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光照大千 > 第39节 出走

第39节 出走

  “走?”杨简仰头看向6承宗道:“去哪里?”&1t;/p>

  6承宗眯着眼指指远方:“天下之大,去哪里不行?”&1t;/p>

  杨简低头道:“我这腿……”&1t;/p>

  “嘿嘿!”6承宗从袖中忽是变出两幅木龙,向杨简招摇道:“他收我一幅、我做两幅,你一个我一个,而且改进过、爬山也不滑了。”&1t;/p>

  “哈哈!”杨简笑着接过木龙,道:“可是……就算有木龙……”&1t;/p>

  “有什么好犹豫的?且不说这个……”6承宗踢开脚下锄头:“那天文福说什么、你听到了吧?什么‘来历可疑’又什么‘刺探’……金刚寺从根儿上就没把你当自己人,一直怀疑你有图谋!若非齐云剑派的托付,你觉得能收你为外门弟子么?对不对?难道你真把自己当金刚寺的人了?”&1t;/p>

  这一番话,触动了杨简心思。&1t;/p>

  想了一刻,杨简抬头道:“我不是金刚寺的,金刚寺是我的。”&1t;/p>

  “嗯?”6承宗怔道:“什么?”&1t;/p>

  杨简笑道:“说了你也不懂。”&1t;/p>

  “你小子——”6承宗挥手向杨简头顶拍去:“跟我学?”&1t;/p>

  二人笑闹一阵,6承宗道:“跟我走吧,我要去办件大事,还需要你协助。”&1t;/p>

  杨简套上木龙、看看双腿,下定决心——走到哪里,都比坐在地上强!&1t;/p>

  站起身来,杨简道:“好,走!我去跟文勇师叔说声……只怕要连累他了。”&1t;/p>

  *&1t;/p>

  杨简坐在木龙横板上悬着双腿,任木龙自行走动。6承宗亦是如此,二人并肩而行。&1t;/p>

  暖阳高照,杨简昏然欲睡——从金刚寺逃出来已有几日,并未见有人追出,只怕还是自己无关紧要吧……&1t;/p>

  6承宗腿上堆着些东西、不知在鼓捣什么,只见他斜了杨简一眼,忽道:“书要掉了!”&1t;/p>

  杨简一激灵,忙将腿上《金刚经》揣进怀中。&1t;/p>

  “你说你——”6承宗不屑道:“没事儿还拿本经书看,跟多用功似的。”&1t;/p>

  杨简嘟囔道:“你懂什么?”&1t;/p>

  *&1t;/p>

  杨简孑然一身,走时只拿了这本《金刚经》出来——《心经》字少、早已烂熟于胸。&1t;/p>

  文方一再告诫杨简,修道先修心。佛家玄功从佛法中来,要想提升道力,佛学修为必须跟上,否则是舍本逐末。&1t;/p>

  对此杨简谨记在心。&1t;/p>

  《金刚经》已诵过数百遍,虽体察不出任何效果,但杨简深信,读一遍便有一遍的功德。寻常文章还讲个“书读百遍、其义自现”呢,遑论佛经了。&1t;/p>

  即便没有功德、攒些福德也是好的。所谓“福慧双修”,没有福德资粮,很难开启智慧——先种下开悟的因,然后因福德遇到开悟的缘,最后才有彻悟的果报。&1t;/p>

  *&1t;/p>

  6承宗张望道:“前面进了凉州城,要把横板收起,木龙裹在腿上就行。这样别人看不到……”&1t;/p>

  “好……”&1t;/p>

  6承宗又道:“出了凉州城,便是天梯山了。”&1t;/p>

  杨简迷糊道:“噢……”&1t;/p>

  6承宗佯怒道:“你再犯困,我就把木龙拆掉!”&1t;/p>

  “这是到哪儿了?”杨简抬头、打个哈欠,又看看6承宗腿上摆的物件,问道:“你做啥呢?”&1t;/p>

  “做把钥匙——”6承宗埋头道:“我要偷东西……”&1t;/p>

  “偷东西?”杨简听言清醒,问道:“偷谁的?”&1t;/p>

  “偷我们家的。”&1t;/p>

  “连你家的都偷?”杨简讶道:“你家的还用偷?”&1t;/p>

  6承宗仰望天,怅然道:“天机三宝你知道么?我要不偷,我爹连看都不让我看上一眼。”&1t;/p>

  “天机三宝?”杨简道:“不知道,是什么?”&1t;/p>

  6承宗似是觉得失言,含混道:“到时你就知道了,我只偷一样……”&1t;/p>

  “不说算了——”杨简撇嘴:“那……这跟去天梯山找玄木矿又有什么关系?”&1t;/p>

  6承宗托着手中物件道:“钥匙里没有玄木矿、开不了我家的迷天锁……本来玄木矿我爹那还有点儿,让我娘帮着偷出来就行,可你们寺建慈福法阵全给用光了!”&1t;/p>

  杨简纠正道:“是咱们寺!”&1t;/p>

  “对对——”6承宗敷衍道:“咱们寺、咱们寺……”说着举起个圆筒向天瞄瞄,道:“这钥匙差不多了……”&1t;/p>

  “这——”杨简指着圆筒问道:“是钥匙?”&1t;/p>

  “看不懂吧?”6承宗傲然道:“呃……这钥匙叫什么呢?嗯……就叫——‘太极混元乾坤生妙有无量清静大海破迷天’吧……”&1t;/p>

  杨简哀叹道:“你这取名字的本事可真不怎么样!”&1t;/p>

  “你懂什么?”6承宗不屑道:“看着啊——这是钥匙,这是锁眼……先将钥匙扣在锁眼上……”说罢一摁圆筒,筒前横向探出根木条来。那木条一端红、一端青,缓缓旋转不休。&1t;/p>

  “这两端是阴阳两仪,要先找到锁内不断变化的阴仪和阳仪……”6承宗又顶圆筒,钥匙前方又生出一根木条、与前一根垂直:“找过两仪找四象——这是青龙、这是白虎、朱雀、玄武……”&1t;/p>

  杨简根本不明所已,只感叹这钥匙精巧。&1t;/p>

  再一摁,钥匙又生变化,6承宗继续道:“这是乾、兑、离、震、巽、坎、艮、坤八方,指向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八门——八门中找到生门,才是开锁的第一步;&1t;/p>

  第二步呢,用奇门排局法。&1t;/p>

  排局分为阴和阳各九局,冬至芒种用阳九局、夏至大雪用阴九局。每六十个时辰为一局,可演化为四千三百二十个基本局……如果用排宫法,就是二十六万两千一百四十四个变化局……如果是飞宫法,就是五十三万一千四百四十一个变化局……”&1t;/p>

  “停停!”杨简捂住耳朵叫道:“我听不懂——你也别讲了!”&1t;/p>

  6承宗瞥了杨简一眼,道:“你还嫌我取的名字长么?——不知费多少功夫呢……”&1t;/p>

  “不是长不长的问题……”杨简嘟囔。&1t;/p>

  6承宗转动机括,将圆筒贴在耳边倾听,自语道:“先是扣上,再找生门、再列排局……然后……‘啪’的一声开锁,再然后呢……哈哈,我就偷出了离火浣天纱!”&1t;/p>

  &1t;/p>
  浏览阅读地址:/guangzhaodaqian/84865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