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娇妻在上:完美宠婚一百招 > 106老年人?

106老年人?

  清冽的女声宛如泉水流淌,欢快的流入房间里,驱散了寒冷。&1t;/p>

  众人目光齐刷刷的转向门口,顿时喜上眉梢。&1t;/p>

  少夫人!&1t;/p>

  这下老大可以不用折腾了,总算是来了个能降得住的人。&1t;/p>

  ken暗自在心中窃喜,笑容满面的迎了上去。&1t;/p>

  “少夫人。”&1t;/p>

  “嗯,你们都辛苦了!”被嘹亮打招呼镇住的娆娆,小脸红了红,一边将自己带来的那些补品塞给ken一边朝着病床走去。&1t;/p>

  自打她出现,秦琛的眼睛就没离开过她。&1t;/p>

  直到女人已经来到了他的身边,秦琛才假装咳嗽了一下,别扭道:“你怎么过来了?我不是说让你在家好好休息的么?怎么又不听话?”&1t;/p>

  娆娆一怔,胸口忍不住起伏起来!&1t;/p>

  这个男人也真是的!&1t;/p>

  为什么在乎自己就不能表现的明显一点!&1t;/p>

  刚刚她都听见了他在关心自己,可一进门,他就绷着脸。&1t;/p>

  6娆娆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伸出手直接朝着秦琛的脸探去。&1t;/p>

  秦琛不知道她想要做什么,微微蹙眉,也没躲。&1t;/p>

  “老年人,笑一笑才可爱嘛...再说了,我这不是关心才来的!”&1t;/p>

  娆娆大力的拉扯着秦琛的嘴角,将其拉到了一个自己满意的弧度!&1t;/p>

  秦琛怔怔的看着在自己脸上肆意动作的手指,忽然生出了一抹不真实感。&1t;/p>

  这还是自己认识那个胆小的娆娆么?&1t;/p>

  什么时候胆子这么大了!&1t;/p>

  而且!&1t;/p>

  她刚说什么!&1t;/p>

  自己是老年人?这是在嫌弃自己老么?&1t;/p>

  “老年人?”&1t;/p>

  反应过来的他眼睛瞪的更大了,墨黑的眼眸里喷着熊熊烈火。&1t;/p>

  娆娆被那目光盯得有些胆怯,可转念一想,秦琛现在四肢都是被捆绑的,她还怕什么?&1t;/p>

  不是有句话说的好,趁你病要你命!&1t;/p>

  现在不报复,还等什么!&1t;/p>

  娆娆忍不住兴奋起来,要知道和秦琛在一起,一直都是她是被压抑的那一方!而且这次他生病竟然还瞒着自己,简直不可饶恕好么!&1t;/p>

  想到这里,娆娆非但没有撤回自己的手指,反而更加猖狂的又拍了拍他的脸蛋:“是啊,你看这皮肤都松弛了啊!”&1t;/p>

  “虽然咱们不靠颜值吃饭,可是还是要注意形象的吗!”&1t;/p>

  少女手指的肆意的在他下巴上游走,因为这几天一直在都在躲避追杀和反追踪,秦琛的胡子茬已经长得很长了。&1t;/p>

  可是皮肤松弛?&1t;/p>

  他自问他的颜值还是在巅峰的。&1t;/p>

  “6娆娆!”&1t;/p>

  三个字像是从牙缝里挤出的一般,整个床似乎都被秦琛的怒气所震慑,不住的慌了一下。&1t;/p>

  围观的吃瓜群众低着头,使劲的抿着嘴唇。&1t;/p>

  看着自家老大快要炸毛的状态,一个个那叫一个敬佩!这么些年,能把自家老大...逼到这种份上的人6娆娆真是头一个。&1t;/p>

  虽然秦琛看起来很生气,咬牙切齿!&1t;/p>

  可眼睛里那无奈和溺宠简直不要太浓郁了好么!&1t;/p>

  ken很有眼色凑到娆娆身边,小声的告黑状:“少夫人,老大非要出院...”&1t;/p>

  “而且还不吃饭!”&1t;/p>

  娆娆一怔,随即抬头看向ken,接到男人不停闪亮的星星眼,随即了然:“不出院,这个绑带够结实不?”&1t;/p>

  她坚定的回答着,手还十分认真的拉起了秦琛身上的绷带,似乎是真的在检查它的松紧程度。&1t;/p>

  ken大喜!&1t;/p>

  看来有戏!随即坚定道:“少夫人放心,这个是绝对牢靠的,采用的是德国最新的高碳298组合钢筋,绝对靠谱!”&1t;/p>

  “哦,那就好。”&1t;/p>

  “那你把这个东西让人拿去煮了吧,这里有我,你们都去休息吧。”从一进门,娆娆便看到了秦琛周围的那些属下,虽然一个个腰杆站的倍直,可眼睛却是红的。&1t;/p>

  一看就是熬了不知道多少个夜晚,还在为秦琛站岗。&1t;/p>

  尤其是ken,娆娆明显感觉他走路都是在飘的。&1t;/p>

  “那...”ken犹豫了一下,不由得回头,正纳闷自己老大为何忽然不说话了,然而一看不要紧。&1t;/p>

  才现娆娆正用一只手死死的捂着秦琛的嘴唇。&1t;/p>

  可怕的是秦琛虽然目光无比犀利,却是没过度挣扎!&1t;/p>

  也难怪自己对面那些兄弟们的表情都那般奇怪,怕是在心里替少夫人点赞呢!&1t;/p>

  这些年,秦琛的命令就像是他们的信仰一般。&1t;/p>

  虽然他们不是部队,可却比部队更看重服从!&1t;/p>

  因为秦琛值得!&1t;/p>

  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明明秦琛已经脱险了,他们都还没去休息,就是觉得老大还没恢复,众人不放心。&1t;/p>

  “那我们就先下去了,少夫人有事情就打电话,这一层都是我们的人,随便使唤!”&1t;/p>

  “好的,快去休息吧。”&1t;/p>

  娆娆点了点头,看着ken如释重负的模样越的觉得心疼。&1t;/p>

  Ben拿着药材去了药房,病房的门也被轻轻带上了。&1t;/p>

  “6娆娆,你是想谋杀亲夫吗?”&1t;/p>

  待到所有人都走光,门外再无一丝动静之后,秦琛才再度开了口。&1t;/p>

  娆娆一怔,感受着手心里的温热,立刻慌忙的将手挪开。&1t;/p>

  房间里只剩下了她和秦琛二人,气息立刻变得不一样了。&1t;/p>

  “说什么呢!”&1t;/p>

  “为什么不在家等我,要跑到这里?”秦琛装作没看到她脸上的粉红,沉声说道。&1t;/p>

  刚才他一直都是提着一口气,想要回家。&1t;/p>

  可如今人已经在他身边了,心境忽然就轻松了。&1t;/p>

  “你还说!为什么生病要瞒着我!”想起今天要不是她去找玉祁,还压根不知道秦琛生病的事情,娆娆心中的小火苗便忍不住嗖的一下冒了出来。&1t;/p>

  秦琛一怔,苍白的脸上浮上一抹不正常的红晕,心中为小女人的关心窃喜,嘴巴却是不诚实的道:“告诉你能怎么样?你会治病么!”&1t;/p>

  “你!”&1t;/p>

  6娆娆的心那叫一个炸丫!&1t;/p>

  怎么这丫的就这么难伺候呢!&1t;/p>

  气鼓鼓的想向过去一般用小拳拳捶一通撒气,可掀开秦琛身上的薄被,却是愣住了。&1t;/p>

  肩膀上缠着一圈绷带,看样子似乎是抢上。&1t;/p>

  胸膛上还横七竖八的有着几道红痕,不知道是被什么东西划伤上的。&1t;/p>

  不知是不是因为孕妇太过敏感,娆娆的眼睛忽然就酸了,眼泪像是泄了堤的洪水,哗啦一下就流了出来。&1t;/p>

  滚烫的泪珠顺着女人的脸颊滴落在秦琛敞开的胸膛上,男人一下子就慌了神。&1t;/p>

  他不是没见过女人哭,也不是没亲手处理过因为恐惧而流泪的任务目标。&1t;/p>

  可是当他看到娆娆那哭泣的模样时,心里忽然就慌了神。&1t;/p>

  什么伤痛,脾气都烟消云散,只想伸手把女狠狠的揽入自己的怀里!&1t;/p>

  然而正如ken所说,为了怕他异变,他身上缠着的绷带都是质量杠杠的!根本就扯不动。&1t;/p>

  秦琛急躁的挣扎着,却徒劳的只能躺着。&1t;/p>

  一着急直接吼了出来:“6娆娆,你哭什么哭!我还没死呢!”&1t;/p>

  娆娆一怔,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1t;/p>

  湿漉漉的目光看的秦琛一阵心焦。&1t;/p>

  嘴唇哆嗦着刚要音,可对上秦琛那严厉的目光,鼻子一酸,忍不住哭的更大声了!&1t;/p>

  “死死死!”&1t;/p>

  “你就会凶我!”&1t;/p>

  “上次不听我解释就跟着别的女人跑了!这次回来了也不找我!”&1t;/p>

  “我好心来看你。你还要吼我!”&1t;/p>

  “秦琛,我恨你!恨你!恨你!”&1t;/p>

  “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还瞒着那么多人不让他们告诉我!你把我当什么了!”&1t;/p>

  像是心里防线被击破,又或者是压抑了太久没有爆。&1t;/p>

  娆娆一边哭着,一边诉说的秦琛的“罪状!”&1t;/p>

  秦琛从一开始的急躁,到后来的慢慢冷静。&1t;/p>

  凝望着那满是泪痕的小脸,内心升起了满满的自责。&1t;/p>

  原来...&1t;/p>

  自己给她造成了这么大的误会啊!&1t;/p>

  原来...&1t;/p>

  她是这样在乎自己啊!&1t;/p>

  也是...&1t;/p>

  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听她提起过楚少修那个讨厌的名字了!这么说,娆娆的心里现在全装的都是自己。&1t;/p>

  还有那个玉祁,完全不是对手啊!&1t;/p>

  秦琛忍不住得意起来,心中升起一抹叫做的甜蜜的东西。&1t;/p>

  他很想起来,却又坑不过那坑爹绷带。&1t;/p>

  想起诉慕辰说哭也是一种宣泄方式,他便不再阻止娆娆,索性让娆娆哭个痛快,不过这样的机会,也只有一次。&1t;/p>

  做他秦琛的女人,是要幸福的!&1t;/p>

  怎么能让她再为自己难过呢!&1t;/p>

  终于,娆娆的哭泣声小了些。&1t;/p>

  “娆娆,对不起,我错了。”&1t;/p>

  眼见得女人就要起身,秦琛慌忙的开口道。&1t;/p>

  声音不大,却是字字清晰,足以让女人听得清楚。&1t;/p>

  女人纤细的背影,就那般定格了。&1t;/p>

  娆娆不敢相信的回过头,怔怔的看着躺在床上的男人。&1t;/p>

  秦琛的声音因为缺水有些嘶哑,却又比平日里冷漠多了一丝慵懒和性感:“是我的错,我不该不信你。”&1t;/p>

  “也是我的错,我没有告诉你。”&1t;/p>

  “我...只是不想让你担心。”&1t;/p>

  表达情感,对于秦琛来讲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他几乎是逼着自己说完的。&1t;/p>

  他甚至不敢娆娆的眼睛,就怕被拒绝。&1t;/p>

  毕竟这些话,他从未说过。&1t;/p>

  然而女人并没有让他失望,冰冷的手掌里,忽然多了一抹温暖。&1t;/p>

  还未来得及欣喜,女人的脸变在他眼睛里不断放大。&1t;/p>

  甜蜜的气息一点点撬开了他的冰冷,秦琛的脑海里忽然一片空白。&1t;/p>
  浏览阅读地址:/jiaoqizaishangwanmeichonghunbaizhao/86668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