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行僵救暮 > 143立威与求救-3

143立威与求救-3

  月上中天,夜半时分。

  王晨先瞧了眼卫星遥感图,又对应了一下车队的方向,透过装甲车前窗看着大灯照耀下大敞四开的灵山寺营地正门,挠了挠下巴,谨慎道:“全员不准下车注意警戒,重火力随时准备射击,先放无人机进去看看情况,通信员,继续呼叫灵山寺营地,看看有没有回应。”

  整个灵山寺营地呈现凹字形,本身是依托寺庙古刹改建的,据说历史上因为三武一宗灭佛的影响,所以寺庙的选址从地势上来讲易守难攻,庙内又有深井两眼,常年不封冻,后山悬崖上还遗存着僧人开垦的田地与果林,只要下力气种植维护,自给自足没什么问题,所以在疫情爆发后被幸存的平民选为避难营地也就不奇怪了。

  现在寺庙正门敞开鬼影子都见不到一个,王晨当然不会傻到开车往里怼,四面都是山崖制高点,要是那帮变异生物吃够人肉四下散去还好办,如果真有人在背后控制这帮生物打算将车队作为餐后甜点,车队开进去绝对生死难料。

  无人机的实时视频很快传进了装甲车内的屏幕上,可以看出营地内有交火的痕迹,但是一个人影都没有,连尸体都看不见,要不是在某些地方发现了稍显暗红颜色的沙土,说明不久前曾有人倒在那里流血,恐怕王晨都要认为这个营地根本不存在,他面前的古刹不过是一处废弃的人类建筑罢了。

  其实最稳妥的办法是等到天光大亮再派人进去探查,王晨看眼表,距离天亮怎么也有四五个小时,干等下去没人会说闲话,特战队员又不是敢死队员,巴不得视野良好的时候执行任务,半夜出去在这种古怪生物遍地还夹杂着丧尸的情况下就跟进鬼门关差不多,这是常识。但是按照上面的要求,直属驻地对于周边营地有义务进行保护,说白了就是收拢人心的手段,如果王晨咬牙等上半夜,万一灵山寺营地里真有幸存者,把半岛驻地‘见死不救’的消息传出去,那就不是丢面子那么简单了,恐怕上级派发的物资数量都会受影响,搞不好房强那边也要倒霉。

  “除了照明弹,还有什么能照亮的工具?”王晨皱着眉头在车队频道里问道。

  巡逻队那边的负责人是舒畅,第一时间回答道:“夜巡的时候标配了野营灯,要不,用无人机投放出去?”

  野营灯能有多少亮度,舒畅是猜出王晨的心思,他也不愿意大半夜进营地冒险,索性出了个主意让王晨拖延时间。

  “好,那就把所有无人机都派上,投放野营灯,务必将营地内外都覆盖到!”

  巡逻队的野营灯数量当真不少,三架无人机来来回回跑了四十多分钟,这才将所有的野营灯投放完毕,连带灵山寺营地后山高点都照顾到了,现在的灵山寺营地不说灯火辉煌,起码没什么阴暗死角,有这么多光源壮胆,特战队再畏缩不前也说不过去,王晨与巴勃罗各领一队人,端着枪从营地正门进入,准备对营地进行搜索。

  好歹也是队长,所以王晨无需做尖兵,只是端枪走在队伍中段,给前面配备了高光手电与连发霰弹枪的尖兵做掩护,穿过灵山寺的山门与前广场,一行人来到灵山寺的大殿前,原本宽敞的殿门为了防备丧尸进入已经被改建成了街垒,必须爬梯子才能进入,尖兵收起霰弹枪,借助大殿内野营灯的照明先翻过街垒,紧接着其余特战队员也纷纷翻过,王晨骑在街垒上还特意张望了几眼,无论是大殿内还是左右偏殿,都没有什么异常,只不过他总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似乎有人在窥视着进入营地的自己。

  不等王晨说话,频道里响起巴勃罗的声音,“小心,不对。”

  巴勃罗自小在贩毒集团控制的长大,街头经验无比丰富几乎养成了野兽般的直觉,他说小心那肯定是有原因的,王晨马上低声道:“都听到了?糙哥的直觉一向很准,提高警惕,边角阴暗地方都不准去,撒尿也先给我尿在裤裆里!”

  整个大殿出于防御性的考虑,已经被人用铁丝网、分割成多个区域,看了两眼宝相庄严的佛像,王晨用战术手电照了照香案下面,确定没什么异常,正想继续前进又改了主意,低声对负责爆破的队员嘱咐道:“门槛下、香案边,都给我拉上绊索,用破片手榴弹。”

  队员依言做事,王晨带着其他队员原地警戒,战术手电四下里不停扫视,随时准备应对可疑情况。进入偏殿的巴勃罗接到王晨的提示,同样在几个关键点上下了拌雷,现在整个营地半点人气都没有,情况太过古怪,怎么小心都不算过分。

  拌雷设置好,特战队员继续前进,穿过同样遍布防御工事的后殿来到生活区,巴勃罗那边也没什么发现,两队人重新汇合,王晨看着灯火点点却仍然寂静无声的生活区并没有贸然进入,直接命令道:“狙击手上高点掩护。”

  耐心等狙击手到位,王晨这才带着人继续深入,生活区里仍然见不到人影,但是陆续发现了不少拖拽与喷射形成的血迹,古怪的是,这些血迹比较淡,似乎被稀释过,闻起来血腥味中带着腐臭,与常见的血液腐烂味道还不同。

  从生活区西侧的岩石台阶往上,就是灵山寺的石窟了,沿途雕刻着大大小小的佛像,都被玻璃罩罩住,玻璃罩上标明了年代信息,不少佛龛内都堆满了纸币硬币,只可惜这些投放香火钱的信徒能健在的恐怕不多。

  无暇欣赏古佛,众人来到了石窟入口,一扇铁门立在面前,严格意义上来讲,铁门并不是严丝合缝地挡住石窟,四下里还有些缝隙,只是最宽的缝隙也不到二十公分,无人机是肯定钻不进去的。按照常理推断,铁门既然是关闭状态,那里面应该有灵山寺的幸存者,王晨对着铁门喊了两嗓子,没得到回应,估计幸存者存活的可能性不大,侧耳听了听,也没有丧尸移动时经常发出的声响,王晨终于没了耐心,让负责爆破的特战队员上前直接将铁门炸开。

  爆破手在铁门左右各俩门轴上贴好少量c4炸药,戳上遥控雷管,二十来人撤到台阶下隐蔽,四声闷响过后,嘎吱声随即响起,紧接着铁门轰然倒塌,砰然声震得王晨耳膜微痛,还没等他下令向石窟里打两发照明弹,舒畅的声音在频道里响起!

  “王队!无人机被击落了!有什么东西向你那边扑过去了!”
  浏览阅读地址:/hangjiangjiumu/83485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