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娇妻在上:完美宠婚一百招 > 039老师与身世

039老师与身世

  当着秦奶奶面,6娆娆自是不会提起自己那位好姐姐的事,又在医院休息了一会,秦奶奶便直接领着她上了车。&1t;/p>

  本以为车子是直接回秦家老宅的,可没想到,当助理打开车门时,看到却是自己的母校。&1t;/p>

  秦家老宅上的车子都带着家族特有的标记。&1t;/p>

  她刚下车,那些探寻和好奇的目光都纷纷汇聚了过来。&1t;/p>

  秦奶奶笑眯眯的拉起她的手,朝着教授公寓走去。&1t;/p>

  出奇的是,一向很严苛的门卫老大爷,此刻却是无比热情的替她们打开了小门,不止如此,6娆娆还在那双略有些浑浊的眼睛里看到了一抹自内心的尊重。&1t;/p>

  这是怎么一回事?&1t;/p>

  她心中很是疑惑,却也不会对长辈投去探寻的目光,礼貌的冲看门的大爷点了点头,这才随着秦奶奶一同进了公寓。&1t;/p>

  秦奶奶似乎经常来,轻车熟路的便领着她拐了几道弯,在一栋爬满爬山虎的矮房子前停了下来。&1t;/p>

  从助理的手中接过两束花,这才按下了门铃。&1t;/p>

  如同这栋楼房的年纪一般,这门铃也是年代久远的,支支吾吾的在空中回想着,配合着夏日的蝉鸣无比应景。&1t;/p>

  然而等了许久,都是只闻门铃不见人影。&1t;/p>

  可观秦奶奶的表情,却是十分的淡定,带着自己站在烈日下,连伞都不打。&1t;/p>

  至于助理,更是不知道开始,已经没了身影。&1t;/p>

  眼见得四周没人,6娆娆可以惬意的欣赏这里的景色。入目便是那醉人的绿,和一朵朵浅浅的紫色小花,恍然间,酷暑似乎都没有那么炎热了。&1t;/p>

  不知过了多久,那道生了锈的铁门后面隐隐约约出现了一个身影,离得太远,只能看见那人满头华,走的也是十分缓慢。&1t;/p>

  秦奶奶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轻声道:“他果然在家。”&1t;/p>

  铁门吱吱呀呀的叫着,茂密的树叶下竟然还藏着几只小鸟,倒也不怕人,门动了,它们也只是飞了几米远,便又落在了不远处的枝杈上,歪着脑袋看着,似乎是在好奇。&1t;/p>

  一张在6娆娆上学时无比熟悉的脸出现在了她的面前。&1t;/p>

  “南宫老师!”&1t;/p>

  少女激动的说着,这不是洛华国最权威的表演艺术家,南宫陌老师吗?&1t;/p>

  自己大学四年只有一次在礼堂听讲座见过这位老人,当时还是远远的坐在后面,听着他分享了一些自己这些年的经历和表演技巧,便已然觉得受益良多。&1t;/p>

  如今没想到自己竟然还能这么近的站在他面前。&1t;/p>

  怎么能不激动呢!&1t;/p>

  她那好不掩饰的欣喜让秦奶奶也是十分满意,毕竟她也是在查了6娆娆的资料之后,才打定主意带她过来的。&1t;/p>

  南宫陌疑惑了看了一眼激动的6娆娆,这才慢悠悠的冲着秦奶奶道:“蕙兰,你怎么来了。”&1t;/p>

  秦奶奶毫不客气的将那两株还未开花的莲花狠狠的塞进老头的手里,拉着6娆娆便朝着院子里走去。&1t;/p>

  南宫老先生无奈的勾了勾嘴角,慢悠悠的又将那大门堵上了。&1t;/p>

  没一会的功夫里,院子里的石桌上飘起了浓浓的茶香,偶像面前,6娆娆有些拘谨的坐着,脸上满是认真。&1t;/p>

  “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你这次找我来又是为了什么?”&1t;/p>

  将第一泡茶水倒掉,南宫老先生直言道。&1t;/p>

  秦奶奶也不含糊,端起杯子又饮:“给你送徒弟来着。”&1t;/p>

  “徒弟?”老人脸上的笑容减了几分,从上衣的口袋里摸出了眼睛,十分考究的将6娆娆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1t;/p>

  他的目光很直接,甚至说的上是有些不礼貌。&1t;/p>

  不过6娆娆却是很淡定,虽然不知道秦奶奶为何会和南宫老师认识,不过在偶像面前,她还是想要做好自己。&1t;/p>

  清澈的目光,姣好的面容,倒是一个可造之材。&1t;/p>

  南宫陌在心里如是评价着,只是自己收徒弟,也不是那么随便的,不然也不用等到现在,还是一个关门弟子没有。&1t;/p>

  “嗯,6娆娆,我孙媳妇。”&1t;/p>

  “孙媳妇?”老头的脸忽然变得有些古怪,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倒是让秦奶奶和6娆娆都大感意外。&1t;/p>

  “有问题吗?”秦奶奶不悦道。&1t;/p>

  南宫陌伸手推了推自己的眼睛,犹豫了片刻,还是硬着头皮道:“你孙子的大名我也听过一二,可外界不是说他是那个吗?”&1t;/p>

  “那个?”秦奶奶的声调又高了一分。&1t;/p>

  “就是那个男人和那人...叫gay来着!”&1t;/p>

  “南宫陌!”老人一声厉喝,直接就下的南宫陌手上杯子掉落在地,清朝的琉璃杯就这般碎成渣了,听着就叫人心疼。&1t;/p>

  “哎哎,别激动,老朽也是道听途说,你别激动啊师妹,多大人了是吧...”&1t;/p>

  “激动?”秦奶奶眼睛一横,身上温婉的气质在是一瞬间大变,整个人都气场都跟着十分强大起来。&1t;/p>

  指着南宫陌就道:“我曾孙子都有了,你居然说我小琛是gay!亏他小时候还叫过你几天爷爷呢!”&1t;/p>

  “哎哎哎,别激动,我就是随口说说,不是说给我徒弟吗,你这么激动,我们怎么谈!”&1t;/p>

  南宫陌眯着小眼睛,两只手不安的上下搓着。那讨好小眼神溢于言表,哪里还是6娆娆记忆中那个高深莫测的老教授。不过看起来,倒是比刚才顺眼多了。&1t;/p>

  只是,秦奶奶怎么就成了他师妹呢?&1t;/p>

  没听说过秦奶奶混演艺圈或者是艺术界啊。&1t;/p>

  似乎是察觉到了她的疑惑,想着自己的那未出世的曾孙子,秦奶奶的气场再次变得柔软起来,拉着6娆娆的手又坐回了凳子上。&1t;/p>

  南宫陌自知理亏,慌忙的又重新泡了一壶茶。&1t;/p>

  “那个...这个同学是...”&1t;/p>

  “南宫老师好,我是6娆娆,今年刚从这里毕业的。大三的时候还听您的课。”&1t;/p>

  “哦,这样啊,那我们还是很有缘分的。”&1t;/p>

  “不过师妹,她既然是你的孙媳妇,你自己怎么不教,还要送到我这里?”&1t;/p>

  南宫陌很是奇怪的说着,先这性别就不方便啊,谁不知道秦家专出醋坛子,那个秦老头就是一个,年轻的时候没少因为师妹坑自己。&1t;/p>

  这他的孙子,估计也好不到哪去!&1t;/p>

  “我也会教,不过那些都是一个当家主母的必修课,我之所以让你教她,是因为当年师傅把那些权谋之术都给了你,可惜的是,你不愿意做官,偏偏要当什么艺术家。”&1t;/p>

  “权谋之术?”南宫陌的摇杆忍不住挺直了,眼中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精光。&1t;/p>

  别人不知道,可是她的师妹不会不知道,自家师傅传下来那套权谋之术,可不仅仅只是为官谋财之道,最重要的是还有治国的政策。&1t;/p>

  看着6娆娆那张脸,他忽然想起秦琛的姥姥家,那可是根正苗红的红色世家,他们该不会是想要...&1t;/p>

  “你不会是想要...”他动了动嘴唇,神色愈的紧张起来,那一直随意飘散的胡子,也像是察觉到了主人的紧张一般,竟然都不动了。&1t;/p>

  秦奶奶神秘一笑,忽然拍了拍6娆娆的肩膀,轻声道:“娆娆,可以把你脖子里那块玉给南宫老师看看么?”&1t;/p>

  娆娆一愣,很快便晃过神来。&1t;/p>

  伸手朝着自己的脖子抓去,这块玉,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能证明自己母亲存在的证据了。&1t;/p>

  “这....!”&1t;/p>

  “不,不可能啊!”&1t;/p>

  “这东西怎么...”&1t;/p>

  南宫陌激动的直接从椅子上蹦了起来,慌忙间都不顾什么礼节不理解了,两眼直,死死的盯着娆娆的脖子。&1t;/p>

  整个人如同中风了一般,剧烈的摇晃起来。&1t;/p>

  娆娆被他那炙热的目光盯的有些渗人,便想着将玉石取下来让他好好看看,都说了是秦奶奶的师兄,定然不会出现那种强抢的事情来。&1t;/p>

  然而她的手还没碰到链子上的机关时,两道声音骤然响起。&1t;/p>

  “不能去!”&1t;/p>

  “啊?”6娆娆愣住,越的觉得无法理解这两位老人的心思了。&1t;/p>

  只是她也已经习惯了听话了,他们说不去,那就不要去掉好了。&1t;/p>

  只是没想到,在两位老人恢复镇定之后,却又是很认真的嘱咐了她一遍,切记不能在人前拿出来。&1t;/p>

  6娆娆无奈,只能连连保证。&1t;/p>

  只是6家人似乎都见过这块玉,当年6芷柔还曾经拿过去戴了几天,不过不知道怎么回事,好端端就开始烧,然后住进了医院。&1t;/p>

  出院之后,这东西就回到了自己的手上,还被他们称为是不祥之物。&1t;/p>

  听着6娆娆的讲述,两个老人相视一眼,皆从对方的表情中看到了不屑,开玩笑,这可是凤凰玉,没有那个命和体质,只是烧,没有直接中毒就不错了。&1t;/p>

  不过,他们此刻是不会和6娆娆说的。&1t;/p>

  毕竟现在的她,就算是真的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可能还没回到玉家就会被各种暗杀而死。&1t;/p>

  更何况,她现在还怀着孕。&1t;/p>

  “娆娆,你愿意拜这老头为师吗?”许久之后,秦奶奶再次开口道。&1t;/p>

  6娆娆看了看对面那个不停变换状态的老人,忽然也来了几分兴趣。&1t;/p>

  虽然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对自己脖子里的玉反应那么大,不过看起来,只要自己努力学,那就一定会有知道的一天。&1t;/p>

  只是...&1t;/p>

  自己到底要跟着南宫先生学什么呢?&1t;/p>

  听秦奶奶的话,好像并不是让自己来学什么艺术和表演的,而是什么权术之类。&1t;/p>

  而且,看着南宫陌那奇怪笑容,总有种上贼船的感觉呢!&1t;/p>
  浏览阅读地址:/jiaoqizaishangwanmeichonghunbaizhao/86666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