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娇妻在上:完美宠婚一百招 > 070她是疯了么!(第六更)

070她是疯了么!(第六更)

  南漓的反应是秦琛未曾料到的。&1t;/p>

  不过只是一束花而已,怎么这么严重?&1t;/p>

  而且他不记得,南漓对罂粟花过敏啊,而且她不是一向最喜欢这个的么?要知道用这个制毒,那可是很厉害的。&1t;/p>

  “你没事吧?”&1t;/p>

  看着她那奇怪的反应,苏慕辰的眼睛里划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光,却也没有再试探,顺手就把花丢进了垃圾桶让人丢掉。&1t;/p>

  南漓慌忙的摇了摇头,端起桌子上的水杯喝了半杯。&1t;/p>

  “我没事的,就是很久没有闻过这个味道的,有些不舒服。”&1t;/p>

  “慕辰哥,抱歉,我辜负你的好意了。”&1t;/p>

  她盈盈的说着,绿色的眼眶里流转着秋波。&1t;/p>

  苏慕辰邪魅的勾了勾唇角,在一旁坐了下来,从怀里又摸出了一个木头盒子来:“唔,没事,这么多年你的喜好改变那也是正常的事情,是我没有与时俱进。”&1t;/p>

  “不过还好,我备了第二份礼物,看看你喜欢不?”&1t;/p>

  “真的吗?还有第二份礼物!慕辰哥你真是太好了!”南漓激动的说着,眼睛那盈盈的泪光仿佛能随时流出来一般。&1t;/p>

  一脸欣喜的模样,任谁看了都会忍不住心情愉悦。&1t;/p>

  苏慕辰耸了耸肩膀,直接摸出了一根雪茄叼在嘴上,宛如地痞一般翻着白眼:“你可别这么说,我可不好,秦琛才好。”&1t;/p>

  “行了,赶紧看看你喜欢不,不喜欢的趁早处理掉,这玩意可不是花那么简单。”&1t;/p>

  南漓没想到自己的热情竟然被如此轻易的就化解了。&1t;/p>

  忽然间心里涌出了一抹挫败感,这不科学啊。&1t;/p>

  自己明明做的已经天衣无缝了啊...&1t;/p>

  而且,原先在国外的时候,自己虽然不是和苏慕辰走的特别近,却也从未得罪过他。&1t;/p>

  这个不好处理。&1t;/p>

  到底是什么意思呢?&1t;/p>

  南漓百思不解,却是听话的打开了盒子上的盖子,毕竟她此行的目标是秦琛,断不能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1t;/p>

  然而刚刚打开,一个黑色的东西便狠狠的咬在她的食指上,疼的她险些抽过去。&1t;/p>

  “这这...这...”&1t;/p>

  “这是苗疆的蜘蛛王啊,我废了好大的力气才弄过来的,知道你最喜欢毒物了,怎么样,是不是很开心?”&1t;/p>

  苏慕辰嘚瑟的说着,一脸自豪的模样。&1t;/p>

  南漓惊恐的现,自己那准备了许久的台词,此刻竟一句也用不上。&1t;/p>

  “很,很开心,谢谢慕辰哥,这么珍贵的东西,我还是第一次见呢。”南漓断断续续的将话说完。&1t;/p>

  又一次端起了桌子上的杯子,这个时候,也只有喝东西能让自己稍微冷静一些。&1t;/p>

  “那就行,我那里还有不少这种东西呢,有的还是我做实验基因重组的升级版,回来都给你哈!”&1t;/p>

  苏慕辰自顾的说着,煞有介事的从兜里竟然hIa摸了纸币,在那里给南漓写了起来。&1t;/p>

  箭在弦上不得不,人家都把地址写了,南漓断然也是不敢拒绝的 ,说不上为什么。&1t;/p>

  她不怕秦琛,却是对苏慕辰有种天然的恐惧。&1t;/p>

  大概是一物降一物,又或者是他们两个是同一路人?&1t;/p>

  秦琛将两人的互动看在眼里,不明白好友这是弄的哪一出,想要阻止,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索性便保持沉默,假装自己不存在,让主厨直接上了主菜。&1t;/p>

  刚刚南漓废了老大力气才营造出来的暧昧氛围,此刻被突然到来的苏慕辰弄的乱七八糟。&1t;/p>

  看着那精心烹制的菜肴,也没了吃的欲望。&1t;/p>

  南漓淑女的小口吃着,却也不敢再随便开口说什么。&1t;/p>

  很快,一顿饭就在极其安静的条件下吃完了。&1t;/p>

  秦琛优雅的擦了擦嘴,冲ken摆了摆手。&1t;/p>

  “南漓,你这次打算住多久,若是时间不长的话,就一直住在喜来登吧,那里环境还是挺好的。”苏慕辰将杯中的红酒饮尽,又一次打破了饭局上的沉默。&1t;/p>

  南漓一怔,偷偷的看了一眼秦琛,果断的摇了摇头:“我这次回来就想要好好在洛城呆呆,反正一个人也没什么牵挂。秦琛哥,你能收留我下么?我不想一个人住酒店那么大的房子。”&1t;/p>

  “嗯?”&1t;/p>

  秦琛挑眉,抬头静静的凝视着她。&1t;/p>

  “是这样的,3年前我的丈夫死了,然后这些年我就到处走走,直到上次小六出事,我又回了一趟黑网,才现这个世界上什么都没有命和亲情重要。”&1t;/p>

  “秦琛哥,慕辰哥,你们也知道的,我的父母早就死了,我在那边,一个亲人都没有的。”&1t;/p>

  南漓越说声音越低,眼泪一直在眼眶里打转,却是迟迟没有落下,比起楚楚可怜的嚎啕大哭,这种欲哭无泪的悲伤更让人怜惜。&1t;/p>

  秦琛好看的眉头,也因此皱在了一起。&1t;/p>

  “你要住我那里么?”&1t;/p>

  “会不会方便,或者我在附近租个房子也行,还有就是,秦琛能不能给我找个工作,我不挑的,我就是想过几年安稳的生活。”&1t;/p>

  南漓小声的说着,摸出自己的手机。&1t;/p>

  修长的手指在屏幕上不停的滑动着,那是一张张获奖证书和学位证书,都是十分有含金量的存在。&1t;/p>

  秦琛静静的看着,心里也忍不住开始盘算起来。&1t;/p>

  工作和房子倒是都是小事,可自己现在不比之前,家里可还是有一个女主人的。&1t;/p>

  若是娆娆不开心的话...&1t;/p>

  “啧啧啧,南漓你终于觉悟了,听哥哥的话,老老实实过日子才是王道。”&1t;/p>

  “这样,你也不用麻烦阿琛了,他那里现在不方便,我那里有套别墅是空着的,你去住好了。”&1t;/p>

  “不方便?”南漓呆呆的看着苏慕辰,心中忽然升起了一抹不祥的预感。&1t;/p>

  “是啊,他现在可是新婚,家中还有娇妻在等他呢。”&1t;/p>

  “你说你去了方便么?”&1t;/p>

  苏慕辰冷冷的说着,他素来就不怎么喜欢南漓,此刻也更不会给她留这么面子。&1t;/p>

  她当年是救过秦琛的命不假,可把人当傻子,那就是她太过天真了。&1t;/p>

  “秦琛哥...已经结婚了么?”&1t;/p>

  南漓痴痴的说着,看着秦琛那空空如许的戒指,怎么也无法接受这个事实,自己来之前专门查的啊,秦琛这些年只有一个二线的小歌手女朋友,怎么就忽然冒出来一个老婆了呢!&1t;/p>

  而且...&1t;/p>

  自己就是为了他回来的,如果他已经结婚的话。&1t;/p>

  那她回来的意义,又在哪里呢。&1t;/p>

  不,不可能的。&1t;/p>

  除了自己没有人能和秦琛配得上。&1t;/p>

  女人的眼中闪着灼热的目光,一一都被苏慕辰收在了眼底。&1t;/p>

  “是啊,只是还没对外公开,毕竟那个小姑娘特别的单纯,那种你看了都不忍心伤害的那种,啧啧,秦琛这是捡了宝贝了。”&1t;/p>

  “是...吗...”南漓觉得自己声音都在颤抖,脸上却依旧得保持着微笑,长长的指甲被她在桌下一点点掰断。&1t;/p>

  刚才被毒蜘蛛咬的痛,似乎都不存在了。&1t;/p>

  “嗯,工作的话QId的分公司你选吧,总部最近没有什么空缺。”秦琛看过ken递过来的文档,酌情考虑了一番,这才将几个分公司情况推到了南漓面前。&1t;/p>

  对于工作,他素来是一丝不苟的。&1t;/p>

  那些被筛选出来的工作,也的的确确是适合南漓的。&1t;/p>

  只是,南漓此刻哪有心情看这个!&1t;/p>

  “好的,我会好好考虑的,那个若是没有其他安排的话,秦琛哥能不能送我回去,我有些累了。”&1t;/p>

  南漓轻声说着,认真的将所有的文件都收了起来。&1t;/p>

  再抬头时,脸上已经恢复了从容和笑容。&1t;/p>

  秦琛额,和她一同朝着外面走去。&1t;/p>

  车子先是送她回了酒店,这才折返到了6家。&1t;/p>

  眼见得6家的老宅出现在视线里,秦琛心头那股莫名的心烦也跟着消散了不少。&1t;/p>

  三步并作两步下了车,刚走进大厅,却现沙上黑压压的坐了一堆人,但看面向,或多或少的似乎都有些血缘。&1t;/p>

  坐在正中央的便是6天城,一看秦琛进来,便直接开口道:“阿琛啊,你回来了。”&1t;/p>

  秦琛点头,在众人面前决定给老头几分面子。&1t;/p>

  当下环顾四周,6芷柔尽然在列,那6娆娆应该也在。&1t;/p>

  只是看了一圈,都没看到那个清丽的身影。&1t;/p>

  “爷爷,娆娆呢?”&1t;/p>

  “娆娆?她没跟在一起么?晚上时候她打电话说不回来吃了,要加班,然后就没消息了啊。”&1t;/p>

  6天城诧异的说着,白了一眼满脸怒容的6安。&1t;/p>

  秦琛原本平静气场又变得冷厉起来,冷冷的扫了一眼正呲牙咧嘴瞪着自己的6安,快步朝着外面走去。&1t;/p>

  大厅里的众人面面相觑,不知秦琛这是在闹哪一出。&1t;/p>

  只是他们就是来给6家长脸的,让人看着6家人多,不至于被看低了,然后收点红包啥的。&1t;/p>

  至于什么娆娆啊,弯弯啊,他们才没那个心情管的。&1t;/p>

  秦琛一眼不的回到车上,只觉得整个人都要气冒烟了。&1t;/p>

  亏得他还专门打包回来了小女人最喜欢的吃的甜品。&1t;/p>

  可谁知道这都快11点了,6娆娆竟然还没回来。&1t;/p>

  她是疯了么!&1t;/p>

  “给Ben打电话,问他在哪,我们直接过去。”&1t;/p>

  “是少爷。”&1t;/p>

  某个小吃店里,捧着臭豆腐吃的正向的某女,忽然觉得身后刮起了阵阵阴风...&1t;/p>

  &1t;/p>
  浏览阅读地址:/jiaoqizaishangwanmeichonghunbaizhao/86667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