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娇妻在上:完美宠婚一百招 > 101为了她,我可以不要我的命

101为了她,我可以不要我的命

  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1t;/p>

  纤纤摸素手,札札弄机杼。&1t;/p>

  终日不成章,泣涕零如雨。&1t;/p>

  河汉清且浅,相去复几许。&1t;/p>

  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1t;/p>

  飘逸的字迹,堪称完美的落笔。然而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自家主人这是要开桃花的节奏啊!&1t;/p>

  阿笙抖着手将宣纸迅的折叠成了一卷,慌忙的朝着外面跑去。&1t;/p>

  他要赶紧把这东西销毁了,省的被人看去了还不得炸了锅。&1t;/p>

  做贼一般的心态让阿笙跑的很快,脑袋一直的看地的他忽然现自己面前多了一双黑色的皮鞋。&1t;/p>

  他很想刹车,然而却是没忍住整个人扑了过去。&1t;/p>

  ken伸手拦住了要扑进秦琛怀里的阿笙,主动弯下腰帮他捡东西。&1t;/p>

  可惜的是,阿笙虽然没事,可手里的宣纸却是飞了出去,凌空散开飘到了树上。&1t;/p>

  虽然那上面没有玉祁的落款印鉴,可是内院里除了秦琛的哪个不是跟了玉祁很多年的,对于自家主人的字迹,那都是再熟悉不过的了!&1t;/p>

  当下,整个院子里陷入了一片诡异的安静中。&1t;/p>

  尤其是当微风挂过,那特制的墨水开始蔓延香气的时,众人的脸上的表情都变得异常精彩!&1t;/p>

  要知道,玉祁从未写过这类的诗啊...&1t;/p>

  而且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想要靠近玉祁,都被虐的不能再惨了。&1t;/p>

  秦琛本身并未把自己被撞的事情放在心上,尤其是这人一看就不是故意的,可此刻现所有人的目光都朝着树上看,他也忍不住被勾起了好奇心。&1t;/p>

  那树上的墨宝的确是堪称名家,内容也没什么,汉朝的名诗。&1t;/p>

  可是这一个个都这么的震惊,就让他不得不去怀疑了。&1t;/p>

  “秦先生,里面请,我家主人已经在会客厅了。”&1t;/p>

  又是一个穿着长褂的人迅跑了过来,恭声冲着秦琛道。&1t;/p>

  秦琛微抬眼睑,点了点头,便也就没再想画作的事。&1t;/p>

  说是会客厅,其实就是一间开放的屋子,玉祁正盘腿坐在那里,一旁还有两个童子在摇扇子。&1t;/p>

  看着那副淡然的模样,秦琛越的谨慎起来。&1t;/p>

  玉祁的大名他早有耳闻,两人相互行了礼,秦琛这才坐了下来,ken也识趣的退到了一旁。&1t;/p>

  香炉里燃着淡淡的檀香,摇扇子的童子如同机器人一般稳定着街拍,两个男人谁都没先开口,各自用自己的方式打量着对方。&1t;/p>

  玉祁暗中赞许秦琛的冷静和那不卑不亢的态度,先一步开了口:“秦先生很特别。”&1t;/p>

  将第一泡茶水倒掉,玉祁挥退了两个童子。&1t;/p>

  秦琛接过茶盏,微微抿了一口,回答道:“特别?小生不是很懂先生的意思。”&1t;/p>

  “唔...我素来不善夸人,用世俗的话便是你的确很优秀,比之我们玉家的那些年轻一代也不相上下。”&1t;/p>

  “哦。”&1t;/p>

  “秦先生不觉得难受么?很多人并不喜欢和人比的。”&1t;/p>

  秦琛微微扯了扯嘴角,又给玉祁添了一杯茶:“比不比,那是别人的事情,我只要做好我自己就够了。”&1t;/p>

  “也是。”&1t;/p>

  玉祁应了一声,刚刚才缓和些的气氛,又变得诡异的安静了。&1t;/p>

  直到一壶茶饮尽,秦琛才再度开口:“请先生救家妻一次。”&1t;/p>

  “家妻?”玉祁一怔,鼻尖的香气似乎不那么浓了。&1t;/p>

  “是的,我的夫人中了毒,只有玉先生的药才能管用,我知道先生的规矩,来之前已经写好了承诺书。”秦琛说着,从怀里摸出了一张卷轴,白纸黑字,角落里还有秦琛的手印。&1t;/p>

  这是玉祁的规矩,他来了,便要遵守。&1t;/p>

  中毒?&1t;/p>

  怎么会?&1t;/p>

  秦琛的势力,他是查过的,在洛城似乎没有什么对手才是。&1t;/p>

  而且,看秦琛的模样,自己给的那个百花丸都不能直接解掉娆娆的毒,那得多严重?&1t;/p>

  玉祁的心忽然就有些慌了。&1t;/p>

  手里的杯子也跟着微微有些颤抖,虽然他有长长的衣袖做铺垫,可秦琛还是察觉到了一丝异常。&1t;/p>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直接把她带来呢?”&1t;/p>

  玉祁喝了一杯茶,这才再度开口说话,眼神只是在秦琛的承诺书上扫了一眼,便移开的目光。&1t;/p>

  “而且,我若是没记错的话,秦先生的太太是6娆娆6姑娘吧, 我似乎给过她一张名片,为什么不用那个。”&1t;/p>

  秦琛不可置否的勾了勾唇角,双眸里忽然涌动出一抹温柔。&1t;/p>

  他低头默默凝视着自己的杯子,轻声答道:“因为一来现在她在我朋友那边,刚刚抢救回来不适合移动,二来,我是男人,这是我应该为他承担的。”&1t;/p>

  “可是这样的话...你就不怕我提什么很过分的要求么?”&1t;/p>

  “你要知道,我的要求,素来都不是那么简单的。”&1t;/p>

  玉祁默默的凝视着秦琛,很欣赏眼前的男人,却也有些无奈。外界都是这个男人无情,从不知感情为何物。&1t;/p>

  可此刻看来,他却是为了情...&1t;/p>

  不知是该夸赞还是可惜...&1t;/p>

  毕竟他从小生长在那样残酷的隐世家族,所谓的真情,真的是太少太少了,不然当年小翡也不会...&1t;/p>

  想到那个字,玉祁的心也跟着疼。&1t;/p>

  秦琛不知他表情是为哪般变化,依旧坚定的表达的自己的态度:“我若是怕,就不会来了,还请先生出手!”&1t;/p>

  “如果我要你的命呢?”&1t;/p>

  玉祁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会忽然蹦出了这句话,不过是男人,说出去的话就是扎进地里的钉,岂有更改的道理?&1t;/p>

  秦琛微怔,却是很爽朗道:“那就请先生拿去好了。”&1t;/p>

  “是么...可惜我不想要呢。”&1t;/p>

  香炉里的香燃尽了,玉祁将最后一杯茶倒给了秦琛。&1t;/p>

  一边说着话,一边招来了满脸苦笑的阿笙。&1t;/p>

  “这个收起来,可别再给挂树上去了!”&1t;/p>

  阿笙本就皱成一团的脸立刻红了起来,像是被烤熟的包子馅,慌忙的将秦琛的承诺书收进盒子,便迅的跑了出去。&1t;/p>

  秦琛见玉祁起身,也跟着站了起来。&1t;/p>

  看着那不断朝外走的身影,满脸都是疑惑。&1t;/p>

  他这是答应了?&1t;/p>

  书是收下了。&1t;/p>

  正愣神,肩膀被人轻轻的拍了拍。&1t;/p>

  “年轻人,不要老走神,不是要救你夫人么?”&1t;/p>

  玉祁轻言道,旁边已经多了一群陪着他出行的人。&1t;/p>

  秦琛眼中溢出欣喜,正要感谢,却被玉祁又给拦住了。&1t;/p>

  “先救人。”&1t;/p>

  玉祁说完,便直接上了他自己的车。&1t;/p>

  ......&1t;/p>

  秦琛直接引领着玉祁的走了快路,没多久便到了别墅。&1t;/p>

  密室门口,正要说话,玉祁却先一步挥退了自己的那些保镖,身边只剩下背着大药箱的阿笙。&1t;/p>

  来到密室,娆娆还在沉睡着。&1t;/p>

  苏慕辰见到秦琛领着一群人到达之后,便挪开了自己的位置,并将一堆用药的成分递到了阿笙手中。&1t;/p>

  玉祁冲他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1t;/p>

  目光却是从一进门,便没离开过手术台上的人影。&1t;/p>

  众人自觉地保持安静,静静的等待着他的诊断。&1t;/p>

  玉祁给娆娆检查了一番,便打开了自己的药箱。&1t;/p>

  两个木盒被打开,浓郁的药箱让人忍不住想要吸(允)。&1t;/p>

  那是极品的山参和雪莲,对于习武之人大补的宝贝。&1t;/p>

  他用小刀切下了一点,塞进了尚在昏迷的娆娆口中。&1t;/p>

  正要往下继续,眼神却是被娆娆脖子里的红线吸引了。&1t;/p>

  这线...&1t;/p>

  怎么这么眼熟?&1t;/p>

  虽然看起来成色已经很老了,但是编织的工艺和材质,似乎是他们玉家才有的,刀是切不断的!&1t;/p>

  他微微有些失神,却是让在场的人都跟着紧张起来。&1t;/p>

  秦琛对医术并不在行,只能将求助的眼光递向苏慕辰。&1t;/p>

  慕辰会意,立刻快走了几步,轻声在玉祁耳边说道:“玉先生?可是有什么问题吗?”&1t;/p>

  温热的气息在脸颊边流过,让玉祁十分的不适应。&1t;/p>

  他慌忙的后退了几步,这才稳定住心神。&1t;/p>

  “没有,秦太太没有大碍,待我将毒素排出来就是了。”&1t;/p>

  “只是她和我认识的一位故人实在是太像了,所以我这才...”玉祁说完,便又迅的走到了手术台前。&1t;/p>

  众人只见金针缭绕,没过多久,床上的娆娆便出了一声低吟。&1t;/p>

  秦琛的心,也跟着漏跳了半拍。&1t;/p>

  她是怎么了?&1t;/p>

  为什么会听起来好痛苦?&1t;/p>

  秦琛关切的想要靠近,却又不敢,玉祁正在施针那是万不能打扰的。&1t;/p>

  揪着的心就这般一直抽搐着,明明密室的温度低的可怕,他却是浑身是汗,尤其是当衣服贴在背上,那种被风一刮的感觉,别提有多难受了。&1t;/p>

  玉祁不知道他们都在忍受着怎样的煎熬。&1t;/p>

  只是面对着娆娆的他,也是越来无法淡定。&1t;/p>

  他刚才再给娆娆下针的时候,已经拥了自己的内力。&1t;/p>

  虽然他的内力比一般人都要柔和,可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那也是会引起不适的反应的,可奇怪的是,娆娆不仅不排斥,那些力量还迅的被吸收了,就像是她本身所拥有的一般。&1t;/p>

  随着最后一根金针被抽搐,玉祁的心也跟着彻底乱了。&1t;/p>

  如果说长相是巧合,可这经脉是怎么回事。&1t;/p>

  难道娆娆是玉翡的徒弟?&1t;/p>

  他被自己的荒谬的想法给镇住了!&1t;/p>

  &1t;/p>
  浏览阅读地址:/jiaoqizaishangwanmeichonghunbaizhao/86668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