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娇妻在上:完美宠婚一百招 > 095陆娆娆,你斗不过我的

095陆娆娆,你斗不过我的

  娆娆怔怔的看着南漓的脸,不知是该哭该笑。&1t;/p>

  这理所应当的表情,到底是哪里来的?&1t;/p>

  长年在6家的压抑环境下成长,娆娆已经变得不会情意表达自己,索性便直接歪着脑袋靠在了秦琛肩头。&1t;/p>

  “娆娆,你不说就当你答应了!”&1t;/p>

  “你不知道,秦琛哥哥每次吃法餐都能吃好多呢!”南漓并未在意娆娆眼中的讥讽,又或是看到了,却故意选择忽视。&1t;/p>

  嗲嗲的声音听得秦家的老管家都是一阵恶寒,不自然的把头歪向了一旁。&1t;/p>

  秦琛低头瞥了一眼靠在自己肩头的小女人,略微有些迟疑,却还是冲着南漓摇了摇头:“我也没吃过大排档,今天正好试试了。”&1t;/p>

  “Ben,去备车吧,不要太高调。”&1t;/p>

  秦琛吩咐道,揽着娆娆便往外走。&1t;/p>

  说实话他的内心其实是更倾向于高级的法国餐厅,毕竟那里安静食品也放心,可他又想起了下午抽空看的那部电视剧得出的结论,不要低估吃饭对女人的重要程度。&1t;/p>

  五分钟后,两辆再大众不过奥迪a6停在了别墅门口。&1t;/p>

  南漓一怔,刚想上车却被Ben优雅的拦住了。&1t;/p>

  “南漓小姐,请您坐后面那辆。”&1t;/p>

  “为什么?秦琛哥哥是要和娆娆说什么悄悄话么?还怕我听去了不成?”南漓强忍着自己暴走的趋势,眼皮子翻的那叫一个快。&1t;/p>

  秦琛默默转头看了她一眼,越的不是很理解自己这个妹妹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总感觉,她怪怪的呢?&1t;/p>

  薄唇微张,秦琛先一步吩咐娆娆上了车。&1t;/p>

  贴心的替她扣上了后排的安全带,这才再次正视南漓的脸:“阿漓,Ben要和在一辆车上,所以,你坐后面那辆吧。”&1t;/p>

  南漓一怔,却依旧是不甘心。&1t;/p>

  她才不要放过和秦琛相处的每一时间,不等秦琛说话,便已然钻进了后座,紧紧的挨着娆娆。&1t;/p>

  “那就秦琛哥自己去后面了喽,正好我也想和嫂子说会悄悄话。”不等秦琛回话,南漓便一把将门给拉上了。&1t;/p>

  秦琛面无表情的脸倒映在黑色的玻璃窗上,醒目无比。&1t;/p>

  他缓缓的抬起手,在接触到门把的一刻又收住。&1t;/p>

  Ben胆战心惊的凑到了他身边,不知道故事该怎么继续下去。&1t;/p>

  此刻他的脑海里只剩下了一句话,那就是人不要脸天下无敌。&1t;/p>

  “你上去,我去坐后面的。”秦琛不可置否的勾了勾唇角,努力把自己心中刚刚升起的不好念头甩了出去。&1t;/p>

  Ben应了一声,哆嗦的打开车门坐了上去。&1t;/p>

  直到车子动,南漓在露出一抹得逞的笑容,明明后座上宽敞的紧,她却是拼命的要去挨着娆娆。&1t;/p>

  “阿漓是有什么事情想对我说么?”&1t;/p>

  娆娆被她挤到了门口,终是忍无可忍先开了口。&1t;/p>

  南漓一笑,伸手拉下了隔音板,这才猖狂的笑道:“当然是有事了。”&1t;/p>

  “看起来6小姐很享受自己现在的生活啊。”&1t;/p>

  “那不然呢?我应该很难过么?”娆娆淡定的说着,心里已然是冒起了烟,好烦有没有!这个女人为什么总要缠着自己 !喜欢秦琛就直接去找秦琛说啊!&1t;/p>

  “也不是。”南漓漫不经心说着,用自己长长的指甲在娆娆的手臂上轻轻的滑动着,暗中将慢性的毒药悄悄下了进去。&1t;/p>

  娆娆并不知她是在说什么,只是被一个人女人不停的摸着让她十分不爽,索性便直接抽回了胳膊。&1t;/p>

  “不管是不是,好像都和南漓小姐没什么关系。”娆娆小声的说着,抬手朝着隔音板按下,她才不要活活的被人气。&1t;/p>

  明明都是秦琛惹下情债!&1t;/p>

  “怎么会没有呢!你越是不开心我就越是开心。”&1t;/p>

  娆娆一怔,瞳孔不由自主的放大。&1t;/p>

  这人是不是脑袋有问题!&1t;/p>

  “谁叫你抢了我的秦琛哥哥呢...听说你是和阿琛哥一夜情之后才和嫁给他的,你觉得,这样靠这种关系维持的婚姻,能持续多久呢?”&1t;/p>

  “你不过就是看上秦琛的钱的一个爬床女,何必装的这般清高!”&1t;/p>

  南漓轻轻的说着,一字一句宛如一把利刃朝着娆娆的心窝里捅。&1t;/p>

  饶是她生了铜墙铁壁,却也无法忍受自己被羞辱啊。&1t;/p>

  不能生气,不能生气。&1t;/p>

  我是妈妈,为了孩子,我不能生气!&1t;/p>

  娆娆努力的在心里默念着,强迫自己不要激动。&1t;/p>

  毕竟她现在不是一个人,老人说孕妇生气是会影响孩子的样貌的!&1t;/p>

  然而让她更为吃惊的是。&1t;/p>

  南漓像是变脸戏法似的,前一秒还满是得意笑容的脸,下一秒便是泪如泉涌。&1t;/p>

  更诡异的是,她还在笑。&1t;/p>

  一排洁白的牙齿相互摩擦出咯咯的声响。&1t;/p>

  娆娆简直是惊呆了!&1t;/p>

  她真的不是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吗!&1t;/p>

  “你...”&1t;/p>

  “6娆娆,我南漓今天就把话放这里,秦琛是我的,你识相的就给老娘滚远点!”&1t;/p>

  南漓忽的拉起了绕绕的手,狠狠的抓向自己手臂上那才好不久的伤口,微微一用力,伤口便泛出了刺目的红色。&1t;/p>

  娆娆顿时就惊呆了,以至于也没反应过来南漓往自己手里塞了什么。&1t;/p>

  随着隔音板被暴力的打开,南漓的声音也及时的回响在整个车里。&1t;/p>

  “6特助,我真的没有要和你抢秦琛哥的意思,为什么你要这样说我!”&1t;/p>

  “这手镯是秦琛哥小时候给我的,我真的只是想要留着做个纪念!”&1t;/p>

  “求求你了,不要抢走好不好!”&1t;/p>

  凄惨的哭腔让Ben和司机都惊呆了。&1t;/p>

  当下也不开车了,直接就将车子停在了一边。&1t;/p>

  两人一回头,便看到了后座上那无比凌乱的一幕。&1t;/p>

  少奶奶满脸铁青的坐在角落里,手里捏着一个已经断了的沾了血的手镯。&1t;/p>

  另一边,南漓哭的那叫一个痛苦,手臂,车座上,地毯上,全是血。&1t;/p>

  Ben抽了抽嘴角,着实不知道该如何处理。&1t;/p>

  几度张了张口,却是一个字没蹦出来,索性一拉开车门,直奔秦琛而去。&1t;/p>

  秦琛自己坐在后座上,往常都觉得无比惬意的他,竟然忽然觉得后座有点空了。&1t;/p>

  只是南漓的态度太过坚决,已然是出乎了他的意料,让他只能选择独自。&1t;/p>

  当车子忽然停下时,秦琛内心已经有了一点不好的预感。&1t;/p>

  “总裁,出事了!”&1t;/p>

  秦琛眼皮一跳,不等Ben动手便自己打开了车门朝着前面走去。&1t;/p>

  还未来得及说话,肩膀上便多了一个泪人。&1t;/p>

  “秦琛哥,我真的不是故意的!”&1t;/p>

  南漓含着哭腔,断断续续的说着。&1t;/p>

  被那浓重的香气包裹着,秦琛略微有些失神,抬眼扫了一眼娆娆,在看到娆娆手中的碎片时,肌肉忍不住有些僵硬了。&1t;/p>

  “怎么回事?”&1t;/p>

  那是母亲留给自己的遗物,当年阿漓救了自己,秦琛为了给自己提醒,便把那玉镯给了南漓,就当做是他欠南漓一条命的凭证。&1t;/p>

  每次他看到这镯子时,心中也都会不自然的浮现出一抹温暖。&1t;/p>

  可现在,镯子居然碎了。&1t;/p>

  而且...&1t;/p>

  那满地的血,又是怎么一回事。&1t;/p>

  秦琛看向车里的同时,娆娆也在打量着秦琛。&1t;/p>

  她从未想到一个人心机竟然会如此之深,甚至拿自己的身体来做筹码。&1t;/p>

  她静静坐在那里,黑色的眼眸里闪过一丝无奈。&1t;/p>

  有些苍白的嘴唇微微扬起,正欲开口却被南漓抢了白。&1t;/p>

  “秦琛哥,对不起,我不该在嫂子说要镯子的时候拒绝。”&1t;/p>

  “对不起,对不起。”&1t;/p>

  “都是我不好,不然伯母的遗物也不会碎了!”&1t;/p>

  凄惨的哭声中,南漓主动从秦琛的怀里钻了出来,脸上的妆已然花了一半。&1t;/p>

  鲜红的血液染滴落在她白色的礼服上,本就纤细的人,单薄的可与杨柳相比。&1t;/p>

  秦琛的心跟着微微抽搐了一下,看着那花猫一般的脸,忽然有些恍惚,好似记忆里自己那个不懂事的妹妹又回来了。&1t;/p>

  只是...&1t;/p>

  为何娆娆的目光里会带着一抹讥讽。&1t;/p>

  他们开的两辆车都没有挂任何的标识,此刻停在路边没多久便招来了警察。&1t;/p>

  Ben有心想要去沟通一下,秦琛却是了话。&1t;/p>

  “你送娆娆坐后面的车去医院,我陪南漓去医院。”&1t;/p>

  “是,总裁。”&1t;/p>

  Ben有心说话,却见娆娆已经自己开了门下了车,满脸诡异笑容的朝着后面走去,那淡定的模样让秦琛只觉得无比扎眼。&1t;/p>

  快步走了过去,他一把捏住女人纤细的手腕。&1t;/p>

  “到底怎么回事?你喜欢玉镯为什么不告诉我。”&1t;/p>

  娆娆一怔,嘴角的讥讽的笑容愈浓郁。&1t;/p>

  什么叫做自己喜欢玉镯?&1t;/p>

  这是还没考证,就要盖棺定论了么?&1t;/p>

  “为什么不说话,你笑什么!”&1t;/p>

  秦琛的心里,两个人在不断的天人交战之中,他多想听到娆娆解释一句,或者是告诉自己事情不是他看到的样子。&1t;/p>

  然而女人只是笑了笑,便将还沾着血的手镯塞进了他的手里。&1t;/p>

  “不笑什么。”&1t;/p>

  “6娆娆!”&1t;/p>

  秦琛狠狠的盯着她的眼睛,凌厉的目光像是想要把她看穿一般,为什么她会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1t;/p>

  为什么!&1t;/p>

  “我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用不着你提醒,话说你还不去看你的南漓妹妹吗?她好像已经不行了。”&1t;/p>

  娆娆勾了勾唇角,冷冷的说道,在秦琛看不到的地方,南漓正冲着她得意的挤着眼睛,摇摇欲坠的身子,怎么看都像是随时会昏倒的那种。&1t;/p>

  只是秦琛不知道。&1t;/p>

  “你怎么说话的!”&1t;/p>

  “就是这样说话喽。”&1t;/p>

  娆娆说完,便狠狠的在秦琛的脚上报复性的踩了一下,不等男人反应过来,便自己伸手重重的关上了车门。&1t;/p>

  声音很大,像是一巴掌打在了某人的脸上。&1t;/p>

  秦琛本就面无表情的脸色越阴沉,手已经放到了门把上,那边却是响起了ken着急的声音。&1t;/p>

  “总裁,南漓小姐好像失血过多晕倒了。”&1t;/p>

  &1t;/p>

  &1t;/p>
  浏览阅读地址:/jiaoqizaishangwanmeichonghunbaizhao/86668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