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娇妻在上:完美宠婚一百招 > 102娆娆终于醒了

102娆娆终于醒了

  不...&1t;/p>

  自己怎么能生出这么荒谬的念头,玉翡是玉翡,娆娆是娆娆。&1t;/p>

  这一切,大概都是巧合吧。&1t;/p>

  玉祁强迫自己不去思考那些有的没的,叫来了秦琛。&1t;/p>

  “怎么了?玉先生。”秦琛关切的问道,顺势晃了晃有些麻的手臂。&1t;/p>

  “你来扶着你太太,我需要在她身后给她扎针。”&1t;/p>

  玉祁淡然说着,刻意后退了几步。&1t;/p>

  秦琛额,小心翼翼的将床上的女人扶了起来。&1t;/p>

  又是几根比之前更长的针刺入到了娆娆的身体里,少女裸露的背部,让秦琛一阵枉然。&1t;/p>

  出于男人本身的占有欲,他悄然用眼神看了一眼一旁的玉祁。&1t;/p>

  直到确认男人眼中目光清澈干净,他才放下心来。&1t;/p>

  待到金针一去,秦琛便立刻将病号服给娆娆套了上去。&1t;/p>

  哪怕是医生,也别想多看自家媳妇一眼。&1t;/p>

  玉祁将秦琛的小动作看在眼底,也没有打破,只是忽然觉得爱情似乎是个很美好的东西。&1t;/p>

  留下了几个方子之后,他便带着自己的仆人离开了。&1t;/p>

  秦琛追问他要什么,玉祁却只是淡然一笑,说时机到了自己自然会找上门来,让秦琛不要担心。&1t;/p>

  ......&1t;/p>

  因为娆娆是孕妇的缘故,玉祁下药的分量也是斟酌了万分。&1t;/p>

  秦琛每日只要一有空就守在娆娆身边,晚上都不舍得回床上去睡,众人无法,只得又在密室里加了两张折叠床,因为苏慕辰有时候也会留在这边。&1t;/p>

  他要研究娆娆身体里那奇怪的抗体,看看能不能运用到其他上面去,要知道现在很多生化药剂,很多人都莫名的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1t;/p>

  一个星期里,娆娆都处于半梦半醒的状态里。&1t;/p>

  她感觉到自己耳边一直有人在说些什么,甚至在对着自己做什么,可偏偏她就是醒不过来。&1t;/p>

  意识像是被囚禁在了一个特殊的空间里。&1t;/p>

  她梦见自己回到了小时候,那个一直掩埋在记忆深处最深的灰色。&1t;/p>

  那是她的12岁生日,6母说好的要带她去新开的游乐场玩,还可以买她心仪已久的《小王子》英文版。&1t;/p>

  可她独自在游乐园门口从中午等到太阳落山,都没有见到6母的身影,直到深夜,游乐园的门已经上了锁,她才开始朝着家走。&1t;/p>

  也就是在回家的路上,她遇到了三个醉汉,直把她逼退在了角落里,小小的她,自是反抗不过三个成年人。&1t;/p>

  衣服也被撕的粉碎,眼见得就要出事,一道身影忽然从黑暗中窜了出来。&1t;/p>

  娆娆不记得后面到底生了什么,只记得她在那个身影中哭了很久,自打那之后,她便再也不敢晚上走夜路。&1t;/p>

  而且也是从那之后,6母对自己更不好了。&1t;/p>

  甚至还拉着衣衫褴褛的她去做了处(女)鉴定,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甚至在听到一声说她没事的时候,6母的脸上竟然还有一丝失落。&1t;/p>

  没有人关心她是否受伤,6家给她的除了冰冷的嘲讽便是嫌弃。&1t;/p>

  也就只有6芷柔关心了她几句,询问了一下当时到时候生了什么事情,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娆娆才会那么天真的认为,自己的姐姐,是关心自己的。&1t;/p>

  可后来......&1t;/p>

  6娆娆不安的梦中辗转,额头上细细密密的爬满了汗水。&1t;/p>

  秦琛被她的梦呢惊醒,慌忙的伸出手捏上了她的手腕。&1t;/p>

  不知道是不是感受到了他的慌乱,睡梦中的娆娆下意识的反过来死死的攥住了他。&1t;/p>

  虽然娆娆没有留指甲的习惯,可却像是使出了极大的力气,在秦琛那满是老茧的手里都抓出一条条血印。&1t;/p>

  秦琛闷哼一声,却是没有放开她的手。&1t;/p>

  小腿轻轻一抬,直接踹在苏慕辰的椅子上。&1t;/p>

  苏慕辰从梦中被人暴力一踹,整个人不可抑止的倒在了地上,正欲火,对上秦琛拧成结的眉毛,便立刻从地上站了起来。&1t;/p>

  他看了一眼娆娆,慌忙的检查起旁边的仪器来。&1t;/p>

  娆娆的各项指标都正常,然而体温却在不停的上涨。&1t;/p>

  他轻轻的将手凑了过去,女人的额头烫的烧手。&1t;/p>

  “奇怪...”&1t;/p>

  “这各项体征都正常,怎么就会烧呢?”&1t;/p>

  苏慕辰一年说着,一边从旁边拿过了几个物理冰袋放在娆娆的脑门上,看着秦琛已经被抓出血的手,他的瞳孔忍不住瑟缩了下。&1t;/p>

  犹豫了一下,他翻出一枚小小的针剂,作势就要往娆娆的胳膊里输入。&1t;/p>

  秦琛不懂医,但也听说过孕妇是不能乱用药的。&1t;/p>

  当下就是一道凌厉的目光扫射过去:“你在做什么?”&1t;/p>

  “阻断剂!可以强行让人不做梦。”&1t;/p>

  苏慕辰一边说着,另一只手在电脑的操作台上不断的调着:“自己看说明,在欧洲那边已经经过人体测验了。”&1t;/p>

  秦琛一目十行的扫着,直到看完副作用才点了点头。&1t;/p>

  苏慕辰将针剂缓缓的打入了娆娆的血液里,等了许久,那一直攥住着秦琛的手才松开了些。&1t;/p>

  手术台上早已被红色覆盖,在灯光下甚至都能看得到秦琛的白骨,苏慕辰叹息着拉过好友的手一边包扎着,一边继续道。&1t;/p>

  “听说你下周有个项目要出差,不如我替你去吧。”&1t;/p>

  秦琛担忧的看了一眼床上的娆娆,又瞅瞅自己那堆积如山的文件,Ben和ken这几天也都是几乎没睡觉的工作。&1t;/p>

  可这马上就是奶奶生日,还有公司的周年庆典,他真的分身乏术。&1t;/p>

  “还是我去吧,我知道你不喜欢那些谈判。”&1t;/p>

  “这里就交给了,实在不行就给玉祁打电话。”&1t;/p>

  秦琛无奈的说着,又拉了自己的衣袖,将自己那只受伤的手给遮挡起来,他的身份太过敏感。&1t;/p>

  而那些喜欢爆料的狗仔的,又无处不在。&1t;/p>

  苏慕辰拍了拍他的肩膀,没再坚持,转身从抽屉里取出了一个药箱递给了Ben。&1t;/p>

  “有备无患。T国那边一向不怎么安全,”&1t;/p>

  “好,她醒了给我电话!”&1t;/p>

  两人像是完成交接仪式一般,重重的击了掌。&1t;/p>

  凌晨四点,秦琛的车便从地下通道出去了,他的私人势力在T国那边出了些问题,被扣押了大量的人员和货物。&1t;/p>

  他虽然和T国军方有些交情,可那边人却是要见到他本人才肯配合。&1t;/p>

  用Ben的话来讲,怎么听都怎么像是要坑他的节奏。&1t;/p>

  秦琛倒不是很在意那些货品,虽然不少,却也不会令他元气大伤,只是自己的兄弟却是不能不管。&1t;/p>

  私人飞机徐徐升起,秦琛切断了自己在国内的号码。&1t;/p>

  几天之内,他将不会和娆娆还有老宅联系,也算是保护家人的一种方式,毕竟他的仇人,实在多的手脚加起来指头都不用。&1t;/p>

  ......&1t;/p>

  为了怕娆娆再烧,苏慕辰守了娆娆一夜都没感合眼。&1t;/p>

  直到中午,外面高照,娆娆的温度才渐渐退了下来。&1t;/p>

  然而梦中的她,却依旧是在喃呢着秦琛的名字,听的苏慕辰的心从一开始还会别扭,难受,到最后已然麻木。&1t;/p>

  终于。&1t;/p>

  旁边的心率检测仪出了频率变换的声音。&1t;/p>

  娆娆从梦中醒来,看着光亮的手术灯很是迷茫。&1t;/p>

  自己这是在医院么?为什么墙壁是黑色的呢?看起来好像是某种特制的金属。&1t;/p>

  “...娆娆,你终于醒了。”&1t;/p>

  一道嘶哑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苏慕辰抬手关掉了刺眼的手术灯,打开了一盏小台灯。&1t;/p>

  娆娆睡的太久了,眼睛已经习惯了黑暗。他不能再让光伤害到她的眼睛。&1t;/p>

  “慕辰...”女人动了动嘴唇,随即把目光转向了声音的来源。&1t;/p>

  昏黄的灯光下,苏慕辰的疲惫的脸越显苍白。&1t;/p>

  “嗯,我在。”&1t;/p>

  “那他呢...”娆娆转动着大眼睛,四顾的寻找那个熟悉的身影,虽然做了好久好多乱七八糟的梦,可她记得,自己在昏迷之前,好像看到了秦琛的脸。&1t;/p>

  “他...”苏慕辰勾了勾唇角,心中苦涩更浓,却还是轻声回答道:“非洲公司那边出了点事情,阿琛去处理了,过几天就回来了。”&1t;/p>

  “娆娆你先别说话,你已经昏迷了一个多星期了,我得再给你做个检查。”&1t;/p>

  虽然是躺了一个星期,可在玉祁和苏慕辰的照顾下,娆娆的非但没有因为中毒而变得消瘦,反而比之前更丰腴了几分。&1t;/p>

  尤其是那双浅褐色的眼睛,不知道是不是苏慕辰的错觉,似乎是比之前大了些,还更明亮了。&1t;/p>

  让本身就长得很妖娆的女人,又增添了几分动人的特质。&1t;/p>

  饶是经过特殊培训过的他,还是生出一种舍不得转移目光的心思。&1t;/p>

  该死。&1t;/p>

  她是自己兄弟的媳妇,自己怎么能胡思乱想。&1t;/p>

  苏慕辰迅的转过身子,拿起一堆仪器在娆娆的身上照了起来。&1t;/p>

  看着她的动作,娆娆只好压下了自己心中疑惑,规规矩矩的躺在那里,剖有一种被当做小白鼠的感觉。&1t;/p>

  一双大眼睛眨呀眨的,人在密室,心却早已经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1t;/p>

  只是她还是有些气的。&1t;/p>

  为什么秦琛又是不说一声就走了!&1t;/p>

  还有那个南漓...&1t;/p>

  想到这里,娆娆不由鼓起了腮帮。&1t;/p>

  苏慕辰捏着听诊器的手,对着她那副模样,怎么也下不去了。&1t;/p>
  浏览阅读地址:/jiaoqizaishangwanmeichonghunbaizhao/86668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