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礼物

  “老大,要不要我派人去查一下这个龙衍。他应该是和玉家出自一个地方,少夫人曾经提过,他那些属下好像比我们厉害...”&1t;/p>

  见秦琛迟迟不曾回话,Ben犹豫了一下便直接起了视频通话。&1t;/p>

  本来低着头在看资料,猛然间一抬眼便看到了秦琛黑的和平底锅差不多的脸,顿时只觉得喉咙一紧,那凌厉的目光像是一把无形的大手,狠狠的扼住了他的喉咙。&1t;/p>

  “老...大...”&1t;/p>

  秦琛挑了挑眉,面无表情道。&1t;/p>

  “你不生气?”Ben小心翼翼道,老大什么时候这么淡定了?&1t;/p>

  “为什么要生气...娆娆有人追,说明她有魅力,至于龙衍,保持警惕就行,提醒我们的人不要太过靠近。”&1t;/p>

  秦琛沉声吩咐着,最近一连几次的事故,让他对自己势力也有了一个重新的认识,整个人的气质也在无形之中变得内敛。&1t;/p>

  “是。”&1t;/p>

  “夫人那边,我这几天忙完了就会回去,你好生照看着,有事再说!”&1t;/p>

  “夫人那边倒是没什么大事,那个龙衍的暗卫比我们的人都多,只是公司那边,QId的股份已经开始下滑了,我们需要出面吗?”&1t;/p>

  “多少了?”这次秦琛足足停顿了几分钟才再度开口。&1t;/p>

  QId他掌管了这么多年,说一点感情都没那是假的,只是父母的车祸摆在那里,这么多年了还没能查出一丝线索,让他对那个秦家未免很是失望。&1t;/p>

  加上爷爷最近越的偏心他的二叔,更是他心寒。&1t;/p>

  “百分之2.34。”Ben给出了一个精准的数字。&1t;/p>

  看似很小,实则已经亏损了数十亿了。&1t;/p>

  “到3的时候再出面。”&1t;/p>

  他说完,不等Ben回答便已经切断的电话,远处的天边,又飘起了一朵硕大的无比的蘑菇云!&1t;/p>

  ......&1t;/p>

  刚推开门,一个穿着和服的姑娘便出来问好,将众人领到了包间。&1t;/p>

  众人在玄关处脱了鞋,娆娆这才现,这龙衍和玉祁穿的都是那种白色的足衣,非但没有汗臭,反而还隐隐约约有着清香。&1t;/p>

  玉祁第一个走到了里面,直接坐在了靠窗的位置上,透过窗户,便能看到下面波光粼粼的湖面,倒映着几家灯火,说不出的娴静与安适。&1t;/p>

  娆娆忍不住在心里暗自赞叹,不愧是米其林三星,周边的环境都选的这么好。&1t;/p>

  “娆娆,坐丫!”月如自然的在玉祁身边坐下,便笑眯眯的冲着娆娆说道。自从现龙衍对6娆娆有兴趣之后,她便想要撮合二人。&1t;/p>

  6娆娆点了点头,直接挪到了里面和玉祁面对面,眼睛却是时不时的看向了外面的世界。&1t;/p>

  “喜欢那里吗?”&1t;/p>

  “嗯。很漂亮!”娆娆下意识的接道,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是玉祁在跟她说话,忍不住又坐直的身子,两只手放在膝盖上,乖巧的如同小学生一般。&1t;/p>

  玉祁斜靠在墙壁上,榻榻米的房间没有座椅。他伸出一只手摩挲着茶杯,红唇微抿,看似表情淡漠,一双眼睛却是从未离开过娆娆,好似在欣赏天然的玉石一般,透着安静,专注。&1t;/p>

  “那一会吃过饭去看看,月云,你去订一下票,我记得那里是可以乘船的。”&1t;/p>

  月云一怔,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1t;/p>

  跟了玉祁这么些年,他对他的脾气喜好可以说的上是一清二楚,素来玉祁都是不喜欢人多的,可是如今。&1t;/p>

  她的脸色白了白又白,却又不能当众反驳玉祁的话,剖有深意的瞪了娆娆一眼,这才开口道:“好的,我这就去看看,只是不知道有没有船了,都说这里的船很紧俏的,好像都得提前预定!”&1t;/p>

  “6同学,你看看玉教授对你多好!”&1t;/p>

  娆娆没想到自己只是随口说漂亮,玉祁便真的让人去定。当下就红了脸,这玉教授不是坑她么!&1t;/p>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月云是喜欢教授的,从第一次见面好似就看自己不顺眼,此刻玉祁还这般对自己,她在心里还不把自己骂死。&1t;/p>

  只是,娆娆却也是个不肯认输的。&1t;/p>

  几次被坑过之后,性格也微微有了些改变。&1t;/p>

  原先月云这么说,她肯定是脸皮薄的立刻就拒绝了玉祁的提议,然而此刻,月云越是给她眨眼睛,她却越是不想顺了她的意。&1t;/p>

  “月助教怎么能这么说呢?您对我和龙同学也是很好啊!”&1t;/p>

  “而且,我这还是拖了您的福气,才能来这里吃饭。这家餐厅平常来都是进不来的,要提前1个月预约才行呢!”&1t;/p>

  娆娆轻声说道,身体微微后仰靠在墙壁上,她现在可是个孕妇,都说母亲的心情是会影响的到孩子长相的,娆娆虽然说不担心自己和秦琛的基因生出来的Baby会丑,却也不想平白的去气自己。&1t;/p>

  “不...不客气...”月云咬着牙说道,越的对娆娆恨意飞涨。&1t;/p>

  什么靠着她福气才能来!这次能订到这家店,分明是靠着玉祁的身份,傻子都看的出来,娆娆还这般说,还好玉先生没有揭穿他。&1t;/p>

  “行了,点菜吧,然后你去订船!”&1t;/p>

  玉祁放下了水杯,冷声说道,算是将这个话题终止了。&1t;/p>

  对于娆娆刚才伶牙俐齿的模样,他都看在心底。不仅不觉得有什么过分,反而还觉得娆娆说话太轻了些。&1t;/p>

  按道理来讲,娆娆是玉翡的孩子,那就是玉家的嫡系。至于月云,只是一个类似家臣的人罢了。&1t;/p>

  娆娆扫了一眼菜单,见上面都是些日文,不由得抽了抽嘴角。&1t;/p>

  她会6国语言,可这日语却恰好不在其中。&1t;/p>

  愣了几秒,便直接将菜单放在了桌子上:“我看不懂,玉教授可以帮忙吗?”&1t;/p>

  娆娆眨着眼睛,用希冀的眼光看向玉祁,那闪亮的眼神,让玉祁的思绪一下子就回到了从前。&1t;/p>

  记忆中,玉翡每每想要偷懒不练功的时候,就会用这种讨好的小眼神望着他,他也是次次都会败下了阵来。&1t;/p>

  然而这次,却是有人抢在了他前面。&1t;/p>

  “我来帮你。”&1t;/p>

  龙衍轻声说道,不等娆娆开口便一连串报出了一系列的菜名。&1t;/p>

  如果说是其他人这么做,可能便会立刻引起众人的不满,毕竟这个架势颇有装B的嫌疑。&1t;/p>

  然而龙衍不同,自始至终他都是面无表情的坐在一旁,只是目光偶尔会停在娆娆身上,认真却又不失礼貌。&1t;/p>

  “谢谢...”娆娆听不懂日文,但是看着玉祁一脸淡笑的模样便知道龙衍点的没有错。&1t;/p>

  而且在龙衍说完之后,玉祁只是又加了一壶清酒,便让人出去了。&1t;/p>

  月云跪坐在一旁,只觉得自己似乎就是个多余的。&1t;/p>

  她不敢招惹龙衍,连娆娆也拿捏不了,这种感觉,简直是让她分分钟处于崩溃的边缘。&1t;/p>

  “那个...我出去打个电话!”她深吸一口气,恭声冲着玉祁说道,果不其然,玉祁连询问的一丝意思都没有便摆了摆手。月如粉嫩的站起身子,躬身出了包间。&1t;/p>

  她的离开,让娆娆只觉得自己的呼吸都变得顺畅不少。&1t;/p>

  主动拿起杯子替两人倒了茶,在身后的包里摸索起来。&1t;/p>

  “先生,这是送你的礼物”&1t;/p>

  “哦?为什么要送我礼物?难不成娆娆是怕我挂你的学分,所以事先想要贿赂我不成?”&1t;/p>

  玉祁挑了挑眉,一双桃花眼里满是戏虐,手却是直接将东西接了过来,上好的檀香木散着淡淡的香气,不管礼物是什么,光是看包装,就得知是用了心。&1t;/p>

  “哎呀,这是什么?6同学这么有心啊!”&1t;/p>

  “看盒子就不错,先生不打开看看吗?”月如刚划开大门,便一眼看到玉祁手边的木盒,顿时就是一怔。&1t;/p>

  再看娆娆的模样,便觉得里面不会是什么好东西。&1t;/p>

  她可是看过娆娆的档案,很普通的一个千金小姐,还是个不受宠的私生女,又能拿出来什么东西。&1t;/p>

  至于娆娆的夫家,她也是下了功夫查的,可惜的是还没看到结果,便被玉祁阻止了。&1t;/p>

  不过,想想,若是娆娆真的是明媒正娶的话,又怎么会掖着藏着,想到这里,月云就更鄙视娆娆了。&1t;/p>

  “月如...”玉祁淡淡的扫了她一眼。&1t;/p>

  “先生,难道您就不想知道6同学送你的是什么吗?”&1t;/p>

  “你...”玉祁眉头微蹙,显然是已经不大高兴了,这女人最近三番两次的挑衅自己,当真是。&1t;/p>

  “没事,先生打开吧。也不知道你喜欢不喜欢!”&1t;/p>

  娆娆轻声道,朝着月云投去了一个耐人寻味的眼神。&1t;/p>

  想要让自己出丑?她未免也想的太多了。&1t;/p>

  玉祁见娆娆都这般说了,索性便直接拽掉了上面的绳子,盒子打开,一个上好的扳指正安静的躺在那里。&1t;/p>

  白色的凝脂在灯光下闪着幽光。&1t;/p>

  “娆娆...”&1t;/p>

  不仅如此,在玉石的下面,还放着一个厚厚的本子。&1t;/p>

  玉祁奇怪的看了一眼。月如却抢先一步拿了过去,惊咦了一声。&1t;/p>

  “手抄经书?”&1t;/p>

  “6同学可真是有心了。”&1t;/p>

  娆娆扯了扯嘴角,漫不经心道:“这是从老人那边听来的方子,说玉养人,给长辈祈福便要心诚才是。”&1t;/p>

  “只是娆娆的字不好,还请先生不要介意才是。”&1t;/p>

  &1t;/p>

  &1t;/p>
  浏览阅读地址:/jiaoqizaishangwanmeichonghunbaizhao/86668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