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光照大千 > 第54节 找矿

第54节 找矿

  审了文福一天,也没问出个子丑寅卯。&1t;/p>

  文福说魔将打进来、自己喊人之后就藏于寺中一角,这个百阳大师倒是信——文福道功不济、胆子又小,躲起来也正常。&1t;/p>

  百明大师在旁听了却是羞愧非常,一个劲儿地痛骂文福。&1t;/p>

  最后百阳方丈决定,除去文福直岁之职、罚去看管菜园子——且不说他是否盗走法像,光临阵脱逃这一条也必须责罚。&1t;/p>

  文福连呼冤枉,含恨而去。&1t;/p>

  *&1t;/p>

  百阳大师反复思量也不明白——如果贼人是来盗法像的,那么破坏石室墙壁又有何用?难道是仇家来了、能毁一处便毁一处?&1t;/p>

  既然盗了法像,藏在文福屋中又有何用?——难道只为一时的泄斗气?只为斗个气,便折损许多魔将岂不是得不偿失?&1t;/p>

  那些魔将、狂鹫或死或逃,百阳大师也无从查起——这些魔物被何人派遣、又是因何而来?&1t;/p>

  *&1t;/p>

  想了半晌,百阳大师向百竹大师道:“你看这些魔物……是从何而来的?”&1t;/p>

  百竹大师也一直在琢磨,听师兄问及,沉吟道:“这些妖魔多出自山林、大漠……莫非是、阴山那边来的?”&1t;/p>

  百阳大师闻之色变。&1t;/p>

  *&1t;/p>

  阴山号称是十万妖魔聚居之地。&1t;/p>

  千年前魔中之魔九阴老祖现世,又以黄泉秘术召出血魔,引血魔大劫——可谓生灵涂炭、祸乱苍生。&1t;/p>

  天下道门联手,苦战十三载,才将血魔镇压下去。&1t;/p>

  最终一役金刚三大士横空出世,碎裂血魔,且用无上玄功将九阴老祖镇压。至于镇在哪里无人知道,是道门中的千载悬案。&1t;/p>

  从那之后,阴山群魔一撅不振。&1t;/p>

  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虽是没了头领,千百年来后起之秀却是层出不穷。几大宗主各领风骚、名震江川,其中尤以幽魔道君父子为甚!&1t;/p>

  *&1t;/p>

  出神半晌,百阳大师道:“不会吧……近来听说他们又蠢蠢欲动,但北地毕竟有显通寺、苍岩山、千山派等名门大派坐镇……他们不至于妄为吧……”&1t;/p>

  “阿弥陀佛!”百竹大师合掌道:“但愿如此。可除却魔门中人,谁又能派遣这些魔将?谁又欲与咱们为敌?”&1t;/p>

  “怪就怪在这里——”百阳大师皱眉道:“说是为敌吧,并未盗走法像;不是为敌吧,折腾这一遭又为何故?唉……魔门中人素来行事诡异,令人无从猜测……”&1t;/p>

  “师兄——”百竹大师左右看看,低声道:“还有一点,这慈福法阵是如何打开的?那些魔物虽然力大无穷、喙尖爪利,但凭他们道行,是万万攻不破慈福法阵的……”&1t;/p>

  百阳大师挑眉道:“你是说?”&1t;/p>

  当初请6良甫布置法阵时,设定只有心灯弟子才能开启。且除了百字辈几名老僧,其他人皆不知开启之法。&1t;/p>

  还有一人通晓法阵,就是6承宗。但他并非心灯弟子,且问过文方,他亲眼见到事后、6承宗才从塔下赶上来的。&1t;/p>

  难道说几名老僧中有内奸?&1t;/p>

  除去几名常在后山闭关的老僧,寺中坐镇的就是百阳、百明、百竹、百果四人——这四个人,还有什么好怀疑的?&1t;/p>

  百阳大师想得头疼,长叹口气,道:“还是去请天机镇的6施主来一趟吧……”&1t;/p>

  *&1t;/p>

  6良甫一看慈福法阵被损坏的样子,便知道是6承宗干的。这太像他行事了——破了阵、还毁阵,除了他没人这么缺德……&1t;/p>

  再一细问,更加确定。&1t;/p>

  很明显,略去破损石壁不提,此次袭击一共就丢失两样东西——无生法像和玄木矿。法像既然找回,那么此次袭击必然就是为了玄木矿!&1t;/p>

  玄木矿是机关御器术中应用范围最广、也极为难得的材料。&1t;/p>

  寻常人不知妙处,在内行人眼中,这玄木矿可能比那无生法像还有用。前些日子夫人向自己要过玄木矿,夫人要来何用?当然是那败家儿子要的……&1t;/p>

  还有,日前6承宗在家闲聊起寺中的风景人物,对那个叫文福的僧人嫌恶之极。这不疼不痒又无聊之极的栽赃陷害,除了这小子做的,还能有谁?&1t;/p>

  最后再看地道,更别提了——一看就是钻地龙挖的——6良甫脸都红了,只得暗自镇定。&1t;/p>

  *&1t;/p>

  6良甫心道:“自己是‘知子莫若父’,这寺中旁人只怕也瞧出一些端倪,不如明言,看这宝贝儿子怎么撇清?”&1t;/p>

  当下便叫过6承宗,问他这是怎么回事——6承宗自然极力辩解。&1t;/p>

  文方见状忙说——确是看见6承宗后赶来的,且6承宗非心灯弟子,打不开慈福法阵。&1t;/p>

  文方素来端正持重,断不会因维护弟子而打诳语,他这一番话,又动摇了6良甫的想法。&1t;/p>

  难不成是杨简——6良甫知道杨简与宗儿交好——可杨简毕竟是个外人,自己不好污人清白。且文方师说了,宗儿与杨简皆是事后从塔下赶来的……&1t;/p>

  *&1t;/p>

  皱眉细查一番后,6良甫向百阳大师道:“方丈大师,在下勘验过了,这法阵确是由心灯弟子打开的,非外人所致……”&1t;/p>

  四名百字辈高僧面面相觑——如此一说这嫌疑最大的,却是他们四人了。如果除他们外、寺中还藏着个通晓破阵之法的心灯弟子,那可是大大的祸患。&1t;/p>

  “这……”百阳大师问道:“还有没有更严密的防范之法?”&1t;/p>

  “呃……有!”6良甫想了想,道:“可以改成只有您四位大师能够开启,此外便是心灯弟子也不行——这样会好得多。”&1t;/p>

  百阳大师闻言点头,只有他们四人能够开启,再有闪失,这日子也别过了。&1t;/p>

  6良甫又道:“不过——”&1t;/p>

  百阳大师问道:“不过什么?”&1t;/p>

  6良甫为难道:“慈福法阵的通灵示警,全倚仗玄木矿完成。这回玄木矿少了两块——在下家中倒藏有一块——但还是不够……”&1t;/p>

  “厉害啊——”6承宗心道:“爹果然还藏着一块,藏得真深!连娘都要不出来。”&1t;/p>

  “这玄木矿——”百阳大师道:“哪里去找呢?”&1t;/p>

  “这就不好说了——”6良甫摇头道:“玄木矿极为稀少,天下广大,怕是难寻。”&1t;/p>

  百阳大师心道,寺中除去慈福法阵,再无安全之处。难道将法像天天揣在怀中,要传出去自己这住持还当不当了……&1t;/p>

  想了一刻,百阳大师抬头道:“这个无妨,寺中会派出弟子寻找,且问询一下各大道门,看他们那里有没有这矿。”&1t;/p>

  “如此甚好——”6良甫补充道:“我也让相熟的材料商人帮忙寻找。”&1t;/p>

  百阳大师点头道:“那先谢过了。”&1t;/p>

  *&1t;/p>

  十方山下,6承宗向杨简得意道:“知道我——为什么取走两块玄木矿了吧?”&1t;/p>

  寺中派出弟子寻找玄木矿,6承宗当然主动请缨。他于机关之术造诣极深,又懂得去哪里找矿,实是不二人选。&1t;/p>

  6承宗又点名要杨简作陪,说路途太远,不知何日方归,路上要有个照应。&1t;/p>

  文方师同意。&1t;/p>

  如此这般,二人便打着寻找玄木矿的幌子,光明正大地下了十方山。&1t;/p>

  *&1t;/p>

  6承宗见杨简懒得答话,又道:“我早猜到我爹手里有一块存货,哈哈!可这么一来,一块也不够啊——就只能把咱们撒出去,天南海北寻找一番了。”&1t;/p>

  杨简无语,暗中感叹6承宗心机之深、计划之密——他这脑子要用在修行上,只怕早有成就。&1t;/p>

  6承宗见杨简不语,追问道:“你想什么呢?”&1t;/p>

  “我在想——”杨简道:“咱们去哪儿找矿呢?”&1t;/p>

  “你还真找啊?”6承宗笑道:“他们找去吧,咱还有大事要干呢!”&1t;/p>

  &1t;/p>
  浏览阅读地址:/guangzhaodaqian/84867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