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光照大千 > 第71节 剑符

第71节 剑符

  偏院厢房中,苏慕云三人休息。&1t;/p>

  *&1t;/p>

  “唉——”杨简撩起衣袍,查看木龙。&1t;/p>

  “你不是坐在木龙上跑吗?怎么还累成这样?”6承宗见杨简满头大汗,不由笑道。&1t;/p>

  “还不是追你们!”杨简怨道:“木龙都快跑散架了!你看,这里也磕裂了……”&1t;/p>

  “哈哈!没事!”6承宗笑道:“我这儿不是还有一副么?你先换上,有空再多做几副便是!”&1t;/p>

  “杨简受委屈喽——”见杨简狼狈,苏慕云亦是笑道:“这个不妨事,等你把腿养好,我送你一堆甲马,稍有道力便可驱使——”&1t;/p>

  “我没事,苏老先生!”杨简见苏老关切,赧然一笑。&1t;/p>

  “呵呵,我俩跑得欢畅、忘记你了……”苏慕云笑道:“对不住、对不住!”&1t;/p>

  “没事啊,老先生——”杨简欠身道:“我不累,和承宗说笑呢。”&1t;/p>

  “就是——”6承宗接道:“就算跑一夜,杨简也跟得上!”&1t;/p>

  杨简向6承宗翻去一个白眼。&1t;/p>

  “刚才这甲马你用不了——”苏慕云想了想,哄杨简道:“不过有些东西,你使得、小6却使不得!”&1t;/p>

  “噢?”6承宗好奇道:“什么?”&1t;/p>

  “等等啊,我找找——”苏慕云翻拣行囊,取出两柄小剑模样的东西,道:“比如这个。”&1t;/p>

  “这是……”6承宗取过一柄观察道:“看着像飞刀、小剑,可是又太轻……”&1t;/p>

  “此物并非兵刃,而是一种符,名曰剑符……”&1t;/p>

  “剑符?干嘛用的?”6承宗问道:“祭起飞剑伤人?”&1t;/p>

  “非也!此物有妙用,我重金才寻得两柄……”苏慕云道:“施法之后,它可以让你眼下、便能使出将来才能习得的法术!”&1t;/p>

  “嗯?什么意思?”6承宗道。&1t;/p>

  “比如这么说吧——”苏慕云转向杨简道:“比如杨简、现在已学会金光三昧拳,是不?”&1t;/p>

  “对!”杨简补充道:“不过我前阵子已经练到圆通掌了!”&1t;/p>

  “噢?!好孩子!进步真快——”苏慕云笑道:“可若让你现在就使那什么……灭海神功,你能行么?”&1t;/p>

  “这肯定不行啊!”杨简摆手道:“还差得远呢!”&1t;/p>

  “嗯,这剑符,就能在一柱香内、让你使出将来习得的功法。”苏慕云道:“比如十年后你才学会灭海云天掌,那么用这个符,现在就能使出来!”&1t;/p>

  “噢?那我将来也没学会呢?”杨简问道:“这辈子就止于金光三昧拳。”&1t;/p>

  “那就使不出来——”苏慕云道:“这符能将你以后学会的功夫借过来,但此生无望的、借不过来……”&1t;/p>

  “噢……这么奇妙……”杨简叹道:“就是寅支卯粮呗!”&1t;/p>

  “对!就这意思。”苏慕云点头道。&1t;/p>

  “我知道了——”6承宗插道:“刚才老先生说这个对我没用,就是因为我现在没学道法,将来也没心思学,那么借过来的只能是空空如也——”&1t;/p>

  “呵呵对!不过我开玩笑呢……”苏慕云笑道:“你现在不已经学习道法了吗?如果肯下功夫,他日过杨简也未可知。”&1t;/p>

  “没有!您说得对!我借不过来神通——”6承宗道:“我不但现在不想学,将来也不想学。”&1t;/p>

  “要这么说,这物对你确实没用——”苏慕云指道:“因为你擅长的是机关御器,这个无从借起。”&1t;/p>

  “哈哈!我好说!你们能用就行——”6承宗笑道:“能先行施法,也算是逆天之物!”&1t;/p>

  “没那么神奇!要不我哪买得来?”苏慕云笑道:“用这剑符借来的法,其境界高低、挥威力几何,不但受限于眼下功力,而且也说不准……”&1t;/p>

  “您的意思是说——”杨简思索道:“我也许能借来灭海云天掌、也许能借来灭海如意针?这都说不定?”&1t;/p>

  “对——”苏慕云颌道:“另外也许能挥五成威力、也许只能借来三成,这也都说不定的……太霸道的神通,以你目前境界、就算强行借来,只怕也有害无益……”&1t;/p>

  “噢噢……”杨简点头道。&1t;/p>

  “即便如此!”6承宗挥着剑符道:“这也算是保命求生的小法宝了……”&1t;/p>

  “那是!可惜我只收来这么两个——”苏慕云又翻拣行囊,道:“我这儿还有好多道书啊、法器啊……都是我新近购得的,来,你们看看!”&1t;/p>

  “老先生您这宝贝还真不少!”6承宗笑道:“修行四助——‘法、侣、财、地’,看来您老于这‘财’上着实不缺!”&1t;/p>

  “呵呵!我苏家历代殷实,这些钱还是有的——”听闻6承宗这话,苏慕云又怕自己露财了,转言道:“我比不得你们,你们年纪轻、前途远大,我呢,日薄西山……唉!只能以钱财来换些保命法器,说起来实在不堪!让你们见笑了……”&1t;/p>

  “您这是哪里话来,不管是修哪种道法,都要钱财支持。我这一年糟践的银子不知多少呢……”见苏慕云停止动作,6承宗不禁问道:“您老还有啥好东西?让我们开开眼啊。”&1t;/p>

  “改天——改天——”苏慕云收拢包裹道:“趁这功夫咱们应该行功运气、调理精神,为一会儿施法做准备。”&1t;/p>

  “对,您说的是——”杨简摘下木龙,将两腿盘膝放好,道:“晚辈今天还没练功呢。”&1t;/p>

  “又来了——”6承宗苦着脸道:“你们又搞我不会的。”&1t;/p>

  “不会什么?不会打坐?”苏慕云讶道:“你不是金刚寺的弟子么?”&1t;/p>

  “到现在我连三昧拳的口诀还没背会呢——”6承宗笑道:“师父一催、我就说头疼,哈哈!至于打坐更没耐性了,就这么干坐着有啥意思?”&1t;/p>

  “哎——你可别小看打坐——”苏慕云探手道:“天下玄门修行、多以打坐为根基,不管是释家、道家还是儒家,都是通过打坐养气来提升修为……”&1t;/p>

  “佛门和道家我知道——”6承宗问道:“儒家也养气?不都是念书吗?”&1t;/p>

  “哎!儒家当然也有养气之法——比如孟老夫子的浩然之气,或者文天祥的正气、本就是一种‘大光明身’修法,另外像关二爷的仁义之气,岳少保的精忠之气……再有那些理学大家如程朱等人,亦是注重静坐养气……”苏慕云道:“和释道比起来,是各有修法、妙不相同。”&1t;/p>

  “哦……这我还真不知道——”6承宗点点头,指着杨简问道:“那儒家也是这么打坐?”&1t;/p>

  “打坐分许多种,儒家最常见的……比如‘正襟危坐’。”苏慕云在椅上端身正坐道:“就这么坐好,双手放在膝上,你看啊——&1t;/p>

  这第一,手心是劳宫穴通心、膝盖通肾,手心扶膝先就是一个心肾相交的架势。心肾相交、肾水上升为气,心火自然下降,保护肺脏不受心火灼害。还可以心火济胃土、滋养脾胃,此为阴阳交泰;&1t;/p>

  这第二,扶膝也是温暖膝盖和脚心,保证下盘不受湿邪侵害,劳宫穴对鹤顶穴、也就是手心对这髌骨上缘;&1t;/p>

  第三呢,两腿分开与肩同宽,是坐着的站桩,亦称坐桩。这有个好处就是开脾经,脾经在大腿内侧,你把腿分开,就是抻拉这个经络……”&1t;/p>

  “噢噢……好好……”6承宗明里点头赞叹,暗里却颇感不耐。&1t;/p>

  “这是儒家养气最普遍、最简单的法门……”苏慕云哪知道6承宗心思,又将两腿盘在椅上,笑道:“不过你既是释门弟子,当然要修七支坐法。”&1t;/p>

  “七支坐法?”6承宗打起精神附和:“是什么?”&1t;/p>

  &1t;/p>
  浏览阅读地址:/guangzhaodaqian/85017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