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光照大千 > 第72节 七支坐法

第72节 七支坐法

  七支坐法,所谓“七支”是指打坐姿势的七个要点——&1t;/p>

  一,双足伽趺。&1t;/p>

  如不能双盘,便用单盘。或把左足放在右足上,叫作如意坐;或把右足放在左足上,叫作金刚坐。开始习坐,单盘也不可能时,也可把两腿交叉架住。&1t;/p>

  二,脊梁直竖。&1t;/p>

  使背脊每个骨节,犹如算盘子叠竖。但身体衰弱或有病者,初习时不可太过拘泥直竖,更不可过分用力。&1t;/p>

  三,两手圜结于丹田下,平放于胯骨处。&1t;/p>

  两手心向上,将右手背平放在左手心上,两大拇指轻轻相拄。这手印叫做三昧印,意即定印。&1t;/p>

  四,两肩稍微张开,使其平整适度为止,不可沉肩亸背。 &1t;/p>

  五,头正,后脑稍向后收放。前颚内收——不是低头——稍压住颈部左右两条脉管即可。&1t;/p>

  六,双目微张,似闭还开,好象半开半闭、视若无睹。目光随意定在座前七、八尺处。&1t;/p>

  七,舌头轻抵上腭,犹如未长牙齿婴儿酣睡时的状态。&1t;/p>

  *&1t;/p>

  “噢……”一边听苏慕云讲解,6承宗一边模仿。&1t;/p>

  “大略是这意思——”苏慕云道:“细讲起来还有许多……”&1t;/p>

  “先这样吧!”6承宗急忙制止:“这几条、我还是听了后面忘前面呢!”&1t;/p>

  “呵呵,这七支坐法乃最基本的坐姿,如果姿势不对,就会堵塞全身经络、气脉不通……”苏慕云指道:“来,你盘腿坐好,双盘不行就单盘,单盘也不行?那就散盘……”&1t;/p>

  “实在盘不上去啊——”6承宗尝试双盘、咧嘴叫道。&1t;/p>

  “年纪这么轻,腿却这么硬——”苏慕云笑道:“有一种说法,腿硬是因为你心太硬,要多修慈悲心啊……”&1t;/p>

  “修心与盘腿有啥关系……”6承宗暗中嘀咕,可又不便辜负苏慕云一片心意,苦着脸调整坐姿。&1t;/p>

  正当此时,敲门声响起。&1t;/p>

  “……进来!”苏慕云正教得起劲,被人打断微感不悦。&1t;/p>

  6承宗倒是暗自高兴,放松身段。&1t;/p>

  来的正是家主齐员外,齐员外探头探脑踅进屋来,先向苏慕云一揖道:“苏老仙人好!”&1t;/p>

  “好好——”苏慕云问道:“你有何事?”&1t;/p>

  “呃……老仙人,这不快到子时了?”齐员外嗫嚅道:“我就是来问问,心中也好有个底……”&1t;/p>

  “还问啥?”苏慕云道:“一会儿看我的就行了!”&1t;/p>

  “师父!”6承宗抢道:“弟子倒想听听前因后果呢,也让我俩学学……”&1t;/p>

  “这……也好——”苏慕云见6承宗如此说,便道:“那就让齐员外讲讲,你们听着。”&1t;/p>

  “呃……是这样……”齐员外整理思绪,向6杨二人道:“大约一个月前吧,我那小闺女去西面山神庙上香。本来好好的天气、谁知刚到那山间却是风雨大作,可巧车轴又断了,无奈之下便在山神庙中过了一夜……”&1t;/p>

  “那夜出事了?”6承宗问道。&1t;/p>

  “没,没有——”齐员外道:“那山神庙本来就有庙祝打点,再加上家丁陪伴,那夜虽说风雨如晦,倒也平安。谁知回家后第二天,我那闺女竟突晕厥、神志不清……”&1t;/p>

  “咝——嗯?”6承宗疑道:“找郎中看了没?”&1t;/p>

  “那还能不看?当下便请郎中来看过,先说睡一觉便好,可过了两日情形益不对——除却昏迷、还胡言乱语,看情形倒像是……”说至此处齐员外左右看看,压低声音:“中邪了!”&1t;/p>

  “中邪?”6承宗吓一跳,低声道:“怎么无缘无故会中了邪?您是……猜的吧……”&1t;/p>

  “唉,不单是我,他们都这么说……”齐员外急道:“……说是‘撞客’……”&1t;/p>

  “撞客?”6承宗皱眉道。&1t;/p>

  “他所说的撞客——”苏慕云向6杨二人讲解道:“是指撞到死人魂灵或是祸祟邪气、秽毒邪气等等,因此突昏迷、神志不清、言语错乱、悲喜无常、狂言惊恐、乍寒乍热或以死人语气说话等等……”&1t;/p>

  “那不是……疯了吗?”6承宗试问道:“去上个香、难道能撞到死人魂魄?”&1t;/p>

  “不是死人魂魄,他说的这个应该叫作‘三尸’……”苏慕云沉吟道:“典籍记载,人死之后三魂升天、七魄入地,唯留人生前寄居体内的三尸——就是彭踞、彭踬、彭蹻——变化成前人形象,亦称为鬼……”&1t;/p>

  “鬼就是这么来的?”&1t;/p>

  “三尸是啥?”&1t;/p>

  6承宗与杨简同时问道。&1t;/p>

  “一个一个来——这俩小家伙啥也不懂,刚入门……”苏慕云向齐员外一笑,又捻须向6承宗道:“关于鬼、这只是一种说法,要总结各家各派的、怕有百千种……”&1t;/p>

  “噢……”6承宗点头,作恍然状。&1t;/p>

  “尸者,神主之意。”苏慕云再转向杨简道:“这三尸呢,人身上不是由上、中、下三丹田么?各有一神驻跸其内,故称‘三尸’,也叫三虫、三彭、三尸神、三毒等等……”&1t;/p>

  “噢……”杨简跟6承宗一样,亦是凝眉点头、作领悟受教状。&1t;/p>

  “上尸好华饰,中尸好滋味,下尸好淫-欲……”苏慕云悠然道:“这‘上尸’者名彭踞,在人头中,伐人上分,令人眼暗、落、口臭、面皱、齿落;‘中尸’者名彭踬,在人腹中,伐人五藏,少气多忘,令人好作恶事,噉食物命,或作梦寐倒乱;‘下尸’者名彭蹻,在人足中,令人下关搔扰,五情涌动淫邪,不能自禁……”&1t;/p>

  “这诸多祸患——”杨简低头检点身心,讶道:“都在身上?”&1t;/p>

  “你找是找不到的——”苏慕云笑道:“所以咱们要斩三尸,要恬淡无欲、神静性明,要积众善、方得成仙。”&1t;/p>

  “斩三尸?怎么斩?”杨简仍在低头寻找。&1t;/p>

  “那方法多了——除以辟谷服气、符咒、服药以驱除三尸虫外,主要为守庚申。”&1t;/p>

  “守庚申?”&1t;/p>

  “就是一到庚申日就不睡觉……”苏慕云不知哪掏出一本书来,照着念道:“《三尸中经》云:‘凡至庚申日,兼夜不卧,守之,若晓体疲,小伏床数觉,莫令睡熟,此尸即不得上告天帝’……经曰:‘三守庚申,即三尸振恐,七守庚申,三尸长绝’。又有《神仙守庚申法》云:‘常以庚申日彻夕不眠,下尸交对,斩死不还;复庚申日彻夕不眠,中尸交对,斩死不还;复庚申日彻夕不眠,上尸交对,斩死不还……’”&1t;/p>

  “这书上都写着呢?”杨简指道。&1t;/p>

  “这是我当初学道时的笔记——”苏慕云道:“学道者,要手勤眼勤嘴勤脑勤啊……”&1t;/p>

  “师父教训得是!”6承宗赞道:“可不睡觉就能斩三尸了?这么简单?”&1t;/p>

  “这是一种说法……”苏慕云又翻阅笔记道:“当然也有不信的,比如唐朝末年,许多人在终南山太极观中守庚申,却有一个叫程紫霄的道士反对,笑曰:‘三尸何有?此吾师托是以惧为恶者尔!’……他认为哪里有三尸虫,不过是为了吓唬为恶者而编造出来的……”&1t;/p>

  “咳咳!咳咳!”齐员外见苏慕云越扯越远,忍不住大声咳道:“老仙人?呃……这个……”&1t;/p>

  “噢对!关于三尸虫有空再给你们讲——”苏慕云转向齐员外道:“刚才咱们说到哪儿了?”&1t;/p>

  &1t;/p>
  浏览阅读地址:/guangzhaodaqian/85017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