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光照大千 > 第100节 归墟

第100节 归墟

  “包起来?”杨简闻言一怔,道:“大海广阔,怎么包起来?”&1t;/p>

  “我家离火浣天纱其大无外、其小无内——便是天也能包了,何况区区东海?”&1t;/p>

  “还区区——”杨简被6承宗气乐了:“就算真能包起——这四海相连,只是大略划分一下这边叫东海、那边叫南海,怎么能单单将东海包起?”&1t;/p>

  “就是大略分一下啊——”6承宗道:“有海界。”&1t;/p>

  “海界?”&1t;/p>

  “四海表面上彼此相连,但每个海都有自己的边界。”&1t;/p>

  “划分海界有何用?”杨简问道:“为了出行方便?”&1t;/p>

  “那是一方面,传说万千年前——”6承宗悠然道:“四海乃是一个大海,由一条通天巨龙统领。某日巨龙起了歹心、想一统天下,便起一场大水淹天没地。连须弥山腰都变作海天泽国,险将大地生灵尽数灭绝……”&1t;/p>

  “大水能淹没四大部州?”杨简骇然道:“真有此等巨龙?”&1t;/p>

  “想必是有吧——”6承宗又道:“后来天帝派遣神将将巨龙镇伏,这龙族施术、法力皆来自海水,海域越广,施展的法术就越惊人。洪灾过后,天帝怕再有恶龙祸世,便隔绝四海,由如今的四海龙王分别御之……”&1t;/p>

  杨简听得心潮起伏,这传说若是真的,当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了。&1t;/p>

  “那你若将东海包住——”想了一刻,杨简道:“其他三海呢?要将其隔断么?”&1t;/p>

  “差不多就这意思,你越聪明了——”6承宗笑着比划道:“好比这纱是一口大锅、将东海兜起,大锅之外轻纱垂下,隔绝北海、南海,西海远在大6以西,跟东海不沾边的……”&1t;/p>

  “你越说我越不信了!”杨简撇嘴道:“你有那么大法力,能将浣天纱无限延伸,包住东海?”&1t;/p>

  “我哪行啊?”6承宗喝口水叫道:“这酒喝得……烧心——就算是晏大哥道力通天也不行!要说起移山倒海啊,还得借助机关御阵之术!”&1t;/p>

  “天枢大阵?”&1t;/p>

  “对!北斗七星加上左辅、右弼而结成的九星天枢大阵,感天应地、汇聚八荒灵力,再注入浣天纱中,应该能将东海包起了!”&1t;/p>

  “那……就算你说的包住东海……”杨简回忆道:“那你还说提拔东海呢,如何提起?”&1t;/p>

  “如何提起?我也不知道……”6承宗皱眉苦思:“光是包住,已是移山倒海的神通了。若说提起……只怕再有一百个天枢大阵也力不能及——这已经出我所知范围了。”&1t;/p>

  连6承宗都参不透的事,杨简只怕打破脑袋也想不明白了。&1t;/p>

  “管他呢——”6承宗苦思一阵,释然道:“不过我虽然不知道如何提起,但我知道为何要将东海拔起!”&1t;/p>

  杨简见6承宗神情兴奋,知其说到关键处,忙问道:“不是为了找阎浮灵光塔么?”&1t;/p>

  “对啊——”6承宗看向杨简道:“这可是惊天动地的大秘密,别乱说去。”&1t;/p>

  杨简斜眼道:“你觉得在这里,我能跟谁说去?”&1t;/p>

  6承宗想想也是,笑了一下道:“待取了这秘宝,到时便天下皆知了——想瞒也瞒不住。”&1t;/p>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杨简沉吟道:“若真得了那宝贝,只怕会招来无穷祸患。”&1t;/p>

  6承宗面色一变,道:“到时再看吧,我天机世家虽不是什么修仙大派,但在道门中还有一席之地,不会任人欺负!”&1t;/p>

  “谈这个还为时过早——”杨简起身看看帐外,回头低声道:“那晏千军没准是借助你的浣天纱,为自己办事呢!”&1t;/p>

  6承宗亦站起身,探头看向帐外,只见四下阒寂——除却远处巡守的教众外,再无动静。&1t;/p>

  “晏大哥说了,他另有所取——”6承宗回过身,低声道:“但我不知道他究竟要取什么,难道比灵光塔还重要……”&1t;/p>

  “没准只是托辞,就是要取这塔基呢——”杨简分析道:“只不过先稳住你再说。”&1t;/p>

  “不会——”6承宗此时酒醒大半,在帐内边走边道:“晏大哥虽是魔门中人,但说话向来是一言九鼎,足堪信任。”&1t;/p>

  “你都说了是魔门中人——”杨简哂道:“还有什么信义可言?你哪里见过那些恶人的嘴脸……”&1t;/p>

  “难道你见过?”6承宗见杨简神情一变,忙又道:“唉!我也有不得已的苦衷啊!”&1t;/p>

  “苦衷?什么苦衷?”&1t;/p>

  “从答应盗取浣天纱那天起,你以为我是自由之身?”6承宗悄声道:“咱们一切行踪,尽在人家掌握之内!”&1t;/p>

  “啊?”杨简轻呼道。&1t;/p>

  “从天机镇到京师,一路上都有人跟着,这你知道吧?”&1t;/p>

  “知道。”&1t;/p>

  “咱们在观星台上取镇龙钉,你以为他们不知道?”6承宗压低声音道:“喝酒时我听晏大哥说了,那京师之内高手云集,咱们刚在观星台上作法便被人知晓,随后赶来的大批高手都被他们截住了……”&1t;/p>

  “啊!还有这事?”杨简惊道,想不到自己一举一动,皆在人眼目之中:“那和苏老先生去齐家村看病呢?”&1t;/p>

  “那个他没说——”6承宗道:“估计知道是去看病,没在意吧。他们知道我不愿意与他们多来往,所以轻易不会现身。就算观星台上情势危急,但他们看到智海和尚赶来,也就按兵不动了。”&1t;/p>

  “我说咱们闹出那么大动静……”杨简叹道:“京城内怎会没人知道呢?原来都被阴山教挡住了。”&1t;/p>

  “我的目标就是他们的目标——”6承宗沉声道:“天下无人可挡……”&1t;/p>

  “那咱们……只是两颗棋子……”&1t;/p>

  “唉!是啊……”6承宗低头道:“能得着塔基全身而退,就算万幸!”&1t;/p>

  “你怎知晏千军所图不是塔基?”杨简道:“毕竟是七大仙器之一,万人垂涎!”&1t;/p>

  “只能是信任了——如果晏大哥真耍赖,咱能说什么?能保住性命就不错!”&1t;/p>

  “这就是与虎谋皮的下场!”&1t;/p>

  “唉!不说这个了……”6承宗又叹口气,道:“刚才说一半,你知道要取塔基,为何要将东海提起么?”&1t;/p>

  “不知道——”杨简知道6承宗不愿再谈阴山教,便附和道:“等你说呢。”&1t;/p>

  6承宗走到杨简身前坐下,问道:“你知道海眼么?”&1t;/p>

  “海眼?”杨简道:“观星台上那金井,连通的不就是海眼么?”&1t;/p>

  “不是那个——”6承宗打断道:“海眼有很多个,北京城内便不止一处,我说的是归墟——”&1t;/p>

  “归墟?这个不知道。”&1t;/p>

  “料你也不知道——”6承宗又吹上了:“相传东海中间有个无底鸿沟、深不可测,便是倾尽天下之水也难将其填满,那里便是归墟。这深不见底的归墟与西方直达天庭的昆仑对应——昆仑是登天之路,归墟是连结黄泉苦海的通道。莫说咱这江河湖泊、四大海水,便是其他部洲的、乃至天河之水,相传也都是注入无底归墟之中……”&1t;/p>

  “世上真有这等地方?”杨简听得入神:“咱们能见到?”&1t;/p>

  “谁知道——”6承宗亦是心驰神往:“这回若真能见到这神秘离奇之处,也算是不虚此生了。”&1t;/p>

  “你的意思是……”杨简问道:“要找到这归墟?”&1t;/p>

  “对!晏大哥跟我说了——”6承宗取出被子披在肩上:“这归墟之下有个先天法阵,据传是某位金仙用来压制什么东西的。此法阵以阎浮塔基引灵,汇聚整个东海的大水之力——只要这塔基上沾着一丝海水,整个东海的无穷之重便压在其上,那么任谁也打不开塔基下的先天法阵……”&1t;/p>

  “……若想拔起塔基、打开法阵……”杨简喃喃道:“便要先托起东海,让这塔基沾不上海水?”&1t;/p>

  “是……”6承宗难得的神情肃穆,缩缩肩头道:“也只有这样,才能得到阎浮塔基。”&1t;/p>

  杨简忽是感到一阵彻骨寒意,与6承宗对视一眼,见他也是面色惨白、神情恐慌。&1t;/p>

  “阴山耗费举教之力……”杨简沉声道:“真的只想得到阎浮塔基?还是那先天法阵之下——藏着什么惊天之秘?”&1t;/p>

  &1t;/p>
  浏览阅读地址:/guangzhaodaqian/85112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