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她在哪

  医院里。&1t;/p>

  黑暗中,秦琛的身影依旧是一动不动,像是生了根一般死死的站着。&1t;/p>

  苏慕辰叹了口气,认命的从他身后绕了过去,忽然抬手重重的戳向了秦琛的太阳穴,两道身影缠斗在一起,动作之快只能听得见隐隐风声。&1t;/p>

  许久之后,办公室里再度恢复了亮光,苏慕辰一脸木然的看着地上好不容易被自己敲晕的秦琛,叹息着打开了旁边的机关,将秦琛直接扛了起来,转身进了地下室。&1t;/p>

  狡兔三穴,一个从杀手转型的人自然是有着各种避难的方法。&1t;/p>

  尤其是加上秦琛本身状态的不稳定,苏慕辰没来洛城之前,就命人在这里建造了不下十处的秘密基地。&1t;/p>

  此刻在这医院下面,正是一处人体体能测试基地。&1t;/p>

  他将秦琛放在测试仪上,思量了片刻,直接撕开了秦琛的衣服,按下了测试按钮。&1t;/p>

  一阵紫色的光芒从秦琛身上闪过。很快,旁边的空地上投影出一排排详尽的数据。&1t;/p>

  苏慕辰眯着眼睛,手在空中比划着。&1t;/p>

  好看的眉毛随着他的手指皱的越的深。&1t;/p>

  他本以为秦琛只是一时间想到了过去,然后无法控制自己。可奇怪是,他的身体并没有一点僵硬或者是暴躁的状态,各项体征都十分的正常,只有脑细胞异常活跃,异于常人。&1t;/p>

  “阿琛啊...你到底是在想什么...”&1t;/p>

  “南璃?还是6娆娆?”&1t;/p>

  “为什么,我忽然觉得,拉你回来,是个错误的选择呢...”&1t;/p>

  他低声说着,抬手将秦琛翻了个面。&1t;/p>

  在那修长的尾椎骨下,一个龙形状的胎记若隐若现。&1t;/p>

  苏慕辰的手指轻轻的触摸上去,指尖传来的温热让他唏嘘不已,秦琛并未自闭,只是不愿意此刻去面对。&1t;/p>

  不经意间,苏慕辰的脑海里忽然浮现出了6娆娆那满含笑容的脸,清澈的眼眸似是那世上最纯净的宝石。&1t;/p>

  他拔掉秦琛身上的导管,像是抗麻袋一般将秦琛抗在身上,扔进了旁边那零下3o度的冰水之中。&1t;/p>

  秦琛的身体在冷水中缓慢的下降着。&1t;/p>

  冰冷从西面八方拥抱着他,水毫不留情的涌入他的耳朵,刺骨的寒冷使得他身上每一寸毛孔都紧缩了。&1t;/p>

  苏慕辰倒了一杯鸡尾酒坐在一旁的看着,深褐色的眼眸里,是谁也读不懂得悲伤。&1t;/p>

  不知过了多久,水中安静如尸体般的人忽然动了。&1t;/p>

  秦琛睁开眼睛,在黑暗中适应着这份冰冷,双臂有力的滑动着,在水池中迅的滑动着。&1t;/p>

  冷意唤醒了他的神志,水中的压迫让他变得又富有生命力。&1t;/p>

  坐在上方的苏慕辰只能看到水中波纹潋滟,又是过了许久,秦琛终于从水面上冒出了脑袋,看了一眼自己的好兄弟,飞快的从泳池里回到了岸上。&1t;/p>

  “我这是怎么了?”他甩了甩头,俊朗的面容上堆满了疑惑。&1t;/p>

  苏慕辰将一杯苏格兰威士忌递了过去,看着秦琛喝了,这才说话:“我就告诉你南璃要回来了,结果你就像是抽风了一样,一动不动,像是犯病了一般,还把你那亲亲小媳妇给推出去了。”&1t;/p>

  “娆娆?”秦琛一怔,僵硬的线条迅变得柔软起来。&1t;/p>

  “是啊...小姑娘一起来就去找你,然后被你一把给推开了。”&1t;/p>

  “那她现在...”秦琛的手指不由得捏紧,自己怎么能这么做呢,她是那么脆弱,像是一尊瓷娃娃一般。&1t;/p>

  “我...”&1t;/p>

  “她我送回老宅了,因为不知道你多久会醒,然后打电话,你那两位好助理也都不在。”&1t;/p>

  “好,我知道了。”秦琛点了点头,向苏慕辰投去了一个感激的眼神,兄弟之间不用说谢谢。&1t;/p>

  “那个...你就打算这样走?”眼见得秦琛就要走出密室了,苏慕辰玩味的笑着,“邪恶”的在秦琛身上来回扫视着。&1t;/p>

  秦琛被他盯得毛,低头一看,这才现自己竟是没穿衣服...&1t;/p>

  “我的衣服呢?”&1t;/p>

  “剪了啊...”&1t;/p>

  “剪了?那我怎么出去。”秦琛挑眉,眼神变得不善。&1t;/p>

  “唔,求我啊...求我就给你。”&1t;/p>

  “不然的话,你就可以尽情的在我这医院裸奔了...你放心,我这里都是高级VIp客户,都是十分又涵养的,不会嫌弃你...”&1t;/p>

  秦琛:“......”&1t;/p>

  ......&1t;/p>

  秦琛告别了苏慕辰,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已经深夜了。&1t;/p>

  他一个人开车飞奔在路上,满脑子都是家里那张温柔的小脸。&1t;/p>

  那辆看似不怎么样切诺基,硬是让他开到了时3oo,吓得大街上的车主们都要兢兢战战的,生怕自己会碰上。&1t;/p>

  不是没有人报警,毕竟这在市区已经严重了,而且也不是什么特别好的车,起码从外观上来看是这样。&1t;/p>

  可当小警察们调出录像看到那个车牌号时,便都选择不说话,不作为了。&1t;/p>

  开玩笑,谁不知道那是洛城阎王的车,谁想不开了才会去碰那个霉头!&1t;/p>

  秦琛自是不知道夜里又火了一般,虽然车快到窗外的街景一路模糊,可他心里总觉得还是有些不对劲的。&1t;/p>

  那是一种说不出来的莫名担忧,他甚至不知道原因是什么。&1t;/p>

  只是凭着本能在不停的加加,要不是怕自己弄的太过逆天被不该盯上的人盯上,他甚至想要直接开到这车的最大限度,5oo。&1t;/p>

  明明只是半个小时的车程,在看到自己的别墅时,秦琛硬是有种婉如隔世的错觉。&1t;/p>

  然而抬起头,那本该明亮的窗户却是一片漆黑。&1t;/p>

  瞬间浇灭了他那颗满腔热血的心。&1t;/p>

  她是睡觉了么?秦琛自我安慰着走出了车子。&1t;/p>

  虽是半夜,可值班的管家还是第一时间替他打开了门,恭敬的立在一旁:“少爷,您回来了。”&1t;/p>

  “少夫人呢?可是睡了?”&1t;/p>

  管家的脸上闪过一丝迷茫,恭声说道:“少爷,少夫人并没有回来啊,早上不是和您一起出去了么?”&1t;/p>

  “还没回来?”秦琛扫了一眼墙上的座钟,已经是夜里2点了,难道是说娆娆在老宅那边睡了?&1t;/p>

  他翻出了被自己遗忘的手机,然而看了几遍,都没有找到一条6娆娆的信息,不仅如此,自己奶奶的也没有。&1t;/p>

  要知道就算是6娆娆真的要留宿老之啊,起码也会是个信息或者电话给自己。&1t;/p>

  可现在...&1t;/p>

  他心中的不祥之感越的浓烈了,周身洋溢着满满的戾气。&1t;/p>

  管家的脑门上露出了几滴汗水,脚步却是没有移动分毫,依旧是在那里稳稳的站着。&1t;/p>

  “忠叔,娆娆在老宅吗?”&1t;/p>

  “少爷?”电话那头的声音有些惊讶,却也是立刻回道:“回少爷,少奶奶晚上吃完饭就走了呀,说是您派人来接的,并没有在这里留宿。”&1t;/p>

  “我派人去接的?”秦琛捏着话筒的手又紧了一分,自己什么时候派人去接了,Ben和ken今天都在公司里帮自己干活,然后晚上自己还说给他们都放了假。&1t;/p>

  该死!&1t;/p>

  出事了!&1t;/p>

  黑色的眼眸里闪着怒火,本就冷漠的声音更是低了几分,哪怕是隔着电话和那遥远的距离,老管家都能感受的到自家少爷心中的愤怒。&1t;/p>

  “是的,一位自称是影的男人,还弄伤了秦远先生。”老管家是秦奶奶娘家带过来的人,对于秦琛的两个伯伯也没有丝毫的好感。&1t;/p>

  “影?”秦琛皱着眉头。&1t;/p>

  “是的,说是你派在少奶奶身边的暗卫,专门保护少奶奶的。”&1t;/p>

  砰!&1t;/p>

  一声巨响,秦琛的手里的固定电话碎成两半。&1t;/p>

  他是派了人在6娆娆的身边保护她,可那些人之中也没有什么叫影的。&1t;/p>

  倒是过去...不过那都是在国外的事情了。&1t;/p>

  而且因为今天是自己开车,他就直接将那些人给撤了。&1t;/p>

  没想到...&1t;/p>

  自责蔓延在心底,秦琛那刚刚才从苏慕辰那里平复下来的心情,又变得阴郁了。&1t;/p>

  暴躁的火苗在他心底蔓延着,无比激昂的想要吞噬着他的理智,秦琛站在那里冷静了片刻,摸出了手机。&1t;/p>

  希望6娆娆是带着手机走的,这样起码自己能定位到她在哪里。&1t;/p>

  ......&1t;/p>

  京郊的仓库里。&1t;/p>

  影背着已经昏厥的6娆娆在那里穿梭着,不多时便在一道小门之前停了下来。&1t;/p>

  他用一只手托着6娆娆让她不至于掉下来。&1t;/p>

  另一只手则是在身上摸索着,从兜里摸出了一小小的腕带戴在了手腕上,轻轻的在那道铁门上敲了敲,一道极小的窗口被打开,他将手从里面伸了过去。&1t;/p>

  “编号oo9,允许进入。”&1t;/p>

  一个机械的声音骤然响起,铁门飞快的滑向一边,影抱着6娆娆飞快的走了进去,穿过了一条长长的隧道。&1t;/p>

  奢华的装修风格和废弃的仓库宛如是两个世界。&1t;/p>

  影漠然的背着6娆娆走着,不时有人擦肩而过,然而彼此之间确实没有任何的交流。&1t;/p>

  没多久,他在一件房间门口停了下来。&1t;/p>

  在门上有节奏的敲击着,很快,一张俊俏无比的脸露了出来,诧异的看了一眼影,又瞅了瞅他身后的6娆娆。&1t;/p>

  “新货?”&1t;/p>

  影点点头,扬起了手腕在旁边的机器上过了一下。&1t;/p>

  很快,任务信息就刷了出来。&1t;/p>

  在那屏幕下方的角落里,一个黑网特有的标致无比醒目。&1t;/p>

  “人放下,你可以走了。”&1t;/p>

  飞快的扫了一眼上面的信息,房间里的男人扯了扯唇角,像是拎货物一般将6娆娆给拽进了房间。&1t;/p>
  浏览阅读地址:/jiaoqizaishangwanmeichonghunbaizhao/86667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