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光照大千 > 第82节 观星台

第82节 观星台

  杨简、6承宗、苏慕云三人溜溜达达,到了北新桥。6承宗让二人稍等,只身进入茶楼。&1t;/p>

  不一时,只见他从茶楼后身小道领着个推车伙计走了出来。&1t;/p>

  “走!咱们走吧!”6承宗招呼道。&1t;/p>

  “这是什么?”杨简指着伙计推的小车,只见上面码着十来坛酒和大小包裹。&1t;/p>

  “我订好的酒肉——”6承宗笑嘻嘻道:“还加了点儿料……”&1t;/p>

  “你是要……麻翻那些官兵?”杨简惊道。&1t;/p>

  “哎——谈不上谈不上!”6承宗摆手道:“就是这酒容易上头而已,晕个一时三刻便会醒来,此外不会有任何不适。”&1t;/p>

  “反正你悠着点儿……”杨简担心道:“在京城里把禁军麻翻,不是找死吗?”&1t;/p>

  “不是禁军!都是兄弟——”6承宗笑道:“领头那王大人更是我大哥!”&1t;/p>

  *&1t;/p>

  转眼到了观星台所在院落门前,6承宗辞却伙计,上前向值守兵士招呼道:“这位军爷,我与王大人有约!”&1t;/p>

  “好,等着。”那兵士见过6承宗,闻言上下打量三人一眼,进门通报。&1t;/p>

  不一时王校尉迎了出来,向6承宗笑道:“来了?”&1t;/p>

  “来了!这是我师父师兄——”6承宗回身介绍道:“今晚月色正好,我们三个赏月来了。”&1t;/p>

  “月色?”王校尉扬头讶道:“不是阴天么?”&1t;/p>

  “呃……阴天赏月,可以期待、可以向往……别有一番动人之处——”6承宗笑道:“王大人你们值守此地甚是辛苦,这些酒肉聊表寸心!”&1t;/p>

  “哈哈好!”有了银钱酒肉,管他三人赏什么,王校尉笑道:“来来,推进来!”&1t;/p>

  6承宗一摆头,杨简推着小车进入院子。&1t;/p>

  只见大院靠墙处排着几间平房,屋里屋外约有八九名兵士。&1t;/p>

  “放这里吧!”王校尉指道。&1t;/p>

  “好!”6承宗将王校尉叫到一旁,又塞上锭银子,低声道:“王大人,你们只管饮酒吃肉,我师父他……喜欢清静……”&1t;/p>

  “看得出来——放心吧!”王校尉扫了眼略显拘谨的苏慕云,又叮嘱道:“不要把上面那些大铁家伙弄坏了,我可赔不起……”&1t;/p>

  “放心!我们就是赏月,别的不会动!”6承宗笑道:“这点儿事我还不懂吗?”&1t;/p>

  “那行、去吧!”王校尉朗声道:“明天如果钦天监的人不来,你们接着赏日也行!”&1t;/p>

  *&1t;/p>

  6杨苏三人顺着石阶登上观星台,眼前霍然开朗——只见这观星台平整广阔,宽约十五丈、长约三十丈。&1t;/p>

  除却角落兵士值夜的房间外,石台上散放着简仪、浑仪、浑象等十几架大仪器,每架皆有一人多高。&1t;/p>

  6承宗回望一眼,取出夜明石交与杨简放进灯笼。三人走到观星台正中,果然见地上隆起个井台,上面盖着大青石板。石板东南方向豁开,露出一截手臂粗细的铁链。&1t;/p>

  “这里!”&1t;/p>

  6承宗只觉得心跳加快、呼吸忽促,再看杨苏二人亦面色泛白。&1t;/p>

  “咱们……先干什么?”杨简悄声问道。&1t;/p>

  “先做些准备——”6承宗亦低声道:“等那些人睡过去的……”&1t;/p>

  “还有等等高手!”苏慕云紧张道。&1t;/p>

  “对对!我想想啊……”&1t;/p>

  6承宗蹲下身,先从袖中取出个一尺来高、合握粗细的铜鼎立在地上,接着又掏出几块木炭置入鼎中引燃。&1t;/p>

  在杨苏二人的注视中,6承宗小心翼翼取出一团白纱,在手中握了几下,缓缓悬在炭火之上。奇的是这白纱并未坠入鼎中,反而在炭火之上无风自舞,宛如白焰。&1t;/p>

  “咦……”苏慕云瞧着新鲜。&1t;/p>

  “这就是那……”杨简亦蹲下身,问道。&1t;/p>

  “对!”6承宗扭头看向杨简,神情郑重道:“这便是我家至宝——离火浣天纱了!”&1t;/p>

  正说着,只见那白纱倏忽直立,旋又向下贯穿炭火、铜鼎,最后竟从鼎底如流水般四散开来……&1t;/p>

  “呃……”苏慕云眼看那淡淡白纱就要洇向脚底,忙抬脚避让。&1t;/p>

  “老先生不必动——”6承宗笑道:“我家这宝贝无微不至、无远弗界,莫说您这鞋底,便是一块大石头压着,它也能从底下漫过去。”&1t;/p>

  “这么神奇?”苏慕云问道:“你这是干什么呢?”&1t;/p>

  “兜水啊!”6承宗指道:“一会儿那老龙出井必然带出汹涌大水,若流到台下再淹了民房岂不坏事?我用浣天纱覆住这里,水出来时四面提起、合围成一个大水池,便能兜住水。”&1t;/p>

  “啊?!”苏老先生讶道:“民房都能淹了,你这薄纱能兜住大水?”&1t;/p>

  “这不算什么,哈哈!”6承宗笑道:“您就瞧好吧!”&1t;/p>

  此时那白纱已渐渐散开,再看脚下透明无物,根本看不出来有什么东西覆罩。&1t;/p>

  6承宗走动观察一番,又从袖中抖出钻地龙来,这回却是用其“龙尾桩”的功能,调整角度后三根粗大钢柱斜斜架起,底端朝向井口。&1t;/p>

  “这又是什么?”苏慕云问道。&1t;/p>

  “这三根钢柱能猛力下砸,击向老龙——”杨简见识过龙尾桩的威力,比划道:“这一击就能把这么大的青石打成粉末,威猛之极!”&1t;/p>

  “噢……厉害厉害……没想到小6还有这么多厉害家伙!”苏慕云羡慕道:“这不一下就把妖龙砸晕了?”&1t;/p>

  “……差不多吧……”杨简道:“反正我看一头牛是受不住!”&1t;/p>

  此时6承宗又在井口附近立了个圆形铁架,看上像个小水车,也是灵石驱动。&1t;/p>

  “这是绞盘!”6承宗指道:“到时候用这个往上拉铁链,省人力了,但杨简你得把铁链归归堆、整理一下。”&1t;/p>

  “好。”杨简毕竟神功初成,卖些力气不成问题。&1t;/p>

  “万事俱备,就差高手了……”苏慕云环顾道:“还不来么?”&1t;/p>

  “不管他,咱不等了!”6承宗神情严肃,拍拍手道:“已近子时,不能再耽搁!”&1t;/p>

  “啊?!不等了?”苏慕云吓了一跳:“……现在开始?”&1t;/p>

  “开始!”6承宗看看天色,咬牙道:“娘的——”&1t;/p>

  “真开始?”杨简亦是问道。&1t;/p>

  “对!杨简你搬开石板、拉起铁链——”6承宗露出决然之意,吩咐道。&1t;/p>

  “好……”杨简知道,6承宗心急如焚,此番宁可失手、也决不再拖延。&1t;/p>

  “没事吧——”苏慕云担心地望着石梯方向:“那些军兵……”&1t;/p>

  “没事,动手!”&1t;/p>

  “嗯!”杨简走到井旁两膀一较力,将一尺厚的大青石板卸开。&1t;/p>

  三人围到井台边,只见一口深井幽不见底,阴寒之气迎面冲出,不禁打了个寒战。&1t;/p>

  “杨简,你把铁链架到绞盘上,让它拉动。”6承宗轻声道。&1t;/p>

  杨简点头,托起铁链走出几步、将之挂上绞盘,6承宗摆弄几下、绞盘转动,自行拉拽铁链——不一会儿功夫,铁链就堆成个小山。&1t;/p>

  苏慕云左看右看、上看下看,终是下定决心。只见他从包裹中抻出柄拂尘来,围着金井来回走动——步伐综错、曲折循环,踏得正是九宫罡步!&1t;/p>

  “藏形隐迹,步我罡魁,我见其人,人无我知,动则如意,叱声鬼随,急如水火,鼓舞风雷,变泽成山,翻地覆天,我身坚固,安然默然,万载长生,与道合仙,急急如九天玄女律令敕!”&1t;/p>

  随他一声断喝,拂尘挥处、白光纵横封住井口,似是布了一种迎敌阵法。&1t;/p>

  “我帮你挪挪……”6承宗见铁链无止无休被拽上来,欲上前帮助杨简整理,哪知他运尽全力也只能抬动一小段……&1t;/p>

  “你看着去吧——我来!”杨简拽动铁链道:“这边你就甭管了!”&1t;/p>

  “好。”&1t;/p>

  如是又拽了半个时辰,偌大的观星台上堆了一半——可这铁链无穷无尽,似没个尽处。&1t;/p>

  “听!”6承宗忽是叫道,一摆手,杨简与苏慕云围向井边。&1t;/p>

  此时井口寒气上冲、阴晦逼人,再听井内似是呜呜作响。杨简与苏慕云对视一眼,脸色煞白。&1t;/p>

  “再来!”6承宗停了绞盘,小声道:“用手拉,慢点儿……”&1t;/p>

  随着杨简再次拉动铁链,只听得井内疾传来鸣响,声音越来越尖、越来越促,好比向瓶中灌水、渐灌渐满一般……&1t;/p>

  “啊——停!”6承宗忽是一声大喝。&1t;/p>

  哪还来得及,啸声猛然近前——大股黑水咕嘟咕嘟如沸腾般直喷上来,溅得三人一身都是。&1t;/p>

  6承宗“啊”的一声轻叫,跃至一旁。&1t;/p>

  杨简听6承宗断喝停了动作,可这黑水汩汩不绝,直向观星台上漫灌——此时那急促啸声却是没了,好像这金井变成了泉眼。&1t;/p>

  苏慕云实在按捺不住好奇,又凑向井边观看。望着望着忽然心生警觉,猛然跃开!&1t;/p>

  “轰!”&1t;/p>

  井中黑水似水炮一般向上猛喷,直冲数丈,再听“咔啦”一声井台破裂,一个黑黢黢的怪兽头颅直直探出!&1t;/p>

  “龙……”6承宗喉间出一声低吟。&1t;/p>

  &1t;/p>
  浏览阅读地址:/guangzhaodaqian/85017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