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娇妻在上:完美宠婚一百招 > 084准备去陪读的秦大总裁

084准备去陪读的秦大总裁

  眼见得印鉴飞的滑落,娆娆立刻弯下腰就要去抓,毕竟那是别人刚刚才送自己的礼物,虽然她没有想过再打电话过去,却也觉得有些心疼那个奇怪的男人。&1t;/p>

  然而她终究还是慢了一步,眼睁睁的看着那印鉴落在地上,出一声清脆的响声。&1t;/p>

  完了!要碎了!&1t;/p>

  6娆娆的心中升起一抹绝望,然而定睛一看,却见那印章只是滚了几下,便安静不动了。 &1t;/p>

  Ben连忙将它捡起送到了娆娆面前,看着女人那小心翼翼关切的模样,秦大总裁只觉得自己气得要冒烟了!&1t;/p>

  “6娆娆!”&1t;/p>

  那么好的名字硬是让他叫起来成了念咒语一般。&1t;/p>

  娆娆被他弄得后心一愣,却是先将印鉴揣进兜里这才回头:“叫什么嘛!人家听的见!”&1t;/p>

  “听得见你还装死,到底人家给了你什么东西你这么宝贝!”&1t;/p>

  秦琛气不打一处,愤愤的直接伸手大力揉着娆娆的脑袋。看到自家助理不停的眨眼,环顾四周,这才现秦家老宅的人都在以一种十分诡异的眼神看着,连忙将手收了回来。&1t;/p>

  “不是什么宝贝,就是礼物嘛。”娆娆心虚的说着,其实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宝贝这块玉,只是有种很莫名的熟悉感,尤其是当她把玉握在手心的时候。&1t;/p>

  “礼物?”秦琛挑眉,心情简直不能再爆炸,自己什么时候少给娆娆送礼物了!&1t;/p>

  上次还想策划惊喜来着,可惜失败了...&1t;/p>

  “是啊...虽然你也送我,但是那都是能用钱买到的,所以...”娆娆的声音越说越低,就差和蚊子哼哼没多大区别了。&1t;/p>

  然而秦琛却是将她的话一字不落的听了下去,原来女人宝贝的只是因为那礼物是那男人亲手做的?&1t;/p>

  可是自己不会做印章啊?&1t;/p>

  好像也没什么特长...&1t;/p>

  除了杀人...&1t;/p>

  总不能问娆娆想要谁的命吧,那还不把他的小女人吓死了。&1t;/p>

  秦琛骤然的安静,是娆娆所没有预料道的,她不敢相信的眯着眼睛,小心翼翼的偷看的着一旁一言不的男人。&1t;/p>

  侧面看去,是男人那高挺的鼻梁,黑色的眼眸宛如星空一般深幽,一股独特的个人魅力从他的身上自然散,让人舍得不移开眼睛。&1t;/p>

  “秦琛,你真好看!”&1t;/p>

  娆娆下意识的说着,忽然来了兴致,伸手就要去摸秦琛的鼻子,是的,她忽然有些嫉妒了。&1t;/p>

  为嘛秦琛的睫毛那么长也就算了!鼻子还辣么挺!&1t;/p>

  虽然明知道自己现在就算天天用手捏都不可能给他弄塌,可是娆娆还是忍不住想要去捏一捏。&1t;/p>

  这大概是孕妇的恶趣味吧,娆娆自我安慰着,魔爪已经凑了上去,然而还没等她摸到,秦琛忽然将脸转了过来。&1t;/p>

  似笑非笑的望着偷袭不成的某人:“我知道你一直都嫉妒我的美貌,不过你想摸可以直说啊,不用偷偷摸摸。”&1t;/p>

  娆娆一怔,瞬间脸气得红鼓鼓的。&1t;/p>

  尤其是那种被人一眼看穿动机的感觉,简直不要太虐了!级不爽有木有,级想咬人哦!&1t;/p>

  “谁嫉妒你了!你个自恋狂!”&1t;/p>

  “不嫉妒我?那你就是爱上我了?不然为什么一直偷偷盯着我看?”秦琛挑眉,继续逗弄着已经面红耳赤的娆娆。&1t;/p>

  正如娆娆觉得自己最近变得胆大了一般,秦琛也感觉到了小女人最近越的活泼了,都敢和自己顶嘴搞偷袭了!&1t;/p>

  不过他也喜欢娆娆这样,总比过去那样见了自己就想躲强的多!&1t;/p>

  温热的气息蔓延在脸颊上,娆娆下意识的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好像一个小火炉一般。&1t;/p>

  再摸摸胸口,跳的那叫一个快!&1t;/p>

  原先娆娆一直不知道说少女怀春时小鹿乱撞是什么感觉,如今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在沸腾了!&1t;/p>

  爱...&1t;/p>

  这个字是那样的神圣,可好像又是那么遥远。&1t;/p>

  她爱上秦琛了么?&1t;/p>

  她不知道,起码是喜欢的!不然也不会总是被他带着牵引着情绪,毕竟只有在意一个人了,才会总是忍不住想要去靠近他,关注他的一举一动。&1t;/p>

  只是,男人眼中那抹得逞是什么鬼!&1t;/p>

  他是在套自己话么!&1t;/p>

  6娆娆顿时那叫一个不爽,一通粉拳就砸了过去!&1t;/p>

  “谁爱上你了!少自恋了!本来还以为你是个冰山禁欲的大总裁,谁知道现在跟个幼稚鬼一样!”&1t;/p>

  娆娆没好气的说着,秦琛将话和粉拳通通承担。&1t;/p>

  看着那娇羞的脸,尽在咫尺边的红唇,他的心也跟着活跃了起来,一想到一会回到老宅还得面对自己那个奇葩的二叔,秦琛决定先在车上过过瘾再说。&1t;/p>

  想到这里,他借力顺势将女人揽入了怀中。&1t;/p>

  前座的上的Ben也有眼色的暗自将歌曲调成了那种级抒情的歌。&1t;/p>

  灯光,音乐,气氛一切都刚刚好。&1t;/p>

  就连娆娆都被秦琛那深情的凝视弄得有些意乱情迷。&1t;/p>

  然而就在两人的唇瓣就要碰上时,忽的,一个毛茸茸的东西从娆娆的胸口钻了出来,嗖的一下忽上了秦琛的嘴巴。&1t;/p>

  “这是什么!”&1t;/p>

  说时迟那时快,饶是小团子跑的快,也没有能够逃得过秦琛的魔爪。&1t;/p>

  那凄惨的叫声,可怜巴巴的小眼神,瞬间就让娆娆融化了,不由分说的就将那小团子一把从秦琛的手里抢了过来,小心翼翼的搂在了怀里。&1t;/p>

  “这是师傅送我的礼物,我给它起名叫小团子!”&1t;/p>

  “你师傅?南宫陌?”&1t;/p>

  秦琛直勾勾的盯着娆娆怀里那只一直都在努力往女人怀里钻的小东西,暗暗的在心中又给南宫陌记了一笔黑账。&1t;/p>

  “是啊...对了,我还有件事没告诉你...”&1t;/p>

  “嗯?”秦琛挑眉,眼睛里闪着危险的气息,嘴角却是不可抑止的微微上扬,连他自己都没现,此刻的他表情有多么的精彩。&1t;/p>

  娆娆呲着牙嘿嘿的笑着,先是把小团子放在了肩膀上,这才身旁的包包里,摸出了教务处给自己的那个直博生的入学通知书,和学制说明。&1t;/p>

  然后不等秦琛反应过来,便借着车门打开,直接跳了下去。&1t;/p>

  “你慢慢看,我先去陪奶奶说话了!”&1t;/p>

  娆娆蝴蝶一般的飞消失在了秦琛的视线里,亲昵的挽住了秦奶奶的手臂,本以为小团子会不老实的趁机跑路神马,然而它确实直接就钻进了大书包里,找个一个舒服的姿势便睡了起来。&1t;/p>

  秦琛看着那一老一小两个笑得那般开心的女人,心也跟着温暖了许多。&1t;/p>

  然而下一秒,他所有的好心情都被手里纸上那些字给带走了。&1t;/p>

  八年的学制是什么鬼!&1t;/p>

  6娆娆又不是学医的!&1t;/p>

  也不是搞研究的!&1t;/p>

  一个表演需要那么久吗!&1t;/p>

  还有坦桑倪国那是什么地方!隐士家族的聚集地好么!让6娆娆一个普通人去送死吗!&1t;/p>

  南宫陌是吃疯了吗!&1t;/p>

  原本平整的录取通知书被揉搓成了一团,似乎已然到达了一个瓶颈点,稍稍用力便会碎成渣子。&1t;/p>

  秦琛周身自带制冷光环,震慑的老宅们的仆人们一个个都战战兢兢的不敢说话。&1t;/p>

  若不是想到奶奶年事已高,经不起惊吓和过度激动,秦琛真想现在就冲进去问问,这个南宫陌到底是哪一路的大神,这样对自己的媳妇。&1t;/p>

  “那个...老大,您看这通知书还是我来保管吧,您要是在捏下去,少奶奶怕是无法正常去报道了!”眼见得自家老大就要走上飙之路,Ben立刻凑到了他的耳边。&1t;/p>

  记得上一次秦琛飙,那可是将半个城区都差点给拆了。当时还是市长出面最后才将影响给降到了最低。现在若是秦琛再飙。&1t;/p>

  依照他对少夫人在乎程度和此刻的心情,那后果,简直是用五万字的论文都无法阐述清楚的。&1t;/p>

  所以,他决定从根源上阻止秦琛的飙,那就是缓解秦琛此刻的心情,以及少奶奶保持愉悦。&1t;/p>

  “是么?那就不要去报道了!”&1t;/p>

  “那么多学校,她想上我就再给她联系一个!”秦琛不以为然道,手上的力道却是松了一分。&1t;/p>

  “可是,咱们洛城最好的就是Z大了,您要是找其他学校,那岂不是要和少奶奶分居两地了?”&1t;/p>

  Ben徐徐善诱道,额头上紧张的都是汗水。&1t;/p>

  然而秦琛又岂是那么容易就说动的?&1t;/p>

  “我可以把QId的总部搬走!美国就不错,不是说那边有个什么特别好的表演学校么?让少夫人说着。”他霸道的说着,眼神中满满的都是自信。既然九年前他能把濒临破产的QId给救活,那么现在,只是区区搬一个总部,那又岂是难事。&1t;/p>

  我的天啊!&1t;/p>

  总裁这是病得不轻的啊!不对,准确的说应该是宠媳妇要宠上天了啊!跟了秦琛这么多年,Bne毫不怀疑秦琛话语中的可行性。&1t;/p>

  他素来都是个言出必行的人。&1t;/p>

  如果说他真的敲定了的话,那是定然就会去执行的。&1t;/p>

  QId总部在哪倒是不重要,只是如果说是为了陪读就迁移总部,那传出去,怕是不知道要惊呆多少人了!&1t;/p>

  “可是老大,您今天才答应了少奶奶,会支持她的。”&1t;/p>

  “而且,老夫人也在这里,还指望带孙子呢。”&1t;/p>

  Ben一条条的列举着秦琛需要留下来的十万条理由,直说道口干舌燥才将打消了秦琛要搬总部陪读的念头,成功的挽救了6娆娆那岌岌可危的录取通知书。&1t;/p>

  然而还没等他松一口气,已然踏入老宅大门的秦琛又止住了脚步,忽然回头凝望着自家助理手上那不成样子的纸片。&1t;/p>

  嘴角勾起了一抹阴冷的笑容:“你说,如果我直接找人把南宫陌做掉的话...那是不是事情就完美的解决了。”&1t;/p>

  “娆娆既可以学自己想学的专业,又不用离开洛城,你说,这是不是一举两得呢。”&1t;/p>

  秦琛悠然的说着,Ben和ken的身后却是连连惊起一阵阵冷汗,衬衣早已被汗水打湿紧紧的贴在身上。&1t;/p>

  只是秦琛的眼眸里已经冒出了那只有在暴虐时刻的才有的红色血丝,他们是真的不敢再提出反抗的意见了。&1t;/p>

  这样的秦琛,状态是最不稳定的。&1t;/p>

  只是现在给苏慕辰少爷打电话似乎也来不及的啊...&1t;/p>

  就在两人无比着急的情况下,忽然秦琛僵硬的身子柔软了几分,娆娆糯米糍一般清甜的声音清晰无比的传入到了他们耳朵里。&1t;/p>

  “什么离开洛城?阿琛你又要出去么?”&1t;/p>

  &1t;/p>
  浏览阅读地址:/jiaoqizaishangwanmeichonghunbaizhao/86667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