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娇妻在上:完美宠婚一百招 > 108人事变动

108人事变动

  秦祁山本来是和人约好晚上一起吃饭的,可没想到那位食品协会的会长夫人忽然急病住院,他便也只能待在家里。&1t;/p>

  正巧自己的小儿子秦连带着已经怀了孕的女友上门,总算是让老宅热闹了许多,只是让他无奈的是,自己的夫人南宫蕙兰自打秦连进门就没露面,让他的脸上十分挂不住。&1t;/p>

  几番派人去佣人去催,可都被秦奶奶的贴身女佣方萍给回绝了,只说老夫人在休息,让老爷不必等她吃饭。&1t;/p>

  秦祁山的脸白一阵青一阵,多亏有了6语这朵“解语花”才让眉间的愁容淡了几分。&1t;/p>

  然而不等他张罗大家吃饭,公司那边却是又给他来了电话,控诉了一番秦琛要请假的2o天!&1t;/p>

  2o天,对于普通人来讲并不算长。&1t;/p>

  可对于QId这样一个跨国的公司,总裁请假那就是影响很大的了。&1t;/p>

  更何况现在正值八月份的黄金交易期,有多少贸易都是这个月谈成的,小琛竟然要休息,若不是他自己也上了内网证实了消息的来源,他都要怀疑是人事那边在给他开玩笑了。&1t;/p>

  一连几个电话打给秦琛,都是无人接听的状态。&1t;/p>

  他又打给秦琛的澜庭湖畔别墅,管家忠叔告诉他秦琛一周之前就出去了。&1t;/p>

  秦祁山怔了怔,无奈之下波动了秦琛两个秘书的电话。&1t;/p>

  ken睡觉去了,手机自动静音了。&1t;/p>

  站在病房门的Ben在秦琛消息之前就得到了秦琛提前给他的密码信息,按下通话键时的无比淡定。&1t;/p>

  “秦老爷。”&1t;/p>

  “嗯。”秦祁山不咸不淡的哼了一声,他并没刻意回避到书房,对面还坐着秦连和6语,他自觉自己不能失了面子。&1t;/p>

  “你们总裁呢?叫他接电话。”&1t;/p>

  Ben扫了一眼还在睡觉的6娆娆,冲秦琛比了个口型,便从病房里退了出去。&1t;/p>

  “总裁在忙,这会不方便接接电话。”&1t;/p>

  “忙?”&1t;/p>

  秦祁山没好气的喘了口气,声音也抬高了几度:“他是在见客户还是在干什么!你知不道他刚才在公司里的消息!休息2o天!他是想要干什么!”&1t;/p>

  Ben戴的是自动调音的蓝牙耳机,模拟环境的变化将秦岐山的分贝降低了不少,饶是如此,他还是能感受到老爷子在那头的气愤的。&1t;/p>

  不过就算如此,他也是很不以为然的。&1t;/p>

  且不说QId现在控股最多的是秦琛,就算是当初,这公司也是秦琛父亲秦瑞之一手展壮大的,秦老爷是管了很多年不假,可是那些年QId走的都是下坡路。&1t;/p>

  所以他真不认为,老大休假不休假还需要谁批准。&1t;/p>

  “公司章程里写的很清楚,总裁每年都有2o天的年假,我们总裁快1o年了都没修过年假,现在休一下不是很正常么?”&1t;/p>

  Ben淡定道,手也没闲着,拿着自己的手提电脑就在上面敲打起来,果然,通过暗藏在老宅的摄像头可以看得清楚,秦老爷现在脸上的表情很精彩啊。&1t;/p>

  不过,关他什么事?&1t;/p>

  他们素来都是只听命于秦琛的。&1t;/p>

  “跟我提公司章程?你是不是忘记这公司是谁家的?我不想跟你说话,你给我接秦琛!”秦祁山几乎都是在咆哮了。&1t;/p>

  秦琛休假,其实他不是无法接受。&1t;/p>

  只是这种态度!&1t;/p>

  越来越让他觉得自己手里没有一丁丁权利!&1t;/p>

  却忘记了当年是谁专门跑到英国,去把秦琛给请回来的!&1t;/p>

  “总裁在忙,秦老爷还有需要转达的么?”&1t;/p>

  “他忙个毛线!”秦祁山的血压一阵飙,老脸涨的通红。&1t;/p>

  几度眼睛朝外翻着,还好6语及时凑到了他身边,一直伸手在他胸口上轻轻的推着,总算是让他没那么痛苦了。&1t;/p>

  “秦老爷,您要是没有别的事情的话,我就先挂了。”&1t;/p>

  Ben说完,感受了一下那边的急躁的呼吸,便直接切断的电话。&1t;/p>

  这几年他和老宅的人打交道吧算多,人却是都看的差不多了。&1t;/p>

  除了老夫人十分明事理,这秦老爷是越来越偏心。&1t;/p>

  不说别的,就说那个秦连,老大才几日不在公司,他就能惹出来一堆事来,还接到了不少女员工的投诉。&1t;/p>

  他都一直压着没说,暗自给处理掉了。&1t;/p>

  老宅里。&1t;/p>

  秦岐山怔怔的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忙音,却是怎么也无法淡定了。&1t;/p>

  他感受到了自己多年的权威受到严重的威胁。&1t;/p>

  玻璃特制的听筒“惨叫”着在地上四分五裂,整个客厅里陷入了一片诡异的安静之中。&1t;/p>

  “秦伯伯,您先喝杯温水。有什么话慢慢说,我和秦连都在这里呢,虽然不一定能帮上忙,却而已能当个树洞听您吐吐槽。”&1t;/p>

  6语起身亲自给秦祁山冲了一杯热茶,徐徐说道。&1t;/p>

  秦祁山一怔,目光在小儿子和她的身上来回扫了一眼,心中忽然一动。&1t;/p>

  是啊,自己又不是只有秦琛一个孙子,这马上不就有第二个了。他又何必那般动气。&1t;/p>

  想到这里,他抿了一口热茶,淡淡的苦涩在口腔里蔓延,他的心也跟着沉稳了不少。&1t;/p>

  沉思了片刻,他忽然看向秦连。&1t;/p>

  “小琛要休2o天的年假,但是QId不能一天没有人管。”&1t;/p>

  “这样,我给你配两个助手,你去当临时执行总裁。也算是学习一下吧。”放在过去,秦祁山是万不敢做这种决定的。&1t;/p>

  虽然他一直都偏爱自己这个小儿子,却也十分清楚他有几斤几两。&1t;/p>

  不过一想只有2o天时间,而且秦琛还有一整个助理团队,大不了自己也帮助把把关,总不会出什么大事。&1t;/p>

  也算是让小儿子长长见识,学习一下,都是要当爸爸的人了。&1t;/p>

  秦连怔怔的看着自己的父亲,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1t;/p>

  他爸说啥?&1t;/p>

  让自己去当临时执行总裁?&1t;/p>

  那岂不是可以在QId横着走了?&1t;/p>

  而且...&1t;/p>

  他也是有股份的,秦琛若是休假不回来的话...&1t;/p>

  那他岂不是就能拥有所有了?&1t;/p>

  毕竟秦琛的父母都死了,自己同胞的双胞胎哥哥在几十年前就丢了,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秦祁山才总觉得很愧疚,对他也是格外的纵容。&1t;/p>

  不过这一切,都要建立在秦琛回不来的基础之上...&1t;/p>

  一个无比阴暗的念头在他心底浮了出来,不是有那种专门买凶的网站,不知道秦琛和6绕绕价值几何?&1t;/p>

  原先秦琛一直在国内,他没有想过。&1t;/p>

  毕竟秦琛的母亲的娘家那么厉害,可休假肯定是要去国外,那岂不是...&1t;/p>

  莫名的兴奋涌上心头,秦连的脸上流出一种异样的苍白。&1t;/p>

  秦祁山盯着他看了许久,只当他是因为可以当总裁兴奋,便也没想太多。&1t;/p>

  旁边,6语已经贴心的绕到了他身后,给他捏着肩膀。&1t;/p>

  秦奶奶想喝娆娆上次给自己的檀香茶叶,便吩咐方萍去小厨房去取,方萍一下楼便看到未来的二少奶奶在给老爷揉脑袋,顿时眉头挑了挑。&1t;/p>

  她是自小跟在南宫蕙兰身边的,在他们那里素来是最讲规矩的。&1t;/p>

  不管这6语到底是个什么意思,这活不是她该做的。&1t;/p>

  不过她一个女佣也不好说什么,飞快的取了东西便回到了楼上,将下面的情形讲了讲。&1t;/p>

  秦奶奶听完,也正如她所料那般只是摇了摇头。&1t;/p>

  优雅的品着茶,过了许久才轻轻拍了拍她的手:“随他去吧,我们在这里也许住不了多久了。”&1t;/p>

  方萍一怔,眼睛忍不住瞪大。&1t;/p>

  “嗯,我查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这里怕是要不宁静了。”&1t;/p>

  “你别替我担心,都这些年了,很多东西我都看淡了 。” &1t;/p>

  方萍熟知南宫蕙兰的脾气,见她不再开口便也就没有多问,眼见得天黑了,她打开了窗户,让晚风吹了进来。&1t;/p>

  ......&1t;/p>

  医院里。&1t;/p>

  娆娆终于从梦中醒来,一睁眼便现自己的脑袋靠秦琛的臂弯里,那熟悉的气息给了她满满的安全感。&1t;/p>

  只是,她不是自己睡了一张床么?怎么一睁眼还挪了位置。&1t;/p>

  一双杏目里满是疑惑,却见男人一直盯着手里的电脑,娆娆又忍不住安静了下来。&1t;/p>

  “你醒了。饿么?我让他们送饭进来。”&1t;/p>

  秦琛将电脑一只手放在了一边的小桌板上,顺便打开了床头灯。&1t;/p>

  女人刚刚睡醒,凌乱的头缠绕在他手臂上,带着一抹醉人的朦胧。&1t;/p>

  他的心被勾的痒痒的,忍不住低头轻轻吻了她的眉头。&1t;/p>

  随着这个吻,娆娆的起床气也跟着淡化了不少。&1t;/p>

  “阿琛...”&1t;/p>

  她喃呢道,像是黑暗中迷路的羔羊,似乎只有挨着秦琛才能获得安全感。&1t;/p>

  “我在。”&1t;/p>

  “不要走。”&1t;/p>

  “不走,我已经请了年假,从明天开始有2o天的假期!”&1t;/p>

  秦琛轻声的说着,手指穿过娆娆的秀滑落在她的脸颊,吹弹可破的皮肤,比那剥了皮的鸡蛋还要滑nen,让秦琛不想撒手。&1t;/p>

  正欲在和娆娆计划一下出门的事宜,手机却是不和谐的响起了短信的声音。&1t;/p>

  看了一眼件人,秦琛冷笑一声划开了屏幕。&1t;/p>

  那是秦祁山一分钟前通过董事会下的任命,在他休年假的期间,秦连将作为临时执行总裁代理他的职务。&1t;/p>

  看着屏幕因为长时间没操作而自动锁屏。&1t;/p>

  秦琛抬眼看向了窗外:爷爷,您会不会太着急了些。&1t;/p>

  不过也好,他也可以顺便处理些自家人埋在QId的“累赘”。&1t;/p>

  &1t;/p>
  浏览阅读地址:/jiaoqizaishangwanmeichonghunbaizhao/86668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