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光照大千 > 第94节 杨十八

第94节 杨十八

  “来!美人儿——”勾栏雅间内,佟老四咧着大嘴,用力搂紧身旁女子道:“亲个嘴儿!”&1t;/p>

  那女子见佟老四牙都没了、咧着个黑洞洞的大嘴,不由得一阵恶心。可又不敢不动,勉强凑上亲了一下。&1t;/p>

  “怎么?!不情愿是不是?”佟老四怪叫一声、手上加力,在那女子胸上狠抓一把。&1t;/p>

  “哎呀!”那女子疼得直吸气,忙陪笑道:“没有啊,大爷——奴家求之不得呢,来再亲一个嘛!”&1t;/p>

  佟老四大嘴盖在女子脸上狠嘬一番,总算解了气。&1t;/p>

  *&1t;/p>

  主座上一个黄脸皮的汉子笑吟吟地看着,又向佟老四、老七、老八三人道:“你们怎么落魄成这个样子?”&1t;/p>

  “十八爷!您是不知道——”佟老七仍是抱着肘子大啃,闻言叹道:“那小子着实扎手!”&1t;/p>

  这十八爷,正是威震山东的独行大盗杨十八,因那十八趟疯魔棍法使得鬼神皆惊,因此得名。&1t;/p>

  杨十八见三人狼狈之相、心中鄙夷——怎么说山东八盗也是成名多年的人物,怎么被个无名小子杀得如此之惨,只怕是浪得虚名。&1t;/p>

  *&1t;/p>

  几年前,杨十八因一桩买卖,欠下佟老大人情。随后承诺,他日若有需要自己的地方,让佟老大尽管开口。&1t;/p>

  佟老大知道杨十八武艺绝,听闻此言、大为高兴。只是这些年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没什么紧迫处。&1t;/p>

  这回被英阳打惨了,才想起当日之约,率领兄弟仓皇逃来。不料还未见到杨十八,自己先死了,只剩下佟老四三人。&1t;/p>

  杨十八听了原委,拍胸脯让三兄弟只管住下,先安心调养,日后再找那小子算帐。&1t;/p>

  *&1t;/p>

  此时杨十八见佟老七提起此事、连肘子都啃不下去,想来怕极那小子,不禁问道:“你们可知那小子是什么来路?”&1t;/p>

  “不知道——”佟老八答道:“那小贼一身白打功夫使得出神入化。”&1t;/p>

  “白打功夫?”杨十八皱眉道:“山西高家的?”&1t;/p>

  “不是!”佟老八道:“大哥问过、那小子一口否认,说‘什么高家矮家的’,看来不是高家子弟。”&1t;/p>

  “那倒怪了——”杨十八饮一口酒道:“这大江以北以白打功夫闻名于世的,也就山西高家了。这小子难不成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1t;/p>

  “光这白打功夫也就罢了——”佟老八叹道:“更可恨的是,这小子铜头铁臂、铁骨钢拳,真是挨着即死、碰着即亡——这、这可怎么打?”&1t;/p>

  “噢?”杨十八闻言眼睛放亮:“竟有如此高手?那倒要见识见识……”语中竟透出渴望之意。&1t;/p>

  “十八爷想要见识,只怕不难——”佟老八苦着脸道:“那小子极擅追踪之术,这一路上我们东躲西藏,可不管跑到哪里,不出半日便被追上。我们见着十八爷也有半天了,只怕那小子快来了……”说着露出惶恐之意,四下打量。&1t;/p>

  “管他娘的!”佟老四汪着口水正在女子颈上乱-舔,闻言叫道:“咱先吃饱喝足、玩他娘的,一切有十八爷作主!”&1t;/p>

  “老四说得对!”杨十八微笑道:“你们且放宽心,想我杨某人出道三十余载,还没碰到过对手,更不怕这黄口小儿了——来人啊,上酒!”&1t;/p>

  不多时,一名小厮托着酒盘推门进来。&1t;/p>

  杨十八忽觉身周一静,抬眼看那小厮只是笑吟吟地托着盘子,并不将酒壶拿下。&1t;/p>

  “你做什么?”杨十八喝道:“还不倒酒?”&1t;/p>

  小厮笑道:“你是杨十八?”&1t;/p>

  杨十八再一环顾,只见佟老四等人已吓得缩成一团,不禁问道:“你是谁?”&1t;/p>

  “你又是谁?”小厮跨上一步,指着佟老四几人笑道:“你要给他们出头?”&1t;/p>

  杨十八一拍桌子,便要怒喝。那小厮却将托盘猛砸过来,酒壶碎裂处,杨十八振衣而起!&1t;/p>

  服侍的几名女子见状惊呼,起身逃走。&1t;/p>

  待她们跑出去,那小厮足尖一挑、将门摔住,指着佟老四等人厉声道:“你们谁先跑我先杀谁!”&1t;/p>

  这小厮,正是千里追杀的英阳。&1t;/p>

  “小子,来啦?”杨十八抄起个雕花圆凳,甩向英阳。&1t;/p>

  “来了!”英阳忽跃到佟老七身旁,抵他脑袋向下一摁,喝道:“还吃?!”&1t;/p>

  “就吃——”佟老七忙推桌沿、顺势坐倒,总算一张胖脸没拍在案上。&1t;/p>

  “奶奶的!”英阳被气乐了:“你倒真不亏着自己!”&1t;/p>

  此时杨十八提起个细长布囊,朗声道:“既是来了,就练练吧?”&1t;/p>

  “好啊!你就是杨十八?”英阳拍拍手道:“你要给他们出头?”&1t;/p>

  “别处我不管——”杨十八慢慢解开布囊,抻出根三尺来长的鞭杆,在掌中敲敲:“这可是我杨十八的地界。”&1t;/p>

  “那就连你一起宰!”英阳陡然变色,挥拳上前。&1t;/p>

  杨十八左手一兜一转,架开英阳拳势,右手鞭杆“啪”的一声抽将过去,淡淡道:“听说你是铜头铁臂?”&1t;/p>

  英阳只觉得耳根子下面热辣辣、钻心的疼,心中暗凛——没想到这鞭杆竟如此刁钻,自己竟没闪过——脸上却是露出笑容,道:“我听说你的成名绝技是十八路疯魔棍,棍子呢?”&1t;/p>

  “跟你玩儿还用棍子?看打!”杨十八狞笑上前,鞭梢“嗡”的一甩,又抽向英阳脖颈。&1t;/p>

  英阳抬手封挡,杨十八不待招式变老,挥杆斜挑,疾刺英阳眼目。英阳拧腰闪过,足尖一转身形斜倚,抓向杨十八咽喉。&1t;/p>

  杨十八鞭杆回撤,左手捏住鞭梢、右手吐劲,杆身弹处,鞭尾疾戳英阳。&1t;/p>

  这几下走鞭换手干净利落、挥洒自如,佟老四几人看得目眩神驰——暗道这杨十八横行山东数十载,果是名不虚传。且不说疯魔棍法,单这不起眼的鞭杆,便使得如神龙出水一般——不禁齐齐喝彩。&1t;/p>

  “十八爷!”佟老四叫道:“使劲打,打死这小杂种!”&1t;/p>

  英阳听了心头火起,足尖勾起硬木花凳,顺势踢去。佟老四吓得猛一抱头,嘴巴却磕在桌沿上,本已松动的牙齿又掉两颗。&1t;/p>

  英阳大笑道:“你这牙,还够说几次话的?”&1t;/p>

  &1t;/p>
  浏览阅读地址:/guangzhaodaqian/85112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