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光照大千 > 第102节 观海

第102节 观海

  离火浣天纱经过天枢大阵散漫之后,就没6承宗什么事了,和杨简在法台上观察半日,颇感不耐。&1t;/p>

  放眼望去,宽若街衢的白索绵延不绝、一直探向远方浓雾,有时看得眼都花了——不知白索是否在动。&1t;/p>

  晏千军与阴山八-老端坐阵中,皆是双目微闭、神色凛然,丝毫不敢大意。&1t;/p>

  阴欢则在法阵中穿插走动,审慎观察。&1t;/p>

  *&1t;/p>

  “没意思——”6承宗觉得无聊,走向杨简道:“这没啥可看的,咱转转去吧,这样恐怕要好几天呢。”&1t;/p>

  “好!”杨简也看不出什么门道,早就觉着乏味,闻言道:“来一天了、只在雾中困着,还没见到海呢——不如去海边看看。”&1t;/p>

  “对!”6承宗附和道:“我也没见过海,咱们走……反正晏大哥说过,这几日任咱们走动。”&1t;/p>

  二人一边说着,一边拾阶而下。&1t;/p>

  到法台下,只见马义礼正前后巡视,6承宗轻声唤道:“马老板——”&1t;/p>

  马义礼闻言走了过来,问道:“七少爷,怎么?”&1t;/p>

  “这里好生闷气——”6承宗指着大阵道:“晏大哥说了,这几日我们可以随便转转。”&1t;/p>

  “对,少主说过,二位可以随意走动——”马义礼从怀中掏出一物,道:“这是驱雾令牌,你们戴着它,便不再受这雾阵约束,可以来去自如。”&1t;/p>

  “好!”6承宗接过令牌,笑道:“那我们去海边转转,这里离海还有多远?”&1t;/p>

  马义礼指向前方道:“那边走上二里,应该差不多了,不远。”&1t;/p>

  “嗯——”6承宗道:“我看这法阵平稳,一半天的不会有事,我们去了。”&1t;/p>

  “不要去得太久!”马义礼看看大阵,嘱咐道:“万一有事,还要劳烦七少爷呢。”&1t;/p>

  6承宗大喇喇道:“我省得了。”&1t;/p>

  马义礼又道:“要不要派几名随从保护你们?”&1t;/p>

  6承宗看了杨简一眼,知道杨简不愿与这些妖兵魔将接触,便道:“不必了,我们又不走远。且这方圆百里之内,不都被你们清空了么?”&1t;/p>

  “那倒是——”马义礼笑道:“我是怕有什么万一……”&1t;/p>

  “马老板多虑了!”6承宗笑道:“我们好歹是金刚寺出来的,寻常人物不在话下,若真有事,我们跑回来求救就行了!”&1t;/p>

  “那好……”见6承宗如此说,马义礼只得道:“二位多加小心。”&1t;/p>

  *&1t;/p>

  6承宗辨明方向,与杨简向海边走去。&1t;/p>

  驱雾令牌果然好使,走过之处浓雾消散,再不会陷入幻阵之中。&1t;/p>

  二人行了一阵,忽听前方隐隐传来海浪之声,一股潮气扑面而至。&1t;/p>

  “到海边了!”6承宗喜道:“走!”&1t;/p>

  杨简亦是精神一振,调整木龙、加快步伐。&1t;/p>

  又走一刻只觉眼前一清,却是出了雾阵。杨6二人欢呼一声,跑到海边岩石滩上。&1t;/p>

  二人登上高岩,极目远眺——只见海面广阔、浩瀚无极!&1t;/p>

  远海处水平如镜,波光粼粼;近身前乱石嶙峋,高下堆积——海风泛处,一潮潮海浪汹涌推至,似万千怒兽呼啸而来。&1t;/p>

  “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6承宗高声喝道:“惟有苏子瞻,方能描画此景一二!”&1t;/p>

  杨简亦是如痴如醉,可惜腹笥太薄,不知该用什么语句来表达自己心境。&1t;/p>

  6承宗转向杨简道:“原先我见了天机镇边的黄沙万里、大漠雄风,便以为雄浑广大莫过于此——今日见到这垂天大海,却是别有一番气象!”&1t;/p>

  “是啊!”杨简应道:“此时方知世界广阔,远非人心所能量度。你看这天穹之下,目光极处无不是海——你真觉得浣天纱能包容么?”&1t;/p>

  “原来我心中也没个数——”6承宗挠挠头,道:“此时真见了海,更不知道了!若真能将这浩淼无极包住,真是天功造化了!”&1t;/p>

  说罢6承宗捡起块碎石,大喝一声,远远掷去。只见石块溅出个小小水花,随即隐没——似乎昭示以人力对天然,便如此般。&1t;/p>

  杨简难耐心中激荡,双手拢住、放声大喊。只是这喊声甚是单薄,莫说回音,没传多远便被海风吞没。&1t;/p>

  “走!”6承宗指着乱石滩下道:“咱们下去看看。”&1t;/p>

  “好!”&1t;/p>

  6承宗三跳两跳下了高岩,旋又脱下鞋袜、挽起衣袍,向水中踏去。&1t;/p>

  杨简怕木龙打滑,摸着岩壁缓缓攀下。抬眼见承宗已经走入水中,心中忽的一酸。&1t;/p>

  找块石头坐下,打开木龙、脱下鞋袜,只见两腿依是软绵绵的,杨简拍打道:“你何时才能像承宗那般,来去自如呢……”&1t;/p>

  杨简正自伤神,忽听6承宗喊道:“杨简!你别脱鞋了,这水凉——”&1t;/p>

  此时虽已初夏,海水仍是寒凉。&1t;/p>

  “既然来了,当然要下水看看——”杨简光脚套上木龙,喊道:“下次再来不定什么时候呢!”&1t;/p>

  说罢小心翼翼走去,脚下滩岩浸过海水甚是滑腻,木龙棱脚方正,稍不留神便会摔倒。&1t;/p>

  待走到沙滩上,只见一层潮水漫来,低头再看,海水已没过双膝。&1t;/p>

  杨简心中一颤,双腿无知无觉,似不是自己的一般,只怕不管冷热酸麻,都无知觉。&1t;/p>

  6承宗回笑道:“怎么样?冷吧?”&1t;/p>

  “还好……”杨简挤出一丝笑容,又向前走步,与6承宗并排。&1t;/p>

  二人又瞭望一番,6承宗忽然想起什么,回看浓雾道:“也不知浣天纱铺过来没有?”&1t;/p>

  “没有吧——”杨简看向水底:“什么也没见啊。”&1t;/p>

  “浣天纱铺开之后无形无质,你哪能看得见?”6承宗指道:“说不定此时已在脚下了。”&1t;/p>

  杨简探手插入沙中,忽然面色一变,看向6承宗道:“你看看,能抓起这水中沙么?”&1t;/p>

  &1t;/p>
  浏览阅读地址:/guangzhaodaqian/85112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