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娇妻在上:完美宠婚一百招 > 133秦宅闹剧

133秦宅闹剧

  南宫羽不敢相信的看向自己的胸口,疼痛使得他的身形变得有些不稳。&1t;/p>

  按理说以他的伸手躲避个子弹那是轻轻松松的,可事情就出在他根本就没有丝毫防备,哪里会料到这荒无人烟的沙漠里,竟然还藏着个人!&1t;/p>

  “谁,出来!”&1t;/p>

  他自由习得是内家功夫,又是出身于南宫家,此刻一咬牙便将子弹逼了出来,抬手朝着子弹飞来的党项就是一掌。&1t;/p>

  狼烟散进,秦琛的身形也暴露在两人的视线之中。&1t;/p>

  隐世四大家族,玉家擅长的是权谋之处和医术,因此地位也最为然,毕竟再强的人也不能保证自己就不会有生病受伤的一天。而南宫家擅长的便是这内家修炼之法,男的内力深厚,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女的则是貌美如花,就连岁月都格外偏爱她们。&1t;/p>

  秦琛慢条斯理的站起身来,伸手拂去落在的身上的灰尘。&1t;/p>

  眼中一片清明,并未被南宫嫣然的美色迷了眼,也不屈于南宫羽多多逼人的气势。&1t;/p>

  “有事?”&1t;/p>

  他清冷的声音宛如沙漠中的忽然涌出的清泉,南宫嫣然和南宫羽都愣住了。&1t;/p>

  “虽然不知道你是从哪冒出来的,不过既然你看到了,那就陪着这女人一起死吧!”&1t;/p>

  南宫羽说着话,直接就朝着秦琛逼去。&1t;/p>

  秦琛勾了勾唇角,当下也懒得问缘由,既然已经出手了,那边没有退让的道理,更何况他刚才也听了个大概,眼前的男人怕是因为家族继承人的位置要杀自己姐姐。&1t;/p>

  既然如此,他出手那就更心安理得了。&1t;/p>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南宫嫣然长相,和年轻时的奶奶眉眼之处有些相似。&1t;/p>

  “哦。”秦琛淡漠的应了一声,也不恋战。&1t;/p>

  他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招式简单粗暴,只求杀人,而南宫羽则不同,虽然内力十足,但是还是跳不出那些花架子。&1t;/p>

  再者说,打心底去想,他是瞧不起秦琛的,家族的地位给了他莫大的骄傲感,世俗之人皆是蝼蚁。&1t;/p>

  然而很快,南宫羽开始慌了。&1t;/p>

  秦琛虽然用的是两把匕,却是丝毫不落下风,然而是招招都朝着他的命门而去,好几次要不是他反应的快,怕是就要非死即伤了。&1t;/p>

  眼见得太阳已经在西方缓缓落下,南宫羽怕了。&1t;/p>

  “这位好汉,刚才是我多有得罪,可否放我一马?滴水之恩定当涌泉相报!”&1t;/p>

  南宫羽虚晃一招,在地上打了滚远离了秦琛,一边喘气一边说着,语气颇为真诚,眼睛里却是藏满了杀机。&1t;/p>

  “好汉?”&1t;/p>

  秦琛勾了勾唇角,仔细捉摸着这个措辞。&1t;/p>

  这些人说话还是复古啊...&1t;/p>

  远处的夕阳红的染红了天边的沙漠,如果说白天的沙漠是个温柔神秘的女人,那么晚上,便是比地狱还要恐怖的存在。&1t;/p>

  分辨不了方向,若是再碰上飓风。&1t;/p>

  “是啊...我是南宫家的二少爷,今天你若是帮我把这个女人杀了,世俗的之中的权利财富任你挑选。”&1t;/p>

  “F洲总统怎么样?”南宫羽转了转眼睛,许出了一连串的承诺。&1t;/p>

  秦琛本身还想打断他,可在听到那世俗界的三个字时心中便是一动,脸上也浮现出了一抹耐人寻味的笑容。&1t;/p>

  “你能让我当这F洲总统?”秦琛将匕插进了手臂上的卡槽,看样子松懈了不少。&1t;/p>

  南宫羽喘了口气心中欣喜,也放松了几分警惕。&1t;/p>

  世俗中人就是世俗众人,一点点权利就能高兴成这样。&1t;/p>

  “是啊,虽然麻烦了点,但是没问题的!”&1t;/p>

  “只要她死了,我就是第一继承人了。”&1t;/p>

  似乎是已经把秦琛当成了自己人,南宫羽舔了舔唇又道。&1t;/p>

  秦琛挑眉,顺着他的目光看向一旁一直没出声的南宫嫣然。&1t;/p>

  女人一脸惨白的望着他们,眼神之中却是说不出的倔强。&1t;/p>

  秦琛刚刚出手的时候,她是抱着一点希望,可后来再听到他语气时,便已经是心如死灰了。&1t;/p>

  “呵呵,南宫羽,就算我死了,你也摆脱不了私生子的身份!你觉得南宫家会选一个身份都不能见光的男人当少族长?”&1t;/p>

  “那就不劳你糟心了,我的好姐姐。”&1t;/p>

  “我妈既然能爬上你父亲的床,我为何就不能变成嫡子呢?等你死了,我再去杀掉你娘,不就行了...”&1t;/p>

  “你!南宫羽!你有没有一点良心!你不要忘记了,是谁救的你娘!”南宫嫣然气急攻心,一口血又喷了出来。&1t;/p>

  白色的长裙早已成了血衣,和夕阳融为一体,南宫嫣然无奈的摇了摇头,用空洞的眼神凝望着秦琛。&1t;/p>

  就算是死,也绝对不放下自己的尊严。&1t;/p>

  然而...&1t;/p>

  想象之中的疼痛并未来袭,几声枪响之后,南宫羽惨叫着闭上了眼睛。&1t;/p>

  他不明白,怎么眼前这个世俗之人竟然会对自己出手,可惜的是,他再也没有机会去问了。&1t;/p>

  “你...”&1t;/p>

  “你叫南宫嫣然?”秦琛淡然的擦着自己的枪口,本就高大的身影在昏暗中被拉的很长。&1t;/p>

  南宫嫣然从小不乏各种追求者,见过的男人很多。&1t;/p>

  可那些人的目光却没有像眼前这个男人这般淡漠,她呆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依旧光滑没有任何伤痕,可是为什么呢?&1t;/p>

  他竟然对自己的美色无动于衷。&1t;/p>

  “我是,你想要什么?”忍住傲气,她开口道,因为紧张,她的胸口起起伏伏很是壮观。&1t;/p>

  “带我出去。”&1t;/p>

  “什么?”&1t;/p>

  “你们既然敢孤身进入这片沙漠,那就一定有出去的办法,带我出去!”&1t;/p>

  秦琛淡然的说道,声调平和的没有一丝起伏。&1t;/p>

  南宫嫣然呆呆的看着他,试图从秦琛的眼底找出一丝不同寻常的东西。&1t;/p>

  “带我出去,我们两清。”&1t;/p>

  秦琛说着,从怀里摸出了一瓶特效药,不由分说的扔进了南宫嫣然的怀里,不等她回话,便直接转过身子朝着河边走去。&1t;/p>

  “喂!你去哪!”&1t;/p>

  女人挣扎着想要跟上他,却被身上的伤所累。&1t;/p>

  秦琛驻足,却是没有回头,不冷不热的又吩咐道:“我去弄点水,你自己上药。”&1t;/p>

  “可是...”&1t;/p>

  南宫嫣然咬了咬唇,目光游离,等她回过神来时,秦琛已经拎着水壶回来了,将水壶丢给她之后,便又从在四周撒下了特制的防虫蛇的药粉,这才又找了一颗石头,假寐起来。&1t;/p>

  南宫嫣然盯了他盯了许久,现男人始终没动这才摸到水边简单的擦洗了一下,可惜是是没有换洗,她只得披着湿衣服又回来了。&1t;/p>

  “你叫什么?”&1t;/p>

  秦琛不理。&1t;/p>

  “谢谢你救了我,这药挺好的!出去我一定报答你!”&1t;/p>

  秦琛依旧动也不动。&1t;/p>

  “你...你这人怎么这样!”&1t;/p>

  “再这样我明天就不管你了!”南宫嫣然气急,她自小都是被捧在手心的,哪里被人这样无视过。&1t;/p>

  可秦琛依旧是眼皮都不抬一下,宛如老僧入定一般。&1t;/p>

  “你该不会是死了吧?”&1t;/p>

  南宫嫣然小声嘀咕着,当下也顾不上保持距离了,顺着地板爬了过去,就在她的手要碰到秦琛眉头时,男人忽然睁开了眼睛。&1t;/p>

  明明是处在黑暗之中,却是锋利想要把人刺穿一般。&1t;/p>

  “你...”&1t;/p>

  “去睡觉。”秦琛勾了勾唇,眼神一片清明。&1t;/p>

  “啊?”&1t;/p>

  “没有精力怎么走出去。”&1t;/p>

  “还有,不会说话就安静。”&1t;/p>

  不等南宫嫣然回答,秦琛的又合上了眼睛,任凭女人再怎么叫也不动一下。&1t;/p>

  夜,静的可怕。&1t;/p>

  ......&1t;/p>

  秦家老宅。&1t;/p>

  众人等了许久都不见正主秦连现身,不由得升起了疑惑。只是秦家家大业大,他们也不好开口催促。&1t;/p>

  秦奶奶在娆娆的搀扶下走到了秦祁山身边,似笑非笑的眨了眨眼睛:“还有五分钟仪式就开始了。”&1t;/p>

  秦祁山一怔,只觉得嘴里的大红袍都失了滋味,当下招来了管家,沉声道:“去看看二少爷到底怎么回事!”&1t;/p>

  管家点头,立刻便朝着楼上更衣室去了,然而找了一圈,都没看到秦连的身影,正要下楼汇报,却现下面无比的安静。&1t;/p>

  大厅正中央的投影屏幕里,几具赤裸的身体正交织在一起。&1t;/p>

  虽然女人都被打了马赛克,可是男人却是完完全全的暴露了。&1t;/p>

  令人耳热的声音经过音响无比清晰的在大厅里回荡, 许多妇人立刻转过了脸,不忍直视。&1t;/p>

  娆娆错愕的扫了一眼,便迅的挪开了目光。&1t;/p>

  “还不关掉!!!”&1t;/p>

  秦祁山只觉得一口气梗在喉咙,险些上不了来气。&1t;/p>

  下人被他吼的一怔,忙不迭去关屏幕,却因手抖反而将声音放的更大了...&1t;/p>

  整个大厅里一片混乱,宾客们面面相觑,走也不是,不走也是。&1t;/p>

  混乱中,一个男佣凑到了秦岐山耳边嘀咕了几句,老人脸上的表情越的狰狞了。&1t;/p>

  “犬子出了点小意外,大家先用餐吧!”&1t;/p>

  一口浊气闷在胸口,秦岐山只觉得眼前昏。&1t;/p>

  可他又知道,自己是不能昏倒的,他还要撑到典礼的结束。&1t;/p>

  直到众人纷纷落了坐,开始用餐了,他才长出一口气,在老管家的搀扶下,朝着佣人房走去。&1t;/p>

  与此同时,娆娆的手机也震动了。&1t;/p>

  她扫了一眼上面的内容,挽着秦奶奶轻声道:“奶奶,我们也去吧。”&1t;/p>
  浏览阅读地址:/jiaoqizaishangwanmeichonghunbaizhao/8666881.html