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光照大千 > 第79节 转醒

第79节 转醒

  杨简悠悠转醒,眯眼望天,却是躺在一间屋里。再欲转身、却出“哼”的一声,只觉全身骨头似被敲碎一般,筋肉酸痛连指头都抬不起来。&1t;/p>

  “窸窸窣窣”碎响之后一张脸探了过来,脑上缠着棉布——正是6承宗。&1t;/p>

  “睡醒啦?”6承宗问道。&1t;/p>

  杨简点头的力气都没有,虚弱道:“……这是哪儿?”&1t;/p>

  “哪儿?”6承宗转头道:“这不鹿师傅家里么,你不认得了?睡傻了?”&1t;/p>

  “噢……”杨简再打量,现正睡在这两日借宿的鹿宅客房,缓了一刻又道:“什么时候了?”&1t;/p>

  “申时了吧——”6承宗望望窗外,道:“你昏死一天了。”&1t;/p>

  “一天……”杨简重复一遍,又道:“你脑袋怎么了?”&1t;/p>

  “砸破了!娘的——”6承宗愤懑之情溢于言表,问道:“你是怎么回事?晕得比我还久……”&1t;/p>

  “什么我怎么回事?”&1t;/p>

  “我说你是怎么晕过去的?”&1t;/p>

  关于昨晚,杨简模模糊糊有个印象,可那些事太过离奇,又不愿透露无生法脉一事,想了想道:“我也不知道——本来是为苏老先生护法,不知怎的被石头砸中……”&1t;/p>

  “你也被砸了啊!没砸死就好——”6承宗笑道:“我都躲笼子里还被砸着,真他娘背!到现在还又晕又疼!”&1t;/p>

  “那咱们怎么回来的?苏老先生呢?”杨简问道。&1t;/p>

  “被老先生救回来的呗——”6承宗复又躺倒,懒懒道:“他说找到附近山民,雇辆大车将咱们送回的。”&1t;/p>

  “苏老先生?他……”杨简试探道:“把那些木精石怪打跑了?”&1t;/p>

  “应该是吧!”6承宗道:“不然咱们能躺在这里?”&1t;/p>

  “老先生还真厉害——”杨简追问道:“怎么打败那些精怪的?”&1t;/p>

  “我不知道,没细问——”6承宗咧嘴道:“咝……又疼上了……”&1t;/p>

  二人正聊着,叩门声响起,推门而进的正是满脸喜色的苏慕云。&1t;/p>

  “醒了?”只见他手里提着一捆金丝软索,笑道:“小哥俩——”&1t;/p>

  “醒啦!”6承宗笑道:“杨简就是能睡!”&1t;/p>

  “苏老先生好——”杨简有气无力道:“我哪儿是睡啊,是晕……”&1t;/p>

  “别动别动——”苏慕云止住欲起身的杨简,又向6承宗道:“小6你看看、我这改造后的捆仙索如何?”&1t;/p>

  “打好了?”&1t;/p>

  “好了!”苏慕云笑道:“鹿师傅手艺就是好!又快又好没的说!”&1t;/p>

  6承宗起身接过,只见金丝绞纹钢制作的长索上,缀了十八柄掺入镇铁的钢刀——这些钢刀身长三寸、上锐下丰,形同柳叶。再看刀头尖利,两面刃薄如纸,中有隆起之脊……&1t;/p>

  “好刀!好索!好手艺——”6承宗衷心赞道:“老先生凭此宝贝,当可横行江湖!”&1t;/p>

  “哈哈哈哈!”苏慕云捋着胡子大笑道:“横行江湖可不敢、也没想过……就是用它防个身!昨天要是有它,什么木精石怪还不手到擒来!”&1t;/p>

  “那是!对了老先生——”6承宗道:“还没来得及详问呢,您是怎么打跑那些精怪的?”&1t;/p>

  “呃?噢……这个……”&1t;/p>

  *&1t;/p>

  说起这个,苏慕云也是如坠五里云雾。&1t;/p>

  昨晚他借法后,站在石上陷入沉思——从家人到仆役,从仆役到种地,从种地到麦收,从麦收到挖渠、买种、施肥、除草……&1t;/p>

  琢磨这一大堆、要说写本《农耕纪要》还差不多,跟降妖退敌却一点儿不沾边。&1t;/p>

  可若说没打吧,那满山的断木碎石,还有山脚下那摔成几截的山神像怎么解释……若说打了,自己用的什么招式?&1t;/p>

  三人之中苏慕云最先转醒,醒来后爬上坡顶见杨6二人皆在昏迷之中,再看自己滑落的那块巨石下面,留有一枚断符——这断符是谁用的,难道是杨简?&1t;/p>

  苏慕云搬起杨简问过两句,杨简迷迷糊糊说他没用过剑符——如此说来,这第二枚剑符也是自己用的!&1t;/p>

  这下就能说通了——当初李老道卖自己剑符时,也没说只用一枚,看来要两枚合用。第一枚估计是铺垫,出神时自己掰断第二枚引神通,将一干精怪杀了个干干净净……&1t;/p>

  对对!就是这样——否则还有别的解释么?&1t;/p>

  苏慕云在修仙路上能歪歪扭扭走到今天,没有极强的自愈能力是根本不可能的!&1t;/p>

  解开谜团后苏慕云老怀大畅,这回不管是李老道、还是自己、还是老伴、儿子、儿媳、佃户……全是大好人了——天下滔滔,望去皆是圣贤!&1t;/p>

  *&1t;/p>

  “这个是这样的——”苏慕云想了想仍不放心,又向杨简问道:“杨简,昨晚你……用那剑符了没?”&1t;/p>

  “我?”杨简道:“我被砸晕了,没用!”&1t;/p>

  “好!这就好办了——”苏慕云松口气,大声道:“是这样小6——昨晚我一共用过两次剑符,第一次呢,风云变色那是做准备——噢对了你没看见、你晕过去了,那风刮得啊……都邪了!”&1t;/p>

  “啊是么?那可惜了——”6承宗沉痛道:“没看见啊!”&1t;/p>

  “你是没看见,杨简看见了吧——”苏慕云望向杨简道。&1t;/p>

  “什么?”&1t;/p>

  “那风!”&1t;/p>

  “噢对,是大……”&1t;/p>

  “不光是风大——”苏慕云一脸“你看我没说错吧”的神情,转向6承宗道:“还雷电交加!这时那成百上千的木精石怪围聚过来,危急关头——杨简我是不是摔了一跤?”&1t;/p>

  “啊?”杨简怔道:“摔了吗?没吧……”&1t;/p>

  “摔就是摔!不要为尊者讳——”苏慕云正色道:“何况我那也不是摔跤,我是腰里剑符掉地上了,我跳下去捡呢……”&1t;/p>

  “噢……”&1t;/p>

  杨简明明记得是自己把苏老先生拂下石头的,可他这么说……难道是自己记错了?&1t;/p>

  “说时迟、那时快!”苏慕云口沫横飞、比划道:“我跳下石头捡起第二枚剑符,强行借法!你们猜怎么着?”&1t;/p>

  “怎么着?”杨6二人齐声道。&1t;/p>

  “哎呀那壮观奇景啊,没法描述——”苏慕云急道:“……齐云剑派的玄女长生剑你们听说过么?”&1t;/p>

  “没有。”杨6二人摇头。&1t;/p>

  “没听说过?”苏慕云皱眉道:“那……云锦大荒剑呢?穆天子剑呢?”&1t;/p>

  “也没有……”杨6二人心生歉意。&1t;/p>

  “那——紫微中天北极剑你们总该知道吧!”&1t;/p>

  “这个……也不知道——”6承宗忍不住道:“老先生,我是不修道、杨简才初入门!”&1t;/p>

  “噢,对对对……那就不难为你们了——”苏慕云点头道:“总之这些都是齐云剑派绝顶高妙的剑法,没一个不是闻名天下、冠绝江湖!”&1t;/p>

  “嗯……”杨简平躺着努力点头。&1t;/p>

  “两枚剑符用去,这些绝世神通全被我借来——”苏慕云瞪眼道:“那家伙!天地变色、风云雷动——从天上降下九百九十九道霹雳,还有那雹子下得、个个鸡蛋那么大!……你们想,那些小小精怪哪经得住这个?三下五除二便被我扫得干干净净!”&1t;/p>

  “贵派剑术如此高明……”6承宗向往道:“果然是独步天下!”&1t;/p>

  “那是!剑符在手想借哪个借哪个,反正都是自家东西——”苏慕云只恨自己所知绝学不多、不能更耸人耳目:“那家伙……总而言之,神了!”&1t;/p>

  *&1t;/p>

  苏慕云讲得绘声绘色,杨简陷入迷茫——&1t;/p>

  自己掰断剑符后神智狂乱,是否借法成功、借来什么法术、有没有击退精怪……全忘得死死的!&1t;/p>

  难道说——真是苏老先生功劳?&1t;/p>

  想想也是,就算自己能借法,那苏老先生也能借啊——人家在石头上沉思那么半天、没准是蓄力呢——看来真是老先生将精怪一扫而空!&1t;/p>

  *&1t;/p>

  “唉!可惜我晕过去了——”6承宗力拍大腿,惋惜道:“没能亲见老先生绝世英姿,那绝对是宝刀不老、老而弥坚、老当益壮、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啊!”&1t;/p>

  “嘿嘿嘿!”苏慕云就爱听6承宗说话,笑得嘴都合不拢了:“不敢当不敢当!现在还差些——不还是用了些手段吗?将来、看将来的……”&1t;/p>

  “用手段也是您的本事啊!别人怎么不行?”6承宗挑指赞道:“您那剑符用完了?”&1t;/p>

  “用完了!两个都掰了——”苏慕云道:“等我回山问问,再买两个。不过这回能将那飞精灭除,也算是物尽其用!”&1t;/p>

  “就是就是!”6承宗点头道:“这种宝贝多存几个,有用!”&1t;/p>

  “对!以后有机会的……”苏慕云总结道:“我就是来让你看看捆仙索,没别的事,你俩歇着吧——”&1t;/p>

  “无妨无妨——”6承宗笑道:“我好差不多了,您再聊会儿!”&1t;/p>

  “不能多待!我还要四处转转,看有什么人需要帮助……”苏慕云郑重道:“趁着我在京城,要多为京城百姓做些实事……”&1t;/p>

  “呃……”6承宗不知该说什么了,咽口唾沫道:“您老悠着点儿啊……”&1t;/p>

  &1t;/p>
  浏览阅读地址:/guangzhaodaqian/85017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