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光照大千 > 第45节 告诫

第45节 告诫

  6承宗将与千山门人生冲突之事添油加醋描述一番,道:“这帮狗贼着实可恨!打我不说,竟还说咱们6家是补锅打铁的!是可忍孰不可忍——等我取上九阳震天弩,一定要将他们……”&1t;/p>

  “住口!”6良甫喝道,脸色阴沉之极。&1t;/p>

  6承宗浑身一抖,伏在地上、不敢多言。&1t;/p>

  “你个孽畜……”6良甫在6承宗身前反复走了几步,戟指道:“这回知道厉害了吧?平日里你在镇中作威作福,那是乡亲们给咱6家面子……外面天地广大,谁又认识你是谁?”&1t;/p>

  6承宗辩道:“那也……”&1t;/p>

  “住口!”6良甫又喝道:“凭你这点儿微末道行,也想去找回面子?我总跟你说、让你认真修行,这下明白了吧?别说你,就是咱们天机镇加起来,也惹不起那千山派!”&1t;/p>

  6承宗抿抿嘴,甚是不服。&1t;/p>

  “你不服气是吧?”6良甫轻叹一声,转回座中:“也怪我……让你从小在镇中混吃混喝、极少外出,真成了坐井观天……你道是灵弩厉害,可你又见过几个修真大家?真正修到仙人罗汉之境,不多说、只消一两个,便能将咱们天机镇夷为平地!”&1t;/p>

  6承宗拗道:“不可能!”&1t;/p>

  “哼!不可能?”6良甫冷哼一声:“难道你比我还清楚?”说罢语气放缓,微有些落寞:“这机关御器之学从根本上讲,还是借诸外物,只能起个辅助之效……有了它,寻常人力量翻倍、修真入门者实力大增——这都可以。但修到高明之境,几乎可以说全无用处……只能给法阵机关设防加固、起个阻挡警示的作用罢了……”&1t;/p>

  “我不信!”6承宗抬道:“我一定要做出能与修真者比肩之物!”&1t;/p>

  “就凭你?”6良甫定睛看了6承宗一刻:“那些仙人皆有毁天灭地之能,你拿什么去跟人家比肩?就你这吊儿郎当的样子?”&1t;/p>

  6承宗嘟囔一句:“我怎么了……”&1t;/p>

  6良甫不没理他,接着道:“千山派骄横行事我也气恼,也正因此、才去攀附金刚寺,就是为了危难之时能有个靠山……”&1t;/p>

  6承宗苦着脸哀道:“金刚寺的他们照打,不是金刚寺的可能还好些……我倒好,金刚寺门徒加上天机镇弟子,他们不打我打谁?”&1t;/p>

  6良甫忍俊不禁,绷住脸喝道:“少给我出怪样!”稍缓又道:“这回你被人欺负,只是小事,给你个教训也好!——让你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回明白了吧?光凭你这两下子,也就在天机镇中做个土霸王!”&1t;/p>

  6承宗忿忿道:“我可不是只能在镇中逞能,我一定要让天下人都知道……”&1t;/p>

  6良甫打断道:“你一定要怎么?可以!但你要先自强,有了玄功道力,就是自强!有了道力操纵起机关来、也是如虎添翼,这个道理你不懂?否则进不能攻、退不能守——你见过哪个修真者被寻常刀箭所伤?嗯?痴心妄想!”&1t;/p>

  沉默一阵,6良甫挥手道:“起来吧,把你娘叫进来。”&1t;/p>

  *&1t;/p>

  6夫人早在门外候着,见6承宗出来,忙一把将他拉过,查看他手上伤势。&1t;/p>

  过这几日,6承宗手指仍然肿着。6夫人心中一疼,眼泪差点儿掉下来,恨道:“跟谁打架了这是?告诉娘,娘找他去!”&1t;/p>

  6承宗瞒道:“路上遇到的歹人,我哪知道是谁啊?没事了没事了……”&1t;/p>

  6夫人取出药膏给6承宗敷上,6承宗只觉一股浸凉之意渗进指中,甚是舒适,问道:“娘,这是什么药?”&1t;/p>

  6夫人仔细涂抹6承宗手指,道:“这是你爹托人从罗浮山买回的灵药,专治跌打损伤的——这药比金子还贵呢!”&1t;/p>

  “下回多买些!”6承宗随意道:“给我备着点儿……”&1t;/p>

  6夫人骂道:“你个败家子!难不成又要去跟别人打架?这瓶药膏你拿上吧,尽够你用的了。”说罢又将6承宗手指绑定扎好。&1t;/p>

  “哎呀!对了——”6承宗忽道:“有个师兄与我同来的,只怕此时还在跟李伯聊天呢。”&1t;/p>

  “是吗?”6夫人急道:“那还不快把人家请进来,真是失礼!”&1t;/p>

  *&1t;/p>

  6承宗领着杨简跨进内院,一路走到书房。&1t;/p>

  6良甫夫妇见杨简眉目清俊、气度沉稳,皆很喜欢。&1t;/p>

  6良甫起身道:“这位小兄弟高姓大名?”&1t;/p>

  “不敢——”杨简急忙施礼道:“晚辈杨简,是金刚寺的外门弟子。”&1t;/p>

  6承宗在旁道:“爹,这是我师兄哎——什么小兄弟?”&1t;/p>

  6良甫听说杨简是外门弟子——虽不如内门弟子受重视,但也比不入流的记名弟子强上得多,心中欢喜——道:“小兄弟,请问尊师是哪一位啊?”&1t;/p>

  杨简慌道:“晚辈可担不起‘小兄弟’这三字,前辈还是叫我杨简吧——晚辈授业恩师是文方师,与承宗同枝。”&1t;/p>

  “那太好了!”6良甫笑道:“你们是一条根儿传下来的师兄弟,以后要互相关照啊!你既是当师兄的,不要惯着宗儿,带他胡闹……”&1t;/p>

  杨简心道:“这话应该反过来说才是……”嘴上道:“前辈教训得是!我等应当互相督促,刻苦练功才是!”&1t;/p>

  “对对!”6良甫欣慰道:“宗儿,你看人家杨简多懂事。你如果也能这样,我就太省心了。”&1t;/p>

  6承宗一边唯唯诺诺,一边偷向杨简做鬼脸。&1t;/p>

  6良甫招呼杨简落座,忽然看到他腿上木龙,问道:“杨简,你这是……”&1t;/p>

  杨简神情一黯,将自己际遇大致说了。&1t;/p>

  6良甫拍腿道:“宗儿总算是做了件人事!这木龙你尽管戴着,回头我差人用好料多做几副,给你备用。”&1t;/p>

  杨简忙道:“不敢劳烦您老,有一个够用了。”&1t;/p>

  6良甫笑道:“那麻烦什么?不麻烦、不麻烦……”&1t;/p>

  “爹!”6承宗插言道:“若不是您禁我在山上使用机关术,杨简早就用上木龙了。”&1t;/p>

  6良甫道:“这个不一样、不一样……这是助人之事,且又全无危险,不一样。”&1t;/p>

  6承宗试探道:“那以后在山上,只要是助人之用、又全无危险的……便许我用机关术么?”&1t;/p>

  6良甫略一沉吟,心知这宝贝儿子极是难缠,若被其钻了一点儿空子,难免就惹出祸端。想了想道:“不行!除了给杨简行方便,别的一律不许碰!”&1t;/p>

  6承宗嘴一撇,甚为不满。&1t;/p>

  其实他才无所谓——天高皇帝远,只要回到山上,老爹又看不见,谁能管得了自己?原来还一丁点儿也不许碰呢,这木龙不也做出来了?&1t;/p>

  6夫人在旁边则是问询寺中环境如何、饮食如何、晚上睡觉冷不冷云云。&1t;/p>

  杨简在门房已被李伯折磨得不善,此时又遭盘问、且失礼不得,只能硬着头皮应答。&1t;/p>

  6承宗知道杨简狼狈,故意看他笑话。&1t;/p>

  聊了一阵,6承宗道:“爹,娘!时候不早,我们走一天也累了……”&1t;/p>

  “对对!”6夫人忙道:“这一聊起来就给忘了——你快给杨简找间干净客房,好生歇息!”&1t;/p>

  &1t;/p>
  浏览阅读地址:/guangzhaodaqian/84865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