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娇妻在上:完美宠婚一百招 > 104说好的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呢

104说好的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呢

  “去拿一只c7o药剂吧。”苏慕辰凝望秦琛越来越红的身子,上面的肌肉已经纷纷凸起,他不得不下了命令。&1t;/p>

  很快,他的助理便抱着一个箱子走了进来。&1t;/p>

  不大的箱子上,指纹锁密码锁全有。&1t;/p>

  甚至还设定了自爆装置,足以将整个密室都炸毁。&1t;/p>

  “胡晨哥,c7o的副作用我们还没有全部筛查完毕,如果贸然给老大用了,会不会出事啊!”&1t;/p>

  ken接过试剂,却是迟迟没有给苏慕辰。&1t;/p>

  慕辰木然的盯着试剂,黄色的液体在试管里流淌着,很好看,却是含有巨大毒性的。&1t;/p>

  这是岛国研出来的一种新型基因液,有着稳定人状态的作用,可以在睡眠中激人的潜能上限。&1t;/p>

  而副作用就是,再服用其他药效就会产生别的化学反应,时好时坏,从目前的案例来看好坏参半。&1t;/p>

  苏慕辰把秦琛当兄弟,自是不会害他。&1t;/p>

  可此刻,除了用这个最新的镇定剂之外,他还真的想不到什么好办法,除非找到比秦琛功力还深的人,直接给他揍晕,可这样的人呢,除了隐世家族,洛城哪有?&1t;/p>

  忽然,一个名字在苏慕辰的脑海里闪过。&1t;/p>

  玉祁...&1t;/p>

  上次救了娆娆,这次救秦琛应该也是可以的吧?&1t;/p>

  大不了自己也去弄个什么承诺书,反正他素来对生死置之度外,他和秦琛不一样,秦琛还有个疼爱自己的爷爷奶奶,可他的家人都死的差不多了。&1t;/p>

  “把水池温度再降低1o度,我出去打个电话!”&1t;/p>

  苏慕辰一掌将药剂的盒子又盖上,出去打了玉祁当日为救娆娆而留下的号码。&1t;/p>

  本以为还要等很久,或者还需要管家转接一下,可没想到电话只想了两声就通了。&1t;/p>

  听到苏慕辰的话,玉祁只是犹豫了一下便答应了。&1t;/p>

  这几天他几乎每天晚上都辗转反侧,梦里玉翡和娆娆的脸总是在不停的交织变化着,娆娆脖子上的那条红绳,更是无时无刻的不再牵动着他的思绪。&1t;/p>

  他正愁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去探望娆娆,这些秦琛病了,娆娆总会去的吧,只是他要用什么理由,才能把绳子要到手呢?&1t;/p>

  玉祁心思百转,等回过神来车子已经停在了苏慕辰的医院。&1t;/p>

  电话里,尽管苏慕辰已经和他说了秦琛的状况,可当他看到那么活生生的一个人泡在零下3o度的水池时,他还是震惊了。&1t;/p>

  这样的磨练,就算是在隐世家族也是少见的。&1t;/p>

  毕竟大家虽然想要绝世武功,却也不会才用这样自虐的方法。&1t;/p>

  有玉祁在,秦琛很快便被止住了,黑血顺着他的嘴唇不断流着,男人渐渐恢复了意识。&1t;/p>

  秦琛一睁眼看到玉祁坐在床边,便挣扎着要起来,却是被玉祁摆了摆了摆手,又按到了。&1t;/p>

  “不要乱动,我给你扎了针排毒,时间还没到呢。&1t;/p>

  玉祁说着,手指向了秦城小腿和足底,上面密密麻麻的扎满了金针银针。&1t;/p>

  秦琛无奈,只得又乖乖躺了下来。两个男人暗自打着自己的算盘,却是谁都没再主动开口。&1t;/p>

  一盆接一盆的和黑血从秦琛的身体里排了出来,看的人胆战心惊。秦琛的脸色也越的苍白,浓重的眩晕感将他包围着。&1t;/p>

  他很想睡,可又怕自己睡着了再醒又是什么时候。&1t;/p>

  就这这时,娆娆的电话打了进来。&1t;/p>

  苏慕辰犹豫了片刻,直接按下了接通。&1t;/p>

  女人清晰的声音轻轻飘在耳边,让他没来由便是一愣。&1t;/p>

  “娆娆,怎么了?”&1t;/p>

  捏着电话的娆娆还有几分犹豫,在听到苏慕辰声音之后便已经便已经化成了决心。&1t;/p>

  “那个...慕辰哥...阿琛是不是出事了。”&1t;/p>

  苏慕辰一怔,随即所有的人的目光会都汇聚在了秦琛身上。&1t;/p>

  男人眼中的血红渐渐退去,取而代之是一抹不易划开的温柔。&1t;/p>

  他挣扎着往电话那里凑了凑,含着血液吐出几个字。&1t;/p>

  “我没事,过两天就回去。”&1t;/p>

  并不有力的几个字,很清晰的通过电波传到了娆娆耳朵里。&1t;/p>

  虽然明知道秦琛不可能此刻看到自己,她还是用力点了点头。&1t;/p>

  电话刚刚挂断,秦琛便两眼一翻的彻底晕了过去。&1t;/p>

  苏慕辰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冲玉祁耸了耸肩。&1t;/p>

  没好气的轻轻在秦琛的身上捶了一拳,立刻安排人去给秦琛梳洗了。&1t;/p>

  玉祁始终在一旁背着手站着,直到目送秦琛被安置在一间特殊的病房之后,才提出了告辞。&1t;/p>

  返回会所的路上,玉祁的心是怎么也无法平静。&1t;/p>

  刚刚又听到了娆娆的声音,那般动听,似乎带着某种吸引人的魔力一般。&1t;/p>

  阿笙看着自家主人一会点头一会摇头,又联想起自己那天烧毁的诗,冒着“危险”凑了过来。&1t;/p>

  “主人,不如您借着诊病的理由,再约一次6姑娘?”&1t;/p>

  玉祁一怔,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多年仆人。&1t;/p>

  虽然阿笙的智商不怎么高,可却是跟自己最久也最了解自己的,此刻竟然提出了让自己找理由去主动找一个女人。&1t;/p>

  难道他表现的有这么明显么?&1t;/p>

  玉祁勾了勾唇角,心中已然是思量了不知多少遍。&1t;/p>

  “你觉得合适么?”&1t;/p>

  阿笙探头探脑的瞅了一眼四周,见其他人都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模样,小眼睛珠子一转,索性低下头在玉祁的耳边嘀咕起来。&1t;/p>

  直到看着自家爷的唇角弧度变得优美,阿笙才止住了话。&1t;/p>

  ......&1t;/p>

  娆娆慌乱的挂了电话,一个人趴在窗台上不知所措。&1t;/p>

  因为看到了Ben的反常,她便偷偷给苏慕辰打了电话,本来只是想要问一下,就算是图个心安,可没想到竟然真的能听到秦琛的声音。&1t;/p>

  而且,动动脑筋,苏慕辰是今天早上出去的,然后和秦琛已经在一起了。&1t;/p>

  可为毛他不带自己去呢?&1t;/p>

  而且,秦琛的声音听起来冷冰冰的!&1t;/p>

  说好的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呢!&1t;/p>

  说好的深深的思念的呢!&1t;/p>

  娆娆胡思乱想着,一边摸着自己怀里的小团子, 不知道是不是好几天没见自己,小团子变得格外粘人,就连好吃的都无法将她从自己身上勾引走。&1t;/p>

  而且,明明厨房里的食材已经被它吃去了那么多,可是这身材,却是基本没什么变化!&1t;/p>

  难道自己养了一只妖怪?&1t;/p>

  娆娆拎起小团子的两只爪子放在了自己眼前,还没来得及细看,Ben忽然走了进来,表情很是古怪。&1t;/p>

  娆娆的心忍不住又跟着提了起来,抱着小团子的手,忍不住力气也跟着大了一分。&1t;/p>

  “有事?”&1t;/p>

  “嗯,玉先生说请您过去一趟。”&1t;/p>

  “玉先生?”娆娆一怔。&1t;/p>

  “嗯,他说他不日就要离开洛城了,如果您没事的话,明天上午就过去一趟,也好给您再做个检查。”&1t;/p>

  “还有就是,他说有东西要送给你。”&1t;/p>

  前半句娆娆还能理解,可后面她却是越听越有些糊涂。&1t;/p>

  她不是傻子,自然也能体会到玉祁对自己异样的好,可是原因是什么?&1t;/p>

  就只是因为自己和她死去的故人像么?&1t;/p>

  那个人...&1t;/p>

  是他的心上人么?&1t;/p>

  “我已经替您答应了,所以今晚早些休息吧,明天一早,我们就过去。”&1t;/p>

  Ben又补充了一句,便垂手立在了一旁。&1t;/p>

  娆娆歪了歪脑袋,低头看了一眼正在啃自己手指的小团子,听话的回了房间。&1t;/p>

  翌日一早,她和Ben就赶到了玉祁所在的别墅。&1t;/p>

  上次晚上走的匆忙,她并未细看这里的风景,此刻不急不缓的走着,倒是越看越觉得喜欢。&1t;/p>

  和秦琛的别墅不同,这里几乎都是典雅古风,小桥流水假山,那些在画上才能见到的场景一一跃入眼帘。&1t;/p>

  耳边悠悠飘着琴声,娆娆不自觉的便有些痴了。&1t;/p>

  “喜欢这里的话,不妨有空来住几天。”&1t;/p>

  蓦然,如云雾散开般的男声在她耳边出现。&1t;/p>

  娆娆一怔, 鼻尖的清香更浓。&1t;/p>

  回,玉祁身着如墨般的长袍站在她身后,手里撑着一把木伞,就那般静静的看着她。&1t;/p>

  “玉先生...谢谢您救了我。”&1t;/p>

  娆娆慌忙的后退了几步,弯腰就要行礼。&1t;/p>

  大学那会她因为好奇,专门去上了古代文学课,虽然不能具体分辨出玉祁身上的衣服到底是哪个朝代的,却也是知道些古礼。&1t;/p>

  只是刚一弯腰,手臂便被玉祁稳稳地拖住了。&1t;/p>

  “不必行礼,你跟我来就是。”&1t;/p>

  娆娆穿的是便装休闲短袖,玉祁的手不可避免的碰到了那白嫩的手臂,指尖传来的柔软让他一阵恍然。&1t;/p>

  正欲转身,眼睛却是被娆娆脖子里的玉珏给吸引了!&1t;/p>

  “这!这!这东西怎么会在你这里!”&1t;/p>

  多年来从未外漏过自己情绪的玉祁忽然失控的大叫,瞬间使得院子里所有玉家的侍卫都凑了过来,紧紧的行成了一个包围圈,看着娆娆和Ben眼神不善。&1t;/p>

  娆娆被这突然来阵仗猛然惊到,下意识的低头。&1t;/p>

  见玉祁的目光始终盯着自己的胸口,她犹豫的片刻,主动往前凑了几步,将玉珏拿举到了玉祁的面前。&1t;/p>

  “玉先生说的是这个么?”&1t;/p>

  “这是我妈妈留给我的唯一信物,从我出生就带在我的脖子上。”&1t;/p>

  “你母亲?”玉祁只觉得自己心都要跳出来了!&1t;/p>

  可是资料显示,娆娆的母亲不是那个王素梅吗?&1t;/p>
  浏览阅读地址:/jiaoqizaishangwanmeichonghunbaizhao/86668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