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光照大千 > 第61节 八臂哪吒城

第61节 八臂哪吒城

  相传太祖皇帝朱元璋建立大明后,天下初定。一日忽做一梦,梦里说龙王夫妇要把北平的水全部带走——因为连年战事让上天震怒。&1t;/p>

  于是太祖请来军师刘泊温,问可有补救办法。&1t;/p>

  刘泊温说有是有,不过要找一名忠心耿耿的大将化解,于是找来了一位立有赫赫战功的大将。&1t;/p>

  刘泊温向大将交代:“今日午时你着战袍、骑战马,到东门外看到一男一女两个老人,推着水车在路旁休息,你上去把水车刺坏。别问为什么,刺过之后不要回头,否则性命难保,回到内城就没事了”。&1t;/p>

  大将领命,午时到了东门,果然见一对老夫妇推着水车在路边休息。他上去就把水车刺坏,头也不回向内城疾奔。&1t;/p>

  临到城门,大将想这回该没事了,就向后看了一眼。一看之下可了不得——只见涛天骇浪向他扑面而来!&1t;/p>

  就这样大将溺死,水也退了——那一男一女便是龙王夫妇化身,死去的将军,就是大将高亮。&1t;/p>

  原来高亮扎破水篓、惹恼了龙公,便带着滔天大水追杀过来。高亮死后,水也还了原。&1t;/p>

  高亮虽死,可龙公咽不下这口气,又惹不起刘伯温,心中暗恨:“刘伯温我惹不起,可你修这北平城,总有个修完的时候吧?等你走了,那时就该听我老龙的了!”&1t;/p>

  老龙有老龙的算盘,刘伯温有刘伯温的对策。&1t;/p>

  他请来大军师姚广孝一起设计北平,两人不谋而合,将北平设计成一个“八臂哪吒城”!&1t;/p>

  怎么叫八臂哪吒城呢——正南中间一座门是正阳门,那是哪吒的脑袋;它的瓮城东西开门,就是哪吒的耳朵;正阳门里的两眼井,就是哪吒的眼睛;&1t;/p>

  正阳门东边的崇文门、东便门,东面城门的朝阳门、东直门,是哪吒这半边身子的四臂;&1t;/p>

  正阳门西边的宣武门、西便门,西面城门的阜成门、西直门,是哪吒那半边身子的四臂;&1t;/p>

  北面城门的安定门、德胜门,是哪吒的两只脚。&1t;/p>

  除去八臂,还有五脏——&1t;/p>

  皇城是哪吒的五脏,皇城正门是五脏口。从五脏口到正阳门哪吒脑袋,中间这条长长的官道,是哪吒的食道;五脏两边的两条南北大道,是哪吒的大肋骨;大肋骨上长着的小肋骨,就是那些小胡同了……&1t;/p>

  *&1t;/p>

  话说这八臂哪吒城还未建好,龙公便带着龙子顺地下水道,向北平这边冲来。&1t;/p>

  父子俩来到城下,看见一处海眼便往上撞。不想非但没撞出去,头上还撞了个大包,原来上面有“镇物”。&1t;/p>

  接着龙公、龙子又撞了好几处海眼,脑袋都撞肿了,也没撞出去,心中恨透了刘伯温……&1t;/p>

  这天走到北平东北方,又看到一处海眼。龙公带着龙子一撞,没想到这回真就撞出了地面。这地方——就是后来的北新桥。&1t;/p>

  龙公、龙子撞出海眼后,龙公变成个老公公,龙子变成个小伙子,父子俩带着水就上来了——&1t;/p>

  眨眼功夫,北新桥的南北东西全成了大河。附近百姓哭天喊地、慌忙逃命,那龙公、龙子站在水上走来走去,得意非常!&1t;/p>

  此时刘伯温不在,有人报告了二军师姚广孝。&1t;/p>

  姚广孝一听这个,拿起宝剑、飞向北新桥。到了北新桥用剑一指,便将大水止住,腾身喝道:“孽障,还敢水淹城吗?”&1t;/p>

  龙公、龙子不由分说,恶狠狠向姚广孝扑来,三人斗在一处。&1t;/p>

  以一敌二,姚广孝便有些吃亏。眼看要败,眼前云光一闪,只听龙公“哎哟”一声倒在水上,腿上鲜血直流。&1t;/p>

  此时听得有人大喊:“姚军师快拿小龙,我乃大宋朝岳飞是也!”姚广孝听言精神大振,一剑将小龙扎翻。&1t;/p>

  龙公、龙子被锁起来后,姚广孝在北新桥的海眼上修了口深井,拴上长长锁链,井上又建了座岳飞庙。&1t;/p>

  龙公被锁进海眼时问道:“姚军师,难道你要关我一千年、一万年吗?什么时候我才能出来?”&1t;/p>

  姚广孝指道:“等这桥旧了,修起桥翅儿来,就是你出头之日!”&1t;/p>

  打这天起,这桥就叫“北新桥”——永远不会有旧的那天——而北新桥从来也没有过什么桥翅儿。 &1t;/p>

  *&1t;/p>

  这段传说6承宗娓娓道来,杨简听得悠然神往,道:“这刘伯温、姚广孝好生厉害,只怕是道门上仙!那后来呢?”&1t;/p>

  “什么后来?不要听小猴崽子瞎扯——”鹿金锤笑道:“哪有这荒唐事?开国时京师是应天府,这北平乃是成祖作燕王时的封地,后来成祖承继大统,便将自己这故地改为京师……怎么会有太祖皇帝和刘伯温兴建北平一事?”&1t;/p>

  “不都是这么传么?”6承宗笑道:“甭管这八臂哪吒城是谁建的,反正有人建……”&1t;/p>

  “这些事都是越传越玄乎——”鹿金锤摇头道:“你说的这些,我当然听说过。听说后来还有人找过那井呢……”&1t;/p>

  “找过那井?”杨简好奇道:“看来也不完全是空穴来风。”&1t;/p>

  “这些故老传说——”鹿金锤道:“有好事者寻其踪迹,也是正常。”&1t;/p>

  “对!”6承宗叫道:“我就是那‘好事者’……您讲讲,怎么个寻找踪迹?”&1t;/p>

  “都那么传,既然你想听,我就讲讲……呃……话说斗转星移、时日变迁,那岳飞庙是早就没了……”鹿金锤沉吟一下,道:“据说原来北新桥那边有个茶楼,大伙都说海眼所在的古井就在那茶楼里面……”&1t;/p>

  “那茶楼还在么?”6承宗连忙问道。&1t;/p>

  “茶楼倒是有,是不是当初那个、就不知道了——”鹿金锤道:“但我肯定知道,现在茶楼里没什么古井……”&1t;/p>

  “您去过?”&1t;/p>

  “去过——”鹿金锤道:“我可不是找井,就是路过口喝了,喝喝茶、听听书。”&1t;/p>

  “您没在里面找找?”6承宗仍旧不甘。&1t;/p>

  “找个屁!”鹿金锤瞪眼道:“屁大点儿地方一目了然,哪有什么古井?”&1t;/p>

  “噢……”6承宗失望道:“那您接着讲。”&1t;/p>

  &1t;/p>
  浏览阅读地址:/guangzhaodaqian/85004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