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娇妻在上:完美宠婚一百招 > 046夜色迷离

046夜色迷离

  秦琛自动忽略了苏慕辰的废话,冷冷的在漂亮护士mm身上扫了一眼,冰冷的目光直达眼底,护士mm一哆嗦,慌忙的从苏慕辰身上离开了,还贴心的将办公室的大门锁上了。&1t;/p>

  空气中还弥漫着情欲的温度,苏慕辰从抽屉里拿出一张消毒湿巾擦着手,又过了片刻,才懒洋洋开口道。&1t;/p>

  “说吧,怎么了?”&1t;/p>

  “Vera。”秦琛言简意赅。&1t;/p>

  苏慕辰一怔,眼睛里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亮光:“她啊,没什么大毛病,那检查结果不是都给你看了么?”&1t;/p>

  “那就好。”&1t;/p>

  “哦?你很在乎?”苏慕辰摇晃着椅子,让自己向前滑了一些,看着秦琛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忽然心情不怎么了好了。&1t;/p>

  秦琛挑眉,薄薄的嘴唇抿在一起。&1t;/p>

  明黄色的灯光幽幽的笼罩着他的身影,地上拉长的影子里,硬是多了一抹孤寂。&1t;/p>

  “我不知道,你是我的心里医生,你应该最清楚。”&1t;/p>

  苏慕辰连连摆手,英雄家限量款的白金钢笔被他转的飞起,邪魅的眨了眨眼睛,从旁边的抽屉里摸出一叠资料甩在了秦琛面前。&1t;/p>

  秦琛伸出手正要去拿,苏慕辰却是又用手肘把它按住了。&1t;/p>

  “恩?”&1t;/p>

  秦琛皱眉,虽未用力,可手指却也没有离开文件。&1t;/p>

  苏慕辰嘴角微微向上张弛着,展露出一个无比邪魅的笑容:“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你和Vera睡过吗?”&1t;/p>

  秦琛一怔,有些不明他怎么会说出这些话。&1t;/p>

  不想想老友应该不会无的放矢,随即将脸微微朝着门的方向转了转:“我没碰过她。她说不想那么早的生孩子怕影响事业。”&1t;/p>

  “呵呵,那可真是有意思了,我的医生在给她做全面检查的时候现她做过人流,而且不止一次,最近的是在半年前,那时候,你们好像还没分手吧?”&1t;/p>

  空气中的温度,骤然下降到了冰点。&1t;/p>

  秦琛缓慢的抬起手指,将那份文件抽了过去。&1t;/p>

  说真的,对于Vera他从来都没要求过什么,只是要什么礼物都会给买,而且因为工作的缘故,这几年他们见面的次数并不多。&1t;/p>

  而且...&1t;/p>

  她不是一直都说,自己不想要孩子的么?&1t;/p>

  现在这又是玩的哪一出呢?&1t;/p>

  秦琛丝毫没有怀疑苏慕辰的这东西的真假,只是也失去了去问Vera的心,有些乏味的将档案收了起来。&1t;/p>

  “过去了,既然她没事我就先走了,例外,替我转告她,以后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了。”&1t;/p>

  秦琛说完,转身便朝着门外走去。&1t;/p>

  苏慕辰翘着二郎腿,悠哉悠哉的品着自己的咖啡:“我会说,不过听不听我就不敢保证了,想不到啊,我们秦琛少爷,也会有一天被一个女人给玩弄了。”&1t;/p>

  他的话,使得正要出门的某人一个踉跄。&1t;/p>

  身子晃悠了一下,却也没有栽倒。&1t;/p>

  秦琛没有回头,甚至没有去看那个房间一眼,而是直接冲着Ben和ken冷声吩咐道:“我们回家。”&1t;/p>

  “是,少爷。”&1t;/p>

  他们的离开,使得整个医院里再度安静了下来。&1t;/p>

  本就是深夜,刚才的喧闹也不过只是因为Vera那不稳定的情绪。&1t;/p>

  本来小护士们还有心想要劝阻几句,毕竟她自己就是小明星。&1t;/p>

  可没想到,这位小姐姐的脾气简直要大上天了,就连用绷带固定住她,都不能减轻她的暴躁。&1t;/p>

  先是嚎啕大哭,后来便是破口大骂。&1t;/p>

  最后还是小护士实在拿不定注意求到了苏慕辰那里。&1t;/p>

  帅气的苏医生悠哉悠哉的迈着方步,手里拎着那个佳士得拍卖行里最贵最古老的密码箱,在一干小护士的星星眼中走到了病房门口,微微一笑。&1t;/p>

  “行了,你们都休息吧,没有要事不要打扰我。”&1t;/p>

  众人应声,立刻都散了去,还异常配合的将走廊上的灯都关掉了,苏慕辰从怀里摸出一块薄荷糖咬着,推开了Vera的病房门。&1t;/p>

  他熄灭了房间里吊灯,一只手在箱子里摸索起来。&1t;/p>

  黑暗中,手术刀钳子那种机械的碰撞感无比强烈。&1t;/p>

  “谁...是谁...你想干什么...”&1t;/p>

  女人惊恐的叫着,本能的想要蜷缩身体,可身上那绷带将她束缚的死死的,越是挣扎,就越是缠的越紧。&1t;/p>

  苏慕辰冷笑着把玩着自己手里的刀,一点点朝着床上的Vera靠近,伴随着一声惨叫。&1t;/p>

  他翻动了手腕。&1t;/p>

  不知是月明,还是刀面太过锋利,竟在他的脸上映出了一道窄窄的光亮。&1t;/p>

  男人嘴角伴随着诡异的微笑,宛如地狱的使者。&1t;/p>

  秦琛可以不计较这女人算计自己,可作为兄弟的却是不能咽下这口气。他们...&1t;/p>

  什么时候让一个女人怎么欺骗过?&1t;/p>

  .....&1t;/p>

  秦琛自是不知道苏慕辰去帮自己出气了,精密如机器的脑子,此刻像是电影卡带一般,不停的播放着6娆娆那张鲜活的脸。&1t;/p>

  尤其是女人在自己离开之前那温柔的话语。&1t;/p>

  这一趟,其实真的不该来。&1t;/p>

  还收获了这么可笑的礼物,他拿起那份Vera的体检报告,直接扔到前座的Ben身上。&1t;/p>

  Ben正跑神呢,下意识的翻开那文件一看,便愣在了原地。&1t;/p>

  这都是什么事情嘛!&1t;/p>

  简直是太丧心病狂了...&1t;/p>

  可是老大这光扔给自己也不说话是要闹哪样,是让自己去查还是不去查?一直自誉为最了解秦琛的大助理表示自己很蒙。&1t;/p>

  眼见的马上就要到老宅了,秦琛总算是舍得开口了:“把这个收起来,不要让少奶奶看到。”&1t;/p>

  “啊?”&1t;/p>

  “影响心情。”秦琛别扭着的说着,直接自己打开了车门,快的朝着别墅走去。&1t;/p>

  一抬头,便见二楼那属于卧室的方向,柔和的灯光点缀在纱织的窗帘上,柔柔的,带着一种朦胧美。&1t;/p>

  秦琛心中莫名的升起一抹暖意,脚步也忍不住快了几分。&1t;/p>

  轻轻的推开门,有些别扭的道:“我回来了。”&1t;/p>

  然而等待他的拥抱并未出现,卧室的主厅里空无一人,秦琛快的推开卧室门一看,6娆娆正趴在卧室的梳妆台前睡的正香。脸对着的方向,正是窗户。&1t;/p>

  那里,正好可以看到别墅的入口处。&1t;/p>

  她真的是在等我!&1t;/p>

  这种感觉...&1t;/p>

  秦琛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才形容。&1t;/p>

  他看了一眼墙上的座钟,已经是三点了,心中不由得升起几分自责...&1t;/p>

  自己竟然去了这么久,也让她等了这么久。&1t;/p>

  他伸手出手,小心翼翼的将6娆娆从椅子上抱了起来,莫名的被人翻动身体,女人的嘴角不由自主的向下翻了翻,两只手如同八爪鱼一般缠绕上了秦琛的脖子。&1t;/p>

  真是睡觉不老实的家伙。&1t;/p>

  这样让他怎么能放心把她一个人丢在家里?&1t;/p>

  好在床的柔软很快让6娆娆陷了进去,秦琛只是稍微用力,便将她缠在自己身上的四肢都拽了下去,并为她盖好了杯子。&1t;/p>

  女人睡的很熟,一直都未从梦中醒来。&1t;/p>

  秦琛关掉了台灯,打开了角落里的夜灯,趁着幽暗的灯光洗了个澡,刚想躺下,自己那台专门针对于黑网的手机忽然亮了起来。&1t;/p>

  看那闪光的频率,是一条短讯。&1t;/p>

  上面只有短短的几个字,却是让秦琛此夜难眠。&1t;/p>

  “小六死了。”&1t;/p>

  秦琛捏着手机,却是久久没有回复。&1t;/p>

  脑海里像是过电影一般,那些过去的,阴暗的记忆像是潮水一般席卷而来。&1t;/p>

  当年他在黑网,曾经组成过七个人的暗杀小天组。&1t;/p>

  他的代号是王,也是小组的组长,苏慕辰是军师兼医生,每个人擅长的都不一样,这个小六,便是最擅长爆破的拆弹专家。&1t;/p>

  自从自己8年前从那里退出之后,大家也都开始66续续的退出了,毕竟那种提着脑袋的生活,太多血腥和让人疲惫。&1t;/p>

  因为当年的仇家太多,怕被人报复,除了他和苏慕辰这种本身明面上就有势力的,其他几个人都是隐在暗处的。甚至众兄弟也都不联系一样。&1t;/p>

  可没想到...&1t;/p>

  那个平常最活泼,最活络的小六,竟然死了。&1t;/p>

  而且出信号的,正是自己安插在黑网的探子,心脏中植入过电子芯片,是不可能背叛自己的...&1t;/p>

  冰冷,从他的身上不断的蔓延着。&1t;/p>

  那种肃杀的气息,浓郁的戾气让连睡梦中的6娆娆都变得有些不安稳。&1t;/p>

  那会看到Vera给自己带绿帽子,秦琛也只是觉得有些烦便也就过去了,可此刻,他那黑色的眼眸里,浓郁的只剩下了冷漠和血腥。&1t;/p>

  他本身就是被人可以培养出的杀人机器,冷血,残暴。&1t;/p>

  虽然这些年已经慢慢的改变了不少,可骨子里却还是充斥着那些暴虐,黑暗中,男人的手臂的青筋慢慢迭起。尤其是此刻秦琛刚从浴室出来,只是小腹之处围了一条浴巾。&1t;/p>

  那流线型的肌肉,被衬托的越性感了。&1t;/p>

  “阿琛...是你么...”&1t;/p>

  一声迷离的轻吟,宛如一真清风,柔柔的掠过男人。&1t;/p>

  秦琛蓦然回头,满带着睡意的6娆娆正坐在被窝里望着自己。&1t;/p>

  皎洁的月光打在那纯真的脸上,秦琛鬼使神差的走了过去。&1t;/p>

  “是我...”&1t;/p>

  因为愤怒,因为克制,他的声音变得无比嘶哑。&1t;/p>

  然而刚刚惊醒的女人并不知晓,呆呆的举起手掌,轻轻的盖在了那性感的胸肌上。&1t;/p>

  &1t;/p>
  浏览阅读地址:/jiaoqizaishangwanmeichonghunbaizhao/86667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