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光照大千 > 第73节 红线

第73节 红线

  “刚才我是问——”齐员外挠头道:“是不是撞客……还是说那山神庙有古怪?”&1t;/p>

  “撞客多生在野外荒僻之所……”苏慕云想了想,道:“那庙中所祭山神由来已久,亦在‘皇天、上帝、社稷、寝庙、山林、名川’之列,并非淫祀……又怎么会害人?”&1t;/p>

  “那——她也没去别的地方啊!”齐员外愁苦道。&1t;/p>

  “前天我不是看过么?她这病非寻常针砭能医……”&1t;/p>

  “对对!您说还要准备准备,然后再来——”齐员外哀声道:“这两天我们等得头都白了……”&1t;/p>

  “我本来是要打造一件仙兵——”苏慕云向杨6二人看了一眼,又转向齐员外道:“不过也不是什么大事,都没有那个、我都可以施法。”&1t;/p>

  “噢……那太好了太好了!”齐员外连声道:“苏老仙人您看,已近子时,您是不是可以……”&1t;/p>

  “好!”苏慕云站起身来整顿道袍:“但是丑话说在前面——这邪祟之害有千种万种,我如不能对治,你也莫要怨我……”&1t;/p>

  “别介啊!呃……您说得哪里话来!”齐员外拱手道:“您老出手相救已是天大恩情,如果事不能遂,也是小女命薄,我们再想办法便是……”&1t;/p>

  “好,带路吧。”&1t;/p>

  *&1t;/p>

  齐员外带领苏慕云三人穿堂跨院,来到内府闺房之前。&1t;/p>

  闺房内外有几名女眷正在守候,见有外人来了,行礼之后匆忙避开。&1t;/p>

  “没有闲杂人等了吧——”苏慕云环视一番,威风凛禀。&1t;/p>

  “没了——”齐员外低声道:“就是在下和小女了。”&1t;/p>

  “你……”&1t;/p>

  “我还是进去瞧瞧吧,老仙人……”齐员外央求道。&1t;/p>

  “呃……好吧!”苏慕云道:“但是进去之后不管见到什么,你都不要出声响。”&1t;/p>

  “好好!明白明白——”齐员外立时捂住口鼻,出“唔唔”之声,做了个“请”的手势。&1t;/p>

  *&1t;/p>

  四人跨进闺房、转过屏风,只见屋内镜台、妆匣、文椅、灯架……高低错落,本来颇为雅致,却因多了几张绣凳,稍显零乱。&1t;/p>

  迎面一张榉木大床上,床幔勾起,一女子正在昏睡。&1t;/p>

  “老仙人……”齐员外低语道。&1t;/p>

  “嘘——”苏慕云做个噤声手势,又回头向杨6二人使个眼色。&1t;/p>

  杨6二人会意,轻手轻脚将椅凳挪开,辟出空场。&1t;/p>

  苏慕云负着双手、面色凝重,先上下左右打量一番,又嗅了嗅,垂踱步。&1t;/p>

  其余三人不敢出声,默然观看。&1t;/p>

  苏慕云想了一时,卸下随身包裹,从里面摸出一团红线来。看上去这红线甚是寻常,就是一般人家缝补用的丝线。&1t;/p>

  苏慕云又站到屋子正中垂袖闭目,沉默半晌忽是探出左手——只见他左手中指及无名指向內弯,大姆指压住中指及无名指指尖,却是结了个道指。&1t;/p>

  旋即右手握住红线,同样做此道指。&1t;/p>

  片刻之后右手猛张——只见红线探出、竟笔直竖起,升到头顶三尺处、一分为八,向四面八方放射!&1t;/p>

  接着苏慕云双目微睁,清诵咒语道——&1t;/p>

  “云篆太虚,浩劫之初。乍遐乍迩,或沉或浮。&1t;/p>

  五方徘徊,一丈之余。天真皇人,按笔乃书。&1t;/p>

  以演洞章,次书灵符。元始下降,真文诞敷。&1t;/p>

  昭昭其有,冥冥其无。&1t;/p>

  沉疴能自痊,尘劳溺可扶,幽冥将有赖。由是升仙都。”&1t;/p>

  正是道门八大神咒之一的“玄蕴咒”!&1t;/p>

  再看那八道红线,其中七道绵绵前探,西北方向却像是遇到什么阻碍,抖了又抖,不能前行。&1t;/p>

  “令爱这是——”苏慕云回头朗声道:“被人施了术法、封住魂魄,并非撞客!”&1t;/p>

  “封住魂魄?”齐员外惊道:“啥意思?有危险吗?”&1t;/p>

  “此时倒还没事——”苏慕云道:“时间再长、就不好说了。”&1t;/p>

  “这……”齐员外汗都出来了,急道:“请问老仙人,这……可有破解之术?”&1t;/p>

  “区区妖术,不足一晒!”苏慕云笑道:“待我画个符便能化解。”&1t;/p>

  “好好!太好了!”齐员外搓手问道:“需要准备什么?”&1t;/p>

  “我这里都有……”说到此处苏慕云低头,在包中翻拣。&1t;/p>

  他头顶那八道红线无人统制,却仍然布在空中——除却6承宗,齐员外与杨简都看呆了。&1t;/p>

  不一时,苏慕云取出狼豪、朱砂、黄纸等物,走到镜台前将纸铺了。凝神片刻,右手提笔探下,左手捏诀喝道:“天圆地方,六令九章,今吾下笔,万鬼伏藏!”&1t;/p>

  再看他腰跨运劲,以身带臂、以臂御手,“刷刷刷”一口气划出个符来。&1t;/p>

  杨简从旁边看去,黄纸上面一片红扎扎,倒像是画了个披风……&1t;/p>

  “吾奉太上老君,九天玄女娘娘,北斗星君以及诸天神圣,赐吾一支降魔剑指,点天天清,点人人长生,点符符好用——”&1t;/p>

  喝到此处苏慕云扔开豪笔,右手食指、中指伸直,大拇指扣到无名指与尾指上,结个“剑指”。&1t;/p>

  那“用”字甫一念毕,又哈口气在剑指上,一一点过神符,又吸口气收回剑指。合掌念起“收符咒”来——&1t;/p>

  “乾元荫覆,天运无偏,造化育,万物滋焉,东西南北,住意安然,云行雨施,变化不则,吾奉太上老君敕急急如律令——&1t;/p>

  一笔天地动&1t;/p>

  二笔鬼神惊&1t;/p>

  三笔平天下&1t;/p>

  四笔度苍生&1t;/p>

  天向一中分造化&1t;/p>

  人于心上起经纶&1t;/p>

  仙人亦有两般话&1t;/p>

  道不虚传只在人!”&1t;/p>

  咒声诵毕,一道金光从符上破空而起,晃耀耀直射屋顶。&1t;/p>

  苏慕云伸出二指捏住灵符,口中“呔”的一声断喝,指上生出红炎,竟将灵符烧燃!&1t;/p>

  接着又一挥手,那燃烧灵符径直射向西北方向,没入墙中、旋即不见——墙上却是一点儿烧痕都没有。&1t;/p>

  众人再看,头上西北方向那道红线瞬间绷直——八道红线平平撑开,如一张大网罩住室内。&1t;/p>

  苏慕云这一番作法英姿飒爽、神采然,果然是名门仙长、耆宿大贤!&1t;/p>

  *&1t;/p>

  “呃……”齐员外见苏慕云一个姿势定住许久,试探道:“老仙人?好了么?”&1t;/p>

  “嗯……好了!”苏慕云正在陶醉,闻言回过神来,傲然道:“不消一时三刻,令爱便会醒来!”&1t;/p>

  “啊!——”齐员外倒头便拜:“老仙人大恩大德,在下便是作牛做马也……”&1t;/p>

  “咱们出去说吧,让女眷进来——”苏慕云止道:“令爱这就要醒了。”&1t;/p>

  “好好。”&1t;/p>

  出得门外,只见那几名女眷不知何时又聚了回来。见苏慕云等人走出,皆有些羞,向外散开半步。&1t;/p>

  “孩儿她娘——”齐员外向其中一女子道:“没事了,你们进去吧——别吵吵啊!别哭!”&1t;/p>

  “啊!我的孩儿啊——”孩儿她娘才不管他,嚎着就进去了。&1t;/p>

  “啊!!”&1t;/p>

  其余几名女子嚎得更响,哭天抢地一拥而入。&1t;/p>

  “……”齐员外登觉尴尬,摇头道:“妇人……”&1t;/p>

  “关心则乱,又病了这些时日——”苏慕云笑道。&1t;/p>

  此时听得屋内传出喊声:“啊!你醒了!我可怜的孩儿啊……你可算醒了!”&1t;/p>

  “呃……”齐员外听得叫喊神识无主,看看屋中,又看看苏慕云。&1t;/p>

  “你先进去,看好了没有——”苏慕云微笑道:“我在这里等你。”&1t;/p>

  “好好……”齐员外撒腿便往屋里跑:“您老且等我一下。”&1t;/p>

  &1t;/p>
  浏览阅读地址:/guangzhaodaqian/85017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