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光照大千 > 第96节 雾锁海疆

第96节 雾锁海疆

  “杨爷!”6承宗坐在车头缆着缰绳,回身道:“该醒醒了!”&1t;/p>

  “什么叫醒?我就没睡——”过了一刻,杨简闷声道:“打坐呢。”&1t;/p>

  “那您也出来透透气……”6承宗不满道:“别再憋死!”&1t;/p>

  “所谓:常说口里顺,常做手不笨——”杨简道:“坐满‘一座’是一个时辰,每天几座、念多少遍经,这都是师父规定好的。你不能说你不练功,也不让我练。”&1t;/p>

  “谁说我不练功?我练的是脑子!”6承宗高声道:“我脑袋里那些图谱啊、那些要领那些步骤啊……随便告你一个你得琢磨三年!”&1t;/p>

  “呃……”杨简知道6承宗说得在理,道:“那你练你的、我练我的!没事叫我出来干嘛,到老虎滩了?”&1t;/p>

  “没,还远着呢……”&1t;/p>

  “那你叫我干嘛?”&1t;/p>

  “我叫你出来赶会儿车!”6承宗怒道:“一边念经一边赶车,不行吗?”&1t;/p>

  *&1t;/p>

  从京师金井中取出四根镇龙钉后,杨简与6承宗雇车直奔安东卫。到安东卫城中置办些必需之物后,又赶向老虎滩。&1t;/p>

  这一路上,6承宗没再停下寻找材料。杨简则躲在车中,除却练功念经、便是吃睡——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极是悠闲。&1t;/p>

  *&1t;/p>

  “赶车?”杨简讶道:“不会。”&1t;/p>

  “合着您除了吃喝拉撒睡,就不会别的了?”6承宗抱怨道。&1t;/p>

  “我还会念经练功呢……”&1t;/p>

  “人家是‘六祖慧能大师’,您倒好,‘六能大师’——”6承宗数着手指头道:“吃喝拉撒睡放!”&1t;/p>

  “滚!”&1t;/p>

  “再加一个‘滚’……”6承宗大笑道:“吃喝拉撒睡放滚,哈哈哈哈!”&1t;/p>

  “不是有你呢吗?你这么心灵手巧——”杨简撑着手臂道:“不说天下第一、也跑不出世界第二,赶车算什么,手到擒来!”&1t;/p>

  “你什么时候这么会说话了?”&1t;/p>

  “近朱者赤嘛——”杨简笑道:“跟您老人家熏习这么久,我再没点儿长近、也太说不过去了。”&1t;/p>

  “得——”听到杨简恭维,6承宗高兴道:“那我再赶会儿……”&1t;/p>

  “不行……”过了一会儿,6承宗觉着不对,回身道:“你也得学!”&1t;/p>

  杨简懒懒道:“有你我还学什么?”&1t;/p>

  “要没我呢?”&1t;/p>

  “没你我就不出门了。”&1t;/p>

  “日啊——”6承宗叫道:“别看您历经坎坷,原来天生是当大爷的料!”&1t;/p>

  “对啊!”杨简道:“别看您锦衣玉食,天生是当小厮的命——”&1t;/p>

  “你你你!”6承宗再忍耐不住,回抡长鞭抽向杨简。&1t;/p>

  “啊——”杨简扑出,与6承宗扭打在一处。&1t;/p>

  *&1t;/p>

  大车又行半日,傍晚时分、6承宗停在道边,与杨简走到路旁的一个茶摊。&1t;/p>

  “掌柜的!”6承宗喊道:“两碗茶。”&1t;/p>

  “来了!”茶摊老汉倒上两碗粗茶,摆在桌上。&1t;/p>

  “有啥吃的没?”6承宗抻过小板凳坐下,以掌作扇道:“这天儿真热!”&1t;/p>

  “今年热得早——”老汉笑道:“有几个馍、再没别的——”&1t;/p>

  “那不要了——”6承宗抿口茶问道:“大爷,离老虎滩还多远?”&1t;/p>

  “老虎滩?!”卖茶老汉变色道:“你去那边干嘛?去不得!”&1t;/p>

  “怎么?”6承宗问道。&1t;/p>

  “你们是外乡人,看来还不知道——”老汉看向杨6二人道:“那边疫情闹得厉害,听说还、还闹鬼……”&1t;/p>

  “啊?闹鬼?”杨简吓了一跳。&1t;/p>

  “什么疫情?”6承宗问道。&1t;/p>

  “这个不太清楚……”老汉摇头道:“听说老虎滩那边渔民,近来都得了怪病,说是被海妖放出的厉瘴所染……”&1t;/p>

  “噢?还有这事?”&1t;/p>

  “可不——有打渔不归的、有吐血身亡的、还有全家暴毙的!”老汉惶恐道:“不知为何就闹了起来,没俩月功夫死的死、逃的逃,十户倒空了九户!”&1t;/p>

  “那……官府没派人来查么?”杨简问道。&1t;/p>

  “看过,说可能是那倭人捣的乱——”老汉叹道:“这两年倭寇闹得厉害,到处烧杀抢掠……唉!本来年景就不好,再加上倭贼犯乱,这日子难啊……”&1t;/p>

  “噢,这样……”6承宗点头道:“本来我们要去寻人的,听您老这么一说,还是别去了。”&1t;/p>

  “对对!听我的——”老汉高声道:“等这阵子过去、你们再去不迟!而且你们要找的人早跑出来了,去了也是白去。”&1t;/p>

  *&1t;/p>

  付过茶资,杨6二人回到车上。&1t;/p>

  “咱怎么办?”杨简见6承宗提起缰绳,问道。&1t;/p>

  “怎么办?”6承宗悠然道:“当然是去老虎滩了。”&1t;/p>

  “不是说闹灾吗?”&1t;/p>

  “正因为闹灾咱才去啊——”6承宗笑道:“若没这么一出,我还以为他们没到呢,这是清人呢!”&1t;/p>

  “清人?清什么人……”杨简问道。&1t;/p>

  “去了就知道了。”&1t;/p>

  *&1t;/p>

  大车又行半日,只见越近海边、人烟越是稀少,但有所见、也是些颓败空寂的房屋。&1t;/p>

  “吁——”6承宗将马匹勒住。&1t;/p>

  杨简问道:“怎么了?”&1t;/p>

  6承宗下颌一抬,点向前方。&1t;/p>

  杨简钻出车外,只见大雾弥漫、目不能透。&1t;/p>

  “海边这么大雾?”杨简从未见过海。&1t;/p>

  “嘿嘿,到了!”6承宗笑着一抖缰绳,谁知那马儿似受到惊吓、畏缩不前,不管6承宗怎么吆喝,也是原地打转。&1t;/p>

  “算了——”6承宗跳下车道:“收拾东西走吧,应该没多远了。”&1t;/p>

  杨简收拾行囊,随6承宗向浓雾走去。&1t;/p>

  走了一时,只见大雾益浓重、有如实质一般,更奇的是雾气不飘不散、静默悬浮。&1t;/p>

  杨简看出门道,轻声问道:“高人作法?”&1t;/p>

  “对,雾锁海疆。”6承宗低声应道。&1t;/p>

  此时方向不明,不知路径。6承宗掏出个铃铛“哗楞楞”摇动几下,阒静沉寂中,铃声传得甚远。&1t;/p>

  杨简左右打量,只觉这雾益阴寒,不由得缩缩脖颈。&1t;/p>

  不知过了多久,雾中渐渐透出三四个高壮身影,待看清时杨简低吟一声——来的正是身高丈余的黑熊魔将!&1t;/p>

  杨简登时明白,这些便是当日奇袭慈福塔的妖兽了!&1t;/p>

  6承宗却是毫不在意,走上前与为魔将说了几句,回身又向杨简道:“来。”&1t;/p>

  杨简凝神戒备,只觉这浓雾和黑熊魔将,皆透出阴戾肃杀之气!&1t;/p>

  &1t;/p>
  浏览阅读地址:/guangzhaodaqian/85112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