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娇妻在上:完美宠婚一百招 > 092废话,那是我媳妇!

092废话,那是我媳妇!

  秦琛说完,便轻轻的摇了摇头,闪耀的黑眸里是一抹驱不散的溺宠。&1t;/p>

  那是他自己都不曾察觉的温柔,宛如一把利剑深深的刺入到了南漓的心理。&1t;/p>

  胸口蔓延着炽热的火焰,南漓紧紧闭着嘴巴。&1t;/p>

  她没想到娆娆竟然在秦琛心里是这么的重要,重要到那么骄傲的男人,竟然第一件事不是生气,而是要去接她!&1t;/p>

  她不甘心的小跑几步,赶在电梯门关闭之前挤了进去。&1t;/p>

  “那个秦琛哥...”既然已经决定伪装,那就必须伪装到底。&1t;/p>

  “阿漓还有事么?”秦琛此刻的心已然是飞到了遥远的小人身上,身上的冷漠的气息也随之淡了些。&1t;/p>

  “那个...工作的事情...你看我能不能和6特助一起工作。”&1t;/p>

  “嗯?”&1t;/p>

  秦琛好看的眉毛再次有着凸起的趋势,他扫了一眼正在望天的Ben,沉声道:“让Ben给你找个更合适的,助理办不行。”&1t;/p>

  “可是...”南漓不甘心的拽上了秦琛的衣袖,小时候她每每想要秦琛帮忙的时候,都是这般拉着男人衣袖撒娇。&1t;/p>

  他素来是最吃这套的。&1t;/p>

  修长的手指漫不经心的掠过她的手,在电梯打开的一刻将南漓甩在了身后,似乎是考虑到有些不妥,秦琛又顿时止住了脚步。&1t;/p>

  “阿漓,你嫂子现在很脆弱,和我们不一样!”&1t;/p>

  此刻正是下班的高峰期,大厅里来往的都是QId的员工。&1t;/p>

  秦琛的声音很低,很快便淹没在那人声鼎沸喧闹中。&1t;/p>

  南漓被那繁华的嘈杂包裹着,忽的觉得孤寂无比。&1t;/p>

  她失神的望着秦琛消失的方向,手不自觉的握成了拳。&1t;/p>

  秦琛,你以为这样我就会放过你了么。&1t;/p>

  什么叫做她和我们不一样?&1t;/p>

  你知道么?你越是觉得她美好,我就越是要毁掉她!!!&1t;/p>

  ......&1t;/p>

  秦琛一行进了车库,却是又僵住了。&1t;/p>

  玉家人的行踪素来是神秘的,如果他们不想你知道,那你就算是把地皮掀了都没用。&1t;/p>

  Ben望着自己老板隐形不定的脸,犹豫了片刻,小声说道:“老大,要不我们先去商场?”&1t;/p>

  秦琛一怔,顿时横眉。&1t;/p>

  “不是,老大你先别激动,我的意思是去给少奶奶买点礼物,或者是去给家里那个小团子买点礼物。”&1t;/p>

  秦琛静静的听着,前一句的表情还正常,给小女人买礼物,那是正常的,可给那个小东西买礼物是什么鬼!&1t;/p>

  他堂堂总裁已经沦落到要去讨好一只宠物了?&1t;/p>

  “那个...您看我们现在也不知道该去哪里找少夫人,不过我相信以玉先生的为人,少夫人晚上定是会回家的。而且,总裁您不觉得中午的事情很蹊跷么?”&1t;/p>

  “蹊跷?”秦琛不明。&1t;/p>

  毕竟他的脑子日常都用来做生意和杀人了。&1t;/p>

  “少夫人不是那种会随便上人车的人。”Ben徐徐善诱道,身为一个合格的助理,他已然快成了万能的角色。&1t;/p>

  只是他的身份也注定了很多话他不能直说,只能旁敲侧击。&1t;/p>

  “我知道。”秦琛点点头,有限的脑回路还是没转过弯来。&1t;/p>

  Ben无奈的翻了一个大大白眼,默默地在心底为自家少夫人鞠了一把泪,碰上这样脑回路清奇的丈夫,也不知道是她的幸运还是不幸。&1t;/p>

  “那您没觉得有什么问题?”&1t;/p>

  “什么问题?”秦琛的眼眸里满满都是疑惑!&1t;/p>

  “就是您不觉得南漓小姐有问题么...她的话...”&1t;/p>

  Ben欲言又止的模样,总算是疏通了秦琛脑袋里某根堵塞的脑回路,他盯着空旷私人停车场,黑暗让人冷静。&1t;/p>

  许久之后,薄薄的嘴唇微微张开:“你的意思是...南漓在说谎?”&1t;/p>

  满是审视的眼神瞬间包裹了Ben,强大的威压下,汗水浸湿了Ben的后背,可饶是如此,他还是坚定不移的迎着秦琛的目光。&1t;/p>

  “属下不知道南漓小姐是否在说谎,但是属下相信夫人的为人。”&1t;/p>

  “是么?”&1t;/p>

  秦琛不自觉的微微扬起嘴角,声音却是又冰冷了一分。&1t;/p>

  所有人安静的立在他的身边,一言不等待着大Boss下一步指示,尤其是靠近他最近的Ben和ken,都暗自在心中盘算起了总裁如果飙该如何处理的应急预案。&1t;/p>

  秦琛的手忽然抬了起来,重重的朝着Ben拍去。&1t;/p>

  男人怔了一下,却是没有躲避,依旧是直挺挺的站着。&1t;/p>

  然而想象中的骨头碎裂之类的恐怖场景并未出现,秦琛的手只是很轻的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小声说道:“废话,那是我的女人...”&1t;/p>

  说完,便收回了手,兀自上了车开始百度各种宠妻攻略,留下Ben一个人在风中凌乱着。&1t;/p>

  Ben:我擦咧!这个幼稚鬼!&1t;/p>

  啊呸!总裁你真是越来越没下限了!&1t;/p>

  秦琛的车队缓缓从地下车库行驶出来,自然是又引起了一番轰动,要知道他平时都是很低调的出行只有两辆车,一辆是他做的,另一辆则是配备了各种应急的装备,以防有意外生。&1t;/p>

  这次一下子出动了他的专属车队,几十辆一模一样的劳斯莱斯幻影看的QId员工都傻掉了。&1t;/p>

  下意识的都翻出了手机,QId的内部论坛直接就炸了锅。&1t;/p>

  “我的天啊,我看到了什么!”&1t;/p>

  “几十辆幻影啊,总裁是去袭击了劳斯莱斯的工厂么!”&1t;/p>

  “出息吧!咱们总裁不是一直都很有钱好么!要是我没记错的话,总裁的私家车库里还有更贵的!”&1t;/p>

  “哇塞,求爆料啊....”&1t;/p>

  不仅是QId的论坛炸了,整个洛城都沸腾了。&1t;/p>

  倒不是说洛城只有秦家一家有钱的,可是这么整齐的车队,倒还真的不多见。&1t;/p>

  最有意思的是,秦琛这车队似乎一点目的性都没,就开着在街上乱转,虽然也十分遵守交通规则,不闯红灯不搞特权。可是马路上的其他车还是人心惶惶。&1t;/p>

  这要是不小心碰一下蹭一下,那可真是要吐血赔钱了。&1t;/p>

  一时间,洛城主道的交通变得十分顺畅,司机们都是小小翼翼的,规矩的不能再规矩。&1t;/p>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秦大总裁则是盯着电脑屏幕愁眉苦脸,那小团子都不知道是什么品种,怎么买饲料!&1t;/p>

  正愁呢,手机忽然响了起来。&1t;/p>

  秦琛扫了一眼,市政厅的座机,便直接丢给了Ben。&1t;/p>

  “您好,我是Ben。”&1t;/p>

  “Ben啊,秦总在吗?我有点事情想问下他。”骆天城一怔,却还是耐着性子说着。&1t;/p>

  “秦总现在在忙,不是很方便,需要帮您转达吗?”Ben看了一眼死磕某宝的自家老大,立刻会意道。&1t;/p>

  “哦,也不是大事,问你也一样。”&1t;/p>

  “您说。”&1t;/p>

  “就是你们QId今天是要迎接什么重要财团吗?需不需要市里帮你们开道?”骆天城无奈道,秦家老宅那边的排场大他是清楚的,毕竟那个老爷子年轻的时候没少给自己树立仇人,老了出门多带点人是可以理解的。&1t;/p>

  可秦琛素来是低调的,他就不懂了。&1t;/p>

  而且,距下面人汇报,那车队的方向并不是朝着机场或者高铁站去的。&1t;/p>

  “财团?没有啊。”Ben愣住了。&1t;/p>

  随即看到自家总裁手边还摊开的小说,瞬间了然。一只手捂住自己的这嘴巴不让自己笑出来,酝酿了两秒才回答:“不是的,骆市长,我们总裁是去接总裁夫人。”&1t;/p>

  “总裁夫人?”&1t;/p>

  这下换成骆天城不淡定了!&1t;/p>

  秦琛什么结婚了!那自己想女儿岂不是没戏了!&1t;/p>

  唉!&1t;/p>

  “是上次那位陪着你们总裁一起出席宴会的6小姐么?”&1t;/p>

  “是的。”&1t;/p>

  “哦,挺好的一个姑娘,恭喜你们总裁了,什么时候摆酒记得通知我,好了,别的也没事了。需要帮忙的话随时开口。”&1t;/p>

  到底是个老油条,虽然不明白那样的姑娘怎么就会被秦琛看上,却还是真心的祝福了一句。&1t;/p>

  Ben正要挂机,又看到自家总裁比划的口型,便又加了一句。&1t;/p>

  “对了,骆市长,玉家的玉祁先生现在在洛城,您该注意的注意一点。”&1t;/p>

  “玉家?是那个玉家吗!”骆天城的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眼睛里却浓郁着一份浓浓的渴望。&1t;/p>

  Ben听出了他的激动,却也没有点破,只是轻声应了一声。&1t;/p>

  而一旁的秦总裁,也终于挑完了给小团子的零食。&1t;/p>

  猫粮1o袋,口粮十包,还有猪饲料......&1t;/p>

  看的Ben那叫一个头大。&1t;/p>

  ......&1t;/p>

  草堂小筑里,娆娆和玉祁并排坐着,外面站着一群黑压压的保镖大哥,吓得店老板走路都是飘的。&1t;/p>

  娆娆无奈的看着周围的食客不断减少,忍不住开口道。&1t;/p>

  “你出门都是要带这么多人的么?”&1t;/p>

  玉祁一怔,亲自端起了茶壶为娆娆添满。&1t;/p>

  “嗯,家里规矩。”&1t;/p>

  “哦,可是这样不会觉得很没自由么?”娆娆感慨道,越是和玉祁相处,她就越是觉得玉祁好像和自己不是生活在一个世界里,明明就坐在对面,可是却那么远。&1t;/p>

  自由?&1t;/p>

  玉祁平静的心湖起了一分涟漪,什么时候他们这些人有过自由。&1t;/p>

  当年...&1t;/p>

  玉翡不就是为了自由从家族里跑出去,到现在都了无音讯,若不是自己身体不好加上对玉家还有些作用,怕是早就化成一抹黄土了吧。&1t;/p>

  他勾了勾唇,眼底闪过一抹忧伤。&1t;/p>

  温雅的动作如同从画卷中走出的一般。&1t;/p>

  “习惯就好。”&1t;/p>

  “你呢,6小姐是本地人吧。”尽管已经清楚了娆娆的资料,玉祁还是想借机和她多说一些。&1t;/p>

  “嗯,我家是这里的。长这么大还没离开过洛城呢。”娆娆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1t;/p>

  “是么...”&1t;/p>

  “那有机会出去走走,或者...”&1t;/p>

  “去我家玩也是可以的...”玉祁轻轻的说着,又给娆娆夹了一筷子的小笋尖。&1t;/p>

  看的自家属下眼睛都直了。&1t;/p>

  而看娆娆,只是微微愣了愣,便埋头吃了起来。&1t;/p>

  气氛无比的安静,像是多年未见的老友。&1t;/p>

  呼啦——&1t;/p>

  木门缓缓滑开,一个助手模样的趴在玉祁耳边轻声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男人薄薄的唇忽然裂开了一个极其完美的弧度。&1t;/p>

  宛如谪仙一般,让人舍不得挪开目光。&1t;/p>

  &1t;/p>

  &1t;/p>
  浏览阅读地址:/jiaoqizaishangwanmeichonghunbaizhao/86668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