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光照大千 > 第38节 受罚

第38节 受罚

  二人转了半日,山猪的影子都没见到,野兔倒捉了几只——都是被6承宗灵弩射中的。&1t;/p>

  时近晌午,二人找了个向阳坡地歇息。&1t;/p>

  6承宗取出小刀剥了兔皮,又扒除内脏,只见他手法甚是利落,杨简心道:“这勤于动手之人就是不一样,自己可什么都不会……”&1t;/p>

  6承宗将兔子一劈两半,又从袖中取出盐、香料洒上——反正他袖里乾坤大,不在乎多装这些。&1t;/p>

  杨简瞠目结舌中,又见6承宗从袖中掏出个三尺长的铁架,将兔肉置之其上,准备烧烤。&1t;/p>

  “你这——”杨简问道:“你这袖子能把山装进去么?”&1t;/p>

  6承宗瞟了杨简一眼,不屑道:“装你富余。”&1t;/p>

  杨简找来干柴,6承宗生了火,不一时兔肉冒出香气。6承宗撕下一条兔腿递给杨简道:“熟了——可惜没酒。”&1t;/p>

  杨简接过兔腿道:“你喝酒?”&1t;/p>

  “没准儿——”6承宗道:“有时候想了就喝些。”&1t;/p>

  杨简清苦日子过惯了,每日里只是些杂面土豆,哪吃得上肉——况且寺中僧人也是茹素。&1t;/p>

  原先在金钟寨也只是吃些残羹冷炙,一年到头也吃不上几块肉。此时见兔肉被烤得油汁四溢,不禁食指大动,抓起来大吃特吃。&1t;/p>

  “你吃——”6承宗依旧烤肉:“你多吃啊!”&1t;/p>

  不一时几只兔子下去,杨简觉着才吃个半饱。&1t;/p>

  6承宗随意吃些,抹嘴道:“咱们回吧,日后有空了再出来打。今日那文福不是要来么?”&1t;/p>

  杨简惊道:“我把这事忘了,那咱快回吧!”&1t;/p>

  *&1t;/p>

  甫到菜园子后身,就听到文福训斥文勇:“你不是说那小子在茅房么?怎么没有?连个来历可疑的瘫子你都看不住,你是干嘛吃的?”&1t;/p>

  杨简最恨别人说他“瘫子”,再加上“来历可疑”四字,闻言怒意上涌,“哼”了一声。&1t;/p>

  文福耳尖,偏头一看,只见两个人站在不远处——一个是每天在寺中闲逛的6承宗,另一个不是整日趴在地上的杨简么?&1t;/p>

  文福见杨简端正站立,心中一惊,暗道:“平日被他骗过了——这小贼好生阴险!”口中喝道:“杨简!”&1t;/p>

  杨简心中一颤,身形僵住。&1t;/p>

  文福大步而来,叫道:“杨简!”&1t;/p>

  杨简见文福穷形恶相向自己扑来,不明所以。再看6承宗向自己挤眉弄眼,低头看到木龙,心中叫苦。&1t;/p>

  此时文福已冲到近前,大喝一声,金光无量剑骤然出手!&1t;/p>

  杨简大骇,抬眼处剑气纵横,忙不迭举起双臂,用才练成的无量剑格挡。&1t;/p>

  “好小贼!”文福怒道:“连无量剑也偷学了,看你还能瞒到几时?”&1t;/p>

  文福的功力比杨简精深许多,杨简只觉得双臂巨震,被劈出丈外。&1t;/p>

  文福提步上前,一掌便要劈下。&1t;/p>

  6承宗慌忙拦住:“文福师叔!”&1t;/p>

  文福掌欲劈下,见6承宗拦住,想他世出名门、不可轻易招惹,便收了手。&1t;/p>

  杨简滚在土中,鼻中渗血,半撑着身子道:“师叔为何打我?”&1t;/p>

  “还叫师叔?”文福戟指道:“好贼子,说!是不是海大刚派你来盗法的?”&1t;/p>

  杨简讶道:“盗什么法?”&1t;/p>

  “还敢狡辩?”文福喝道:“你说你双腿俱残,又说金光诀只练到圆通掌——若没有包藏祸心、为何藏私?”&1t;/p>

  杨简撩起棉袍、露出木龙,道:“师叔冤枉啊,这是机关木腿。”&1t;/p>

  文福闻言细看,又瞧向6承宗。&1t;/p>

  “师叔——”6承宗急忙点头道:“不怪杨简,这是弟子拿出来玩儿的。”&1t;/p>

  “禀告师叔——”杨简又道:“弟子前日才将金光诀练至三层,还未来得及禀明师长……”&1t;/p>

  文福想杨简那一式无量剑生疏之极,确像是练成未久。&1t;/p>

  “哼!”文福冷冷道:“你说的这些,待我禀告师尊再作定夺。我且问你——你本应在此看守菜园,跑哪去了?”&1t;/p>

  “师叔——”6承宗躬身道:“是我拉着杨简打山猪……”&1t;/p>

  “打山猪?”文福看向6承宗,指道:“看你们嘴上油光光的,是不是偷着吃肉去了?”&1t;/p>

  “不敢不敢!”6承宗急忙摇手道:“只吃了些烤山芋。”&1t;/p>

  文福嗅道:“山芋能烤出肉味?也是奇了……”&1t;/p>

  6承宗面上一红,不敢再说。&1t;/p>

  “6承宗你给我回去!”文福沉着脸道:“今后不准再来菜园子闲逛!还有,你若再鼓捣这些机关,我就派人把你爹叫来!”&1t;/p>

  6承宗听说要叫老爹,慌忙低。&1t;/p>

  文福又指向杨简道:“你,把这个木腿给我。”&1t;/p>

  杨简万分不舍,眼巴巴看了6承宗一眼。6承宗冲他猛使眼色,杨简无奈,只得坐在地上将木龙摘下来。&1t;/p>

  “文勇!”文福回身向文勇道:“你给我看好这杨简!他不是练到无量剑了么?好,每两日交出一颗元灵珠,这个不为难吧?还有,让他把这些地都拢了……”&1t;/p>

  文勇回身看了眼菜地,道:“他、他腿脚不便……要不把那木腿还他?”&1t;/p>

  “还什么还?”文福踢了杨简一脚,斥道:“他这腿一向不都这样么?原来能干活,现在就干不了了?”&1t;/p>

  此时6承宗已捡起木龙,文福喝道:“给我!寺中明令禁止你碰这些东西,以后不要让我看到……”&1t;/p>

  6承宗听了,乖乖递上。&1t;/p>

  文福背着手走出两步,猛一回身又指向杨简道:“去!现在就干活去!”&1t;/p>

  *&1t;/p>

  杨简一边擦汗,一边刨着硬土,浑身滚得跟土猴一般。&1t;/p>

  “嘿!”&1t;/p>

  听得叫喊,杨简回身一看,却是6承宗。&1t;/p>

  杨简不愿他见到自己狼狈样子,停了手中活计,坐在地上。&1t;/p>

  “唉——”6承宗来到杨简身侧蹲下,叹气道:“别刨了。”&1t;/p>

  杨简撒开锄头擦汗。&1t;/p>

  “文勇师叔呢?”6承宗四下观望。&1t;/p>

  “那边——”杨简指向远处,低声道:“帮我刨地呢。”&1t;/p>

  6承宗见杨简头蓬乱、满身是土,坐在地上如乞丐一般,心中一酸,低声道:“文福这厮……”&1t;/p>

  杨简垂头不语。&1t;/p>

  6承宗忽是一笑,杨简不解,看向6承宗。&1t;/p>

  “昨天文福把木龙要走——”6承宗得意道:“一看就是想据为己有,我不是先捡起来么?趁他没注意,已经把木龙废了。哈哈!不光如此,我连那用了一半的元灵珠都卸了,就不给他留!反正他也看不出是怎么回事……”&1t;/p>

  杨简听了一笑,手撑地上、抬眼望向远方。&1t;/p>

  “杨简——”6承宗顿了顿,道:“咱们走吧!”&1t;/p>

  &1t;/p>
  浏览阅读地址:/guangzhaodaqian/84865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