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光照大千 > 第89节 列先生

第89节 列先生

  海边村落一家简陋的小酒铺中,掌柜的拎过一坛老酒墩在桌上,笑道:“列老先生许久没来了,这坛酒我请!”&1t;/p>

  “那怎么好意思?”答话的是个胖胖的老者,脸上红扑扑、略显醉意。&1t;/p>

  “这有什么?”掌柜的笑道:“您老常来照顾小店生意,别说一坛酒、便是这顿酒我请了,也是应该的。”&1t;/p>

  “客气客气!我常来是因你这酒酿得地道、小鱼干腌得也好……”列先生说着端碗抿了一口,又看看左右,酒铺中只有自己一人,便道:“人不多啊……近来生意如何?”&1t;/p>

  “不好!”掌柜的面露苦色,道:“今年大旱,年景不好,便是打渔的收成也大不如前……如此一来人们没心思喝酒,我这买卖也清淡许多……”&1t;/p>

  列老先生面露沉思之色,叹道:“唉,这旱……”&1t;/p>

  话未说完忽闻狂风骤起,天上竟滚起雷声。掌柜的跨出几步、仰头望天道:“天气好怪!怎么大晴天的打起雷来……”&1t;/p>

  列老先生双目圆睁,急掏出银子拍在桌上,喝道:“老夫有事,他日再叙!”说罢抢出屋外,衣袍振处拔身而起,竟是一飞冲天!&1t;/p>

  掌柜惊得手一松,酒器也落在地上,慌道:“神、神仙啊!列老先生——”说罢伏在地上叩头不已。&1t;/p>

  *&1t;/p>

  列老先生冲到半空,只见一条青龙仓皇而来,定睛一看却是镇守河口乡的老龙敖严。&1t;/p>

  “敖先生莫慌——”列老先生高叫道:“某家来也!”&1t;/p>

  敖严听得喊声,慌道:“列先生救我!”&1t;/p>

  列老先生飞身上前道:“敖先生,何事慌成这样?”&1t;/p>

  此时见远方一道黑影追至,却是名玄衣老者。&1t;/p>

  “这是……”列老先生定睛看去——那老者面目恐怖、虚实不定——直惊得冷汗冒出,低声问道:“魔骨阴龙?”&1t;/p>

  *&1t;/p>

  阎浮世界有龙六万,细分百种,略归五类:天龙,海龙,水龙,地龙,人龙。&1t;/p>

  万千年前,东、南、西、北四海并非四海龙王执掌,而是由一条巨龙统率,自称龙皇。这巨龙横行万载,四海族类莫不臣服。&1t;/p>

  日子久了,巨龙生起骄狂之心,想更进一步称霸宇内——遂起洪水吞没大地,那场灾难,几乎将地上生灵尽数灭绝。&1t;/p>

  除却淹没大地,巨龙还想更进一步,欲将大水到天上!&1t;/p>

  *&1t;/p>

  佛经中有“大三灾”、“小三灾”之说——每个大劫,包含成、住、坏、空四个中劫,每个中劫,包含二十小劫。&1t;/p>

  大三灾,生于“坏劫”之末;小三灾则生于每个小劫、人寿减少之时。&1t;/p>

  小三灾是刀兵、瘟疫、饥馑——刀兵灾起七日,疾疫灾起七月七日,饥馑灾起七年七月七日。&1t;/p>

  所谓“住劫之中,有二十增减劫,其起于减劫之终者,谓之小三灾”——&1t;/p>

  一、刀兵灾,时人为非法,瞋毒转盛,相见即起猛利之害心,随手所执,皆为利刀,互相残害也;&1t;/p>

  二、疾疫灾,时人具如前诸过失。故吐非人毒,而流行疾疫,遇之便命终;&1t;/p>

  三、饥馑灾,时人具如前诸过失,故天龙怒而不降雨,世间久遭饥馑,多分命终。&1t;/p>

  “小三灾”如此,“大三灾”更为可怕!&1t;/p>

  大三灾是指世界将毁坏时所生的水灾、火灾、风灾。&1t;/p>

  世界过了“住中劫”便入“坏中劫”,在“坏中劫”的二十小劫中,前十九小劫坏“有情世间”,最后一小劫坏“器世间”。&1t;/p>

  火灾——下自无间地狱,上坏至初禅天;&1t;/p>

  水灾——下自无间地狱,上坏至二禅天;&1t;/p>

  风灾——下自无间地狱,上坏至三禅天。&1t;/p>

  四禅天以上,则无三灾之难。&1t;/p>

  且此三灾非起于同时,各自轮次而起,以坏世界——&1t;/p>

  第一火灾,七个日轮同时并出,焚烧世界,下自无间地狱,上至色界之初禅天;&1t;/p>

  第二水灾,下自无间地狱上至色界之第二禅天,为水所浸澜;&1t;/p>

  第三风灾,下自无间地狱上至色界之第三禅天,一切物质,为风飘散。&1t;/p>

  按次第来说——先有火灾七度,后有一度水灾,更有七度火灾,复有一度水灾。&1t;/p>

  如此每七火有一水,七度水灾后,更经七度火灾,有一风灾,然则三灾为一周,有八七火灾与一七水灾与一风灾,总经六十四度大灾。&1t;/p>

  《楞严经》上讲大三灾——水灾之因是贪,世人贪心上涨,就会被水淹没;火灾之因是瞋恚,火山爆,皆由瞋恚;风灾之因是愚痴,飓风、龙卷风等,主因皆属愚痴。又有傲慢不平是地震之因。&1t;/p>

  佛云,若人能息灭贪、瞋、痴、慢,断除四大烦恼,勤修戒、定、慧、谦,则灾难自然化解……&1t;/p>

  *&1t;/p>

  不管是大三灾还是小三灾,皆由人心陷溺招致,因果循环也没办法——但龙皇如此行事,实属逆天行事、为恶天下!&1t;/p>

  见此情状天帝大怒,派遣神将将恶龙打死,并将龙魂永镇在地底最深处——冥海锁龙狱。&1t;/p>

  这冥海锁龙狱属于地狱中最坚牢的“金刚地狱”,专为看管罪障深重的龙魂而设。处此狱中,除非业尽方得受生,否则绝无出逃可能。&1t;/p>

  平定龙乱后,天帝将阎浮大海划为四方,由敖广、敖钦等龙族分别管理——就是怕其中一家坐大,再生灾祸。&1t;/p>

  *&1t;/p>

  看到眼前这玄衣人不断涌出死绝之气、断非生龙,列先生便想起这传说。&1t;/p>

  只是那冥海锁龙狱坚不可催,乃诸龙自身业力所感,这恶龙魂魄是如何逃出的?难道黄泉之下、生起什么变故不成?&1t;/p>

  昔日龙皇法力通天,即便龙魂受罚、也还带着几分法力,炼成世所罕有的魔骨阴龙。又因他是从黄泉逃出,只有骨龙之形、没有血肉,如果将来吞够生龙、重塑真身,便可恢复神通——那时只怕又是一场天灾巨祸!&1t;/p>

  *&1t;/p>

  列老先生心下急转,面上却不动声色,俯身揖道:“敢问前辈可是龙皇?”&1t;/p>

  玄衣老者闻言一笑,道:“小小一个鼋精倒认得我,比这不识趣的老龙强多了——也罢,就凭你这一声‘龙皇’,今日便饶你不死!”&1t;/p>

  列老先生见魔骨阴龙出言凶狠,知他此番出世、定要掀起血雨腥风,只怕四海又要大乱。&1t;/p>

  定了定神,列老先生道:“龙皇前辈,请问您此番前来,有何见教?”&1t;/p>

  “没什么——”魔骨阴龙摆摆手,淡然道:“就是吃尽天下生龙,重塑我的真身。”&1t;/p>

  列老先生心中叫苦,暗道这龙皇比那大鹏金翅鸟还狠,竟要吃尽天下龙族。&1t;/p>

  想到此处,列老先生向敖严使个眼色,示意他快走。&1t;/p>

  “哈哈!到了嘴边的美味岂可放走?”龙皇一指列老先生,道:“你去报信,让敖钦一族出来受死。”说罢舔舔嘴唇,向敖严道:“你留下吧!”&1t;/p>

  敖严浑身一颤,便欲再逃。&1t;/p>

  “龙皇前辈!”列老先生探上一步,断喝道:“想你在那冥海锁龙狱中受了不少苦,既是得出生天,便应积福行善、断除杀业!”&1t;/p>

  龙皇眯着眼睛、阴声道:“区区一个鼋精,要教训我么?再废话连你也吃了。”&1t;/p>

  列老先生知道今日不能善了,一咬牙现出本相,却是只身高数丈的鼋精,手擎一对明晃晃的紫金大锤,喝道:“前辈一再相逼,莫怪在下无礼了!”&1t;/p>

  “仗着你天生神力么?”龙皇冷冷笑道:“好啊,我看你有什么本事?”&1t;/p>

  旁边敖严见了,心中佩服——没想到一个老鼋精竟有如此勇气,敢直面横行天下的四海龙皇。&1t;/p>

  殊不知这魔骨阴龙是天下龙族的克星,诸龙见了他,便没来由的胆战心惊——敖严没有当即瘫软,还能逃到海边已属不易。&1t;/p>

  列老先生见龙皇神闲气定,心中微怒,想他在狱中万年已久,一身法力能剩几何?当下大喝一声,抡起大锤砸向龙皇。&1t;/p>

  龙皇不闪不避,“啪啪”两声,大锤砸在脸上如中败革,龙皇连眼睛也没眨一下。&1t;/p>

  列老先生大惊,身形骤起,两柄金锤大了一倍不止,挟风带啸又砸向龙皇头颈——列老先生自信,这一锤,便是山峰也能捶下一角!&1t;/p>

  龙皇依是不动声色,坦然受了这一击,微笑道:“力道不足啊——亏你还是有名的神力之将,就这点儿力气么?”&1t;/p>

  敖严在旁怕列老先生吃亏,鼓足勇气长啸一声,喷出道龙气罡风——这罡风聚线成兵、如枪似刃,直吹得云浪翻卷,怒海潮生!&1t;/p>

  龙皇轻抬手、探出一指道:“息。”&1t;/p>

  弥天风刃倏然而止!&1t;/p>

  敖严大惊,这龙气罡风乃龙族特有的神通,其锋利强劲天下闻名,非“定风珠”之类的至宝不能息止——没想到龙皇只随意探出一指,便息了这咆哮狂风!&1t;/p>

  此时列老先生喘息已定,断喝一声:“金锤降魔!”&1t;/p>

  只见他两柄紫金大锤二化四、四化八、八化十六……眨眼间化作六十四柄,六十四柄又合成一个小山一般的巨锤,怒击龙皇!&1t;/p>

  “会使法术了?”龙皇轻笑道:“不知修炼了多少年……”说罢探指轻弹,只听震天动地一声巨响,紫金锤碎为万道金光,迸飞天外!&1t;/p>

  列老先生大叫一声,口吐鲜血。&1t;/p>

  “不玩了!”龙皇面色阴沉、挥手一招,敖严立时化作尺长小龙,万般挣扎无济于事,被龙皇抓在手中。&1t;/p>

  龙皇颇有兴味的看着列老先生,张开大嘴,将敖严一口吞下。&1t;/p>

  “啊!”列老先生浑身巨震,又是一口鲜血喷出。&1t;/p>

  只见龙皇面上凸凹起浮、筋肉涌现,精神似是大涨——吃了敖严,他真身又恢复了几分。&1t;/p>

  咀嚼几下,龙皇似是意犹未尽,看了眼萎靡的列老先生,喝道:“你还看着做什么?”&1t;/p>

  说罢一把抓起列老先生,随即大嘴猛张,一道腐臭腥风喷啸而出,海面竟被吹出一道深沟。&1t;/p>

  “快去报信!”龙皇将列老先生扔进海中,大叫道:“就说龙皇老祖来了,要吞尽天下生龙!”&1t;/p>

  &1t;/p>
  浏览阅读地址:/guangzhaodaqian/85111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