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娇妻在上:完美宠婚一百招 > 099从此再无瓜葛

099从此再无瓜葛

  秦琛的动作并不温柔,死亡逼近的气息的让南漓终于意识到了秦琛是真的生气了。&1t;/p>

  只是她还不甘心,还在博弈。&1t;/p>

  赌秦琛不会就这样杀掉她。&1t;/p>

  “秦...琛...哥。”带着血腥味的几个字从南漓的喉咙里挤出,墨绿色眼睛闪耀着惊恐。&1t;/p>

  秦琛面无表情的凝望着她,冷言道。&1t;/p>

  “解药。”&1t;/p>

  “没...没有...”&1t;/p>

  “你要杀我么?”&1t;/p>

  南漓慢悠悠的说着,缺氧似的她的脸色越来越苍白,眼角的细纹像是苏醒一般迅的爬满了她的脸颊。&1t;/p>

  秦琛的眼睛里划过一道无奈,忽的将她重重甩在了地上。&1t;/p>

  “我最后问一次,阿漓,你真的没有解药么?”&1t;/p>

  南漓的身子像是在做自由落体运动,就那么垂直的落在地上,脸上身上布满了淤青。&1t;/p>

  而这些伤,竟然都是秦琛给她造成的。&1t;/p>

  还是因为一个女人!&1t;/p>

  她从未想过自己会有这么一天,就算是在黑网,除了在父亲面前,她都是高傲的。&1t;/p>

  那种骨子里带来的病态骄傲感,她挣扎着又从地上站起身,走到了秦琛面前。&1t;/p>

  “阿琛,你为什么不相信我?”&1t;/p>

  “我在你心里,就是这么不好么?”&1t;/p>

  “还有那个6娆娆,你们不过才认识几天吧,而且,她不是一个代孕妈妈吗?”&1t;/p>

  “为什么你就...”&1t;/p>

  “你查了娆娆?”南漓那虚伪的面孔,彻底击碎了秦琛最后一抹耐心,他猛然间想起来前几天在黑网上挂的那个单子。&1t;/p>

  有人要杀娆娆。&1t;/p>

  会不会就是眼前的她?&1t;/p>

  “那黑网的单子也是你下的?”&1t;/p>

  秦琛现自己真的是无法压抑着自己心头的内心的火气了,一只手就将南漓给拎了起来,抵在了墙上。&1t;/p>

  手背胳膊上,青筋冒起,就连他自己都没察觉,此刻的他有多么的可怕。&1t;/p>

  “什么黑网...不...不是我...”&1t;/p>

  “我的账号你都知道的,我都好久没用过了。”&1t;/p>

  死亡的威胁再次袭来,一点点摧毁着南漓的神志,虽然她才是父亲的女儿,可是如果说秦琛愿意回去,想要干掉自己。&1t;/p>

  那老头绝对不会多说二字的。&1t;/p>

  “秦琛哥,你放我下来好不好。”&1t;/p>

  南漓怕了。&1t;/p>

  在秦琛的一根手指已经狠狠插进自己脖颈的时候,她知道,以秦琛的实力,如果再稍微用力一下,自己可能真的就要去找上帝报道了。&1t;/p>

  千钧一之际,秦琛的肩膀忽然一沉。&1t;/p>

  错愕间,一直净白的手慢悠悠的在那里掰扯着他的手指。是苏慕辰。&1t;/p>

  “我不知道黑网上是怎么回事,但是那个解药,她的确是没有。而且,现在hI-23黑网也已经没有存货了。”&1t;/p>

  “所以...”&1t;/p>

  “那娆娆呢?”&1t;/p>

  “你先把她处理了,我再跟你说。”苏慕辰凉凉的说道,不屑的表情溢于言表。&1t;/p>

  秦琛额,直接暗响了房间里的通讯键。&1t;/p>

  “老大。”ken恭敬的声音自通讯器响起。&1t;/p>

  “送南漓小姐出国。”&1t;/p>

  “是。”&1t;/p>

  秦琛说完,便直接转身走到了一旁,眼睛里再无她物。&1t;/p>

  隔断门打开,ken很快的出现在南漓身边,已然换上了他们作战时的模样,惯常戴的金丝框眼睛也被拿掉了,儒雅的气质少了许多,却又多了几分肃杀。&1t;/p>

  他用带着白手套的手,一把将地上的南漓拽了起来,拖着就朝着外面走。&1t;/p>

  南漓不甘心的叫嚷着,尖利的声音充斥着秦琛的耳膜。&1t;/p>

  秦琛都听的见,却也不想听见。&1t;/p>

  这已经是他做出的最大容忍了,若不南漓是他多年的妹妹,现在怕是已经死的渣都不剩了吧。&1t;/p>

  秦琛皱了皱眉,直接转过了身子。&1t;/p>

  就让那个女人彻底消失在他的世界里吧。&1t;/p>

  “为什么!为什么!”&1t;/p>

  “6娆娆到底哪里好!哪里比我好!”&1t;/p>

  “秦琛,我就想问你一句话!难道你一点都不喜欢我吗?”&1t;/p>

  “那为什么当年要一直对我那么好!”&1t;/p>

  “别说是妹妹!我不信!”&1t;/p>

  似乎是想要她死个明白,又或者是想要帮助自家老大认清自己的心,在南漓说出这番话的时候,ken刻意停住了手上的动作。&1t;/p>

  秦琛背对着他们站着,脑海里中猛然浮现出了娆娆的脸。&1t;/p>

  喜欢?&1t;/p>

  好像自己每次想到这个词的时候,都只会想起小女人。&1t;/p>

  至于南漓。&1t;/p>

  他对她的包容,更多的是因为真的把她当妹妹在看了。&1t;/p>

  可是也就是这样一个他认定的亲人,恶毒到要害自己的女人。&1t;/p>

  他本想,这次南漓回来,如果说他们还能像以前那样和谐,也能让娆娆多一个陪伴。&1t;/p>

  孩子出生了,自然也会叫南漓姑姑。&1t;/p>

  可现在...&1t;/p>

  眼前的女人根本就不是自己记忆里的那个人。&1t;/p>

  到底是谁变了?&1t;/p>

  还是说一开始,就是自己想错了呢。&1t;/p>

  秦琛干活素来不会拖泥带水,想到这里,他直接转身回过了头。&1t;/p>

  “阿漓,从第一天起,我就只把你当妹妹。”&1t;/p>

  “也从今天起,我们再无关系。”&1t;/p>

  “我的命是你救的,不过我现在没办法还你,可你伤了娆娆,这账我们不能不算!”&1t;/p>

  “不!不,不是这样的!”&1t;/p>

  “难道你喜欢6娆娆?她不过也只是一个给你生孩子的女人!”&1t;/p>

  南漓疯狂的叫道,银牙上都是血迹。&1t;/p>

  秦琛歪了歪脑袋,冷言击碎了她最后一抹幻想。&1t;/p>

  “如果不喜欢,我又何必和你浪费时间?”&1t;/p>

  “好了,送她出去吧。”&1t;/p>

  “是。”ken优雅的弯了弯腰,抬手又在南漓的后颈上来了那么一下,目送着他们两人的身影消失在视线,秦琛知道,有些东西的自然可以结束了。&1t;/p>

  他只说送南漓出国,但没是要死还是活,希望自己的助理能明白吧。&1t;/p>

  账,是必须要算的!&1t;/p>

  随着南漓的消失,房间再度恢复了安静。&1t;/p>

  苏慕辰放下自己手中的pad。给了秦琛两个选择。&1t;/p>

  一。派人去非洲采药,他在这边负责照顾绕绕,研制解药。方案可行,但是时间会拖得比较久,他可以保证大人不会有事,可是对于娆娆肚子里的孩子,到底会不会出现其他恶劣的情况,他就不能确定了。&1t;/p>

  毕竟没有毒药的范本,而且又绝迹了那么久。&1t;/p>

  二。就是去找玉家的那位玉祁先生,那是隐世世家近几百年的最厉害武学和商业奇才,但身体却是不好,长年都浸染在药罐里。他在医学方面的造诣,只会比自己更高。&1t;/p>

  秦琛默默的听完,便陷入了沉思之中。&1t;/p>

  从心里上来讲,他是不想去求人的。&1t;/p>

  谁都知道,玉家的人情,那不是好欠的。&1t;/p>

  而且,玉祁出手有个规定,不收费,但是要答应他一个条件或者办一件事。&1t;/p>

  秦琛记得玉祁曾经给过娆娆东西,&1t;/p>

  如果说自己这次再求上门的话,岂不是又给那个男人机会了。&1t;/p>

  “你能撑多久?”&1t;/p>

  思量片刻,秦琛再度抬起了头。&1t;/p>

  苏慕辰醒起雪茄轻轻的抽着,冲着秦琛生出了3根指头。&1t;/p>

  “三个月?”秦琛皱眉?&1t;/p>

  苏慕辰摇头。&1t;/p>

  “三个星期?”那也是够的,自己大不了现在就走,请爷爷暂时看一下公司。&1t;/p>

  苏慕辰再度摇头。&1t;/p>

  “三天?”秦琛觉得自己胸口都开始闷了。&1t;/p>

  终于没有再看到慕辰摇头。&1t;/p>

  “是的,我只能保证3天之内娆娆不会有事,她身体现在很奇怪,好像是有一种对毒素特殊的抗体,但是数量太少了,我也不知道后面会生什么。”&1t;/p>

  “能不能培养?”&1t;/p>

  “已经抽出来了部分采样,但是这个东西,你要知道,它是需要时间的!”&1t;/p>

  “我听说那个玉祁现在就在洛城,你最好还是能请他。”&1t;/p>

  苏慕辰说完,打开了全息投影。&1t;/p>

  在那里给秦琛分析着资料。&1t;/p>

  秦琛默默的看着,忽然起身。&1t;/p>

  门框处他止住了脚步,转头看向了苏慕辰:“照顾好她,我去找玉祁。”&1t;/p>

  “好。”&1t;/p>

  ......&1t;/p>

  东亭会所天子号房。&1t;/p>

  玉祁正端坐在竹案前弹着古琴。&1t;/p>

  手边的香炉里燃着安神的檀香,可他的心却怎么也静不下来。&1t;/p>

  明明没有任何人打扰,家族那边也没有需要他处理的事物。&1t;/p>

  可弹出来的曲子,却是那般飘,根本就不是他想要的味道。&1t;/p>

  “主子,有人在查我们。”&1t;/p>

  一曲终了,下属的声音幽幽响起。&1t;/p>

  玉祁挑眉,慢条斯理的用丝帕将琴细细擦了一遍才回答:“阿笙,现在连这些事情,你都处理不好了么?”&1t;/p>

  阿笙一怔,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1t;/p>

  声音也越的恭敬起来:“是,是这样的。查您的是上次那位6小姐的丈夫,而且,秦琛奶奶,也是南宫家族的人,所以...”&1t;/p>

  “哦?是那小子查我啊。”&1t;/p>

  玉祁难得被挑起来了一丝兴致,当下的烦闷感也淡了不少。&1t;/p>

  他站起来走出去将阿笙从地上扶了起来。&1t;/p>

  “什么原因?”&1t;/p>

  “具体不清楚,好像是想要见您。”&1t;/p>

  “见我?”&1t;/p>

  玉祁挑了挑眉,俊雅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耐人寻味的表情。&1t;/p>

  是因那个和叫做娆娆的小姑娘么?&1t;/p>

  如果那个小姑娘也来的话,那见一见也是好的,就当是寻找一下自己妹妹的影子了。&1t;/p>

  想到这,他的嘴角不由自主的微微上扬了些。&1t;/p>

  “那您是要见还是...”阿笙不确定道,他家先生表情好诡异啊!为什么他会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1t;/p>

  “见啊...”&1t;/p>

  “为什么不见...”&1t;/p>

  玉祁慢悠悠的说着,端起了一旁的药酒。&1t;/p>

  &1t;/p>

  &1t;/p>
  浏览阅读地址:/jiaoqizaishangwanmeichonghunbaizhao/86668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