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光照大千 > 第85节 种子字

第85节 种子字

  灵光飞至近前,朗声叫道:“兀那妖龙休得猖狂,你家三太子在此!”&1t;/p>

  杨简三人望去,那灵光乃一个七八岁大小的孩童——三头九眼八臂,身前二臂持着一杆紫焰蛇牙枪,背后六臂各擎法宝——霹雳混天绫、九龙神火罩、金鼎红阳砖、移星斩妖剑、日月伏魔刀、虚空八瓣球,肩上斜挎百变乾坤圈,足下踏着一对金霞风火轮——&1t;/p>

  威风凛凛、神气冲天,正是名扬天下、镇守京城的八臂哪吒!&1t;/p>

  *&1t;/p>

  昔日哪吒自尽,找到世尊哭诉。世尊以其能降魔故,遂折荷菱为骨、藕为肉、丝为筋、叶为衣而生之。授以(法)轮密旨,亲授“木长子”三字,遂能大能小,透河入海,移星转斗;&1t;/p>

  有道是:吓一声,天颓地塌;呵一气,金光罩世;砖一响,龙顺虎从;枪一拨,乾旋坤转;绣球丢起,山崩海裂——天下魔将,尽为所伏!&1t;/p>

  *&1t;/p>

  妖龙见三太子前来,惊惧扭摆、长声嘶吼。&1t;/p>

  观星台上、浣天纱中——哪吒三太子挥动长枪,与妖龙战在一处!&1t;/p>

  水中三人见哪吒来了,皆是精神猛涨——杨简挥舞双掌、6承宗弩箭齐、苏慕云甩开拂尘……齐齐加入战团。&1t;/p>

  谁想战了一时,妖龙身形一震透出紫黑之气——魔焰高张、精神暴涨处,哪吒竟渐渐不支!&1t;/p>

  转眼再看灵光疾坠,哪吒竟也被打落下水……&1t;/p>

  “啊?!”6承宗大惊道:“三太子降龙不是有一手吗?怎么也落得这般境地?”&1t;/p>

  “唉!我就知道……”苏慕云苦着脸道。&1t;/p>

  “怎么?”6承宗见苏慕云神情古怪,忙游到他身边问道:“怎么了到底?”&1t;/p>

  “说起来……”苏慕云低声道:“这八臂哪吒只是京城大阵召出的阵灵!”&1t;/p>

  “阵灵?”6承宗讶道:“您是说……阵灵没有真身厉害喽?”&1t;/p>

  “那是,差远了——”苏慕云侧头观看道:“还有……”&1t;/p>

  “什么?”&1t;/p>

  “还有我这灵符威力有限,便是阵灵,也只能召来十分之一……”苏慕云叹道:“别看那三太子浑身法宝,那只是、只是徒有其表,其威力百分之一也使不出来!若真是哪吒亲至,不消片刻便能将这妖龙捏死!”&1t;/p>

  “这!这……”6承宗万想不到有此变数:“这可怎么办?”&1t;/p>

  “嗷——”&1t;/p>

  正说着,只见井旁黑焰弥天、魔气暴涨,妖龙长吟一声竟将哪吒分身拍成碎片——化作点点星光,逸散在京畿大地。&1t;/p>

  “啊……”6承宗差点儿尿了裤子。&1t;/p>

  再看黑龙摇头摆尾,掀起狂涛怒浪。6承宗只觉胸前剧震,被浊浪拍出数丈,唇角渗出鲜血。&1t;/p>

  恍惚中看黑龙再一挣扎——铁链崩飞、井台破碎,那制它数百年的阴寒铁链,终被挣脱!&1t;/p>

  “完了!这下完了——”6承宗双目尽赤,心道:“非但拿不到镇龙钉,还被老龙跑了,这下全完了……”&1t;/p>

  心中念叨,受到震击的身体却不听使唤,一点点下沉。&1t;/p>

  “苦也——”6承宗念头越来越弱:“能淹死在城楼上,也算是奇谭了……”&1t;/p>

  *&1t;/p>

  意识模糊中,又一声清啸倏然传来!&1t;/p>

  “嗯?这是……”6承宗用尽气力、举目望去,只见黑水边一团金光奔涌而至,近前再看,金光中裹的却是一名僧人。&1t;/p>

  这僧人约摸二十上下,面貌端严、神情肃穆,身着粗布长袍,斜挎着个布包。&1t;/p>

  “妖龙——哪里去!”&1t;/p>

  年轻僧人从包中抽出柄纸伞,双手握伞一搓,像放竹蜻蜓般升入半空。升空之后纸伞大涨、化成个华盖,华盖转处、又逸出十二道幢幡——幡放金色、明亮无匹!&1t;/p>

  “这?!这是——”6承宗心中涌起一股暖流:“这是鹿师傅请的高手来了……”&1t;/p>

  “南无本师释迦摩尼佛!”年轻僧人长喝一声,双手翻转结起法印。接着吐气开声——“阿”,喷出颗种子字!&1t;/p>

  *&1t;/p>

  之所以称为种子,是因它有“一字可生多字,多字复摄于一字”之意,也有“引生、摄持”之意。&1t;/p>

  所谓“若了知一法,即了知一切法;若了知一法空,即了知一切法空;若能于一字专注行观,修诸行愿,即能于一切行愿皆得圆满”……所以种子字亦有包容无限之意。&1t;/p>

  种子字分多种,其中一个总持的种子字,所有佛菩萨都可从中变出来——就是“阿”字!&1t;/p>

  *&1t;/p>

  眼看黑龙脱困、场面危急,年轻僧人不及作法,先喝出个种子字来制压——&1t;/p>

  只见这“阿”字从他口中喷出,在胸前结成个斗大的金色结界。年轻僧人双手各捏住结界一角,回转兜卷、又猛然放开道:“破!”&1t;/p>

  结界化成的金锥挟着万道光芒直直射出,将正欲遁去的黑龙死死缚住。&1t;/p>

  老龙怎肯作罢,身形变幻、舍命挣扎,凄厉吼声越来越厉——最后“哗”的一声龙身碎裂,百丈长的身形竟化作黑油洒下!&1t;/p>

  这黑油如胶似漆、黏-腻异常,直让人透不过气来。&1t;/p>

  “呃——”6承宗憋在油中,险些没被呛死!&1t;/p>

  “神龙化雨?”年轻僧人冷笑道:“老龙,我念你修行不易,未着杀招。你若降伏,我便把你困回阴井,不加伤害。”&1t;/p>

  “咝——”&1t;/p>

  漫漫黑海上卷起无数旋风,每股旋风身形拔起、扶摇直上,连天接地向一处汇拢!&1t;/p>

  “好!冥顽如此,不要怪我了——”年轻僧人秀目微睁,两指并拢一召一划,喝道:“大悲神龙,护法奉经!”&1t;/p>

  随他指处,一条白龙应声而出,在他身前化为一张玉案。&1t;/p>

  接着年轻僧人又向布包信手一召,一道长长经卷列在案上,随后看向经卷朗声道——&1t;/p>

  “……劫烧终讫。乾坤洞然。须弥巨海。都为灰飏。&1t;/p>

  天龙福尽。于中凋丧。二仪尚殒。国有何常。&1t;/p>

  生老病死。轮转无际。事与愿违。忧悲为害。  &1t;/p>

  欲深祸重。疮疣无外。三界皆苦。国有何赖。&1t;/p>

  有本自无。因缘成诸。盛者必衰。实者必虚。 &1t;/p>

  众生蠢蠢。常如幻居。声响俱空。国土亦如。&1t;/p>

  识神无形。假乘四蛇。无明保养。以为乐车。&1t;/p>

  形无常主。神无常家。形神尚离。岂有国耶……”&1t;/p>

  此时年轻僧人身后腾起金色圆光,再加上幢幡摇动、玉案生辉、金光照注、梵音动天,直如佛菩萨降世一般!&1t;/p>

  *&1t;/p>

  “呃……”6承宗完全看傻了。&1t;/p>

  &1t;/p>
  浏览阅读地址:/guangzhaodaqian/85111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