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光照大千 > 第115节 开天

第115节 开天

  马义礼从未见过晏千军如此失色,急问道:“怎么了?少主?”&1t;/p>

  晏千军切齿道:“那孽龙竟如此疯狂!把那定海神针拔起来了!”&1t;/p>

  众人闻言,相顾骇然。&1t;/p>

  *&1t;/p>

  东南西北四海之中,各有一根定海神针藏于龙宫内。&1t;/p>

  当年阎浮大海被一分为四之后,天帝特将四根神针置于海内,稳定海疆。神针若被拔起,必将海界动荡、浪潮翻腾,倾天海水会无休止地向大地冲去!&1t;/p>

  拔起定海神针,绝对是禁中之禁——那小龙虽是情急,也能想见其脾气之暴。&1t;/p>

  *&1t;/p>

  “这……”6承宗心下虚,惊道:“定海神针能破浣天纱么?”&1t;/p>

  “浣天纱多半保不住了——”晏千军侧耳倾听道:“说不定龙宫那边已是破了。”&1t;/p>

  此时惨叫声猛起,众人看去,只见一名压制井盖的魔将倒地,满脸乌青之气。那金文井盖愈暴燥、突跳不停,忙又扑上几名魔将压住。&1t;/p>

  “少主怎么办?”马义礼向晏千军道:“布阵么?”&1t;/p>

  本来这井盖崩开、黄泉戾气蹿上,就算将东海族类尽数灭绝,晏千军也不会眨一下眼……眼下却怕这戾气喷得太快,自己等人不及逃脱、便被侵染。&1t;/p>

  “来不及了——”晏千军捂着断臂凝神又听,神色大变:“纱已经破了!”&1t;/p>

  众人俱是一震,抬头望去,顶上浣天纱倒还无恙。&1t;/p>

  再看魔将已6续扑上十几个,手脚并用强行压制。那金文井盖抖得更是厉害,尖厉之声隐约传出,似有无穷恶鬼争挤不休!&1t;/p>

  转瞬间又有几名魔将倒地,哀号一片。&1t;/p>

  晏千军看向阴山八-老,轻声道:“长山枯骨阵。”&1t;/p>

  阴山八-老闻言,皆是一震。&1t;/p>

  长山枯骨阵乃阴山秘传的奇阵之一,并非借天地灵力、机关之威,而是由八名修行者以自身道元为基,强行封印一切通道——施术之后,施法者立时化为枯骨。&1t;/p>

  “好!”为长老微一沉吟,又走到晏千军身旁轻声道:“还请少主照顾一下我孙女。”&1t;/p>

  晏千军点头道:“放心。”&1t;/p>

  “多谢。”为长老俯身一揖,走向金井。&1t;/p>

  另一名长老上前道:“少主,回去之后为我们招魂!”&1t;/p>

  晏千军低头道:“好!”&1t;/p>

  如此五六名长老上前各交待一句,停了一刻,晏千军看向剩余两位长老:“你们?”&1t;/p>

  那两位长老相互看看,又摇摇头,走向金井。&1t;/p>

  晏千军向八-老深施一礼:“诸位长老大德,阴山上下永志不忘!”&1t;/p>

  “开始吧。”大长老已跪坐在井边,默念咒语后一声长喝:“长山不摧,枯骨不破——化!”只见他周身黑气升腾,骤然化作一具尺余高的枯骨,守住乾位。&1t;/p>

  余下长老不敢怠慢,一个接一个走下枯井,默念咒语,皆化作尺余高的骨像。&1t;/p>

  马义礼及诸魔将满面哀痛,向八尊骨像叩行礼。&1t;/p>

  八尊骨像镇住乾坤八位后,井下“突突”声仍不绝于耳,但井盖却岿然不动!&1t;/p>

  晏千军一直背着身,待八位长老施法完毕,方转过头来。&1t;/p>

  6承宗与英阳在旁看了嗟叹不已,杨简则垂头默诵往生咒。&1t;/p>

  *&1t;/p>

  “来!”晏千军振作精神,喝道:“把伤者都绑在狂鹫上,快!”&1t;/p>

  马义礼率众魔将,将阴欢及被戾气所染的十余名魔将负在狂鹫上绑紧。&1t;/p>

  众人正忙着,忽听一阵龙吟隐约传来。抬眼处,一道长影伴着万道金光陡然冲下!&1t;/p>

  晏千军喝道:“快走!”&1t;/p>

  话音未落,只见那万道金光无限放大,继而“喀喇喇”一阵轰响,山梁断裂、浣天纱破,海水倾泻而下!&1t;/p>

  英阳已伏在狂鹫上,抬眼哀吟道:“天破了……”&1t;/p>

  *&1t;/p>

  晏千军、马义礼、杨简、6承宗、英阳在先,余下魔将照看着阴欢等受伤的十余人,催动狂鹫、暴起直飞。&1t;/p>

  只听身下水声动荡、宛若兽吼,也辨不清涨缓疾。&1t;/p>

  顺着归墟沟壁向上直飞了一个时辰,金头狂鹫霍然蹿出,却是来到广阔海底。&1t;/p>

  众人四顾,只见海底积水已有丈深,大水从四面八方涌来,向归墟流注。&1t;/p>

  再看头顶无穷无尽的托架山梁已破败不堪——即便没有定海神针重创,山川之力也油尽灯枯。&1t;/p>

  不待命令,金头狂鹫也知道大祸临头,直是疯一般狂飞疾冲!&1t;/p>

  *&1t;/p>

  杨简抱紧狂鹫四下观望,只见海底积水越来越多、越涨越快,不一时似又涨了几尺。&1t;/p>

  正所谓兵败如山倒——此时托架山梁益不堪,破裂之处举目皆是,更夹杂着土石崩飞……&1t;/p>

  “啊!”&1t;/p>

  仓惶间只听英阳一声大叫,却是被石块砸中,斜身摔落。&1t;/p>

  杨简大惊、待要扑救,却见英阳攀鞍一挣、又翻了上来。&1t;/p>

  杨简心中一松,暗道:“亏得英阳迅捷如猿……”&1t;/p>

  “都看好伤者——”晏千军向身后喊道:“尤其阴欢!”&1t;/p>

  众人一面躲着落石,一面驾着狂鹫疾冲。如此又飞一阵,只见头顶海水与身下积水之间的空隙越来越小……&1t;/p>

  “晏大哥!”6承宗大叫道:“你能劈开山梁么?咱们飞出去!”&1t;/p>

  “我能劈开!”晏千军侧叫道:“不过咱们还在海底,即便劈开纱幕,也会被海水压死!”&1t;/p>

  6承宗道:“那怎么办?”&1t;/p>

  晏千军摇头道:“先向海边使劲飞吧,能拖一时算一时。”&1t;/p>

  6承宗想想也是,伏身紧紧抱住狂鹫喊道:“猛禽兄,使劲飞啊!”&1t;/p>

  *&1t;/p>

  又飞一时,只听身后排山倒海般一阵轰鸣——6承宗回头望去,只见从龙宫那个方向,无边巨浪汹涌而来!&1t;/p>

  “妖龙干的好事!”6承宗都快哭了:“你家6爷爷老命休矣——”&1t;/p>

  晏千军也知道,这是孽龙最早捅破龙宫那边海域涌来的巨浪,想了想向马义礼叫道:“马长老,拿着这个!”说罢探手入怀,将铁函取出。&1t;/p>

  “啊?!”马义礼吓一跳,惊道:“这是……”&1t;/p>

  晏千军咬牙道:“我送你们一程!”&1t;/p>

  “不可!”马义礼慌道:“万万不可!少主万金之躯……”&1t;/p>

  “不听令吗?!”晏千军面上一寒,喝道:“放心我死不了!”&1t;/p>

  马义礼见晏千军浑身是血、面容憔悴,心中切痛;又见他虎目圆睁、其意极坚——没办法,咬牙将铁函接过。&1t;/p>

  晏千军直身大叫道:“你们飞慢些,待我作法!”说罢一拍座下狂鹫,直直向前飞去。&1t;/p>

  众人闻言皆勒住狂鹫,放缓行。&1t;/p>

  *&1t;/p>

  晏千军驾着狂鹫低头寻找,忽见前方有礁石露出水面,忙断喝一声勒住狂鹫,翻身跃下。&1t;/p>

  “来!”&1t;/p>

  晏千军左手一挥,苍海平生剑应声而出。&1t;/p>

  此时再看海底,已是天塌地倾、四野哀号,直如炼狱一般!&1t;/p>

  晏千军须皆张,左手擎剑指天喝道:“八荒法聚,山川赋灵,横江截脉,动地开天——”&1t;/p>

  此时杨简等人已是赶至,他们身后,千军万马般的洪流已狂袭而来!&1t;/p>

  晏千军震天价一声大吼:“开!”&1t;/p>

  大剑挥处,顶上山梁骤然裂开,昏沉无尽的海水被一分为二。&1t;/p>

  马义礼双目尽赤,断喝道:“上!”&1t;/p>

  众人驾着狂鹫,齐齐大喊、直插向上。&1t;/p>

  杨简抱住狂鹫,只见两边是如山崖一般的灰青海水,如此上冲百丈千丈;&1t;/p>

  往下看去,晏千军手持巨剑的身影越来越小,终是消弥;&1t;/p>

  抬眼再看天光,危崖一线似是要闭合……杨简大惊——只怕是晏千军法力已竭!&1t;/p>

  容不得众人惶惧,两边海水似山崖般渐渐合拢。&1t;/p>

  6承宗死命叫道:“狂鹫兄闭眼,咱们冲出去——”话未说完,只觉周身巨震,被海水夹撞如受重击!&1t;/p>

  6承宗不敢放手,任由狂鹫在水中划游。憋了不知多久,只觉胸腑间一口浊气忍无可忍,心中只剩一个念头:“操-他娘的……还是要死了……”&1t;/p>

  憋得神志也模糊了,猛然觉得身周一轻,狂鹫已是蹿出水面、一飞冲天!&1t;/p>

  “啊——”6承宗大口吸气,已是哭了出来。再看周围,众人皆破水而出。&1t;/p>

  “少主!”马义礼驾着狂鹫俯冲盘旋,倾泪如雨。&1t;/p>

  此时海面上黑水翻转、泡沫回旋,整个东海乌黑如狱。&1t;/p>

  6承宗、英阳等人亦是拨转狂鹫,探身大喊道:“晏大哥!”&1t;/p>

  杨简心中蓦地一酸,怔怔望着身下海水,说不出话来。&1t;/p>

  &1t;/p>
  浏览阅读地址:/guangzhaodaqian/85969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