那是!”再待言,神情忽是一滞、长叹口气。&1t;/p>

  苏慕云疑道:“怎么了?”&1t;/p>

  “娘的!”张重元气道:“府里说了,我平金钟寨虽是有功,但没有上司调令、私率捕快讨贼,却是大过!且又折损了这许多兄弟,只怕功过相抵,还——”&1t;/p>

  “不会吧?”苏慕云讶道:“……再怎么说,您这功也大于过!”&1t;/p>

  张重元摇头道:“不好说、不好说……官家的事,不好说——这功可以立,但一定要在上司带领下行动,立下天大功也无妨,那是上面教导有方;如果建私功,上面嘴上不说什么,只怕日后有小鞋穿了……”&1t;/p>

  苏慕云道:“那您、就等着上面兵……”&1t;/p>

  “等那些饭桶去平寇——”张重云又干了一碗酒,道:“不知要到什么时候……朝廷也派过几次兵,还不是让人给打得屁滚尿流?唉!说起来这次、还多亏了那素——”&1t;/p>

  说到此处,张重元压低声音,凑到苏慕云耳边道:“当时活下来的只有咱几个,我对手下没多说——一是怕惊世骇俗,别被人说成妖言惑众;二是怕抹杀了咱们功绩,我只说正巧赶上地震,再加上您老作法,才——”&1t;/p>

  “噢……”&1t;/p>

  苏慕云恍然大悟,怪不得这些捕快看自己的神情大异昨日,原来真以为自己是平寇主力了……&1t;/p>

  这样也好,省得朝廷知晓真相,只怕要对齐云剑派引起猜忌了。不过这地震说来就来啊?想到此处,苏慕云不禁苦笑。&1t;/p>

  张重元知道苏慕云苦笑为何,道:“我只好这么说了……一来那蜈蚣岭本就多地震;二来,如此一说也显得天恩浩荡啊!圣上不是喜欢这个么?就说是天佑我朝,天神威、大地震动助咱们平寇——反正马屁一层一层拍上去,谁会追究这个?”&1t;/p>

  “呵呵——”苏慕云咧嘴笑道:“照这么说,那边地震、城里怎么会没有察觉?”&1t;/p>

  “这谁知道——”张重元把住酒碗,含糊道:“反正马屁要拍、就直接拍最上面的,上面的高兴了,底下人哪敢说什么?当然可以说这地震并非皇恩、也可以说就是皇恩……说不清楚的事就一律往好里说,皆大欢喜——”&1t;/p>

  “呵呵!”苏慕云拱手道:“张大人好手段!如此一来,张大人建的功连圣上也有一份了,旁人哪还敢再说什么……”&1t;/p>

  “没办法没办法——”张重元摆手道:“只求自保,让苏仙人见笑了——”&1t;/p>

  “怎么会——”苏慕云看看周围大吃大喝的捕快,叹道:“还是仗张大人统帅有方,才换得手下誓死跟随!”&1t;/p>

  听到此处,张重元忽是凝住,猛一拍桌子,喝道:“都别喝了!”&1t;/p>

  众人吓了一跳,齐齐噤声、看向张重元。&1t;/p>

  “都倒上!”张重元满了一碗酒,摇晃起身,喝道:“都倒上!咱们这碗酒,敬死去的兄弟!”&1t;/p>

  众人闻言,肃然起立,倒满酒齐齐喝下。&1t;/p>

  “兄弟们——”张重元长出口气,红着眼睛道:“跟我没少吃苦,今日得建大功,不是靠我张重元一人,是靠那些……”说到此处有些哽咽,稍缓又道:“还有在座的诸位兄弟!你们放心,不管是死的、还是活的,我绝不亏待你们!”言罢又一饮而尽。&1t;/p>

  “好!”众捕快皆被感动,纷纷端酒道:“全凭大人吩咐!”又皆灌了一碗。&1t;/p>

  苏慕云和苏海诺傻傻站着,对视一眼。&1t;/p>

  “这第三碗!”张重元又倒上酒,举道:“要敬苏老、苏海诺二位仙长,若没有苏老仙人的绝大法力,我们难逃一死,更何谈灭除匪类!”&1t;/p>

  “对对!是啊——”众捕快大喊:“要敬两位仙长!一定要敬!一定要敬!”&1t;/p>

  “呃!……”苏慕云压了压酒嗝,抬眼道:“今日得见诸位好汉,我也是热血上涌——好像当日、当日一心慕道、四处求仙一般——些许小事不必再提,我敬大家一碗!日后大家伙跟着张大人,还怕没有升官财的机会?来来来,干了!”&1t;/p>

  这几句说得皆大欢喜,众人来回又劝了几番酒。&1t;/p>

  *&1t;/p>

  苏慕云身子一软,瘫在椅上——又几碗酒下肚,已近不支。&1t;/p>

  张重元搂住苏慕云脖子,醉眼乜斜道:“这都是我好兄弟,我不会亏待他们——不说在座的,死去的那些兄弟、除却朝廷抚恤外,我每家都派了一百两银子!”&1t;/p>

  苏慕云听到“银子”二字,精神稍振,看向张重元。&1t;/p>

  “您这……”张重元问道:“可是嫌我给的少了?”&1t;/p>

  “没、没有——”苏慕云忙道:“不少、不少了……”&1t;/p>

  一百两银子,已是这些捕快三四年的收入,再加上朝廷放的,已经不算少了。&1t;/p>

  “哈哈!”张重元指着苏慕云鼻子笑道:“您肯定是嫌我给少了——”说着凑上前,喷着酒气的嘴已快贴到苏慕云鼻尖上:“我实话跟您说吧,给多了不行——好多人看着呢,到时候该问了,‘你哪来这么多银子?’——我呢……回头偷偷的……每家再塞个几百两,谁也不知道就完了……”&1t;/p>

  “对……对……”苏慕云被张重元酒气熏得头脑晕,又不便躲避。&1t;/p>

  张重元偏头看看四下,道:“活着的这些兄弟我也亏待不了,一人一封银子,让他们别乱说就行!我算过……抚恤掏出一些,给他们这些人一些,我自己留一些,再上缴朝廷一些——反正朝廷不在乎这点儿钱财,回头我挑些不值钱的铜灯铜碗往上一交就得了……”&1t;/p>

  “呃……”苏慕云低声道:“您这次拉回好些东西,不怕他们传出去么?”&1t;/p>

  “怕什么?”张重元瞪眼道:“跟他们说都上缴便是了!即便知道我私藏一些,也全是为了兄弟!这就叫——欺上瞒下、两头讨好……”一边说着一边乐。&1t;/p>

  苏慕云知道张重元喝多了,加上日间与自己同分财宝,才敢说出这些掏心窝子的话。摇摇头,心道:“这张重元还算是个好官,若换作他人,收了钱也不办事……”&1t;/p>

  苏慕云对此不便再问,打岔道:“对了,那尊法像您准备如何处置?”&1t;/p>

  “哪尊法像?”张重元迷糊道:“哦,对了……”&1t;/p>

  苏慕云接道:“还有那个少年、您打算如何处置?”&1t;/p>

  张重元不耐道:“那孩子管他做什么?问过话就把他扔在城里,自生自灭吧。”&1t;/p>

  “这——”苏慕云道:“我看那孩子挺可怜,还有那尊法像也非同小可……不如这样、您看如何……”说着比手划脚、详述一番。&1t;/p>

  *&1t;/p>

  *&1t;/p>

  (第一卷终)&1t;/p>

  &1t;/p>
  浏览阅读地址:/guangzhaodaqian/84826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