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娇妻在上:完美宠婚一百招 > 047你是不是生病了

047你是不是生病了

  凉凉的小手,就那样覆在了秦琛的胸膛上。&1t;/p>

  入手的炙热,让6娆娆感到很迷茫。&1t;/p>

  他没穿衣服丫,怎么身上会这么的滚烫?难道是烧了么?&1t;/p>

  她呆呆的脑补着,伸手拉了拉秦琛的肩膀,然而男人却是纹丝不动,就那样垂着眼眸直直的盯着她。&1t;/p>

  “难道是烧傻了?”6娆娆忍不住嘀咕着。&1t;/p>

  又一次伸手拽了拽秦琛,气鼓鼓的从被子里钻了出来。&1t;/p>

  “哎呀,你怎么了!二半夜不睡你坐着干嘛?而且你身上好烫,是不是烧了,要不我给你叫医生吧?”困意一阵阵席卷着6娆娆,可是感受着秦琛身上的滚烫。&1t;/p>

  6娆娆还是强迫自己精神了几分,十分“凶残”的伸手掐了掐自己的大腿,感觉着视线不是那么模糊了,便伸手朝着一旁摸去,想要先把台灯打开。&1t;/p>

  然而手指尖刚要碰到台灯触屏,一直大手有力的将她给拉入了怀中。那人嘶哑的声音盘旋在她的耳边:“不要开灯。”&1t;/p>

  6娆娆一怔,胸前紧紧挨着那片火热,让她有些不舒服了。&1t;/p>

  而且男人的胸膛,似乎和平常不太一样,鼓鼓的,还有些硬。女人的猎奇心上来,她伸手在那硬邦邦的胸膛上戳了戳。&1t;/p>

  唔...&1t;/p>

  “好硬啊...”&1t;/p>

  粉唇微张,吐出一句喃呢。&1t;/p>

  秦琛那紧绷的肌肉,忍不住颤抖了一下,环绕在6娆娆身上的手,也跟着紧了一分。&1t;/p>

  若是平常,可能6娆娆也不会挣扎,毕竟抱着抱着有时候也就习惯了。&1t;/p>

  可是如今,秦琛身上烫手,还那么硬,迷迷糊糊的她就更不开心了,整个人开始在那里扭来扭去,像是小蚯蚓一般。&1t;/p>

  “你好烫啊...快放开我。”&1t;/p>

  秦琛眉头紧锁,理智和欲望在脑海里天人交战。&1t;/p>

  忘记有多久,他的情绪没像现在这般的焦躁了。&1t;/p>

  那种充满野性的力量,如同非洲丛林的野豹,已然到了蓄势待的阶段。&1t;/p>

  “你别乱动,我快压制不住了。”&1t;/p>

  秦琛伸手在6娆娆的脑门上弹了一下,虽然他已经在极力克制自己的力气了,可还是将少女嫩白的脑门敲出来了一个大包。&1t;/p>

  娆娆的困意,也随着这一个大包的鼓起,而消失殆尽。&1t;/p>

  无比惊恐的盯着眼前的男人,这是要家暴的节奏么!那自己岂不是要死的很惨了?&1t;/p>

  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怎么可能是这一个大男人的对手?&1t;/p>

  可是...&1t;/p>

  秦琛平时虽然对自己有些霸道,可是却是从未动手啊。&1t;/p>

  还有,压抑不住是什么鬼?&1t;/p>

  “那个...你不会是中毒了吧?”&1t;/p>

  6娆娆想了想,最终还是没敢在动,她想起了秦琛握手都能把人家的手腕给捏个粉碎性骨折,那要是一会自己真的把他惹毛了,还能有个全尸在吗?&1t;/p>

  “中毒?”男人艰难的吐出了两个字。&1t;/p>

  虽然现在血液里的暴虐是消散了一些,可是欲望却是起来了。&1t;/p>

  该死,这个女人为什么对自己的吸引力这么大!&1t;/p>

  为什么自己总会生出那些念头,想要把她压在身下好好蹂躏一番的冲动!&1t;/p>

  “是啊,你是不是中了那种媚药之类的 ...”&1t;/p>

  “如果是的话...我可以帮你...不过不是用那个,毕竟你也知道,我肚子里现在有孩子...”&1t;/p>

  “媚药。”&1t;/p>

  “那个?”&1t;/p>

  秦琛皱眉,低头死死地盯着那别扭的小女人,她的脑袋究竟在想些什么,怎么听起来都是那么的乱七八糟呢。&1t;/p>

  “啊...也就是net药了,小说里不都是这么写的么?一个妹子被霸道总裁睡了,然后就...”&1t;/p>

  “还有什么女人为了得到男人的心,所以想先要得到男人的人,然后就...”&1t;/p>

  6娆娆嘚瑟的说着,越说越觉得兴奋。&1t;/p>

  不为别的,就为秦琛简直是太符合那种小说里的男猪脚身份了。什么冰山,什么多金。&1t;/p>

  以至于她说的太过投入,全然没有现秦琛越扭曲的表情。&1t;/p>

  她这是在暗示我么?&1t;/p>

  秦琛自问着,随即伸手试探性摸上了6娆娆的后背。&1t;/p>

  瞬间,那甜美的声影戛然而止,卧室里安静的能听到银针落地的声音。&1t;/p>

  “怎么不说了?”秦琛的手指轻轻的蔓延着,有节奏的在6娆娆的肩膀上敲着。&1t;/p>

  6娆娆只觉得自己像是被施法了一般,浑身变得比秦琛还要坚硬,最可怕的是,在时间的不停的流逝中。&1t;/p>

  月亮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跑路了,一轮红日遥遥的挂在东方,使得没拉窗帘的卧室又明亮了几分。&1t;/p>

  尤其是好巧不巧,在她不安分的扭动着,秦琛腰间的那块裹着的浴巾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了,小琛琛正雄赳赳气昂昂朝着她示威者。&1t;/p>

  6娆娆尖叫一声,竟然直接晕了过去!&1t;/p>

  秦琛愣住了...&1t;/p>

  不敢相信的看着忽然瘫倒在自己怀里的女人,连忙采取急救的方法,开始掐6娆娆的穴位。&1t;/p>

  然而诡异是,女人的脸色和呼吸一切正常,可是却是没有醒来,看着那一动不动的6娆娆。&1t;/p>

  秦琛最后一抹暴虐和狂暴也都消失了。&1t;/p>

  一边飞快的套上衣服,一边拨通了内线。&1t;/p>

  不到5分钟,专业的医疗小组便走地下通道进到了秦琛的寨子里,看着自家老大那着急的模样, Ben和ken都是一脸的震惊。&1t;/p>

  要知道这队医疗小组可是他们的秘密武器,是苏慕辰专门训练出来为了执行特殊任务准备的。就连老宅那边都不知道他们的存在,可没想到,少爷竟然竟然为了少奶奶...&1t;/p>

  本来在他们心中,对6娆娆就已经是很尊重了。&1t;/p>

  如今看着秦琛的姿态,两人相视一眼,在心中已然打定了注意,看来,以后要对6娆娆更重视一分才行啊。&1t;/p>

  很快,医疗小组就给了秦琛一个让他哭笑不得答案。&1t;/p>

  那就是6娆娆是被吓晕了,然后心理作用本能的不愿意醒过来。加上她本来就是孕妇,然后就会比较嗜睡,所以...&1t;/p>

  另外小组的负责人还特意嘱咐了秦琛几句,头两个月是关键期,一定不能行房事,不然会影响孩子...&1t;/p>

  秦琛点头,让他们又从密道里离开了。&1t;/p>

  折腾了一圈,转眼间已经到了7点该上班的时间里。&1t;/p>

  6娆娆也被灌了一些汤汤水水,此刻又恢复了那恬静的小脸,在梦中不知道碰上了什么开心的事情,嘴角一直都是微微上扬的,伴随着阳光一般的温暖的笑容,让人舍不得挪开眼睛。&1t;/p>

  “少爷...早餐已经备好了。”&1t;/p>

  ken缓步走到了秦琛身边,小声的说着。&1t;/p>

  秦琛收回了一直停在6娆娆身上的眼神,低头扫了一眼行程单,淡然道:“我今天不去了,有什么事情你直接和我联系,你和Ben都去吧。”&1t;/p>

  “是,少爷。”&1t;/p>

  “还有,给少奶奶也弄个病假出来,至于怎么做,你自己想吧。”&1t;/p>

  ken额,命人将早餐送到卧室之后便拉着Ben一起走了。&1t;/p>

  两个基友在车上不住的讨论着自家老大的八卦,直到进了公司停车场,才恢复了往日那惯有的状态。&1t;/p>

  Ben直接将秦琛今天休假的公告挂在网上。&1t;/p>

  然后又低调的给6娆娆做了一个病假处理。&1t;/p>

  办公室的人虽然好奇6娆娆为什么会突然要休息,却也没人主动开口, 毕竟只是一个小小的助理而已。&1t;/p>

  而公司的内网聊天平台上,那些普通的员工却是已经炸了锅。“天啊,总裁竟然又请假了!”&1t;/p>

  “是啊,上个月才休假了一次,这个月竟然又休假了!”&1t;/p>

  “哎哎,你们说,总裁会不会是去陪总裁夫人了,不是说要带着夫人一起迎接法国那对夫妇吗?”&1t;/p>

  “不知道哎,真羡慕那个女人,能睡到这么优秀的男人。”&1t;/p>

  ......&1t;/p>

  苏小安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写着第n加一次被打回来的方案,她很想将自己周围那些八卦的同事都屏蔽掉。&1t;/p>

  可是她们的声音实在是太大了,尤其是提到秦琛。&1t;/p>

  她犹豫了片刻,拨动了总裁办的电话,想要找6娆娆说道几句。&1t;/p>

  然而得到的消息,却是6娆娆今天生病请假了,并未来上班。&1t;/p>

  苏小安的脸上的笑容,在一瞬间凝固了。&1t;/p>

  她甚至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把电话放下的,鬼使神差的就离开座位坐着电梯,朝着总裁办走去。&1t;/p>

  老远就看到了一个无比醒目的身影,手里还捧着一大把的香槟玫瑰。&1t;/p>

  那俊朗的外面,浑身名牌加起来得上千万的行头,让苏小安已经暂时把6娆娆的事情抛在了脑后。&1t;/p>

  这不是那天在楼下的那个帅哥吗?&1t;/p>

  果然是土豪啊...&1t;/p>

  “你也是来找人的么?”苏小安掐了掐自己,努力让自己的状态看起来不那么紧张。&1t;/p>

  冷斯诺回身,微微扫了一眼她。&1t;/p>

  有些眼熟,好像是6娆娆闺蜜?&1t;/p>

  当下扯了扯嘴角,温柔笑道:“是啊,我来约美人,可是美人好像不在啊...”&1t;/p>

  果然是来找6娆娆的吗!&1t;/p>

  那个小贱人!她凭什么!&1t;/p>

  “娆娆啊,她生病了,今天请假。”&1t;/p>

  “哦?是这样啊...那真是太遗憾了,我都已经定了晚餐和音乐会了。”&1t;/p>

  “这样吧,这位美丽的女士,我有荣幸请你一起共进晚餐吗?”冷斯诺说着,直接将那捧花递到了苏小安面前。&1t;/p>

  女人本想矜持的拒绝,可看到那花瓣当中挂着的卡地亚项链...硬生生的将拒绝的话又咽了回去。&1t;/p>
  浏览阅读地址:/jiaoqizaishangwanmeichonghunbaizhao/86667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