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护花大国士 > 第885章 心虚

第885章 心虚

  在强弩的威胁下,不仅是射程范围内的甲士心情紧张,梁郁麾下的骑士更紧张。接连两个同伴被射杀,其中一个更是在三百米以外中箭,使得到前线传令成了一个令人生畏的任务。

  梁郁不得不安排两名甲士手持巨盾,掩护骑士到阵前传令,让北宫雁回到她面前汇报战况。

  “城头防守严密,城墙又高,攻城车摆布不开,我们只能慢慢消耗骑士的体力,一点点地啃。”

  “什么时候能入城?”

  北宫雁思索了片刻。“至少要三天,如果不顺利的话可能要五天、十天。”

  嬴胜英忍不住说道:“一万甲士攻击一个小小的山庄居然要十天?北宫骑士,你真是谨慎啊。”

  北宫雁不紧不慢。“甲士大阵的威力在于配合,十人一阵,长短相济,才能克制骑士强大的战力。现在有城墙相阻,城下空间狭小,阵势铺展不开,甲士的威力大减,只剩下人数优势,只有慢慢消耗,等到城头的骑士数量不足以防守,我们才有机会。”

  梁郁虽然着急,也不得不赞同北宫雁的意见。田力放弃外院,自然是为了收缩防线,避免骑士数量不足的劣势。在火莲骑士的伤亡达到一定数量之前,再多的甲士也没有意义。在有限的空间内,甲士大阵的威力无从挥。一旦没有足够的人数优势,骑士个人战力的优势就占了上风。

  没有一种战法是完美的,总有受限的时候。

  就在梁郁上火的时候,北宫雁露出几许犹豫,几次欲言又止。梁郁看在眼里,淡淡地说道:“北宫骑士有什么建议,不妨直说。”

  “将军,阵法只是阵法,并不限于甲士。如果有骑士愿意练习阵法,只要配合得当,威力可十倍于甲士,也许能在短时间内突破防守。”

  梁郁扬起了眉,眼中闪过一丝亮色,却没有说话。正如北宫雁所说,骑士的个人战力远在甲士之上,如果能按照甲士大阵的阵法上阵,威力绝对要比甲士组成的阵势强,但骑士自恃身份,有几个愿意像甲士一样挤在一起,步行作战?

  见梁郁不吭声,北宫雁没有再说,躬身施礼退下,在巨盾的掩护下返回前线,再一次组织甲士动攻击。

  梁郁虽然没有接受北宫雁的建议,却对甲士的阵法留了心。她安排两名百花骑士赶到北宫雁身边,一边督战一边观摩甲士战法。

  双方恶战两日,甲士伤亡过千余人,骑士也付出了十三人阵亡、三十一人受伤的代价,但内院还在田力手中,北宫雁没有占到一点便宜。有两名百花骑士作证,梁郁确认北宫雁没有任何消极怠战的迹象,也相信了她的判断。要想攻克内院,很可能还要付出两三千甲士的伤亡才有可能。这是她不能接受的,须知她要攻克的不仅仅是这小小的山庄,还有火莲城。如果甲士损失太大,她很难完成花帝下达的诏书。

  梁郁主动向北宫雁提出,请她训练她麾下的亲卫骑士。

  北宫雁答应了,并提出另一个建议:考虑到骑士不习惯持刀盾作战,可以考虑身披重甲来增加防护能力,仍然使用她们惯用的枪和剑,以免战力损失过大。

  北宫雁话一出口,梁郁就看了一眼嬴胜英。嬴胜英哼了一声:“既然如此,不如由我率领两百重甲骑士主攻,一举击破山庄,击杀田力吧。”

  北宫雁摇摇头。“嬴将军亲自出战,击破山庄自然不在话下,但抓住田力却不是两百金菊骑士能够完成的任务。田力武功高强,最擅长这种小规模的战斗。城墙狭窄,两百与二十没什么区别,更何况还有强弩助阵。这么近的距离,我担心就算有重甲也不是万无一失。”

  嬴胜英恼羞成怒。“既然如此,那你想打算怎么办?”

  “我只希望金菊骑士能够撕开一个缺口,让甲士进入内院,与火莲骑士面对面。没有了院墙的保护,甲士阵法才有施展的空间。”

  嬴胜英大怒。“我给你做先锋?你好大的面子。”

  北宫雁没吭声,静静地看着梁郁。梁郁淡淡地说道:“既然只是为了撕开一个缺口,何必要两百人,五十人应该足够了吧?”

  “将军,院内有强弩,伤亡恐怕不小。”

  嬴胜英立刻闭上了嘴巴,再也不说一句话,只是瞪着北宫雁的眼神怒火熊熊。为了抢时间,她可能要付出一百多骑士的性命,北宫雁这个建议太阴损了。骑士不是甲士,每一个人背后都是一个家族,一百多人的伤亡已经算得上重大损失。

  梁郁也有点挠头。她原本不想用金菊骑士的,可是听了北宫雁这句话之后,她意识到如果不用身披重甲的金菊骑士,而是用她的亲卫骑士,损失可能更大。两害相权取其轻,她当然更倾向于让嬴胜英来承受这样的损失,而不是她自己。

  “田力还真是个麻烦。为了抓他,两千雪梅骑士损失近半,最后还是功归一篑。我现在算是能理解归将军的难处了。”梁郁幽幽地说道:“千军易得,一个王道高手难求啊。之前听说他纵横大夏,我还不敢相信,现在却是不得不信了。”

  嬴胜英听了,心里咯噔一下。梁郁话中有话。田力纵横大夏,可是和金菊国的边郡骑士有过接触的,如果她不肯应下这个任务,谁知道梁郁会不会怀疑她金菊国和田力有什么瓜葛,这才推三阻四,消极怠战。为了不让梁郁有借口,这个亏她不吃也得吃,哪怕梁郁有意让她当枪使,直面田力。

  “将军放心,上次让他逃了,这次一定要生擒他。”嬴胜英恶狠狠地看了一眼北宫雁,慷慨陈词。“我愿率领亲卫营亲自上阵,为将军破敌。”

  梁郁正中下怀,微微欠身。“有劳嬴将军。”说着,又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北宫雁。“还望北宫骑士及时跟进,不要让嬴将军和金菊骑士白白牺牲。”

  北宫雁面不改色。“愿与嬴将军共进退。”

  -

  -
  浏览阅读地址:/huhuadaguoshi/77980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