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光照大千 > 第63节 茶楼

第63节 茶楼

  鹿宅休息一夜,翌日清晨6杨二人走上大街打探。&1t;/p>

  *&1t;/p>

  “这事还得抓紧……”6承宗皱着眉头嘟囔。&1t;/p>

  “本来就是捕风捉影,有什么抓紧不抓紧的……”杨简看了眼6承宗,道:“且就算真能查到什么……你能打得过妖龙?”&1t;/p>

  “我是不愿求人——”6承宗含糊道:“你也看见了,路上老有人找我……”&1t;/p>

  *&1t;/p>

  杨简当然知道,这一路上不管走到哪里,哪怕是荒郊野外,也总有陌生人过来招呼——或是寒暄请安,或是将6承宗叫到一旁询问什么……&1t;/p>

  不用多想,杨简也知道这些人必定与那奇袭慈福塔的魔将有关,6承宗不愿多说,自己也就不问。&1t;/p>

  但见6承宗每次都推托婉拒,杨简心里轻快许多——总觉得这些人非良善之辈,与他们接触多了必生祸端。&1t;/p>

  *&1t;/p>

  “那些人……”杨简试探道。&1t;/p>

  “我说过——”6承宗沉声道:“有些事你不知道为好。”&1t;/p>

  “你不说我还省心呢!”杨简撇嘴道:“那咱们就抓紧找呗……”&1t;/p>

  老龙这事杨简半信半疑,不过能在繁盛富丽的京城转转,倒也是十分惬意。&1t;/p>

  *&1t;/p>

  二人走了半晌,来到北新桥左近。&1t;/p>

  离着老远便见一高台突兀耸峙,拔于民宅之间,应该是那观星台了。&1t;/p>

  踅到某一路口,6承宗站定,向杨简道:“咱们……打听吧……”&1t;/p>

  “打听什么?”&1t;/p>

  “那口井啊!”&1t;/p>

  “怎么打听?”&1t;/p>

  “上来就问。”&1t;/p>

  “好……吧。”杨简犹豫一下,道:“你先!”&1t;/p>

  “切!”6承宗不屑道:“看我的!”&1t;/p>

  抬眼见前方有位拄棍老者,6承宗鼓鼓勇气,上前揖道:“老爷爷,请问一事。”&1t;/p>

  “什么?”那老者吓一跳,侧身站定。&1t;/p>

  “请问——”6承宗道:“这附近可有一口井?就是传说中……”&1t;/p>

  “哪有什么井?”那老者不待6承宗说完,便打断道:“都是传说。”&1t;/p>

  “您是本地人吧?”&1t;/p>

  “是啊!”老者道:“我们祖祖辈辈住在这京城,你说的那个什么井啊龙啊,都说是上一辈人见过……上一辈呢,又是听上一辈人说起……若真问起来,只怕是谁也没见过……”&1t;/p>

  “噢……”6承宗失望道:“那这附近有井么?”&1t;/p>

  “井?井有啊!”老者指道:“那边宅院里有一口,再过去胡同西头也有一口……都是住户吃水用的井,里面顶多有个蛤蟆,哪来什么老龙……”&1t;/p>

  “噢……”6承宗揖道:“既是这样,那多谢您了。”&1t;/p>

  “不谢不谢。”老者摆手道:“你们去别处转转吧,京城这么大,好玩的地方有的是……”&1t;/p>

  “好好,好咧。”&1t;/p>

  *&1t;/p>

  6杨二人又问过七八个路人,都没听说过那井,最终灰了心。&1t;/p>

  “看来鹿师傅所言不假——”杨简站在街边叉腰道:“传说毕竟只是传说……”&1t;/p>

  “这事并非空穴来风,你不知道罢了。”6承宗皱眉道:“我是听一个修行人讲过的……”&1t;/p>

  “他说什么?”&1t;/p>

  “就是我说的那些……但他说确有其事!”&1t;/p>

  “那……还是没用啊!问谁都不知道……”杨简道:“眼下怎么办?”&1t;/p>

  “歇会儿,接着再问——”6承宗烦道:“我着急用那镇龙钉呢,总不能这么算了……”&1t;/p>

  “好好,歇会儿再找。”杨简虽有木龙撑着双腿,但乱转这半日,也有些乏了。&1t;/p>

  “前面那不有间茶楼!”6承宗指道:“走!吃茶去!”&1t;/p>

  “你若真能‘吃茶去’……”杨简想起赵州禅茶的典故,笑道:“咱倒也省事了。”&1t;/p>

  “小小年纪,光想省事——”6承宗喝道:“走!”&1t;/p>

  *&1t;/p>

  迈进茶楼,见大厅内摆满桌椅、聚着百十人,桌上排着茶壶、瓜子、点心、手巾……等物,大厅后方空着张长案。&1t;/p>

  “两位!”见杨6二人进来,立时有伙计迎上,笑道:“听书啊?”&1t;/p>

  “对对!”6承宗应道:“还有空桌吗?”&1t;/p>

  “您二位来得正巧!”伙计指向角落道:“那边还有一桌,再晚些便满了。”&1t;/p>

  “那……来壶茉莉花吧——”6承宗道:“各色点心都端点儿上来!”&1t;/p>

  “得咧!”伙计笑道:“两位里边请——”&1t;/p>

  *&1t;/p>

  杨6二人刚落座,便听得一阵呱噪,扭头看去,原来是说书先生走了上来。这说书先生年近五旬,形容清瘦、焦面薄唇,显得甚是干练。&1t;/p>

  “嗡——”众人一片欢声。&1t;/p>

  说书先生走到长案后面,先是笑着打了个罗圈揖,旋即“叭”地一拍醒木,高声道:“列位!咱们今日讲‘金刚三圣斗九阴’最后一回!”&1t;/p>

  “好!”“好啊!”&1t;/p>

  “终于等到了……”&1t;/p>

  “是啊,为听这段,我连饭都没吃,大老远赶过来……”&1t;/p>

  众人叫嚷不提,杨6二人却是心中一动,互看一眼。&1t;/p>

  “他讲的可是……”杨简悄声问道。&1t;/p>

  “应该是吧——”6承宗点头道:“这金刚三圣与九阴老魔,还有哪个?”&1t;/p>

  “噢?好啊……”杨简心喜。这传说他只听过大概,别说金钟寨、就是寺中也没人详说此事。没想到千里迢迢来到京城,却听说书人说起。&1t;/p>

  “说书嘛——”6承宗笑道:“多是道听途说、添油加醋,当不得真!”&1t;/p>

  “管他真不真呢,听听也好!”&1t;/p>

  此时茶水点心上来,杨简捏起块绿豆糕放入口中,转过身形,看向说书人。&1t;/p>

  “叭!”&1t;/p>

  醒木又是一响,说书人喝道:“前文咱们说过,千年之前天现异象,九星祸世、震动八方,一个自称九阴的魔中之魔降临此世!&1t;/p>

  这九阴号称魔中之魔,也叫有顶天魔!&1t;/p>

  列位,这‘有顶天’本是佛门中的说法,有两重意思——一个指的是‘色究竟天’,乃色界四禅天之第九天,为有形世界之最顶峰,故称有顶;另外这‘有顶天’亦指无色界之第四天,即‘非想非非想处天’,此为三界之绝顶,故称有顶……&1t;/p>

  天高若此,便是穷至绝处,故称‘有顶’。这老魔呢,法力无边、恶到极至之处,故也称其为‘有顶天魔’……”&1t;/p>

  说书先生讲声绘声绘色,底下众人听得津津有味。&1t;/p>

  “……九阴老魔一身邪功修炼多年,已趋入大魔之境!”说书先生拍案道:“更为可怕的是,他竟寻得血魔元,参悟出血魔秘法!前边咱们讲过,九阴藉着这些邪功秘法所向无敌,短短六年,便险将天下道门屠戮殆尽!”&1t;/p>

  “嗡……”台下一阵议论。&1t;/p>

  “……眼看这天下风雨飘摇,却有那十方山金刚三大士横空出世,这三人皆是练就金刚寺的不世绝学——金刚十轮无生法印……”&1t;/p>

  “无生法印是什么啊?”&1t;/p>

  “十轮是哪十轮啊?”&1t;/p>

  底下有看客喊道。&1t;/p>

  “我前面讲过……”说书先生顿道。&1t;/p>

  “我今天才来,前面不知道!”&1t;/p>

  “我过些天还要把这书再说一遍,你来听就是喽!”说书先生道:“现在稍安勿躁,且听我讲!”&1t;/p>

  “就是就是!”有看客喊道:“快讲吧!都急死了,打这些年,最后怎样了?!”&1t;/p>

  &1t;/p>
  浏览阅读地址:/guangzhaodaqian/85004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