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娇妻在上:完美宠婚一百招 > 112怎么又是你?

112怎么又是你?

  “苏...苏先生,怎么又是你。”&1t;/p>

  娆娆一紧张,顺嘴便秃噜出来一个又字。&1t;/p>

  果然,话音未落,苏慕辰含笑的嘴角立刻卡在了那里,像是被定格一般。&1t;/p>

  他深深吸快一口气,歪着脑袋的唠叨起来。&1t;/p>

  “娆娆...你这话我可就不爱听了,为了陪你去面试,我可是特意起了个大早,没见我的型都变了么?”&1t;/p>

  说着话,还刻意的捋了一把额前的岁。&1t;/p>

  娆娆坐在副驾驶上,惊奇的欣赏着他的打扮,这才现一向走嘻哈风格的苏大医生竟然破天荒的穿上了衬衣西裤,就连耳朵上那长年不曾变换的蓝耳钉也没了踪迹。&1t;/p>

  刨除鼻子上的硕大的蛤蟆镜,那就是一副活脱脱的成功商业人士。&1t;/p>

  “怎么样?是不是被你苏哥哥的帅气吸引了?”&1t;/p>

  “好好加油!争取弄个第一名回来!”&1t;/p>

  苏慕辰故作老成的说着,想要拍拍娆娆的肩膀,手伸出去了却又觉得不合适,便转而抓起了安全带替她扣好。&1t;/p>

  一边开着车,还不忘嘱咐道。&1t;/p>

  “多吃点,我让人查了一下,你们这位教授貌似来头不小,今天面试的不止你一个人,不知道你排了多少号!总归别饿着!”&1t;/p>

  “不止我一个?”娆娆瞪大了眼睛,可是原先不是说自己是直接被划过去的么?&1t;/p>

  不过这样也好,也省的以后再有人说闲话了。&1t;/p>

  “嗯,还有这个,口香糖和水。”&1t;/p>

  下车之前,苏慕辰又将一个小盒子丢给了她。&1t;/p>

  娆娆一怔,有些不适应他的贴心,犹犹豫豫中,苏慕辰却说又在她耳边提醒了一句,这一切都是秦琛安排的。&1t;/p>

  娆娆嚼完口香糖,又去卫生间补了妆这才走进了教学楼。&1t;/p>

  正如苏慕辰所说,今天并不只是她一个人来面试,会议室门口,已经有了十几个人在排队。娆娆的出现,立刻引起了众人的目光。&1t;/p>

  风情万千的脸,微微隆起的小腹,很快便引得众人窃窃私语。&1t;/p>

  尤其是他们这还是表演系,有几个来面试的都是已经在圈里混出些名声了。&1t;/p>

  “6娆娆,18号,去排队吧。”&1t;/p>

  负责的登记的老师只是微微扫了她一眼,便将一个牌子递了过来。&1t;/p>

  让她意外的是,这面试既不没收手机,也不要求他们不能交谈。&1t;/p>

  只是会议室里似乎还有个出口,考完的学生不能和未考的人交流。&1t;/p>

  因为娆娆一直安静的站在角落里看书,那些人也就将注意力收了回去。&1t;/p>

  毕竟她这张脸,若是真的混娱乐圈早就应该火了。&1t;/p>

  9点半钟,才轮到了娆娆。&1t;/p>

  定了定神,她推开了门会议室的大门。&1t;/p>

  偌大的会议室里,只有一个穿着黑色衬衣的男人在低头坐着,似乎是在写些什么。&1t;/p>

  在他身边,还站着一个助理模样的长美女,琥珀般的眼睛闪着勾人的魅力,魔鬼般惹火的身材,一头大波浪形金黄卷出耀眼的光芒,修长的大腿穿着标准的a字短裙职业套装,勾勒着她的身形越完美。 &1t;/p>

  “老师好。”&1t;/p>

  娆娆微微鞠躬,直起腰时对面的那人也正好抬头。&1t;/p>

  玉祁白皙的面庞上架着一副无边框的眼睛,隐去那双桃花眼的妖娆,却又平添了一份儒雅。&1t;/p>

  玉...玉祁?&1t;/p>

  娆娆只觉得自己是中了头奖了!&1t;/p>

  险些将他的名字脱口而出。&1t;/p>

  玉祁勾了勾唇角,身子微微向后靠了靠,岁月似乎格外照顾他,明明是4o的人,看起来却像是3o都不到的模样。&1t;/p>

  “6娆娆?”&1t;/p>

  “坐吧,别紧张,就是随便聊聊。”&1t;/p>

  玉祁说着,翻起桌子上的资料,看着那门门满分却是一次奖学金都没有的成绩单,嘴角不由自主的勾起一抹冷笑。&1t;/p>

  娆娆不知道玉祁看到了什么,只觉得那冷笑无比渗人。&1t;/p>

  有那么一瞬间,她甚至生出了跑路的念头。&1t;/p>

  “这个是你原先的导师南宫陌教授给我的推荐信,你的简历我也看过了,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1t;/p>

  “本身是不打算叫你来的,但是马上这就要开学了,还是觉得我们应该先见一面,6娆娆同学,我是玉祁,这位是我的助教月云。”&1t;/p>

  玉祁说着,一摞单子推到了娆娆面前。&1t;/p>

  不等娆娆细看,又将一张黑色的卡片让月云拿给了娆娆。&1t;/p>

  月云的眼睛里猛然间闪过一丝震惊,似乎根本就没想过自家先生会给这张卡,想要开口阻止,却被玉祁一剂眼神给震慑住了!手没来由一抖,卡片掉在了地上。&1t;/p>

  “玉教授,这是...”&1t;/p>

  “研究生补助,我没有带过研究生,不过却有一个几个博士生,他们都有的,所以你也不必拒绝。”&1t;/p>

  “可是,我们表演专业...”&1t;/p>

  娆娆真心想不出来他们能有什么项目可做,又不是科研类的学科。&1t;/p>

  “表演专业怎么了?”玉祁不以未然道,拿起笔又在娆娆的履历上加了几句。&1t;/p>

  “你不需要化妆么?不需要购置衣服么?好了,6同学,不要让我怀疑你的专业性好么。”&1t;/p>

  “课表会通过校内直接你邮箱,如果没有别的事情的话,你可以出去了。”&1t;/p>

  娆娆错愕的看着对面的男人,还想说话,月云却是伸手轻轻的在她肩膀上拍了拍,示意她离开。&1t;/p>

  “玉教授...”&1t;/p>

  看着自己手里那张无限额的黑色信用卡,以及某人淡定的表情。娆娆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1t;/p>

  怎么好端端的玉祁就成了Z大的教授呢?&1t;/p>

  “6同学,你还有问题吗?”玉祁轻笑道,眼神里却是藏不住的冷冽和不容置疑。&1t;/p>

  娆娆被他盯得浑身毛孔都要立起来了,摇了摇头,从另一道门退了出去。&1t;/p>

  手里拎着一袋子的资料,直到出了教学楼她才觉得真实了些。&1t;/p>

  正想掏出手机给苏慕辰打个电话告诉他不用接了,身后却是一阵踢踢踏踏的高跟鞋声。&1t;/p>

  “6同学。”&1t;/p>

  娆娆回头,是玉祁的助教小姐。&1t;/p>

  “月老师。”娆娆站定,礼貌说道。&1t;/p>

  月云是从小跟在玉祁身边长大的,后来被家族派出去在美国工作,这次被莫名招回来,她是又激动又诧异。&1t;/p>

  以为自己多年的等待终于有了结果,可当来到洛华之后,才现玉先生折腾了一圈竟然是因为一个女人。&1t;/p>

  再一查,竟然还是个上不得台面的私生女,还是结了婚的。&1t;/p>

  “6同学,这个是公寓的钥匙,刚才忘记给你了。”&1t;/p>

  月云压下自己心中的嫉妒,犹豫了片刻,将一个小小的钥匙扣放在娆娆手心。&1t;/p>

  “谢谢月老师!”&1t;/p>

  “嗯,玉先生平时都比较忙,如果不是特别重要的事情你联系我就好。”月云语重心长的说着,一副过来人的语气让娆娆越听越觉得很不对劲。&1t;/p>

  只是想想她毕竟是玉祁的助教,便也就没想太多。&1t;/p>

  正欲转身,月云却是又叫住了她:“你和她长得果然很像...”&1t;/p>

  “像?”&1t;/p>

  “是啊,那可是玉先生最在乎的女人啊...没有人能取代她的位置...”月云无不感慨的说着,眼神却是一直都在偷偷打量着娆娆。&1t;/p>

  让她意外的是,娆娆只是微微有些错愕,却并没有一点不开心的样子。&1t;/p>

  “哦,月老师,我朋友已经来接我了,我先过去了。”&1t;/p>

  看到那辆低调的雷克萨斯出现在拐角,娆娆立刻和月云提出了告辞,月云不甘心的想要再试探几句,身后却是传来了一个学生的声音。&1t;/p>

  “月老师,玉教授叫您。”&1t;/p>

  月云一怔,立刻转身朝着会议室走去,因为嫉妒握成的拳在进门的一瞬间松了下来。&1t;/p>

  一上午的面试让玉祁有些烦躁。&1t;/p>

  他本身就不喜欢和无关的人打交道,这次搞面试也只是为了一个幌子, 想要娆娆名正言顺的成为自己的学生。&1t;/p>

  待到最后一个学生从房间走出,玉祁疲惫的闭上了眼睛。&1t;/p>

  月如一怔,轻轻的走到了他的身后,自然的在他的太阳穴两边揉了起来。&1t;/p>

  “先生,饭已经订了,公寓的钥匙也给6同学了。”&1t;/p>

  “嗯。”玉祁不可置否的应了一声,并没太多表情。&1t;/p>

  “那个...您把属于您的公寓给她,这样会不会招人闲话啊...而且我刚刚看了看她的肚子,她是个孕妇吧?”&1t;/p>

  八月底的阳光已不再炙热,透过百叶窗一缕一缕打在桌子上,玉祁的轻哼一声,直接挪开了脑袋。&1t;/p>

  “月云...”&1t;/p>

  他淡然道,冰冷的语调听不出一丝起伏。&1t;/p>

  月云一怔,立刻转身站到了玉祁面前,一张脸因为紧张微微白。&1t;/p>

  “先生...”&1t;/p>

  玉祁上下打量了她一番,抬手摸上一根雪茄。&1t;/p>

  月云慌忙的接过替他醒好,恭敬的像是服侍帝王一般。&1t;/p>

  不,在她心里,玉祁就是她心中的帝王。&1t;/p>

  “你去美国之前,跟我的时间也不断了吧?”&1t;/p>

  月云一怔,心中又喜又惊!&1t;/p>

  难道自己的沉默的守护要得到回应了么!她紧紧抿着嘴唇,如水的眼神里流转着晶莹的光。&1t;/p>

  “是的,先生,月云从8岁起就跟在您身边了。”&1t;/p>

  “哦...那为什么,你还是如此不懂我呢?”&1t;/p>

  “什么时候,我对一个人好,也要通过你了?”&1t;/p>

  玉祁淡淡的吐出几个烟圈,一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1t;/p>

  冷,渗入骨髓...&1t;/p>
  浏览阅读地址:/jiaoqizaishangwanmeichonghunbaizhao/86668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