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娇妻在上:完美宠婚一百招 > 116哪里好看了!

116哪里好看了!

  娆娆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却记得似乎自己在睡着之后,某人还是没有放过她。&1t;/p>

  好在睁开眼时,自己身上已经换好了衣服,似乎还被上了特制的药膏,只觉得下身凉飕飕的,却是不痛了。&1t;/p>

  下意识的伸手朝着旁边摸去,空空如许的床,让她的心情瞬间又有些低落了。&1t;/p>

  只是日子还是要过,她也知道自己不能太过粘人。&1t;/p>

  简单的洗漱一番,娆娆想起今天是周六,便也就没有刻意的装扮,穿着睡裙便走到了楼下。&1t;/p>

  让她没想到的是,客厅里竟然坐着玉祁和秦琛。&1t;/p>

  “你们...”&1t;/p>

  娆娆诧异道,继续朝着楼下走去。&1t;/p>

  还未走过三个台阶,秦琛和玉祁同时吼了起来!&1t;/p>

  “你穿的是什么!回去换衣服!”&1t;/p>

  娆娆一怔,足足愣了一分钟才缓过神来,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白色的睡裙,除了有点短之外好像也没有什么了吧...&1t;/p>

  “夫人...夫人...”&1t;/p>

  看着自家总裁愈和平底锅颜色接近的脸,Ben及时的冒了出来!&1t;/p>

  娆娆一怔,莫名奇妙的白了下面俩人一眼,被Ben拽着走了。&1t;/p>

  进了房间,她便直奔衣柜而去。&1t;/p>

  仔细研究了半天,也没现自己的衣服到底是哪里出格了,正纠结时,Ben却是贴心的将一件黑色的长袍递给了她。&1t;/p>

  “这是...”&1t;/p>

  修女服吧!&1t;/p>

  看着Ben认真的脸,娆娆强压下了后面几个字,老老实实的穿上长袍,又换了一双包脚的拖鞋,这才下了楼。&1t;/p>

  客厅里,玉祁和秦琛依旧在喝着茶,娆娆刚走到他们面前,玉祁便主动开口道。&1t;/p>

  “这件衣服不错...”&1t;/p>

  “这是我特地给娆娆定做的...”&1t;/p>

  “嗯,很好看,很适合她...”&1t;/p>

  “那自然...”&1t;/p>

  两个男人淡定的说着,自然的像是在谈论今天吃什么一般,娆娆默默的坐在秦琛身边,暗自在心里翻着白眼。&1t;/p>

  这俩人是没睡醒吗!&1t;/p>

  这衣服哪里好看了!&1t;/p>

  还定做的!定做个大爷啊!分明就是Ben从一个教徒那里拿来凑数的好咩!&1t;/p>

  “玉教授...”娆娆斟酌了一下措辞,主动开口道,毕竟以后都要跟着人家混,不说别的,为了学分她也得做个尊师重道的好少年!&1t;/p>

  “还没开学,叫我玉先生就好。”在确定娆娆是自己的外甥女之后,玉祁便已经将自己的身份换成了老父亲。&1t;/p>

  今天来找秦琛,就是打着新邻居的身份,想要来看一下娆娆平常的居住环境,毕竟他也知道秦琛现在并未对外公开娆娆的身份。&1t;/p>

  可惜的是他来的早了,娆娆还没起床。正巧碰上准备出门的秦琛,于是乎秦大少爷立刻改了自己早上的行程,让人泡了茶和他有一搭没一搭的在客厅里闲扯。&1t;/p>

  “是啊...玉教授以后就是我们的邻居了,你有什么课业上的问题不懂也可以去请教了。”秦琛平静的说着,下意识的看了女人一眼。&1t;/p>

  邻居?&1t;/p>

  她该不会是听错了吧?&1t;/p>

  她虽然昨天没有查到玉祁在学术界的地位,不过那个月云助教的主要活动范围不是在美国么?&1t;/p>

  “是啊...我就住在3号,6同学不管是有学术上还是生活上的问题,都可以来找我。”&1t;/p>

  玉祁今天并没戴眼镜,保养姣好的他看上去比秦琛大不了几岁,一双桃花眼潋滟着无尽风情,看的娆娆有些失神。&1t;/p>

  为毛...&1t;/p>

  这个语气好像在大灰狼哄骗小红帽一般?&1t;/p>

  娆娆果断决定以后秦琛不在还是少回来的好!&1t;/p>

  而且...&1t;/p>

  背后有点凉啊!可她明明穿的是大长修女袍来着。&1t;/p>

  “学术上找玉教授那是应该的,毕竟术业有专攻。可这生活上,娆娆...我对你不好么?”&1t;/p>

  “我们就不打扰教授了,你说是吧,娆娆?”&1t;/p>

  秦琛轻声说着,语气却是不容置疑的肯定,娆娆坐在他身前,不用回头便觉得如芒在背,恨不得赶紧跑路才好。&1t;/p>

  当下也顾不上玉祁戏虐的眼神,鹌鹑一般的点着脑袋,那诚惶诚恐的模样,看的玉祁就是一阵不爽。&1t;/p>

  他们玉家的人,什么时候需要看别人脸色了?&1t;/p>

  哪怕是自己丈夫,那也不行!&1t;/p>

  玉祁心中窜着小火苗,脸上的笑容却是越的灿烂,晃得添茶的女佣眼中都闪着小星星,若不是一旁的阿笙的帮忙,怕是早就把茶水灌到自己手上了。  &1t;/p>

  “好了,既然我过来了,顺便也给你把把脉,来,坐过来。”玉祁和秦琛的目光在空中冷锋相对,很快又分开。&1t;/p>

  玉祁勾了勾唇角,阿笙立刻会意将他的行医箱放在了一边。&1t;/p>

  娆娆犹豫的看了一眼秦琛,见男人没有反对的意思,这才挪了过去,殊不知她的一个小眼神,又给秦琛的在玉祁的黑账那里添了一笔。&1t;/p>

  娆娆不喜带那些金银,手腕上空空如许。&1t;/p>

  玉祁悄然扫了一眼她胸前的玉珏,不动声色的将手指搭在了她的脉搏上,听着那强有力的心跳,以及和上次大不同的脉络运行方式,暗自心中大喜。&1t;/p>

  娆娆这是要天赋觉醒的节奏啊...&1t;/p>

  就是不知道她的孩子又会是怎么样的一种资质。&1t;/p>

  凤凰血可是上古神族的血脉,不比龙脉差多少,只是她嫁给了秦琛...这秦家好像也没什么特别啊。&1t;/p>

  一不留神,玉祁对着秦琛的目光中迅划过一捋嫌弃。&1t;/p>

  好在度很快,并未被人捕捉。&1t;/p>

  他抬起手,却是没有直接合上药箱,而是又从怀里摸出了一个缎纹的盒子,那是一对闪着流光的玉镯。&1t;/p>

  极品鸡血玉。&1t;/p>

  秦琛的瞳孔瑟缩了一番,他生意的起家,靠着就是玉和钻石。&1t;/p>

  玉祁手中的这一对镯子,不说是绝世孤品,也起码可以算的上是价值连城!&1t;/p>

  就连一向对珠宝不太感冒的娆娆,目光也忍不住为它们停留,实在是在太美了。&1t;/p>

  “来,玉是有灵性的,是你的那别人便戴不上。”&1t;/p>

  玉祁自顾的说着,不等娆娆回过神来便把那玉镯套了上去,似乎是为了验证他的话一般,镯子竟刚刚好的卡在了她的手腕上。&1t;/p>

  柔嫩的素手上,红色的玉镯在光下流转着异样风情,怎么看,怎么让人不忍挪开目光。&1t;/p>

  “不,这太贵重了,我不能要...”&1t;/p>

  不过很快娆娆便反应过来,她已经承受了玉祁太多的恩惠,这要再收下去,怕是怎么样都要还不轻了。&1t;/p>

  而且,她觉得自己已经要被秦琛的小眼神给冻死了有木有!&1t;/p>

  当下就伸手去拽自己的手腕,想要把镯子从手腕上解放出来,然而让她崩溃的是,那镯子竟然比之前看起来,要小了一圈,怎么样都拽不下来。&1t;/p>

  “娆娆...我说了,玉有灵的。”&1t;/p>

  玉祁一本正经的说着,面若桃花,笑得无比优雅。&1t;/p>

  秦琛只觉得眼皮直跳,那笑容怎么看怎么刺眼。&1t;/p>

  他端起茶杯,狠狠的灌了自己一大口咖啡,感受着苦涩一点点在口腔里化开,秦琛总算是压制住了自己暴走的欲望。&1t;/p>

  咬碎银牙道:“既然如此,那你就收下吧,下个月就是教师节了,到时候你再给先生补一份礼物也就是了。”&1t;/p>

  秦琛刻意将先生两个字咬的极重,一双电眼一刻也没将玉祁从自己的视线里放过。&1t;/p>

  让他意外的是,对面的男人并没有太多的情绪变化,反而是笑得越开心了。&1t;/p>

  敌人这么强大么?&1t;/p>

  还是说他太能掩饰自己情绪了,所以没有表现出来?&1t;/p>

  秦琛暗自在心底诽谤着,灵光乍现般的想到了玉祁的身份,顿时坚定了自己的想法。&1t;/p>

  是啊,他是表演系教授,自己岂不是戏路更深。&1t;/p>

  “那谢谢先生...”娆娆没想到秦琛竟然会如此这般轻巧的就同意自己接收别的男人的礼物,惊疑不定的听话的点了点头,内心已经开始盘算着,如何给玉祁回一份合适的。&1t;/p>

  目的达到,玉祁心情颇为愉悦。&1t;/p>

  当下也没有再停留,将杯中的茶饮尽,便起身告辞。&1t;/p>

  娆娆和秦琛一同将他送到门口,看着他带着人进了3号别墅,这才回到了大厅。&1t;/p>

  娆娆刚想上楼,一只胳膊却是蓦然出现在她眼前,轻轻一带将她拥入了怀里。&1t;/p>

  “娆娆...”&1t;/p>

  秦琛将娆娆放在沙上,脑袋朝着她的肚子上凑过去。&1t;/p>

  他听玉祁说,怀孕4个半月就能听到胎动了。&1t;/p>

  男人毛茸茸的脑袋安静的躺在自己腿上,这种感觉很是新奇,娆娆愣了片刻,不自觉的将手搭在了他的脸上。&1t;/p>

  辰光中,男人单膝跪在地上,完美的容颜里是诉不尽的温柔,嘴角勾勒出的幸福线条,是那般的璀璨。&1t;/p>

  娆娆的瀑布般的长自然的垂落在肩膀,纯黑的修女服不仅没让她看起来暗沉苍老,反倒是为她平添了几分温柔大气。&1t;/p>

  客厅里的画面是那么美,让人忍不住去破坏。&1t;/p>

  就连老管家,也觉得自己那颗多年不曾为谁唤醒过的心,也跟着微微颤动起来。&1t;/p>

  ......&1t;/p>

  澜庭三号别院中。&1t;/p>

  玉祁达成自己的目的之后心情格外愉悦,连带着对月云也有了几分好脸色。&1t;/p>

  随手翻着书卷,忽的门外传来一阵着急的脚步声。&1t;/p>

  “阿笙...怎么了?”&1t;/p>

  阿笙古怪的看了一眼并未识相离去的月如,定了定神,将一份有着特殊符号的信封,恭敬的递到了玉祁面前。&1t;/p>

  原本悠然的玉祁,立刻坐直了身体。&1t;/p>

  &1t;/p>
  浏览阅读地址:/jiaoqizaishangwanmeichonghunbaizhao/86668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