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光照大千 > 第49节 心灯

第49节 心灯

  杨简挥动锄头,与文勇师叔在菜园耕作——时已仲春,寺中又派来几名僧人翻土锄地。&1t;/p>

  *&1t;/p>

  除去这块菜园,金刚寺还有百十亩薄田,以供耕种。&1t;/p>

  虽说大多数修真门派都是将田产租给佃户——到时收租就行——但金刚寺还是遵循唐朝百丈禅师“一日不作,一日不食”的古训,除去几位祖师辈高僧静修之外,文字辈及以下僧人必须亲执杂役、勤苦劳作,不得假手他人!&1t;/p>

  有人认为农作耽误参禅练功,可百阳大师认为“搬柴运水无非是禅”——修心不拘形式,吃饭坐卧、农耕劳作,时时皆可净意,处处都能修心。&1t;/p>

  *&1t;/p>

  “杨简!”&1t;/p>

  杨简心中一颤,回身看去,正是嬉皮笑脸的6承宗。&1t;/p>

  杨简直身环望,道:“你怎么来了?”&1t;/p>

  “我怎么不能来?”6承宗晃晃手中锄头,道:“我跟师父主动请缨,刨地来了。”&1t;/p>

  “哈哈!好——”杨简放下心来,笑道:“你看你握锄都不对,刨不了几下就会起泡的。”&1t;/p>

  6承宗笑道:“你还真当我刨地啊?春光大好,我来散心来了。”说罢又神秘地向杨简招手道:“来——”&1t;/p>

  杨简心中一紧,凑上前去:“怎么?”&1t;/p>

  6承宗压低声音道:“我已准备好了……”说着不住偷乐。&1t;/p>

  杨简脸上变色,沉声道:“你还真要偷慈福塔上的玄木矿?”&1t;/p>

  “嘘——小点儿声!”6承宗忙道:“千山派咱得罪不起,咱们派还得罪不起么?哈哈。”&1t;/p>

  杨简想了想,道:“慈福塔上戒备森严,除去十六位文字辈师傅日夜巡守外,听说还有一名师叔祖坐镇塔上……另外塔顶还有你们天机镇的绝活——慈福法阵。”&1t;/p>

  “绝活?不是有我么?”6承宗笑道:“这就叫——日防夜防,家贼难防!”&1t;/p>

  杨简气道:“瞧把你乐的——还挺得意!”&1t;/p>

  6承宗晃着脑袋道:“那是,也不是每个家贼都难防的,要有真本事!”&1t;/p>

  杨简问道:“那你怎么混上塔去?”&1t;/p>

  “这个先不告诉你——”6承宗俯耳道:“反正到了慈福塔顶,要想破慈福大阵,还得需要您老啊!”&1t;/p>

  杨简一听吓得锄头落地,惊道:“我?找我干嘛?我可不去!不去不去!”&1t;/p>

  “没你——”6承宗摊手道:“我可不行!”&1t;/p>

  杨简急道:“我能有什么用?”&1t;/p>

  6承宗戏道:“切不可妄自菲薄啊——只有你才能打开慈福法阵!”&1t;/p>

  杨简嗔道:“你胡说什么?”&1t;/p>

  6承宗想了想,道:“确切地说——只有金刚寺弟子才能打开慈福法阵。”&1t;/p>

  杨简奇道:“难道你不是金刚寺弟子?”&1t;/p>

  6承宗看看左右,挥动锄头做了几下样子,道:“我是猪狗不如的记名弟子,怎么能算?——难道你没听说过心灯么?”&1t;/p>

  “什么心灯?”&1t;/p>

  6承宗捂着脑袋作眩晕状,道:“到底咱俩谁是入门弟子?你连尽人皆知的心灯都不知道?”&1t;/p>

  *&1t;/p>

  各大道门都有心灯,或类似心灯的法门。&1t;/p>

  比如在金刚寺后院,专有一座偏殿——传灯殿。&1t;/p>

  殿中央莲花宝座上供着本师释迦牟尼佛,百余盏莲花心灯浮在半空,绕着本师佛像缓缓旋转,这些心灯代表每一位内门弟子。&1t;/p>

  在这些莲花心灯外围,又围绕着百余盏略小一些的荷叶灯,代表每一位外门弟子。&1t;/p>

  只有被正式收录为金刚寺弟子的,才有一盏属于自己的本命心灯。&1t;/p>

  如果某弟子有何不测、或生什么大事,派中长老都可以通过观察本命心灯得知。&1t;/p>

  而记名弟子根本不算入门,所以在传灯殿中没有自己所属的心灯。&1t;/p>

  *&1t;/p>

  6承宗大致描述一番,问道:“明白了么?”&1t;/p>

  杨简茫然道:“心灯我明白了……你要说什么我没明白。”&1t;/p>

  “这不怪你,怪我——”6承宗咽口唾沫,喘息道:“怪我怎么认识了你这么个笨蛋!”&1t;/p>

  杨简“哼”了一声,又挥锄翻土。&1t;/p>

  6承宗凑上去,低声道:“是这样——慈福法阵只有正式弟子才能通过机括打开,虽然我知道开启之法,但我没有传承,打不开的。这寺中既有传承、又能帮我的,除了你还有谁?”&1t;/p>

  杨简心中苦笑,想自己那半个“师父”海大刚,便是因为擅闯慈福塔惹出弥天大祸的。自己若再来这么一番,岂不坐实了自己真是海大刚派来的奸细?&1t;/p>

  想了一刻,杨简叹气道:“难道没有别的办法?”&1t;/p>

  “有啊——把慈福塔炸了!”&1t;/p>

  *&1t;/p>

  晚上杨简一边灌注元灵珠,一边沉思……&1t;/p>

  全寺上下对自己还是不错的,虽说那文福总是刁难,但也都是些小事。&1t;/p>

  若帮助6承宗破了慈福法阵,金刚寺必定受损;可若不帮6承宗,又说不过去——毕竟他所能依赖的只有自己,而且他是去盗玄木矿、又不是无生法像。&1t;/p>

  想来想去,杨简心道:“解铃还需系铃人,说不得日后再请6先生来、将慈福法阵修复——这真是子债父偿了……”&1t;/p>

  胡思乱想一阵,杨简推开注灵缶,静心练功。这些日来,金光无量剑又有些进步。&1t;/p>

  原先只道自己资质驽钝,并非修真之才。近来通过木龙修练、进展顺利,现也不是太差……也没问过师父,自己较之常人、是快还是慢呢?&1t;/p>

  杨简道力较其他众僧偏弱一些,不知是否因为长年灌注元灵珠所致。&1t;/p>

  这阵子杨简已极少召出藏于体内的无生法印,因为不管是金光三式口诀还是灭海要义早已背得滚瓜烂熟,看原本多有不懂,不如随时向文方师请教。&1t;/p>

  当然杨简严守秘密,没告诉任何人自己熟习灭海要义。如果传出去,又要被认为是海大刚派来盗法的弟子了。&1t;/p>

  想了一阵,杨简摒除杂念,渐入定中。&1t;/p>

  &1t;/p>
  浏览阅读地址:/guangzhaodaqian/84865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