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娇妻在上:完美宠婚一百招 > 105一看就没安好心

105一看就没安好心

  虽然不知道玉祁为什么会那么激动,娆娆还是扯了扯嘴角。&1t;/p>

  “王素梅是我养母。”&1t;/p>

  “至于生母。”娆娆的眼神微微有些暗淡,却还是继续道:“虽然我不知道她是谁,不过我想,她应该是这世界上最好的母亲吧。”&1t;/p>

  “玉先生,总是盯着一位女士看,是一种很不礼貌的表现哦!”看着玉祁依旧忍不住出神的模样,娆娆故意打趣道。&1t;/p>

  玉祁一怔,紧绷的肌肉缓慢的舒展开来。&1t;/p>

  听起来娆娆并不知道自己的母亲到底是谁,会是玉翡么?&1t;/p>

  那岂不是说娆娆是自己的外甥女了?&1t;/p>

  “是我唐突了,这样,中午我请秦太太吃饭赔罪可好?”玉祁强压下自己心中的激动,徐徐说道。&1t;/p>

  娆娆听闻他的话,自是应下。&1t;/p>

  因为她的到来,玉祁还可以准备了一间诊室,娆娆刚进屋里,便被几个人架在了一张床上。&1t;/p>

  比之苏慕辰那仪器只多不少。&1t;/p>

  娆娆无奈的看着在自己身边忙碌的玉祁,头一次觉得生病真的是一件可怕的事情。&1t;/p>

  更让她觉得恐怖的是,玉祁竟然让人拿过了一排试管,放在了她的胳膊旁边。&1t;/p>

  “娆娆,这次给你解毒的时候,我现你的体内有一种很奇特的细胞组成,而且血液的浓稠度也和一般人不太一样,你介意我抽些带走做实验用么?”&1t;/p>

  “如果成功的话,可能会在现在的抗毒方面有着重大性的突破。”玉祁回忆着自己看苏慕辰着的那份资料,面不改色的淡定说道,他才不是要搞什么研究。&1t;/p>

  他是要借着机会抽娆娆的血回去化验。&1t;/p>

  毕竟他们玉家的血脉,那是相当稀有的。&1t;/p>

  尤其是自己那个失踪多年的妹妹,更是原本家里几个老人指定的下一任玉家的接班人。&1t;/p>

  如果说娆娆真的是玉翡女儿的话,那不知道又要掀起多大的风浪了。&1t;/p>

  看着玉祁煞有介事的模样,娆娆虽然恐惧那一个个针头,却还是咬着牙应下了。&1t;/p>

  一次又一次针头扎进胳膊里,从一开始的还会痛,到最后她几乎是已经麻木了。&1t;/p>

  一连抽了十管血,玉祁才满意的将所有仪器关掉,将娆娆解放出来。&1t;/p>

  这边娆娆刚跟着Ben去往餐厅,那边玉祁已经抽出了一管血液,和娆娆的一并交给了阿笙,低声在他耳边嘱咐起来。&1t;/p>

  似乎是对娆娆抽了娆娆很多血很是歉疚,午饭十几道菜里十道都是补血的,看的娆娆和Ben嘴角直抽搐。&1t;/p>

  更让她崩溃的是,玉祁还命人给她准备了各种各样的补品,最后吃的娆娆浑身冒汗才罢休。&1t;/p>

  没来得及说要告辞,就被玉祁以孕妇午睡对身体的好的缘由塞到了客房里。&1t;/p>

  她满脸求助的看向Ben,男人却是无能为力的冲她摇了摇头。&1t;/p>

  实验室里,玉祁一言不的坐在椅子上。&1t;/p>

  虽然脸上依旧是那副招牌式的云淡风轻,可不时碎裂的杯子已经出卖了他的紧张的内心。&1t;/p>

  到处都是碎片,满地的狼藉被人忽略不计。&1t;/p>

  终于,打印机里一连吐出了十几份报告,玉祁的眉毛微微抬了抬。&1t;/p>

  众人悉数退下,房间里只剩下了玉祁和阿笙。&1t;/p>

  他这才飞快的站了起来,冲过去一把将报告拽进了自己手里。&1t;/p>

  十几份报告,同样的结果。&1t;/p>

  那就是一个,娆娆和自己是有血缘关系的!&1t;/p>

  至于是不是玉翡的女儿,其实他已经基本不怀疑了,毕竟两个人长得那么像。&1t;/p>

  而且,在玉家自己的医院里,还保存着有玉翡的血,他只要回家,便可知晓。&1t;/p>

  忽然间,两行热泪顺着玉祁眼睛流了下来。&1t;/p>

  自从得知自己活不久之后,他便已经对照玉翡这件事不太有抱有希望了,然而上天还是待他不薄的,把娆娆又送到了他的身边。&1t;/p>

  此刻的他,在看完报告之后已经将那些不该有的想法都抛了出去,只是他很不能理解一件事情。&1t;/p>

  那就是6安真的是娆娆的亲生父亲么?&1t;/p>

  怎么看自己那傲娇妹妹也不可能找个那样的废柴吧?&1t;/p>

  玉祁伸手将所有的报告丢进了粉碎机里,又点了一把火将他们烧成了灰烬。&1t;/p>

  红色的火焰将他的苍白脸衬托的无比阴森,看着自家主人那阴森森脸,阿笙莫名升起了一个念头。&1t;/p>

  似乎有人要倒霉了...&1t;/p>

  他哆嗦着嘴唇,正犹豫要不要开口,玉祁却是忽然从站了起来,冷冷的扫了他一眼。&1t;/p>

  红唇微张,轻声道:“去准备私人飞机,我要明天回家。”&1t;/p>

  “明天?”阿笙愣住了。&1t;/p>

  他要是没记错的话,明天住人不是约了那个什么主席来着。&1t;/p>

  “怎么?”&1t;/p>

  “洛华国主席那边...”阿笙欲言又止,后心一片冰凉。&1t;/p>

  “主席啊...”玉祁慢条斯理的摩擦起自己手上的珠串,微微一笑:“阿笙,我病的很严重啊。”&1t;/p>

  “啊?”&1t;/p>

  “我病的很严重啊...”玉祁又一次重复道,那语重心长的模样看的阿笙一阵毛。&1t;/p>

  慌乱的点了点头。&1t;/p>

  去打电话的路上,还一阵的后怕,什么时候自家老大都开始撒这种谎话了!还是这么淡定?&1t;/p>

  ......&1t;/p>

  玉祁并不知道自己在自家仆人眼中的形象已经开始崩塌了。&1t;/p>

  派人将灰烬处理干净,他又看了一会书,这才备好了茶将娆娆请了过来。&1t;/p>

  古琴,流水,一切安逸的不像话。&1t;/p>

  “6姑娘,我明天就要走了,你要是不介意的话,就有空帮我来看看房子吧。”&1t;/p>

  玉祁给娆娆倒了杯茶,轻声说道。&1t;/p>

  娆娆一怔,有些迷茫的看了一眼四周:“明天就走?我怎么记得上次先生说是暂时借住在这里的啊。”&1t;/p>

  玉祁的老脸禁不住僵了僵。&1t;/p>

  端着茶杯手不自然的轻摇了一下,暗自又在心里感慨起来,不愧是自家人,这记忆力都是遗传的好。&1t;/p>

  自己上次只是随口一说,她竟然都记住了。&1t;/p>

  很好很好!&1t;/p>

  玉祁满意的笑了,却不知在娆娆眼里,他的形象也在崩塌着。&1t;/p>

  “本身是朋友的,不过我喜欢就买了下来。”&1t;/p>

  “现在已经不对外营业了,不过原先的人都还在。工资我都会按时打的,只是希望你有空可以来帮我看看,或者是带着些人来聚聚也好,别让这里空着。”&1t;/p>

  “可是这也太大了,而且...”&1t;/p>

  娆娆有些为难的说着,无功不受禄,他已经帮了自己太多忙了,若是再答应下来。&1t;/p>

  万一玉祁脑袋一热,再把这里送自己了,她真的想还都没地方去还。&1t;/p>

  “6姑娘,就当是报答我了。我可是不光救了你,还有你家的先生。”&1t;/p>

  放下了自己心中那点不正常的执念,玉祁说话也自然多了。&1t;/p>

  不过对于秦琛,他虽然还算是颇有好感,不过一想到娆娆的真实身份,他就觉得秦琛有些不够看了。&1t;/p>

  毕竟秦琛的奶奶是四大家族,可却是早已进入了尘世。&1t;/p>

  但是他现在也没空给秦琛下绊子,当务之急是要回去才是。&1t;/p>

  “我先生?”&1t;/p>

  娆娆的瞳孔忽然放大,担心的模样令人心疼。&1t;/p>

  玉祁强压下自己那种莫名升起的老父亲既视感,冲着身后的阿笙招了招手。&1t;/p>

  “是的,就在昨天。”&1t;/p>

  “他似乎之前服用过不太完善的基因药品,一受剧烈刺激或者是过量毒素便会引起狂躁,虽然杀伤力极大,但是性格也会暴虐无比。”&1t;/p>

  “昨天我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被苏慕辰请去的,看在我们这么投缘的份上,这个留给你,若是秦琛再出现那种情况的话,你就把这个药剂打入他的动脉里。”&1t;/p>

  玉祁说着话,打开了盒子。&1t;/p>

  里面密密麻麻的放着一排配好的药剂,深褐色的瓶子看不到液体本身的样子,可光看那盒子,便知道这东西定然是珍贵的。&1t;/p>

  只是娆娆此刻的心都被他刚刚的话吸引了,已然没有精力分散在这东西贵不贵的情况下。&1t;/p>

  原本还想要多留一会,和玉祁多说些话,可一得知秦琛也受伤之后,她的心便已然飞了。&1t;/p>

  玉祁情商这般高的人自是看穿了她的心思。&1t;/p>

  当下也没有再刻意的挽留,便亲自将她送到了门口。&1t;/p>

  目送着娆娆远去的身影,玉祁忽然升起了一种莫名的酸意,自己来洛城真的是太晚了,早一步,他就应该把娆娆拐走先带在自己身边养些日子再说。&1t;/p>

  至于结婚?&1t;/p>

  嗯?&1t;/p>

  好像是可以离的嘛...&1t;/p>

  玉祁幽幽的想着,目光愈的深邃起来。&1t;/p>

  ......&1t;/p>

  因为是临时起意来医院,娆娆又刻意嘱咐Ben不准提前通风报信,以至于娆娆都摸到秦琛病房门口了,秦琛却还是一无所知,正在和自己的助理斗气。&1t;/p>

  ken苦口婆心劝着秦琛再多躺几日,毕竟热这才刚刚从手术台上下来连24小时都不到。&1t;/p>

  可秦琛却是非要坚持回家,若不是苏慕辰早有先见给他上了链条锁,怕是他已经起来穿衣服自己走了。&1t;/p>

  “老大,少奶奶不会跑的。”&1t;/p>

  “而且你不是自己都说了,过两天就回去了!”ken苦口婆心的劝着,一边收拾着被秦琛打翻的饭盒。&1t;/p>

  秦琛冷哼一声,傲娇的翻了翻眼睛:“我那是安慰她的好么!虽然少夫人是不会跑,可是那个姓玉的一看就没安好心啊!“&1t;/p>

  ken扯了扯嘴角,正欲开口,门后忽然响起了一个温暖全世界的声音。&1t;/p>

  “你说谁没安好心啊?”&1t;/p>
  浏览阅读地址:/jiaoqizaishangwanmeichonghunbaizhao/86668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