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光照大千 > 第103节 明志

第103节 明志

  6承宗见杨简神色有异,亦是弯腰抓了一把。&1t;/p>

  只觉触手冰凉,细沙连着一束水丝被握在手中——再细看去,沙子如小球一般、凝在掌心。&1t;/p>

  6承宗探出左手拨弄,沙球散开复又合拢,似被何物缠裹。想了想,6承宗左手捏住水丝、右手松开,只见那沙球被无形地提在半空。&1t;/p>

  “哈哈哈哈!”6承宗甩着水丝、抡动沙球,大笑道:“兜住了,兜住了!”&1t;/p>

  杨简张大眼睛道:“真的?”&1t;/p>

  “可不是!你看——”6承宗叫道:“这水丝便是浣天纱,如极薄的布料一般,覆在沙上!“&1t;/p>

  杨简依法炮制,亦是提起一团沙球,叹道:“真没想到,世上竟有如此神奇之物!”&1t;/p>

  “那是——”6承宗将沙球扔掉:“天荒宇阔、无奇不有,远非你我所能测度。”&1t;/p>

  “嗯嗯——真是!”杨简搓手喟叹:“今日得见大海,便已领略;此时又见这纱之神奇,只能说自己是井底之蛙了……”&1t;/p>

  “你一直困在金钟寨,上山后也是刨地,眼界浅也是正常——”6承宗笑道:“我虽然比你开阔些,但也知道,这天地雄奇穷尽一生也无法窥度。”&1t;/p>

  “要不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呢——”杨简道:“出来见见世面,就是不一样!”&1t;/p>

  “光行路不看书也没用,邮驿的差人倒跑得多呢——”6承宗笑道:“也未见得有什么见识。”&1t;/p>

  “你这就是抬杠!”杨简笑道。&1t;/p>

  “不管怎样——咱还是太封闭,对这大千世界所知甚少!”&1t;/p>

  “是是,太渺小!”杨简望向海面叹道:“人这一生,如白驹过隙、转瞬成空……便如这汪洋上一朵浪花,头出头没、永无息止……”&1t;/p>

  “有大浪,有小浪——”6承宗亦是看向大海,悠然道:“我要是浪花、就要做个涛天巨浪——奔腾万里、横扫八荒,留名后世!”&1t;/p>

  “切莫横扫八荒——”杨简笑道:“你若跟那传说中的妖龙一般横扫一气,不知有多少黎民因此受苦,你这样留名后世又有何用?”&1t;/p>

  “管他有何用?”6承宗叫道:“世上无用之事还少么?也不多我一个。”&1t;/p>

  “有用也罢,无用也罢——”杨简道:“但因无用而造业,那就大大不值了。”&1t;/p>

  “有用的、就不造业了吗?”6承宗冷笑道:“有用无用一事两面,王侯贼寇成败论之——这些且不论,难道你就愿意做个无声无息的小浪花、随波逐流么?”&1t;/p>

  “浪便是海,海便是浪。”杨简想了想,道:“你就算是涛天巨浪,也终有消弥之时。徒造罪业,不如与天地同生化、随大海共消融,那才是真正的心安自在。”&1t;/p>

  “我为何要心安?”&1t;/p>

  “你为何不要心安?”&1t;/p>

  “那依你之说——”6承宗转而笑道:“大浪从大海而生,那大浪的罪业,也就是大海的罪业喽——若无大海之力,哪来巨浪之威?若无众生之业,何来众生之苦?”&1t;/p>

  杨简怔住,缓了一刻道:“众生业,众生受……你又何苦做那推波助澜之辈?”&1t;/p>

  “我之所生、所做、所受,皆由无明业力而起——”6承宗望向远方,定定道:“就如你的‘海浪’之说,既然我即众生、众生即我,那么‘小我’所做、由‘大我’来受——这就是自作自受吧?”&1t;/p>

  “胡扯吧你就——”杨简撇嘴道:“既然你是众生,又何苦为难自己?”&1t;/p>

  “还不因为有‘我执’——我是‘小我’的执,他们是‘大我’的执,都差不多……”6承宗笑道:“我就是要借众生之力,成我不世之功!我就是要红尘翻浪、业海兴波!”&1t;/p>

  “唉……”杨简一声长叹,道:“承宗我问你,你可知咱们这灭海神功,为何要用‘灭海’二字?”&1t;/p>

  6承宗翻眼道:“我连金光诀还没背会呢,哪知道灭海何义?这名字威风吧!”&1t;/p>

  “灭海二字,便是要灭度无量大海一般的众生。”&1t;/p>

  6承宗惊道:“把众生都灭了么——好大的杀气!”&1t;/p>

  “又胡说——”杨简知道6承宗在说笑,接道:“灭度乃是圆满诸德、寂灭诸恶之义。咱这神功法要的初心,便是要让大海一般的无量众生,离苦得乐、清静自在……”&1t;/p>

  “谁来度?凭你?哈哈——”6承宗笑道:“我看你也就是在海中载沉载浮、随遇而安罢了……自己还吃了上顿没下顿呢,还度别人?”&1t;/p>

  “信愿行,从心开始——”杨简喃喃道:“我不跟你说了……”&1t;/p>

  *&1t;/p>

  二人在浅滩又玩耍一时,6承宗道:“咱回吧,出来也半日了。”&1t;/p>

  “好——”杨简道:“回去看看别出了什么纰漏。”&1t;/p>

  6承宗闻言,看向杨简一笑。&1t;/p>

  杨简斜瞟道:“你笑什么?”&1t;/p>

  “我笑你啊,行事矛盾——”6承宗摊手道:“明明不愿与那些人为伍,可真共事了、又怕有什么闪失——不知你是性子软呢、还是做事认真呢?”&1t;/p>

  杨简闻言怔住,心道:“承宗知道我不情愿,我自己也清楚,那为何还要继续下去?因为恳求、因为胁迫、还是因为自己也很期望,想看热闹呢?”&1t;/p>

  难道自己心底,也有凶残杀戳之意——惟恐天下不乱么?&1t;/p>

  想了一时,终是茫然。&1t;/p>

  杨简摇摇头,跟上6承宗——也许自己只是想早日结束、早日回山吧……&1t;/p>

  *&1t;/p>

  二人没走出多远,只见一道人影仓皇奔来,看他服饰、不像是阴山教众。&1t;/p>

  杨6二人对视一眼——方圆百里之内、早被阴山教众驱得干干净净,哪来的闲人?&1t;/p>

  转眼间那人跑近,只见他背负一张长弓,满面惊骇之色。&1t;/p>

  穿过迷雾见到杨6二人,那人先是一怔,继而大喊道:“救命啊——救命!”&1t;/p>

  杨6二人未及反应,那人连滚带爬、扑身摔倒:“两位好汉救命啊!”&1t;/p>

  “什么事?”6承宗吓得后退半步。&1t;/p>

  “有歹人追杀我——”那人仰头道:“非得要了我的命不可!天可怜见,两位好汉救命——”&1t;/p>

  “噢?”杨简闻言皱眉,心道:“难道又是阴山教众在逐杀百姓?既然撞上,怎么也要管一管。”想到此处,便道:“你莫慌,慢慢道来。”&1t;/p>

  那汉子依是趴在地上,似乎连起身的力气都没了,哀声道:“在下本是这一带的百姓,哪知近几日被一恶人追杀,不死不休啊!”&1t;/p>

  “你既然是百姓——”6承宗审视道:“那你背一张弓做什么?”&1t;/p>

  “啊?!”汉子闻言一怔,忙道:“这、这是家传的宝弓,两位若不嫌弃,在下便将宝弓献上!”说罢取下长弓递上。&1t;/p>

  6承宗长弓入手,只觉得颇为沉重,再看这弓精工细做,实是难得一见的宝贝,不由赞道:“好一张铁胎硬弓!”&1t;/p>

  “仁兄好眼力!”那汉子陪笑道:“这可是家传的宝物啊。”&1t;/p>

  6承宗信手把玩,见那弓背上铭着几个篆字,念道:“无影顺风弓……”&1t;/p>

  &1t;/p>
  浏览阅读地址:/guangzhaodaqian/85112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