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瓜田李夏 > 番外二

番外二

  俗语说人活七十古来稀,夏老爷子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能够活到古稀之年。

  “从来没承望能有今天!”夏老爷子坐在烧的热热的炕上,对簇拥在周围的一众小娃们感慨地说道。他一身簇新的绸面银鼠袍子,衣袍虽然合身,但他却稍微有点不自在。

  夏老爷子一辈子朴素惯了,他并不爱穿儿孙们孝敬的华丽新衣裳,他更喜欢穿自己的旧衣裳,因为觉得舒服。不过今天日子特殊,儿孙们竟有不远万里赶来给他拜寿的,他这个寿星公不得不一大早就被老伴儿给丽丽整整地打扮起来。

  不过这一点不自在在看着周围的一众小萝卜头时却很快就消散不见了。

  小萝卜头们大的不过十岁出头。他们年纪参差,衣裳各异,但长相或多或少都有些相似的地方。

  这都是他夏家的血脉!

  夏老爷子的目光落在最小的那个娃娃身上。小娃娃长的皮肤白白,大眼睛水灵灵,秀气的鼻子,小巧的嘴巴。这小娃还没满周岁,正坐在自己姐姐的怀里吐着泡泡。

  小娃很机灵,他感觉到了夏老爷子目光的注视,一双大眼睛忽闪了两下,就张开小嘴,奶声奶气地朝着夏老爷子叫:“挠……祖……”

  “是老祖。”抱着他的小姐姐立刻纠正。小姑娘八九岁的年纪,穿着一身桃红缂丝的皮袄裙。看她眼睛大大,嘴巴小小,跟怀中的小娃面貌有七八分相似,显然就是小娃的胞姐无疑。

  小娃听话地又叫了一声,然而发音却并没有多大的改进,依旧是一声挠祖。听得旁边的一众小娃都嘻嘻哈哈地笑了起来,并没有多少嘲笑的意味,更多的是开心。

  小娃也就跟着开心地笑了起来,仿佛自己做了一件很了不得的事,是他让大家都这么欢喜。

  小姐姐很无奈。

  紧挨着他们的一个小男娃已经笑着将小奶娃抱了过去。别看是个小男娃,他抱小奶娃的姿势却已经相当的熟练。

  小男娃笑的很暖,抱奶娃的姿态也很暖,他的声音也很好听,是最地道的官话,但说出来的内容却是另外一样。

  “……蛋蛋从开年儿就学着叫老祖,这已经是叫的最好的一回了。老祖您老多担待!……蛋蛋也不笨啊,毕竟是我的弟弟。给哥看看,可能是……舌头有点儿大。这可完了,往后不好找媳妇啊……”

  小奶娃的名字里有个丹字,到了小男娃的口中,就变成了蛋蛋,鸡鸭鹅蛋的蛋,当然,小男娃有时候也喊自己弟弟叫做宝贝蛋。

  小男娃的笑容依旧暖,可小奶娃就是感觉到了他的恶意。小奶娃的脸都红了,他使劲儿想挣脱开自己可恶的哥哥,两只小手朝着自己姐姐伸了过去。

  小姐姐虽然表面严厉,但心底着实特疼爱小奶娃。她恶狠狠地瞪了小男娃一眼,就要将小奶娃接过去。小男娃无辜地朝小姐姐笑。

  一个瞪眼,一个微笑,却是仿佛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两张精致的小脸。

  夏老爷子看着这姐弟三人,一颗老心早就软成了一滩水。这三个孩子他都是第一次见。

  “都是我的乖孙。”夏老爷子笑的眼睛都眯了起来,他伸手将小奶娃抱进自己的怀里,还很顺手地给小奶娃整理了一下脖子下面挂着的围嘴,抱孩子的动作姿态更是周全体贴。

  活到七十岁,自称从来没抱过儿子的夏老爷子,如今已经有了相当多的抱孩子、照顾孩子的经验了。

  小奶娃并不认生,他在夏老爷子的怀里很舒服。小奶娃又奶声奶气地叫了一声挠祖,然后就开始不老实,两只小手去抓夏老爷子的下巴。

  夏老爷子纵容着小奶娃,一面还伸手摸了摸小奶娃的发顶。小奶娃的头发软软的,让夏老爷子的心更软到了极点。

  “老祖,”双胞胎的小男娃开口,“老祖你再说说我小姥爷跟大青的事儿呗……”

  他话音刚落,立刻就有别的小娃附和。其中一个瓜子脸,眼睛特别大的小娃却没说话,但眼睛中期盼的神采比别的小娃还热烈一些。

  夏老爷子又笑了。

  他自己都没想到,他竟给这些小娃讲他们父辈小时候淘气的故事了,他本应该给他们讲那些刻苦读书,上进奋斗的故事才对啊。

  不过,孩子们喜欢听,他自然乐意讲。

  至于教导孩子们上进的事,那就是他们父母的任务了。活到七十岁的夏老爷子内心一片祥和安然。作为隔辈人,他现在只要宠孩子们就行了。

  夏老爷子刚开了个头,门帘就被挑起,一个高高瘦瘦的男子走了进来。

  “爹,你咋又说我小时候的事。你说也行,咋不说我点儿好。”小黑鱼儿进门就抱怨夏老爷子。

  小娃们却都欢腾起来,一片喊小姥爷的,瓜子脸的小男娃喊了一声爹。

  小黑鱼儿应着,随手抱了一个小娃起来放在自己的肩膀上。

  “放下来,放下来。”夏老爷子忙喊,生怕小黑鱼儿把小孩子给摔着,或者给吓着。

  小黑鱼儿嘿嘿一笑,听话地将小娃轻轻地放了下来。

  “都多大人了,咋还这么没轻没重的。”夏老爷子数落小儿子,语气是尽可能地严厉,然而神态上却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

  “爹,我也老大不小了。你老咋就不能在这些小崽子跟前给我留点面子。”小黑鱼儿笑着跟夏老爷子说。

  夏老爷子唬着脸:“你多大,那也是我儿子。”这话说的竟有些孩子气了。

  小小孩,老小孩,就是这个道理。

  小黑鱼儿放声笑:“爹,你老说的对。”

  “老叔,你又让我爷数落了吧。”门帘再次挑起,夏至笑吟吟地走了进来。给她挑门帘子的却并不是带来服侍的小丫头,而是李夏。

  面对李夏和夏至,夏老爷子可就不像对小黑鱼儿那么唬着脸了。夏老爷子忙就招呼夏至和李夏都上炕坐。

  小奶娃见夏至来了,就奶声奶气地喊了一声妈。

  夏至上炕坐下,将小奶娃抱进自己的怀里。小奶娃几乎立刻就指着自己的哥哥告状了。

  “又欺负你弟弟了。”李夏看小男娃。

  小男娃立刻辩解说自己没有,眼神十足无辜。

  “这小子。”小黑鱼儿大笑,伸手呼撸小男娃的头毛。

  “这人啊,怎么能不老呢……”夏老爷子看着面前的一众儿孙,视线有些模糊了。

  小黑鱼儿已经长的比他年轻的时候还要高大。刚才小黑鱼儿进来的时候,他竟隐隐地有了一种压迫感。那是小黑鱼儿多年江湖历练身上自然而然生出的威势。

  不过那种压迫感在小黑鱼儿开口说话的时候就没有了。

  正如他所说的那样,不论长到多大的年纪,不论在外面有怎样的成就,不管变成了什么样的人,小黑鱼儿在他面前,就只是他的儿子而已。

  沧海桑田。

  小黑鱼儿念书念的不错,后来还跟着李夏和夏至去京城读了两年的书,如今已经是举人老爷了。

  在小黑鱼儿考中秀才之后,田齐那边就提出了小黑鱼儿和田觅儿的亲事。田齐是跟夏至和李夏先通的气儿,夏至跟夏老爷子和夏老太太说了。

  到了那个时候,夏老爷子和夏老太太心中早就接受了田觅儿,也接受了田家这样家世的亲家。

  小黑鱼儿和田觅儿的亲事顺风顺水,没有半点儿的波折。两人成亲之后,虽然田齐满心思地想让小黑鱼儿继承他的家业,接掌漕运,但夏至之前跟他说好了,田觅儿也支持小黑鱼儿继续读书,所以小黑鱼儿还是以读书为主,几年之后参加乡试考中了举人。

  这下子,不仅夏家人欢喜,田齐府上的人也都高兴。

  举人老爷,那可是光耀门楣的。即便是将来不做官做别的,这也是一面虎皮大旗,一把遮风挡雨的好伞。

  小黑鱼儿第一次进京参加会试却落了第。不过这对他似乎是没有什么影响。从那以后,小黑鱼儿就更深入地参与到田齐的漕运运营当中去了。

  小黑鱼儿会试落第,夏老爷子是有些失落的。

  但夏老爷子历来是个知足的人,他觉得自家根基平平,自己享用的福德却已经太过。儿子这一辈能有考中举人的就是祖坟冒了青烟,他原先何曾敢想呢。

  再进一步,那该是孙子辈、重孙辈们了。

  毕竟是和平的年代,一个家族的崛起,势必要经过几代人坚持不懈的努力。

  相比起小儿子,夏老爷子更喜欢李夏。

  谦谦君子,温润如玉。夏老爷子觉得自己认识的所有人中,只有李山长和李夏父子能衬得上这句话。

  如果说从前的李夏还有些稚气,那么如今的李夏却已经是一块雕琢完美的无暇美玉了。

  看着并排坐在自己面前的李夏和夏至,夏老爷子心中有更多的感慨。

  李夏和夏至的亲事经历了不少的波折。所谓好事多磨,他们两个终究还是按着最先定好的婚期成了亲。

  或许是之前已经把这辈子能经历的磨难都经历了的缘故,成亲之后,小两口的日子倒是顺顺当当的。原本他和夏老太太担心的夏至跟婆婆之间的问题并没有出现。

  实际上,成亲之后,夏至跟田夫人相处的不错。

  夏至进门三个月后,田夫人就提出来让夏至管家。当然她不会立刻就将所有的家事都交给夏至,那就不是交权而是为难了。她还要带夏至一段日子,等夏至上手了,她再将一切掌家的权力都交给夏至。

  而夏至也正如她自己之前一直表示的那样。给田夫人帮忙可以,但她并没有掌管李家后宅的心思。

  在李家生活,夏至对田夫人很是尊敬孝顺。

  之后李夏进京,田夫人并没有考虑太久,就同意了让夏至陪同李夏前往。

  李夏之前在京城闹过一场大病的事情田夫人永远不会忘记。夏至进门之后,她冷眼瞧着夏至和李夏相处,除了她自己,也只有夏至照顾李夏她才能够放心。

  李夏在京中读书一年,之后参加会试、殿试,被钦点为状元。李家虽然文风极盛,但三元及第,李夏还是第一个。

  李家为此几乎沸腾。夏至也成了李家媳妇中旺夫的典范,虽然夏至对此不以为然。

  李夏和夏至从此就定居京城。他们当然没有跟李家大哥同府居住。夏至在跟着李夏进京的时候,也只在李家大哥家里住了几天,然后就搬出来住进了自己的宅子里。

  那宅子是夏至的陪嫁之一。

  李夏一定会走科举的路子,这是夏至早就看出来了。而且她的生意遍布大江南北,自然也少不了京城这样的地方。早在第一次进京和李夏见面的时候,夏至就着手在京城寻觅合适的住宅了。

  京城居住了几年,李夏的仕途一直很顺利,如今已经官居四品,可以说是当今朝廷上最年轻的四品官了。

  进入仕途,李夏就身不由己,几年都没有回乡。今年还是因为夏老爷子七十大寿,夏至和李夏商量了,李夏上本请了两个月的假期,这才回北镇府探亲、祭祖,连同给夏老爷子拜寿。

  北镇府的风俗,像六十六,七十这样需要大庆祝的都并不在寿星生日的时候举办,而是要年底下或者正月里挑选个吉利的日子操办。

  夏老爷子也就按照这个风俗,所以选定了腊月二十这个日子。

  正好李夏和夏至能赶到,又不耽误之后李家祭祖,以及李家的团圆年。

  夏老爷子从来都是个体贴周到的人。

  一会的工夫,夏老太太带着孙兰儿、月牙儿、田觅儿、腊月几个从外面进来。大家就将孩子们带开,这么乱了一阵,又将小娃娃们都安置好。女人们得了空闲在一处说话。

  其他人一年间多少能见面,只有夏至久居京城,虽然常有书信来往,但毕竟不如亲见,所以这一团聚,就有许多的话要说。

  “我姐是不是又长高了?”腊月在仔细打量了夏至很久之后才开口说道。

  “是长高了。”夏老太太就说。

  夏至何止是长高了,而且也丰满了一些,毕竟已经是三个孩子的母亲。

  离开北镇府去京城的时候,夏老太太等人是亲自送过夏至的。那个时候夏至虽然已经成亲,但还是个姑娘的样子,如今的夏至虽然靓丽更胜当年,却已经是少妇的模样了。

  ***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guatianlixia/86692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