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光照大千 > 第74节 析病

第74节 析病

  见齐员外跑回屋中,杨简问道:“老先生——那病……”&1t;/p>

  “没事,治好了!”苏慕云笃定道:“我把齐家小姐失掉的一丝魂魄已经收回来了!”&1t;/p>

  “她为什么会这样?”杨简疑惑道:“是有人害她么?”&1t;/p>

  “这个……”苏慕云四下打量一眼,低声道:“此地不便,出去细说。”&1t;/p>

  “噢……”杨简点头。&1t;/p>

  “苏老先生妙手啊!”6承宗笑道:“您老凭此技行走江湖,便能挣大钱!”&1t;/p>

  “小兄弟此言差矣——”苏慕云摇头道:“病不能乱治,钱也不能乱挣。”&1t;/p>

  “噢?”6承宗讶道:“那刚才您……不就是给人治病吗?”&1t;/p>

  “呃……我给你讲讲啊,这病呢大略分四种。第一种按你们佛家说,叫‘四大不调’……”苏慕云转向杨简问道:“杨简,这‘四大’你知道吧?”&1t;/p>

  “知道啊——”杨简道:“地水火风。”&1t;/p>

  “那这‘四大’在人身上如何对应?”&1t;/p>

  “这个——师父教过——”杨简回忆道:“地以稳固为性,如人身中的毛、爪齿、皮肉、筋骨等均归于地大;水以湿润为性,如人身中的唾液、脓血、津-液、痰泪、巨细便等均归于水大;火以炽热为性,如人身中的暖气均归于火大;风以动转为性,如人身中的收支气味及身体动转均属风大……”&1t;/p>

  “对!你说得对!这都是玄门里最基本的常识——”苏慕云赞许道:“四大不调,则易致病——如身体苦重,坚结苦楚,枯痹痿瘠,则属地大之病相;全身膨肿,肌肉浮满,则属水大之病相;全身烘热,骨节酸楚,呼吸乏力,则属火大之病相;心神恍惚,懊闷忘失,则属风大之病相。”&1t;/p>

  “噢,明白了……”6承宗点头道:“这‘四大病相’,基本涵盖了常人饮食、情绪不调之症。”&1t;/p>

  “对!这是佛门讲的——”苏慕云道:“一般郎中则是说‘正气’、‘邪气’、‘五劳’、‘七伤’等等……这里面说道太多,姑且不论。”&1t;/p>

  “除了这‘四大’,还有呢?”6承宗道。&1t;/p>

  “第一是四大不调;第二,则则鬼神触犯;第三,咒术侵扰;第四,业障感召——”苏慕云道:“这第二类鬼神触犯,比如行走山间受到邪物精怪触犯,而得的病;第三咒术侵扰,就像这齐家小姐,被人用咒术封魂;第四种最麻烦,恶业感召果报,比如冤亲债主索命报复……而生的疾病,这种最不好治——莫说郎中,便是修行人也没办法……”&1t;/p>

  “未见得没办法吧?”6承宗道:“如果用神通压制呢?”&1t;/p>

  “那你这神通可了得了!”苏慕云笑道:“不光要压制病人的果报,还要压制你的果报。你想啊,比方说一伙长工在这儿干了一年,到年关、齐员外却不给工钱,长工闹起来,你怎么办?”&1t;/p>

  “什么我怎么办?”6承宗讶道。&1t;/p>

  “你站在哪一边?”&1t;/p>

  “当然站在长工这边——”6承宗道:“怎能不给人家工钱!”&1t;/p>

  “着啊!干一年活、不给工钱是因,闹上门来是果、是病——”苏慕云道:“你这个当郎中的呢,不但不主持公道,还帮着齐员外把长工打跑了……你说那些长工能不恨你么?”&1t;/p>

  “这……是啊……”6承宗寻思道:“所以我不仅帮齐员外抵挡长工,自己还得防着他们……”&1t;/p>

  “是啊!你有多大本事?”苏慕云笑道:“关键这事还不占理,乃是强夺天命!”&1t;/p>

  “嗯……您说的是这个理……”6承宗点头承认。&1t;/p>

  “玄门中有多少人神通无敌……”苏慕云悠然道:“都不敢轻言去病……去病可以,对方的病就会转到自己身上——那我问你,你受得住吗?”&1t;/p>

  “我?”6承宗笑道:“我哪受得住?……那这什么业障病、就绝对不能治喽?”&1t;/p>

  “唉!也不完全是,修道之人也没绝了七情……”苏慕云道:“咱们瞎说啊——比如令堂得了某种业障病,你救不救?”&1t;/p>

  “当然救!”6承宗决然道:“就算病疾转我身上,也是我来扛!”&1t;/p>

  “着啊!就是这个理。”苏慕云道:“换作是自己亲人,很少有人能治而不出手的……但这里要知道,把亲人病疾转到自己身上,也是要有神通的。”&1t;/p>

  “那是——”6承宗叹道:“不过没神通倒也罢了,有神通不治、那还要这一身本事干嘛?”&1t;/p>

  “所以说,治病先得看是什么病——”苏慕云比划道:“第一种四大不调,该吃药吃药、该找郎中找郎中,最省事不过。千万别自己硬扛,说什么念佛持咒自安天命……要知道万物皆药、万法皆药,你怎么知道那些药物不是佛菩萨悯念众生而行的方便法呢?”&1t;/p>

  “对啊!有病不吃药、生扛着最傻了!”6承宗大声道:“该干嘛干嘛,修行人最起码要不执着啊……”&1t;/p>

  “行啊承宗!”旁边杨简笑道:“刚看两天《金刚经》就知道不执着了。”&1t;/p>

  “那是!咱有天份呗!”6承宗亦是笑道:“这个我本来就知道。”&1t;/p>

  “对!就是这个意思,该怎么治就怎么治——”苏慕云道:“第二种鬼神触犯和第三种咒术侵扰,这些咱们可以出手,也是看缘份;至于第四种……要解冤化结,还是事主自己去办吧,咱们轻易不要搀和……”&1t;/p>

  “他们自己怎么解?”6承宗补充道:“那些没神通的人。”&1t;/p>

  “该念经念经,该持咒持咒,该布施布施……”苏慕云道:“方法多了——忏悔、度、印经、建塔、放生……怎么样都行!”&1t;/p>

  “若连这些也不信呢?”6承宗道:“不信的人多了!”&1t;/p>

  “没有神通,又不肯信——”苏慕云笑道:“那就扛着受罪呗,自己造的业自己还……所谓‘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道’上你不信,‘器’上又不肯受,世间哪有那么便宜的事?”&1t;/p>

  “道……器……反正您的意思——”6承宗总结道:“碰到业障病,咱们能躲多远躲多远,至于病人自己,则通过作法事来化解……”&1t;/p>

  “对!能不能化解、能化解多少……”苏慕云道:“则看他们的缘份和诚心了。”&1t;/p>

  &1t;/p>
  浏览阅读地址:/guangzhaodaqian/85017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