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6她是谁

  在6娆娆帮忙翻译下,很快紧急修障小组就将法国老夫妇的车子给拖走了,只是不知道老先生到底是怎么开的,车子是定然要进修理厂的大修的。&1t;/p>

  警察提出了可以用警车将两位老人带离高架,送到大使馆,毕竟他们用的驾照之类也都是通过那边办理的。&1t;/p>

  可没想到老夫人却是直接拉住了6娆娆的手,深陷的眼眶里有些不舍。&1t;/p>

  “那个,漂亮的姑娘,你可不可以捎我们一段,我们只要去喜来登酒店就行,那个一下高不远的店!”&1t;/p>

  6娆娆一怔,心中浮现了几抹犹豫。&1t;/p>

  毕竟刚刚警察主动提出要送他们,可是他们却还找自己。&1t;/p>

  她不是特别懂车,可是秦琛给她配的切诺基怎么看都不是和老先生原先开的劳斯莱斯是一个等级吧?&1t;/p>

  “这个...”&1t;/p>

  “你别误会,我就是听你说话的口音特别标准,一时间就想起了自己一上大学就去了国外留学的女儿,这心里...”&1t;/p>

  老夫人说着话,眼眶里瞬间变得湿润了。攥着6娆娆的手也微微有些颤抖,哪怕是肌肤保养的很好,也无法阻止老年斑生长的脚步。&1t;/p>

  娆娆素来都是对老人没什么抵抗力的,加上在秦家的时候秦奶奶对她那么好,这会子又被人拉着手哀求,让她如何把拒绝的话说出口?&1t;/p>

  “那好吧,您和爷爷上来吧,我们正好要去那一片。”&1t;/p>

  “哦?是吗!那太好了,真的是太谢谢你了!”&1t;/p>

  老夫人激动的说着,越看娆娆越是喜欢,在伸手擦眼瞬间,她飞快的敛去自己眼角那抹得逞的笑意,什么女儿。&1t;/p>

  她只有一个儿子!&1t;/p>

  而且3o了还没结婚,若是自己出来玩能把合同签了再拐一个儿媳妇回去,那这一趟来华洛国可是真的太值了!&1t;/p>

  老太太心中打什么主意娆娆自是不知道,只是觉得既然人上车了就那聊一聊天也没什么的。&1t;/p>

  尤其是老夫人还是那种特别风趣的人,越是说话两人就越是觉得投缘。只是苦了那位法国老先生,委屈巴巴的坐在角落里瞅着自家媳妇,竟然被一个小姑娘给夺去了注意力!&1t;/p>

  没过多久,Ben已经将车子开进了喜来登下面的停车场。&1t;/p>

  想起南漓还住自己,Ben刻意开车走了后门。&1t;/p>

  车门打开,老夫人还在依依不舍的拉着6娆娆的说个不停,就差认个干女儿什么的。&1t;/p>

  “聊了这么久,瞧我这记性,都忘记自我介绍了。”&1t;/p>

  老夫人说着,在自己那手工的绣包里摸索起来,拿出了一个精致的小铜盒,摸出两张黑色的鎏金名片。&1t;/p>

  上面只有一个简单的名字和一个电话,背面则是一个看起来很霸气的图标。&1t;/p>

  6娆娆并不知道那个图标象征着什么,只觉得很好看很大气,毕竟从一开始看到这两位老人时,就已经知晓他们的地位不一般。&1t;/p>

  只是当她双手将名片接过来时,便又忍不住开始苦恼了。&1t;/p>

  她去QId不过才几个星期,还在实习阶段,哪里有名片这种东西。&1t;/p>

  “你的呢?小姑娘,我还不知你叫什么呢!”&1t;/p>

  “真么好看,肯定名字也很好听!”&1t;/p>

  老太太笑眯眯的说着,她的脾气素来直接,加上又是实在对娆娆喜欢的紧,也顾不上什么礼仪,便直接开口朝着6娆娆索要。&1t;/p>

  “您的名片。”&1t;/p>

  忽然,娆娆的手中多了一个小小的盒子。&1t;/p>

  看上去虽然不是特别华丽,却也是十分精致,还绣着各种好看的印花,摸上去质感十足。&1t;/p>

  6娆娆不记得自己什么让Ben去准备了这个,却也正好解了燃眉之急。&1t;/p>

  便直接从里面摸出了一张,白色的卡片上用黑色的鎏金线绣了她的中英文名,下面的职位却是让她震惊的。&1t;/p>

  QId总裁办特别助理!&1t;/p>

  那不是Ben和ken的职位么!&1t;/p>

  自己一个小小的实习生,什么时候升官了!&1t;/p>

  她朝Ben投去疑惑的目光,可男人却是一脸的淡定。&1t;/p>

  6娆娆无奈,拿都拿出来了,也只能就这样给了。&1t;/p>

  米希尔夫人愉快的将名片接了过去,喜欢中国文化的她立刻被那明前上那刺绣手法给惊呆了,手指爱不释手的在那里抚摸着。&1t;/p>

  “真好看,名字也好看!”&1t;/p>

  “不过我不会这个音,你可以教我一下吗?”&1t;/p>

  她兴奋的说着,丝毫没有长辈的架子,6娆娆点了点头,一个一个音节教着,弄得Ben和米希尔先生只能在一旁干等着。&1t;/p>

  “夫人,我要先走了,下午还要工作。”&1t;/p>

  6娆娆看了一眼手表,时针已经爬过了2,自己这铁定是要迟到了。&1t;/p>

  米希尔夫人一愣,还想再挣扎的挽留一下,自家先生的手却是轻轻的在她的肩膀上拍了拍。&1t;/p>

  “夫人,人家要上班,而且,我们迟早也是要去那里的,到时候有的是时间再见不是么?”&1t;/p>

  米希尔先生柔声说着,手指轻轻在6娆娆名片上那个QId的Logo上点了点。&1t;/p>

  米希尔夫人一愣,嘴角书那劲绽放,比之前笑得的弧度更大了几分。&1t;/p>

  “那你先去忙,有时间了一起吃饭,你可不能拒绝,毕竟今天你帮了我们这么大的忙。”&1t;/p>

  “好的,那您先休息,我真的得走了,上面有我的电话,如果需要帮忙的话可以给我打电话!”&1t;/p>

  6娆娆客气的说着,并不知道自己结交了一个多么的显赫的人物。&1t;/p>

  甚至也没Ben看自己接过的名片,便径直又坐上了车。&1t;/p>

  直到她们的车子消失在了希尔顿的车库,一直沉默寡言的米希尔先生才再度开口道:“这个姑娘很不错。”&1t;/p>

  “是啊,我也觉得很投缘,而且对咱们国际的文化又那么了解,你说,我把她介绍给咱们儿子好不好?我感觉儿子应该会喜欢的!”&1t;/p>

  “你...”米希尔先生无奈的瞅着自家女人,这才见了多久她就想着把人拐跑了,不过他们家族向来也不看重嫁进去女孩子的出身。&1t;/p>

  只是这个6娆娆年纪轻轻的就能在QId当特助,会不会和QId的总裁秦琛有些关系呢?&1t;/p>

  那个开车的明显对她很尊重,而且若是他没记错的话,那个好像也是秦琛的特别助理吧?&1t;/p>

  到底是在商海之中称霸多年的智慧老者,他的心思比天真开朗的米希尔夫人想的要复杂的多。&1t;/p>

  不过看着妻子那么兴奋的模样,他也不好现在就直接一盆冷水浇上去。&1t;/p>

  只能溺宠的拍了拍她的脑袋:“这个东西是要看缘分的,这样,我们现在先去休息,晚上若是有时间的话,我们约她吃饭可好?”&1t;/p>

  “啊,真的吗!我就知道我们是心有灵犀的!”&1t;/p>

  “走走走,快去睡会,早上可真够折腾的!”&1t;/p>

  米希尔夫人碎碎念着,搀着自家先生进了电梯,嘴上说的是要休息,脑海里却越的活络了。&1t;/p>

  ......&1t;/p>

  车子稳稳的停在地下停车场里,Ben先一步下了车,在特别电梯那里输了密码。&1t;/p>

  6娆娆和他并排走着,小声的询问着自己名片上那奇怪的职务。&1t;/p>

  Ben神秘一笑,轻声道:“这个是总裁特批的,少夫人现在和我是一个级别的了,所以,以后,那些部门经理若是再来找您的麻烦,直接怼回去就是。”&1t;/p>

  “怼回去?”6娆娆吃惊道。&1t;/p>

  “是啊,其实这几次少奶奶被策划部那个顾小安欺负总裁都是知道的,但是碍于他的身份他不好出面,而且他还说了...”&1t;/p>

  “说什么?”6娆娆的好奇心越浓郁。&1t;/p>

  “说您天天过的太无聊了,需要乐子!”&1t;/p>

  Ben一口气说完,便直接推开办公室的门走了进去。&1t;/p>

  6娆娆呆呆的站在门外,思考着Ben刚刚转述的话。&1t;/p>

  秦琛说什么来着?&1t;/p>

  自己太无聊了?&1t;/p>

  无聊个毛线啊!&1t;/p>

  还乐子!&1t;/p>

  天天6家那么多喜欢给自己加戏的大佬们还不够多吗!&1t;/p>

  6娆娆强忍着直接冲进办公室和秦琛理论的冲动,深吸了一口走进了办公室。&1t;/p>

  似乎是任命早已下达,她刚刚走进去那些人便主动站了起来和她说话。&1t;/p>

  “6特助好。”&1t;/p>

  “6特助您休假结束了,喝咖啡吗?”&1t;/p>

  “还是喝茶?我今天带了特级的大红袍呢。”&1t;/p>

  几个人七嘴八舌的说着,热情到6娆娆以为自己走错的办公室。&1t;/p>

  硬着头皮和他们寒暄了半天,才终于得以在自己的位置上安顿下来。&1t;/p>

  因为职务变了的缘故,6娆娆理所当然的承担了Ben和ken的工作。&1t;/p>

  看着桌子上那用各种语言写成的文档,她只觉得一阵头大。&1t;/p>

  打开电脑,秦琛的行程单便自动弹了出来。&1t;/p>

  仅仅是一个下午,就足足有十几项的内容。&1t;/p>

  他真是辛苦啊...&1t;/p>

  怪不得那么早就走了,6娆娆忽然想起了6安中午时说的那些话,虽然理是歪的,但是自己这个当夫人的的确是有些失职的。&1t;/p>

  这些日子每天都是吃吃睡睡,还被莫名的坑到了郊区仓库,险些就中了招。对于秦琛,好像是真的没有分担什么。&1t;/p>

  浓浓的自责在心间蔓延着,她下意识的抬头看向了秦琛的方向。&1t;/p>

  然而引入眼帘的,却是一个无比性感的背影。&1t;/p>

  魔鬼般惹火的身材,一头金色的大波浪卷直达腰间,她的皮肤并不白,却是一种闪着野性和力量的魅力。&1t;/p>

  脚腕上,还缠绕着一串很特别的珠串,有种说不清的异域风情。&1t;/p>

  她是谁?&1t;/p>

  &1t;/p>
  浏览阅读地址:/jiaoqizaishangwanmeichonghunbaizhao/86667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