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光照大千 > 第60节 鹿宅

第60节 鹿宅

  交过路引、经过盘查,6承宗带杨简踏进京城。&1t;/p>

  放眼望去,高墙碧瓦错落有致,青石官道宽阔整洁,贩夫走卒穿流涌动——这帝都气象,果然是繁盛浩大。&1t;/p>

  *&1t;/p>

  “紫禁城在哪儿?”杨简凑在车头,眼睛都不够使了。&1t;/p>

  “前面——此时被房子挡着,看不到。”6承宗指道:“就算到跟前也只能远远望着,哪容你近前?”&1t;/p>

  “噢,看看也好啊……”杨简问道:“咱们这是去哪儿?”&1t;/p>

  “先去找个老师傅,他是打造兵器的名匠,叫鹿金锤……”&1t;/p>

  “鹿金锤?”杨简道:“我知道!”&1t;/p>

  “你怎么会知道?”6承宗讶道:“你不一直在山沟里窝着吗?”&1t;/p>

  “当日在蜈蚣岭被救,听那捕头与苏老先生聊天时说过——”杨简道:“张捕头那口镇铁宝刀便是请京城鹿师傅打造的!”&1t;/p>

  “噢……”6承宗点头道:“这捕头也算是下血本了——又找镇铁、又请鹿师傅的……”&1t;/p>

  “对!把积蓄花光、还欠了不少钱——”杨简道:“说找好几年,才找到指甲大的一点儿镇铁……”&1t;/p>

  “才指甲大啊——”6承宗笑道:“我当多大呢!”&1t;/p>

  “镇铁不是铁中之精吗?极为难得……”&1t;/p>

  “对对!是难得、难得……”6承宗敷衍道。&1t;/p>

  “咱找鹿师傅——”杨简道:“也是打造兵器?”&1t;/p>

  “我?我哪用得着他?”6承宗扬头道:“我都自己来!”&1t;/p>

  “吹牛吧你就。”&1t;/p>

  “吹什么?回头见到他你问问——”6承宗笑道:“我的手艺如何?”&1t;/p>

  “那你找他做什么?”&1t;/p>

  “一来是拜访一下老爷子!二来是打听些事……”&1t;/p>

  *&1t;/p>

  二人乘大车在城中行了半日,终是来到城西一座小院跟前。&1t;/p>

  跨进院,只见两名伙计正在院中闲坐。见杨6二人进来,一伙计起身道:“打造兵器么?先去东屋找我师兄……”&1t;/p>

  “我来找鹿师傅!”6承宗高叫道。&1t;/p>

  “师父他今天不会客!如果你的材料好、银子足……”伙计道:“先去东屋记下,等哪天……”&1t;/p>

  “在下天机镇6承宗——”6承宗一扬下巴,笑道:“你进去通报吧!”&1t;/p>

  “呃……”听说是天机6家,那伙计犹豫道:“好,你等一下!”说罢跑进内院。&1t;/p>

  不一时,那伙计跑出来叫道:“6公子,请!”&1t;/p>

  *&1t;/p>

  6杨二人随伙计来到后院,只见葡萄架下、竹椅上半躺着一名老者。这老者粗胳膊粗腿、满面红光,此时天气还不甚热,却是敞胸露怀、腆着一口锅般的大肚子。&1t;/p>

  “鹿师傅!好啊!”离着老远,6承宗笑着招呼。&1t;/p>

  “小家伙!来来来——”鹿金锤半欠起身子,笑道:“你怎么来了?”&1t;/p>

  6承宗两年前跟随6良甫来京城找过一趟鹿金锤,盘桓数日,与鹿金锤混得极熟。&1t;/p>

  “我这不是看您老来了!”6承宗介绍道:“这是我师兄,杨简!”&1t;/p>

  “噢!”鹿金锤向杨简点点头,又向6承宗道:“师兄?什么师兄?”&1t;/p>

  “别提啦!唉——”6承宗找来两个板凳,分给杨简一个,道:“我爹把我塞到金刚寺苦修去了!”&1t;/p>

  “哈哈哈!”鹿金锤笑声洪亮,声震瓦宇:“你小子——受得了吗?”&1t;/p>

  “吃糠咽菜!谁受得了——”6承宗苦着脸道:“这还好说,还不让我碰家伙,憋死我了!”&1t;/p>

  “那可够难熬的!”鹿金锤同情道:“我一天不碰家伙,就浑身难受、怎么着都不对劲……”&1t;/p>

  “您这不闲着呢吗?”6承宗四下打量道:“怎么不打个物件玩玩?”&1t;/p>

  “都让伙计轰走了!”鹿金锤不耐道:“价钱好说,没好材料找我干嘛?若只是些粗笨活计,随便找个铁匠不就得了?我鹿金锤三个字,落在地上那得砸个坑!”&1t;/p>

  “那是那是——”6承宗奉承道:“到您老这境界,莫说凡品,就算逸品也看不上了……”&1t;/p>

  “是啊!好东西越来越少,难呐——”鹿金锤叹息道:“你小子最近又鼓捣什么好玩艺了?”&1t;/p>

  “我?”6承宗想了想道:“也没啥新东西,有个大家伙您看看?”&1t;/p>

  “看看——”鹿金锤勉强提起一丝兴趣,道:“啥?”&1t;/p>

  6承宗右手掏进左袖摸索片刻,从乾坤袋中甩出件巨-物,“咣当”一声砸在地上,激起丈许尘土——杨简定睛看去,正是那挖地道用的“钻地龙”。&1t;/p>

  “这大家伙叫钻地龙,挖土用的……”6承宗向鹿金锤介绍道:“您看外面这些硬梁,全是精钢所制……”&1t;/p>

  “行行,不错……”鹿金锤饶有兴致地观看钻地龙,笑道:“你小子于这些歪门邪道上,倒是颇有造诣。”&1t;/p>

  “啥叫歪门邪道啊?”6承宗显摆道:“您看,除了挖地之用,这钻地龙还能演变成一件武器,呃……就叫……龙尾桩吧……”&1t;/p>

  “武器?”鹿金锤讶道:“这家伙沉得……谁能抡起来?”&1t;/p>

  “不是抡起来——”6承宗左右察看道:“您这哪有……哎,那边那块大石头,还有用么?”&1t;/p>

  “那就是块垫石——”鹿金锤顺6承宗所指,扭头看向院角,道:“怎么?你要砸了它?弄去吧!”&1t;/p>

  “好咧!”6承宗笑道:“您看着啊!”说罢御使钻地龙,“咣咣咣”移到巨石之前。&1t;/p>

  杨简见那方巨石如灶台一般大,不知6承宗要干什么,走上几步细观。&1t;/p>

  6承宗先在钻地龙上一番摸索——只见钻地龙人立而起,下部是半人高的竖直基柱,上部钢梁斜探,如弯腰一般。&1t;/p>

  随着机械声响,钢梁顶端翻出一根实心钢柱。这钢柱三尺长、小腿粗细,顶端尖圆、擦迹斑驳,似经过无数次撞击。&1t;/p>

  “看好了啊各位——”6承宗向身前杨简和依旧坐在躺椅上的鹿金锤笑道。&1t;/p>

  “看着呢!”鹿金锤笑着应答。&1t;/p>

  6承宗又作调整,再看钻地龙以基座为轴,上部钢梁转动调整,顶端钢柱提起后撤。&1t;/p>

  “站远些……”6承宗将杨简拉到一旁,向那钻地龙大喝一声“中”!&1t;/p>

  只见钻地龙顶端钢柱顺滑道电射而出、击在石上,“轰”的一声闷响,那巨石四分五裂、迸溅崩飞。&1t;/p>

  “啊!”杨简吓一大跳,慌忙躲避。&1t;/p>

  想不到钻地龙除却开掘地道,竟还有如此功效。灶台大的一方巨石,眨眼间竟变成碎屑!&1t;/p>

  “怎么样?哈哈!”6承宗长声高笑。&1t;/p>

  “不错不错!”鹿金锤笑道:“这力道、这准头……就是笨重些,不便移动。”&1t;/p>

  “它本来就是挖地道用的,这雷霆一击——”6承宗道:“顺手明出来的!”&1t;/p>

  “好!打不到敌人,能打犯人啊——”鹿金锤戏道:“抓住之后往钻地龙跟前一扔,起码能吓唬吓唬……”&1t;/p>

  “哈哈!是——”6承宗广袖一展,收了钻地龙,与杨简走回鹿金锤身前,道:“这是我前阵子琢磨的大家伙之一,还行吧?”&1t;/p>

  “行!挺好!唉——”鹿金锤眼馋6承宗,叹道:“你是有料,我是没料啊——有时候实在馋得不行,寻常刀剑也打上两下,活动活动筋骨……”&1t;/p>

  “嘿嘿!我就知道——”6承宗从袖中又甩出一物砸到地上,道:“您看这个——这好玩艺儿行不!”&1t;/p>

  听到“咚”一声响,鹿金锤眼睛一眯,看地上却是拳头大的一个小包,指道:“这又是什么?”&1t;/p>

  “也不是什么稀罕玩艺儿——”6承宗道:“镇铁。”&1t;/p>

  6承宗大喇喇满不在乎,杨简却吃一惊——想那张重元遍寻几年才找到指甲盖大的一点儿镇铁,眼前这拳头大一包,其百倍!&1t;/p>

  “哈哈哈哈好!”鹿金锤看到镇铁、比看到“钻地龙”高兴多了,喘气弯腰、提起小包道:“这么好的东西,你就‘咕咚’一声扔在地上?”&1t;/p>

  “我不是拿不动吗?”6承宗笑道:“在乾坤袋里装着不算什么,真拿出来,得有把子力气……”&1t;/p>

  “唔……”鹿金锤打开包裹查看镇铁成色,似极是满意,道:“说吧!找我何事?”&1t;/p>

  “瞧您说的——”6承宗笑道:“我能有啥事?不是来给您老请安吗?”&1t;/p>

  “你小子一撅屁股,我就知道要拉什么屎——”鹿金锤将镇铁挪到一旁,笑道:“那话怎么说来着?‘无事献殷勤’……”&1t;/p>

  “得得!您越说越不堪了——”6承宗笑道:“既然您这么说,我还真想起个事来!”&1t;/p>

  “说说!小猴崽子!”鹿金锤不满道:“还费这半天功夫。”&1t;/p>

  “您老久居京城,关于京城的一些传说,您想必知道……”&1t;/p>

  “说吧,哪个?”鹿金锤靠在躺椅上问道:“你又惦记上谁家东西了?”&1t;/p>

  “瞧您说的……”6承宗笑道:“您可知道,那北新桥的海眼?”&1t;/p>

  &1t;/p>
  浏览阅读地址:/guangzhaodaqian/85004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