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光照大千 > 第77节 借法

第77节 借法

  山坡上苏慕云与两个木精游斗正欢,杨简冲过去叫道:“老先生快跑!他们人多!”&1t;/p>

  “不行!看我劈死它们——”苏慕云气喘吁吁道。&1t;/p>

  “这木头怪还好说,那些石头怪会扔石头——”&1t;/p>

  仿佛在呼应杨简话语,几个爬上坡的石头怪挖出石块,纷纷向山顶扔来。&1t;/p>

  “啊——”金石交击声中,远远听着山顶一声惨叫喊,似是6承宗被砸中。&1t;/p>

  “老先生!”杨简听到6承宗叫唤慌了神,奋力一拳击退一个木精,叫道:“咱们先上去汇合!”&1t;/p>

  “上去干嘛?聚在一起让它们砸?”&1t;/p>

  “呃……那我叫承宗下来——”杨简为难道:“可他正挖地道呢……”&1t;/p>

  “地道?那咱们上去吧……哎呀!”苏慕云一声尖叫,原来手中长剑被木精卷走。&1t;/p>

  杨简见苏慕云遇险,猛冲上前打翻一个木精、又抱住另一个。那木精垂下巨臂卡住杨简,重重向地上一戳——只听“咔啦”一声脆响,杨简倒是无碍,可第二副木龙又是碎裂!&1t;/p>

  “嘿!”杨简大怒、顺势卧倒,握住木精一脚,将它远远甩出。&1t;/p>

  “老先生快带我回去!”杨简叫道:“我站不起来了!”&1t;/p>

  “啊?噢——”苏慕云闻言一惊,拖着杨简便往山上跑。&1t;/p>

  二人回到峰顶,只见低洼处钻地龙陷入土中一半,上面覆着大小石块。笼中隐约露出6承宗脚踝,不知是死是活。&1t;/p>

  “承宗承宗!”杨简急探道:“你怎样了?”&1t;/p>

  “……”6承宗没有一丝动静。&1t;/p>

  杨简抓他手腕,脉象平稳、看来只是晕了过去。&1t;/p>

  “砰砰!”&1t;/p>

  此时又有石块不断掷来,小似砖瓦、大若桶盆……&1t;/p>

  “奶奶的!”苏慕云动了真火,跳上岩石叫道:“道爷可要用绝招了!”&1t;/p>

  “绝招?什么绝招……”杨简讶道。&1t;/p>

  “现在我打不过他们,将来还打不过么?”苏慕云从包中掏出两枚剑符叫道:“你忘了我还有这个么?”&1t;/p>

  “噢噢……那您快用吧——”杨简慌道:“这个怎么用?”&1t;/p>

  “简单!掰断剑符即可——”苏慕云吩咐道:“杨简,你给我护法!”&1t;/p>

  “好好,可我站不起来……”杨简扬招呼道:“老先生您先下来吧。”&1t;/p>

  “下什么下?不下!”苏慕云不屑地瞥了杨简一眼,依旧挺立巨岩之上。只见他先将一枚剑符别在腰间,接着双手运力、掰断另一枚,又高举断符长喝道:“福生无量天尊!借法——”&1t;/p>

  随他语落、凭空卷起一阵旋风,苏慕云衣袍猎猎、身形挺拔,用心感受那来自他日的神秘气息……&1t;/p>

  ……&1t;/p>

  ……&1t;/p>

  如是站了一时,却什么反应也没有——苏慕云渐渐从威风变为诧异、从诧异变为愤怒、从愤怒变为迟疑、从迟疑变为尴尬……&1t;/p>

  *&1t;/p>

  “这是怎么回事?!”&1t;/p>

  苏老先生翻检脑海、体验身心,查看一身所学——观相术、穿墙术、甲马术、红线引、捆仙索十八式、符咒道诀数十种……&1t;/p>

  虽然一时看不周全,但肯定没有新招——难道不该学会什么红隐天雷钻、齐云心法吗?哪怕掌心雷也行啊!&1t;/p>

  等等!莫说新的,好像一着急、旧法术还忘了几样……&1t;/p>

  ……&1t;/p>

  苏慕云忽然想起刚才在齐员外家闲聊时,6承宗说这剑符对他没用,说即使借过来也是“空空如也”。人家小6好歹还是“空空如也”,到自己这儿简直成“空空如乜”了——把本来会的还丢了几样……&1t;/p>

  这是怎么回事!&1t;/p>

  苏慕云心中悲愤,难道说自己将来一点儿进步都没有?神功、道术、招式、法器……什么都没学会?哪怕是养生、服气、导引、辟谷……再退一万步,就算“三仙归洞”、“空盆变蛇”、“千杯不醉”……学几招也行啊!&1t;/p>

  难道自己真不是修仙之材?&1t;/p>

  不对不对……自己绝不会是这样!&1t;/p>

  苏老先生打死也不承认自己并非修仙之材,既然问题不出在自己身上,那就出在这剑符上了。&1t;/p>

  “对!就是剑符!这剑符是假的——”&1t;/p>

  想至此处,苏老先生更加悲愤——&1t;/p>

  这剑符可是花重金、五十两一个买回来的,两个一共花了一百两!本是为了保命求生之用,没想到竟是个假货!&1t;/p>

  咝……要说卖剑符的那个李老道,平日与自己相处甚洽,且看上去不像作伪之人啊——怎么就拿这个骗我?&1t;/p>

  苏老先生也明白,自己假书、假法宝收了不少。可谁骗自己都行,难道这个忠厚老实的李老道也来分一杯羹?奶奶的!这些贼子都是欺我年迈、都是欺我老实——谁都想占我便宜!&1t;/p>

  要说清源山齐云剑派乃是天下大派,门风甚正,若连他们都欺老凌弱,天下哪还有讲理之处?&1t;/p>

  唉!要说这事,还得赖自己——&1t;/p>

  一把年纪在家养老多好——既然得了金钟寨那意外之财,回到家中含饴弄孙、颐养天年,岂不轻松惬意?都土埋半截的人了,何必还四处乱跑受这江湖之苦……&1t;/p>

  不对不对!&1t;/p>

  这辈子尽反躬自省了,愧负自己良多……这事不能怪自己,要怪就得怪儿子——&1t;/p>

  他们死活不同意自己修道,若是同意,自己在武安盖个道观、再请几位高人住持,闲时向他们请教不就行了?&1t;/p>

  唉!&1t;/p>

  ……也不能全怪儿子,根儿上来说、还得怨儿媳妇——&1t;/p>

  四个儿媳表面上看着温良恭俭让,可个个都是“把家虎”,把儿子们管得死死的!若是儿子能作主了,还能不让自己折腾?&1t;/p>

  这么说起来也得赖老伴儿死得早,没人镇住这几个儿媳——老伴儿啊老伴儿……&1t;/p>

  罢了罢了!&1t;/p>

  也不全是家里人错,说起来那些佃户也不咋地——&1t;/p>

  若他们收成好、多交些租子,苏家岂不是益兴盛?有了钱再买些水浇地,不就旱涝保收吗?这回忘告诉大儿子了,赶紧把邻村那块地买了……等等,还是先招些人挖几条渠吧,把几块旱地改造了再说……&1t;/p>

  *&1t;/p>

  苏慕云举着半截剑符怔在石头上想心事,杨简可是看傻了——&1t;/p>

  老先生这……莫非遭雷劈了?可这会儿也没雷啊,刚才是起了一阵风,可都刮过去了……&1t;/p>

  “老先生!苏老先生!”杨简探手欲碰苏慕云,又怕打断他作法,叫道:“您这借法借得如何了?是不是忘词了?要不咱先下来……想想再说?”&1t;/p>

  苏慕云千回百转、悲愤交加,思绪已经飞到麦收了,哪还听得见杨简呼喊。&1t;/p>

  “这、这……”&1t;/p>

  杨简无措间,听得呼啸声起,从山下又飞来几块大石。眼见其中一块砸向苏慕云,杨简不及抵挡,忙运起袍袖将苏慕云拂倒。&1t;/p>

  苏老先生“骨碌碌”滚出几丈,脑袋重重撞在石上,在“麦收之后如何根除杂草”的念头中晕了过去……&1t;/p>

  “咝——这……”&1t;/p>

  见此情状,杨简慌了神儿——坡前苏老先生生死不知,身后6承宗亦是无声无息,自己腿上木龙已废,这该如何是好?&1t;/p>

  就算先钻进钻地龙中暂避,可等木精石怪杀上来,没准就会被扔到山下摔死,苏老先生更是必死无疑!可就算将苏老先生抢回,自己空凭一双肉掌能支持多久……&1t;/p>

  千头万绪间杨简眼前一晃,却是火光映处一枚剑符闪亮——这剑符本来别在苏慕云腰间,是他滚落时遗失的。&1t;/p>

  “……这怎么用?”&1t;/p>

  杨简拾起剑符打量,模糊记得苏慕云掰断它时喊了句什么。&1t;/p>

  此时火光益近、石块纷飞,杨简再顾不得许多,忙端身坐正、掰断剑符大喝道:&1t;/p>

  “什么什么天尊!借法——”&1t;/p>

  &1t;/p>
  浏览阅读地址:/guangzhaodaqian/85017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