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娇妻在上:完美宠婚一百招 > 064你个磨人的小妖精

064你个磨人的小妖精

  6娆娆并不知晓外面的秦琛在想些什么,只觉得自己将日记本给牢牢护在怀里,心中有种说不出来的成就感。&1t;/p>

  那可是秦琛啊,从来都是他欺负别人的!&1t;/p>

  哼!让你也知道被欺负是什么感觉!娆娆得意的想着,不由自主的竟哼起了小曲。&1t;/p>

  秦琛默默坐在椅子上,将整个人的重力压在身后的桌子上。&1t;/p>

  空洞的眼神始终都死死地盯着浴室那模糊的身影不肯移动分毫,哗啦啦的水声放佛打在他心头,欲望的种子在慢慢生根芽。&1t;/p>

  忽的,水声停了。&1t;/p>

  秦琛勾了勾唇角,伸手直接暗灭了旁边的灯光,隐秘在了窗帘之后。&1t;/p>

  娆娆穿好睡衣,伸手在架子上摸索起来,却是没找到吹风机的身影,手停在门把手上,纠结着要不要找秦琛帮忙。&1t;/p>

  哪怕是两人已经有了两次亲密关系,她还是忍不住会娇羞,大抵也是因为两次她都不怎么清醒的缘故。&1t;/p>

  想到这里,她最终还是忍住了找男人帮忙的念头,手指轻轻一动,推开了大门。&1t;/p>

  只是...&1t;/p>

  为什么会是一片漆黑?&1t;/p>

  “阿琛?”&1t;/p>

  娆娆试探性的叫了一句,她这房间还保持着上世纪的装修风格,吊灯的开关在遥远的门口,更别说什么声控了。&1t;/p>

  “停电了么?”&1t;/p>

  她喃喃自语着,抬头看向窗户,窗帘那里也是漆黑一片,隐隐约约能看到枝杈的重影,不仅没有给她带来一丝安全感,反而让她觉得更家渗人了。&1t;/p>

  她哆哆嗦嗦的朝着门口走去,想要先把灯打开。&1t;/p>

  毕竟在她的记忆里,秦琛这种冷面总裁是干不出来什么装鬼吓人或者恶作剧之类的事情的。&1t;/p>

  “啪嗒。”&1t;/p>

  开关响动,然而视线里还是黑暗。&1t;/p>

  “这真的是停电了啊!秦大爷也真是的,也不说一声就走了!”&1t;/p>

  娆娆碎碎念着,手指顺着墙壁不断下滑着,准备出去找女佣弄点手电或者蜡烛之类。&1t;/p>

  “啊!”&1t;/p>

  “有鬼!”&1t;/p>

  一个冰冷的东西覆盖在门把手上。&1t;/p>

  黑暗中娆娆也不知道那是个什么东西,本能就想要往后退,一只手却是飞的挽在了她腰上,将她整个人直接带离了地面。&1t;/p>

  “啊啊啊啊啊!”&1t;/p>

  她被丢在床上,柔软的身子陷在一个冰凉的怀抱里。&1t;/p>

  “别叫了,是我!”秦琛咬着她的耳唇轻声说着。&1t;/p>

  6娆娆的心蓦然一惊,不敢相信的歪过脑袋。&1t;/p>

  黑暗中她看不见秦琛的脸,可那熟悉的感觉却是不会错的!&1t;/p>

  “你干嘛吓我!不知道人吓死人啊!”&1t;/p>

  “唔,好玩啊。”秦琛眼眸微闪,任由女人的拳头落在自己的胸前,雨点一般。&1t;/p>

  “好玩?”6娆娆起哭笑不得,再度怀疑起秦琛的脑袋是不是被门挤过了!&1t;/p>

  “是啊,好玩。”&1t;/p>

  男人耸了耸肩,一只手将她揽入了怀里,另一只手则是大力拉开了窗帘,让皎洁的月光跑了进来。&1t;/p>

  朦朦胧胧的月光中娆娆终于看清了秦琛的脸,俊朗的五官比那杂志封面都要立体的多。&1t;/p>

  她的手下意识的攀了上去,轻轻的在秦琛的脸上摩挲着,调皮的胡子有些扎手,让人来了兴致,一时间也忘记了害怕。&1t;/p>

  “好了,别再动了,在动我就要控制不住我自己了。”&1t;/p>

  当女人的手滑向胸膛时,秦琛终于忍不住开了口。&1t;/p>

  “啊?”&1t;/p>

  娆娆的手指骤然停下,指尖的温热穿过男人的肌肤一寸寸的点燃了某人的小宇宙。&1t;/p>

  小腹之处,忽然传来一阵炙热。&1t;/p>

  “你...”&1t;/p>

  “睡吧。”低沉的嗓音中夹带着一抹无奈,秦琛侧了侧身子,让6娆娆的身子得以躺平,毕竟孕妇是压不得的。&1t;/p>

  而且...昨天才那么激烈过,他要克制自己,不然把人吓跑了可怎么办。&1t;/p>

  “嗯。”&1t;/p>

  娆娆小心翼翼的体挪了挪身子,让自己远离那片炙热,然而脸却依旧是处在烧的状态中。&1t;/p>

  脑海里也不间断的浮现着昨日的画面。&1t;/p>

  啊啊啊啊!&1t;/p>

  自己这是怎么了!&1t;/p>

  不行,别人都已经让自己睡觉了,她怎么能还去想这么邪恶的事情呢!&1t;/p>

  而且...&1t;/p>

  她要是没记错的话,大夫上次说了,头两个月是不能经常那什么的...不然对孩子不好。&1t;/p>

  “阿琛...”&1t;/p>

  她小声的叫着秦琛的名字,有种说不出的异样。&1t;/p>

  “嗯?”&1t;/p>

  “怎么了?”1米2的小床,又要尽量不碰娆娆,秦总裁表示,这是他这几年,做过的最考验意志的任务了。&1t;/p>

  “没事,我就是想和你说声晚安。”&1t;/p>

  “嗯,晚安。”&1t;/p>

  秦琛冷峻的面皮抽了抽,修长的手指按在自己的大腿上,这个磨人的小妖精,她难道不知道她小声说话的声音有多勾人吗!&1t;/p>

  “安。”&1t;/p>

  6娆娆见秦琛也没有说话的欲望,打过招呼之后便也就没了声音,只是她这会的确是睡不着,而且头也只是擦了半干。&1t;/p>

  可自己已经作死的说了晚安,也不好再从床上爬起来去整,只得不停的床上翻动着,想要自己能够快一些进入梦乡。&1t;/p>

  许久之后,她终于折腾的有些疲倦。&1t;/p>

  脑海里充斥着乱七八糟的场景,总算是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听着那平静的呼吸声,秦琛的心里总算是放松了些,天知道他憋的有多痛苦。&1t;/p>

  那种明明肉已经掉在了碗里,冒着浓郁的香气,可偏偏却是只能看不能吃,那种感觉,简直是分分钟要爆炸。&1t;/p>

  “真是拿你没办法啊...”&1t;/p>

  秦琛无奈的抽了抽嘴角,低声说着。&1t;/p>

  一只手不老实的放在了娆娆的腰间,脑袋也不争气的凑了过去,枕着那锦缎一般的秀,呆呆的凝视着那恬静的睡颜,不知过了多久,秦琛才终于有了一丝丝困意。&1t;/p>

  正欲合眼,腰间传来两声震动。&1t;/p>

  那是一个陌生的洛城号码,尾数是四个8888,异常的吉利。&1t;/p>

  秦琛皱了皱眉,手指一动,两条短信先后弹了出来。&1t;/p>

  南漓:“秦琛哥,我已经在酒店住下了,谢谢你的安排,我很喜欢。明天晚上一起吃饭哦!你可不能再拒绝了!”&1t;/p>

  Ben:“老大,你多保重,我已经“阵亡了!。”&1t;/p>

  秦琛摸着手机的手指不住的用力,身子不可抑止的歪向一旁,渐渐地,和6娆娆几乎贴在一起,那刚刚才熄灭下去的邪火又一次被点燃。&1t;/p>

  秦琛无奈的将手机扔在一旁,悄无声息的跳下了床,走进了洗手间。&1t;/p>

  这个时候,也只有凉水澡才能拯救他了。&1t;/p>

  ......&1t;/p>

  娆娆并不知道自己那么轻而易举的就能让一个男人因为自己夜不能寐,只觉得没有压力的感觉让她睡的无比安心。&1t;/p>

  再次睁开眼时,太阳已然高照。&1t;/p>

  单薄的窗帘挡不住那刺眼的光芒,让她微微有些不适应。&1t;/p>

  抱着被子在床上滚了一圈,反射弧远的她这才意识到了秦琛已经离开。&1t;/p>

  她轻轻的摸了摸旁边空出的位置,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错觉,她觉得床上还残留着秦琛的气息,下意识的竟不想起来。&1t;/p>

  于是再一翻身,便又睡了过去。&1t;/p>

  再次清醒,已经是Ben叫她吃午饭的时候了。&1t;/p>

  娆娆苦恼的晃了晃睡的有些胀的脑袋,迅的将自己收拾妥当。&1t;/p>

  她不知道秦琛到底给自己请了几天假,不过想到Ben还在6家,那工作似乎也不是需要自己理科的到的。&1t;/p>

  “少夫人。”&1t;/p>

  娆娆一打开门,便看到了Ben顶着两颗硕大的熊猫眼。&1t;/p>

  “你这是怎么了?”&1t;/p>

  “吃坏肚子,然后一夜没睡。”&1t;/p>

  “饭已经准备好了,我们现在下去吧。”&1t;/p>

  Ben麻利的解释着,转身就朝着楼下走去,6娆娆心中燃烧着熊熊的八卦之心,又不好意思问。&1t;/p>

  不知道是不是都还没醒,偌大的餐厅里只有6安一个人在边吃饭边看视频。&1t;/p>

  一见6娆娆出来,便立刻放下了筷子。&1t;/p>

  “睡醒了?你说你也真是的,一个女人,怎么能比男人起的还晚?”&1t;/p>

  6娆娆一怔,脑袋里涌入一坨浆糊。&1t;/p>

  她爸这是在说啥?&1t;/p>

  “怎么?我说的不对吗?你身为一个全职太太,不应该早上起床替老公准备早点,然后送老公出门的吗?”&1t;/p>

  6安推了推眼镜,直接将报纸在桌子上敲了敲,不等6娆娆坐下,便又继续道。&1t;/p>

  “你以为你嫁过去就能高枕无忧了吗!你妈平常都是怎么教你的!身为一个豪门太太,你要比外面那些主妇更勤快你知不知道!”&1t;/p>

  “对了,晚上要叫阿琛回来吃饭,我有事想要找他聊聊。”&1t;/p>

  6安理所当然的说着,不大的眼睛里充满了嫌弃的意味。&1t;/p>

  6娆娆无语的看着他,只觉得自己一上午的好心情都被瞬间败光了。&1t;/p>

  她真的不知道自己是有多差,差到6安这么嫌弃她。&1t;/p>

  还有叫秦琛吃饭是没问题,可你这一幅太上皇的模样是要做什么?&1t;/p>

  虽然说他是长辈,可什么时候,他有过长辈的样子。&1t;/p>

  强压着辩驳的欲望,6娆娆扯了扯嘴角,轻声道:“爸,我会和阿琛信息,不过他有没有空我就不知道了,您应该知道的,QId每天处理的事情的那么多。”&1t;/p>

  6安的脸色随着6娆娆的话不停的变幻着,一双眼睛四顾的转着,似乎是在思考6娆娆说话的真实性。&1t;/p>

  还未想个明白,一道汇聚了刻薄的声音狠狠的刺入了6娆娆的耳朵。&1t;/p>

  “呵呵,怕不是没空,是不把我们6家放在眼里吧?”&1t;/p>

  &1t;/p>
  浏览阅读地址:/jiaoqizaishangwanmeichonghunbaizhao/86667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