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娇妻在上:完美宠婚一百招 > 126月云的算计

126月云的算计

  “娆娆有心了。”玉祁的手指轻轻抚摸着纸张的字迹,暗自感慨着。&1t;/p>

  明明娆娆的毛笔字并不是他教的,可是她写出来却是和她的母亲一般,在停笔之处都会微微下滑一个小点。&1t;/p>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遗传基因?&1t;/p>

  玉祁摇了摇头,只觉得自己也是魔怔了,什么时候写字还能遗传了。&1t;/p>

  他勾起嘴角,那温和的笑容在暖黄色的灯光下越显得绝美,明明4o多岁的人了,偏生如同二十多岁的少年郎,只是眉眼之中多了些许沧桑,这让月云如何不心动。&1t;/p>

  只是对于她来说,玉祁便如同那遥遥挂在天上的月亮,看似尽在咫尺,却怎么也触碰不到。&1t;/p>

  也就是这次玉祁忽然把她叫到身边,才让她依稀间抓住了一丝曙光,只是这份曙光,却是因为别人而起。&1t;/p>

  “6同学可真是破费了,这玉价值不菲吧?”&1t;/p>

  “不过你现在是学生,还是把精力多放在学习上比较好!这若是来路不正的话...岂不是...”&1t;/p>

  “不是什么?”玉祁冷冷的扫了过去,啪嗒一下将盒子合上了。&1t;/p>

  好好的收个礼物,却又被人添了堵。&1t;/p>

  若不是考虑到娆娆此刻是个孕妇,不易受刺激和看到不好的,他怕是直接就要让月云滚蛋了!&1t;/p>

  “没什么...我只是好奇6同学上哪找的翡翠,这可是s级冰种啊。”&1t;/p>

  “有些人喜欢把财露在外面,让人都知道她很有钱,以为这样便能受到别人的尊重,也会高人一等。”&1t;/p>

  龙衍毫不客气说道,不屑的勾了勾唇:“然而真正的富豪,都是低调内敛的,不是没钱去装点自己,而是不屑,毕竟气质就摆在那里了。你说是吗?月助教?”&1t;/p>

  龙衍说着,眼睛还不经意的扫了一眼月云的手腕,那只价值pp的钻石表。&1t;/p>

  月云一怔,脸色微白,却依旧不肯认输的假笑道:“那不知道龙同学又给先生送了什么礼物呢?”&1t;/p>

  “一点心意,不成敬意!”龙衍轻轻的勾了勾手指,龙二便立刻捧上了一个盒子,说来也巧,但看外表,竟然和娆娆的撞了衫,倒是让月云又有话了。&1t;/p>

  “瞧瞧,你们可真是缘分啊,连盒子都一样。”&1t;/p>

  龙衍不可知否的瞥了一眼娆娆,见她神色正常,才继续冲着玉祁说道:“先生打开看看吧,应该用的上!”&1t;/p>

  两个男人的目光锐利的目光在空中交织着,心中各有各自的算计,坦白来讲,玉祁其实是不愿意收龙家的礼物的。&1t;/p>

  原因无他,娆娆的生母找不到,6安自然是没资格做娆娆长辈的。所以实际上,代表玉家的也只能是他,他好不容易才找到自己的外甥女,又怎么能轻易地就让她再被龙家给哄过去?&1t;/p>

  这要是收了礼物,那可就是拿人手软了。&1t;/p>

  似乎是看出了玉祁心中所想,龙衍再度开口了:“只是学生的一片心意,还请先生收下。”&1t;/p>

  他陈恳的说着,语气倒是比之前还柔和了不少。&1t;/p>

  玉祁虽然心里有着自己的算盘,此刻也不好伸手打笑脸人。&1t;/p>

  “那为师就不客气了。”&1t;/p>

  玉祁伸手打开了盒子,里面立刻传来了浓浓的墨香,饶是见多识广的他,此刻也忍不住有些惊讶,黑色的瞳孔微微放大,停顿了几秒才恢复正常。&1t;/p>

  “澄泥砚?”&1t;/p>

  “正是。”龙衍淡然道,倒是月如忍不住自动当起小百科,在一旁替娆娆解惑起来。&1t;/p>

  “山西澄泥砚,出产于山西省新绛县(古称绛州),是历史上著名的四大名砚之一,与端、歙、洮砚齐名。澄泥砚由于原料来源、烧制时间不同而有不同颜色,以 “朱砂红、鳝鱼黄、蟹壳青、豆绿砂、檀香紫、为上乘颜色,尤以朱砂红、鳝鱼黄最为名贵。澄泥砚不施彩釉,采用科学周密的原料配方,精心的药物熏蒸,特殊的炉火烧炼,使之自然窑变,同窑之中的澄泥砚幻变神奇、色彩各异。”&1t;/p>

  “眼前这块,看年份已经上千年了。而且还自带药香,对先生您的身体那也是大有好处的!”&1t;/p>

  月如眼中闪过一丝惊喜,甚至隐隐有泪光闪烁。&1t;/p>

  她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虽然憎恨玉祁对娆娆好,憎恨龙衍对娆娆好,可是现在龙衍给玉祁了这样一方砚台,她则是确确实实的感激龙衍的。&1t;/p>

  “你有心了。”&1t;/p>

  玉祁心中虽然惊讶,却也觉得欣喜。虽然说龙家财富无数,可这礼物看起来还是专门废了心思的,而且自己喜欢毛笔字,喜欢古砚,知道的人并不多。&1t;/p>

  “先生不嫌弃就好。”&1t;/p>

  龙衍眼中一片淡然,如同他送出去的不过只是路边的一盆花一般简单。&1t;/p>

  娆娆不知道这千年古砚的价值,不过看到玉祁眼底的笑意便知道她这位龙同学是讨先生欢心了。&1t;/p>

  她倒是也想送玉祁这么珍贵的东西,只是并没有那么多钱。那块玉石还是秦琛叫人帮她准备的,说起来,她那份手抄经倒还真的是有些寒酸了。&1t;/p>

  不过娆娆却也不气磊,随着她在秦琛身边呆的越久,她便知道这世界上还有很多优秀的人,很多人都比她有钱有势的多。&1t;/p>

  她无攀比之心,只想守得自己的小家。&1t;/p>

  “吃饭吧,这里的刺身很不错,娆娆多吃一些。”&1t;/p>

  “至于酒,阿衍陪我用一些吧。”&1t;/p>

  “恭敬不如从命。”&1t;/p>

  很快漂亮的日本侍女便端来了他们点的吃食,娆娆大学的时候便选修过西方国家的用餐礼仪,虽然第一次吃这么高级的,却也没有丝毫的紧张,反倒是十分优雅自然,看得玉祁和龙衍都暗自十分满意。&1t;/p>

  尤其是龙衍,更觉得娆娆不容易。&1t;/p>

  她的资料他在来之前都已经查的一清二楚,甚至还担心她以后会因为礼仪问题而在自己家人面前失礼,然而此刻看来,倒是他多想了。&1t;/p>

  虽然娆娆没有长在世家,却是一点都不比世家教出来那些女人差。&1t;/p>

  晚饭过后,娆娆便跟在玉祁后面下了楼,来到了他刚刚才在窗边看到的那条明镜一般的河流。&1t;/p>

  月如快走几步,和一个男人低声交谈了几句,很快两条小舟便停在了他们面前。&1t;/p>

  众人皆是一愣,很是不解的看着月云。&1t;/p>

  他们不过四个人,还需要两条?&1t;/p>

  “是这样的,他们这个小舟很轻,而且是限重的,一次只能乘坐两个人,6同学和龙同学坐一起?可以吗?”&1t;/p>

  月云笑眯眯的说着,似乎根本就没有看到玉祁越阴沉的目光。&1t;/p>

  娆娆倒是看出来了,只是她扫视了一圈,的确目之所及,能看到的小舟都是两个人乘坐一条,而且很多的情侣,有些还在旁若无人的亲吻。&1t;/p>

  她现自己甚至都没有办法拒绝,若是拒绝的话,她只能和玉祁坐一条穿了,那样似乎更不好。&1t;/p>

  “那就去找条可以坐四个人的!”玉祁只觉得一阵胸闷。&1t;/p>

  月云什么意思他难道看不出来?当下只觉得父亲也是老糊涂了,竟然会建议自己弄个这么个女人当助理。&1t;/p>

  强忍着拂袖把月如直接丢扇湖里的冲动,他转身看向娆娆和龙衍,试图转移一下自己的注意力。&1t;/p>

  “可是,这里只有这种啊...”&1t;/p>

  “先生若是不信的话,那月云也没有办法了...”她直接弯腰鞠躬,众目睽睽之下倒是显得别人欺负了她一般。&1t;/p>

  娆娆不知道这月云和玉祁究竟是什么复杂的关系,只是越来越觉得不想掺和其中,便主动开口化解:“已经1o点了,要不今天就算了。”&1t;/p>

  “不行,既然你喜欢今天就要好好玩。”&1t;/p>

  “我又不让你们明天交作业,也不用早起去赶课,这么着急做什么!”不知道是不是被月云刺激到了,玉祁此刻的心情简直是糟透了。&1t;/p>

  借着月色扫了一眼旁边的木牌,看到上面的确是写的只有两人乘船,要么就得去大码头,便也只好作罢,直接上了小舟,站在船头冷冷的扫了一眼月云:“你还愣着做什么!”&1t;/p>

  “我...”&1t;/p>

  玉祁只是看了她一眼便直接转过了头,月云此刻虽然欣喜又可以和他单独相处,心中却是万分忐忑的,明显的,玉祁是生气了。&1t;/p>

  可是让娆娆和玉祁接近,她又是不情愿的。&1t;/p>

  扯着假笑,她提着群上了小舟,还不忘冲着娆娆挥手:“那6同学,龙同学,你们就上另外一条了。”&1t;/p>

  娆娆没接话,龙衍则是不可置否的挑了挑眉。&1t;/p>

  示意属下先自由活动,自己先上了小舟,才主动伸手把娆娆拉了过来。&1t;/p>

  两人的手接触的不过几秒钟的时间,龙衍的心里却是如同过电了一般,长年训练的波澜不惊的心,竟然也会为一个人而改变频率。&1t;/p>

  娆娆想起他下午说的话,下意识的便直接坐在了船头。&1t;/p>

  龙衍凝望着那清秀却又带着倔强的脸,心知自己不能着急,便也就没有阻止。&1t;/p>

  小舟徐徐的走着,刚入秋的夜晚已然有了些凉意。&1t;/p>

  不知为何,玉祁那辆小舟行驶的很快,不多时便不见了影子。&1t;/p>

  忽然,天空中出现了一朵朵绚丽的烟花,引去了娆娆的注意力。&1t;/p>

  只是...&1t;/p>

  平稳的小舟,忽然就摇晃了起来,娆娆只觉得肩膀一沉,便重重的朝着前面的湖泊载去!&1t;/p>
  浏览阅读地址:/jiaoqizaishangwanmeichonghunbaizhao/86668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