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娇妻在上:完美宠婚一百招 > 098再找一个?找谁?

098再找一个?找谁?

  娆娆并不知道因为自己的昏迷,男人忽然间就做了决定。&1t;/p>

  只是迷迷糊糊的觉得自己脸上似乎被什么东西咬了一口,很痒,她很想醒过来,可身子却是沉沉的。&1t;/p>

  意识像是被抽离出来一半,晕晕乎乎的。&1t;/p>

  秦琛留下了Ben照看娆娆,从地下通道朝着7号基地而去,邻近上车,又给苏慕辰去了一条信息。&1t;/p>

  医院里。&1t;/p>

  南漓正悠然的躺在病床上,嘚瑟的盘算着6娆娆这会应该狗带了,心情那叫一个愉悦。&1t;/p>

  她甚至都已经想好了如何去安慰可能会伤心的秦琛。&1t;/p>

  毕竟自己用的毒药在市面上根本就买不到,更不要说一般医院里能检测出来了成分了。&1t;/p>

  那个苏慕辰倒是个隐患,不过只要自己能获得秦琛的信任就行了。&1t;/p>

  想到这里,南漓已然忍不住雀跃起来。&1t;/p>

  尤其是看到ken严肃的表情,定然是在和秦琛打电话,她的一双眼睛便像是被锁定了一般。&1t;/p>

  “ken...”&1t;/p>

  望着朝着病床走来的男人,南漓红唇微张。&1t;/p>

  ken斯文的推了推自己的镜架,直接将手机揣回了兜里。&1t;/p>

  “南漓小姐,我刚接到总裁的命令需要您换个地方休息,您看是您配合我们一下,还是我帮您呢?”&1t;/p>

  “换个地方?”南漓一怔,下意识的想要找秦琛问个清楚。&1t;/p>

  “是的,我们老大的房产之一,不过路不是很好走,怕是要委屈南漓小姐一下了。”ken自顾的说着,抬起了手臂,直接在腕表的屏幕上操作起来。&1t;/p>

  总裁可真是会给他安排活,不知道他素来最讨厌碰女人的么!&1t;/p>

  “ken哥,您的东西。”一个小弟模样的帅哥忽然推开门走了进来,将一个箱子递给了ken。&1t;/p>

  ken点了点头,熟练的在上面操作着,纷纷中便打开了锁。&1t;/p>

  然而若大的箱子里,只有一双特制的白色手套在里面。&1t;/p>

  ken一边优雅的戴着自己的手套,一边头也不抬的解释着:“您要是配合我们呢,就还是继续昏迷吧。要是不想的话,那我就帮你。”&1t;/p>

  “1o...9...8....”&1t;/p>

  “1...时间到!得罪了!”&1t;/p>

  ken继续叨念着,说着得罪却是眼皮都不抬一下,迅的走到南漓旁边,照着那纤细的脖子就是一掌!&1t;/p>

  紧接着,就从旁边的人手里接过一个麻袋,三峡五除二的就将人给塞了进去,只留下了一个可以呼吸的缝隙。&1t;/p>

  “ken哥...这...”&1t;/p>

  一个小弟忍不住开了口,虽然ken动作看起来很帅,而且也十分迅,可是这好端端的一个女人,就这么给塞进去了。&1t;/p>

  而且中午那会,老大还明明看起来很在乎的样子。&1t;/p>

  ken冷笑的摊了摊手,将手套从新赛回了箱子了,喷了一堆消毒液才说话:“呵呵,活的过今天还不一定,行了,别浪费时间,赶紧的麻溜走人,就剩18分钟了,我们要去7号基地!”&1t;/p>

  “是。”&1t;/p>

  众人迅的行动起来,一个麻袋自然是没有引起多大的人注意。&1t;/p>

  谁也不会想到光天化日之下有人都如此的大胆,直到晚上那名说过秦琛的主治医生去查房,这才现了问题。&1t;/p>

  然而...&1t;/p>

  在看到枕头下那压着的支票时,他很果断的选择了闭嘴。&1t;/p>

  ......&1t;/p>

  七号基地的大厅里,秦琛和苏慕辰面对面坐在沙上。&1t;/p>

  秦琛默默的盯着地上摆着的几分报告,因为娆娆才开启的心门瞬间关闭了。&1t;/p>

  “报告老大用时19分,人已经带到。”&1t;/p>

  ken说着话,麻利的将装有南漓的麻袋放在了地上。&1t;/p>

  不等秦琛开口,便像是倒垃圾一般,将人给倒在了地上。&1t;/p>

  饶是苏慕辰一向都对南漓有着颇大的意见,此刻看着ken的动作,还是忍不住嘴角一阵抽搐。&1t;/p>

  秦琛的眉头也跟着跳了几番,可对上ken那一脸认真的模样,他还是忍住了没去训斥他。&1t;/p>

  怎么就把自己这属下的奇葩癖好给忘了呢。&1t;/p>

  ken素来是不碰女人的,只要碰了就会浑身不舒服,这也是为什么,娆娆身边总是跟着Ben的原因。&1t;/p>

  “好的,知道了,你们都先下去吧。”&1t;/p>

  秦琛无奈的挥了挥手,让众人离去。&1t;/p>

  ken行了礼,这才拖着空麻袋走了,刚出了密室的门,便经不住摸出了手机,他要给自己的基友Ben个消息嘚瑟一下,自己刚才可是帮少奶奶多踹了南漓几脚呢。&1t;/p>

  也只有他们患有感情障碍的老大才一直都没看出来,南漓对夫人有敌意。&1t;/p>

  人散去,大厅里一片死寂。&1t;/p>

  苏慕辰冷笑一声,直接在南漓的身上扎了几下。&1t;/p>

  等待地上的女人悠悠转醒,他立刻将刚刚用过的银针丢进了垃圾桶,当着南漓的面开始擦自己的手。&1t;/p>

  南漓愣愣的他,还未开口,一张用过的纸巾被丢在了她的脸上。&1t;/p>

  “苏慕辰,你疯了吗!”&1t;/p>

  南漓一把拽掉那张废纸,狠狠的朝着苏慕辰砸去。&1t;/p>

  眼睛的阴狠毫不掩饰,是那般的刺眼。&1t;/p>

  然而一张纸巾能有多少重量,连苏慕辰的脚尖都未碰到便已然在地上阵亡。&1t;/p>

  “呵呵。”&1t;/p>

  苏慕辰冷笑一声,径自坐在了沙上,看都不看南漓一眼。&1t;/p>

  那轻蔑的态度让南漓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手指习惯性的摸上自己放有毒药的手镯。&1t;/p>

  瞬间,瞳孔瞪得老大。&1t;/p>

  她的镯子被人动过!&1t;/p>

  虽然依旧是完好的,可是重量却是不太对,比之前轻了。&1t;/p>

  玩毒多年,她对毒量的控制已经精准到了克,&1t;/p>

  “为什么动我东西!”心下慌乱,南漓的脸上却依旧是满满的理智气壮!&1t;/p>

  不应该的,他们最多能查的出来自己手腕里的药物,可那都不是什么剧毒。&1t;/p>

  给娆娆下的剧毒,那是多年剩的最后一点了,现在就算是把她杀了也弄不出来的。&1t;/p>

  所以...&1t;/p>

  她根本不怂啊!&1t;/p>

  秦琛被南漓突然的一声吼给弄蒙了。&1t;/p>

  这理直气壮是怎么一回事?&1t;/p>

  黑色的眼眸里再次闪过一丝失望,他站起身,在南漓一米处直接蹲了下来,却是没有主动伸出手去拉南漓。&1t;/p>

  “阿漓,娆娆的毒是不是你下的。”&1t;/p>

  “解药在哪里?”&1t;/p>

  南漓被秦琛的陌生的气息震慑的一怔,脸上的刻意的笑容也有几分僵硬。&1t;/p>

  她呆呆的看着秦琛,作势就要伸手去拽秦琛。&1t;/p>

  “秦琛哥,你在说什么啊,什么娆娆,什么毒药。”&1t;/p>

  “这里又是哪里啊,我明明不是在医院来着,怎么就...”&1t;/p>

  南漓还在想继续的辩白,然而一旁的苏慕辰却已经失去了耐心,拎起桌子上那一堆报告便甩了过去。&1t;/p>

  南漓被苏慕辰砸了个正着,被拍晕的后遗症险些让她又晕过去。&1t;/p>

  只是看着秦琛那铁青的脸,她一时间也顾不上找苏慕辰的麻烦,拉起报告编看了起来。&1t;/p>

  自己手镯里的毒素检验报告。&1t;/p>

  娆娆的体检报告,被查出来的hi—23毒素报告。&1t;/p>

  以及自己手腕上伤的原因。&1t;/p>

  白纸黑字是那么醒目,尤其是那张6娆娆的病历,明明打印时间是今天下午,可那纸张却是被揉成了一团,看起来随时都有可能要散架一般。&1t;/p>

  “这...”&1t;/p>

  南漓整个人忍不住哆嗦了一下。&1t;/p>

  这么看来,秦琛是都知道了么?&1t;/p>

  可是6娆娆为什么没有死!&1t;/p>

  自己看到为什么不是她的尸检报告,而是化验单?&1t;/p>

  怎么还能有人能扛得住hi-23病毒!&1t;/p>

  “把解药给我,我送你出国。”&1t;/p>

  到底是自己曾经信任过的人,又认识了那么多年,秦琛并不想直接就痛下杀手。&1t;/p>

  当务之急,是要救密室里的小女人。&1t;/p>

  至于孩子不孩子的,在秦琛的眼中此刻已然都已经不重要了。&1t;/p>

  “解药?”&1t;/p>

  南漓忽然看向了一直在冷眼旁观的苏慕辰:“我没有解药,这是最后一点了。”&1t;/p>

  “苏先生不是号称是千面鬼医么?怎么连这点毒都解不了?”&1t;/p>

  见秦琛始终不伸手扶自己,南漓便自己扶着桌子从地上站了起来。&1t;/p>

  苏慕辰斜斜的扫了一眼她,忽然将两只手交织在一起,互相捏着,嘎嘣嘎嘣的声音格外刺耳。&1t;/p>

  南漓被他的盯得毛骨悚然,可整间房子却又是无比的空荡,昏暗的光线下,似乎只有角落里的秦琛看起来要靠谱的多。&1t;/p>

  “我是可以解,但是要在有病毒的情况下,而且配置解药也需要时间。”&1t;/p>

  “南漓,大家都认识这么多年了,你喜欢阿琛我能理解,可是你害人这就不对了吧?”&1t;/p>

  “不过我对你们的爱恨情仇没有丝毫的兴趣,赶紧把解药拿出来,我还想早点回去睡觉。”&1t;/p>

  苏慕辰轻佻的说着,然而手指却是没有闲着。&1t;/p>

  不知道从哪摸出了一个苹果,根本就没有看清他是怎么做的,地上便已经多了一圈的苹果皮,而且还是薄的不能再薄的。&1t;/p>

  所谓的千面最可怕的并不是苏慕辰的医术。&1t;/p>

  而是他的刀术,已经到了可以出神入化的境界了。&1t;/p>

  “你都没有,我上哪找去。”&1t;/p>

  “秦琛哥哥,你不是说你不会喜欢人的么?那个叫娆娆的死了就死了呗,我们再找一个不就行了。”&1t;/p>

  “再找一个?”&1t;/p>

  “找谁?”&1t;/p>

  一言不的男人忽然笑了,鬼魅的唇角配上那红的眼眸,让他宛如地狱的使者。&1t;/p>

  南漓还未来得及回答,整个人便已经腾了空&1t;/p>
  浏览阅读地址:/jiaoqizaishangwanmeichonghunbaizhao/86668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